没落与升华:从阿美利坚到非洲

这个周末是一个时间窗口,即美国对中国2000亿美元商品增加到25%关税的征询意见期结束,美国国会和特朗普将决定这一关税计划的实施情况。

奇怪的是在2000亿美元这方面能够找到的信息非常少,几乎全被墙掉。中国向来有一个规律,越强调稳定的地方,那地方很可能不太稳定;越要求团结的地方,那地方很可能不太团结;新闻字数越少,事情越大,如果墙掉了,那一定不是什么好消息。

中国和中东、非洲一些国家的友好往来,是有着从60年代开始的三个世界理论支持下漫长历史的;今天的中美贸易冲突,隐藏在后面的是近百年来中美关系史上必然的结论。

东方大国左手是非洲,右手是美国,在选择国家命运和前途的时候,这一次官方选择的是黑人朋友。一直以来有一种很莫名其妙的说法“当年非洲兄弟把中国抬进了联合国”,这一次非洲兄弟又将中国抬向何方?

(一)从《别了,司徒雷登》开始

截止到1927年,国民政府在蒋的领导下基本统一了中国,开始进入史料记载的1927年到1937年的黄金十年经济建设时期。

这一时期之前是军阀混战,这一时期中也不太平,这一时期之后是抗战进入全面战争状态。我们来看看几个时间节点曾经发生过的历史事件:

1928年6月,在苏联莫斯科近郊的一栋别墅里,共产国际中国分部秘密召开了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肃清陈独秀的影响,肯定了八一起义和秋收起义成果,确立了继续暴动、武装革命的方针。

1929年7月,易帜后归化国民政府的东北军司令长官张学良对盘踞在东北的苏联军队发起进攻,准备以武力强行收回苏联掌握的中东铁路管理权。双方动用兵力超过20万,使用了重炮、坦克、飞机和军舰等重型装备,持续时长5个多月。史称中东路事件。在这一战争中,共产国际中国分部发起“武装保卫苏联”运动。

张学良的军队受到重创,未能完成预期目标,但昭示了中国对东北主权的维护,获蒋颁发青天白日勋章。随后满洲国和江西中华苏维埃政权相继成立。这样,中华民国境内就有了另外两个国。红军长征前在江西的一个标语口号就是“御敌于国门之外”,后来长征就是走出“国门”了。

话说小明是个熊孩子,有一天上历史课他问老师:课本上写的红军长征是为了北上抗日,时间是1934年10月至1936年10月,可是八年抗战是从1937年卢沟桥事变开始的,红军真英明,提前3年先去抗日了?

这个问题震动了最高层。最后官方决定把历史教材上的八年改成十四年抗战,小明这个问题才算搞定。本来嘛,满洲国时东北的义勇军和座山雕一直在抗战,怎么能不算数。可惜,红军去的是西北,那里没有日本人,一个都没有,所以把长征说成战略转移更好些。

通过上述渊源可以明确,中国革命是苏联支持的,三大战役使得国民政府土崩瓦解,胜利后的政府无论如何是会站在苏联一边的。

不过从国家利益角度考虑,一般来说东方大国理应不会和欧洲和美国一下子搞到敌对程度上,但中国当时就那么干了。

《别了,司徒雷登》就是在这种情况下产生的,发表于1949年8月18日。司徒雷登是当时的驻华大使,在国民政府兵败南移广州时,他还留在南京,试图和新政权建立外交关系,但遭到了几个解放军小战士的驱逐——这表明当时在组织上已经形成了对美国的敌对政策,深入小兵心中。熟悉毛选的朋友都知道,这篇文章是毛选第四卷结尾部分的最重要文章:“司徒雷登走了,白皮书来了,很好,很好。这两件事都是值得庆祝的。”

自此,中国“一面倒”地和苏联搞到了一起,并在1954年把中苏关系写入宪法确立下来。从国家关系上来说,此时的中国创造了世界历史上的奇迹,如我上一文所述,从来没有哪个国家以宪法形式明确规定和另一个国家的关系。

1950年朝鲜战争时期,为了动员群众抗美援朝,为了消除抗战中美国人在中国人心中留下的良好印象,中国发起了“三视”教育运动,即对美国要“仇视、蔑视、鄙视”。不了解这场运动的请度娘一下。

思想是行动的指南。

从1949年《共同纲领》以来,宪法都颁布六部了(通常人们说五部,指的是共同纲领、1954、1975、1978和1982宪法,那是因为99.99%的中国人没听说过中国还有一部1970宪法),1950年发起这一“三视”运动的文件历经68年没有废除过,至今仍然有效。这也是今天绝大多数仇美中国人的原因。抗美援朝时自不必说,尼克松访华时迎接他的标语,就是百密一疏没有来得及擦掉的“打倒美帝国主义及其一切走狗”,911事件发生后中国网络上欢呼一片欢呼声,今天的贸易战中美国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都源于“三视”教育。

可以说,从这一时期起,中国就注定走上一条与欧美国家敌对的道路。教育要从娃娃抓起,每一个那个时期长大的中国人都要接受这种教育,特别是初中生。

推翻一个旧政府,就要连同它的所有痕迹都要或删或改,当然也包括陈纳德这个在“文革”中被批了又批的无恶不作的坏蛋,和“美国人出钱出枪帮助蒋介石发动内战”的“罪恶”一起,成为那个时期初中生的口头禅。

遗憾的是,当时的人还没死光,总有一点点真实的历史透露出来,并不断蔓延开,这些将信将疑的人们总是在不停地问:“是这么回事吗?”

