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日本告诉天朝:面对伊斯兰,装逼你就活该被雷劈

HIGHT2025 闲言乱语 2018-09-13 710 次浏览 , , 没有评论
一个让伊斯兰活得太舒服的国家,迟早要出大问题——哈尔滨工业大学教授 太蔟

近日,我国首次对NGO立法,从2017年1月1日起,《境外非政府组织境内活动管理法》正式实施。

何为NGO?就是看上去穿得人五人六儿,其实各怀鬼胎的家伙们。当然,也有好的,但给人的感觉还是披着羊皮的狼比较多。比如,在叙利亚搞假新闻的白头盔,我估计到处捐建清真寺的沙特世界援助协会也应该属于此列。

《境外非政府组织境内活动管理法》的颁布实施,从一个侧面表明一个问题,那就是,面对各种心机的NGO,党蛋疼了。

然而,骑虎之势已成,请神容易送神难。

几万座清真寺已成规模,几万座教堂拔地而起,城市农村的信教之风已是愈演愈烈。

河南骡河十几个清真寺围堵商场表现出的高效快速的集结能力、基督教在天朝农村的星火燎原让党如芒在背。而更让党恐惧的是,多年以来形成的“跪舔式团结”严重伤害了普通民众的感情,连一向只做乖宝宝的无神论者都已开始磨刀霍霍。

三年前,一张西宁过开斋节的照片下面,有网友回复到,“看这图,第一次感觉,轧路机真他妈的是个好东西。”那个时候,我还觉得这哥们儿该来我大临沂享受一下杨氏电击疗法,可是昨天,当越来越多的网友对合肥警方拘留阻止航空新城建清真寺的业主而发出“背后就是莫斯科”的怒吼声时,我第一次清楚地意识到,长期以来掩藏在冰层下面的火山已是铁马冰河。

如果你从事文字工作,一定知道,无论是书稿还是剧本,合同中都会这样一句话“内容不得涉及民族与宗教”。

长期以来对宗教以及民族矛盾史实的讳莫如深导致这个国家的顶层精英普遍缺乏历史与宗教知识,尤其是对纵容YSL教的后果认知严重不足,这一点从河南中牟事件中便可看出。

彼时,我中堂是河南省委书记,可是,面对从四面八方尤其是从西北以及河北山东汹汹而来的大批回回驰援大军,政府除了堵截,根本没有应对办法,更没有提前的预警与事后严厉得当的处置措施,导致YSL一下子抓到了我党的软肋,各地冲击派出所成井喷之势,并逐渐家常便饭化。致使民族矛盾越积越深,表面歌舞升平,实则暗潮汹涌。

以我中堂在夏季达沃斯上涛涛不绝的脱稿演讲来看,肚子里的墨水绝对了得,然而处置中牟事件的进退失据只能说明一个问题:他没经历过