(二)从《打倒美帝野心狼》到《美丽的阿美利坚》

转眼到了60年代,中苏搞掰了。先是互相在报纸上辩论,然后是破口大骂,最后乃至兵戎相见。

老实说,根据现有资料看,苏联对中国的主要援助不发生在斯氏期间,反倒发生在赫氏在台上时。中国深挖洞防范苏联入侵、珍宝岛战役5年前,赫鲁晓夫就已经下台了。在中国受到苏联外科手术式核打击威胁前,高层真真地感受到来自俄国人的核压力时,想起了美国人,毕竟世界上能与苏联抗衡、能让中国免于核恐惧的只有美帝国主义了。

从两个阵营到三个世界,从越南朝鲜柬埔寨到非洲,转了一圈下来,才发现国民经济已经濒于崩溃。过来人应该给年轻人多讲讲50年代到70年代中国人苦日子是怎么熬过来的。三个世界是什么?原来毛早在60年代就剽窃了现在的带路政策。

那个时候的援外比现在更令人发指。三年困难时期正是中国出口粮食最多的时期,切-格瓦拉来中国朝圣,带走一笔钱后回国就骂中国领导人老糊涂;几个荷兰人和欧美间谍联合几十个人在一起成立一个党就可以到中国来取走大笔经费,搞笑的是这个党在毛去世时还像模像样地发来了唁电发表在人民某报头版上;中国停止了对阿尔巴尼亚的援助,阿国马上就在本国报纸上对中国开骂。至于停下北京的地铁去给朝鲜修、去非洲出人出钱出材料修坦赞铁路(现该铁路已经私有化)就更不用说了。

乒乓球外交闻名遐迩,本质是中国在寻求一切能和美国接上线的手段,以联美抗苏。当时的中国人像今天的朝鲜人一样蒙头涨脑,怎么骂着骂着就又中美友好了?连当时给尼克松演奏的乐团都很不理解,昨天还演奏《打倒美帝野心狼》,今天怎么突然要求奏起《美丽的阿美利坚》来了?

80年代改开时,中国和美国、日本的关系进入蜜月期。我们从中国的外汇储备这样一个角度看一下中国的发展道路:

上面这个表格是中国从1978年到2013年的外汇储备变化情况。从下往上看,是中国从1978年几乎两手空空的1.67亿美元到2013年的38213亿美元;如果你从上往下看,预计将是中国的外汇储备从3万多亿(峰值是4万多亿)美元回归到几亿美元的走势。

这是现在中国高层自己选择的道路。

(三)堕落与升华

这一次个税改革,本来是想同养老金缺口问题一起解决的。因为事关钱财,小企业主当然要仔细算一算,然后大吃一惊,这哪儿是减税,分明是让他们关门大吉嘛。按原方案执行下去,估计三分之一的民营企业难以为继。所以大管家出面安抚说:要把减负落到实处。措施呢?没有。这个真没有。

现在的风刮向了非洲。你若不逆风起舞,就是对生命的辜负;你若真逆风起舞?迎接你的是什么?

不知怎地,我看到了下面的这个网络广为流传的图片,一下子就想起东京热来了。

在现代社会里,人有最起码的三种权利不能让渡给政府,即生命,财产,和自由。这有点黑色幽默,因为这几样东西恰恰是肉食者也相中的。于是他们去美国寻找这些。当一群人坐在那里貌似满腹学问、其实是个初中生的底子时,他决定你命运就会让你的处境变得很危险,很容易让你丧失生命、财产和自由,尽管你原来也不完全有。

通常人们会认为,那些电视上抛头露面的领导,他们办事一定会有很强的逻辑和高深的道理。长大了才发现,原来他们什么也不是,就是一精神病。不管是唱红的还是打黑的,到最后红和黑都是一伙的。

有句话说的很好:思想家的目的,就是要给人一条线,线的这头牵着人性的堕落,线的那头牵着人性的升华。

有位媒体人说,他们的任务是“深化中非文化交流,促进中非人民相互了解,推动中非合作走向更广阔的未来。这方面媒体要先行,把有温度、有深度、有力度的中国故事讲给非洲受众,发挥舆论导向作用”。

我记得亩产十万斤就是他们导的。他们还能堕落到哪儿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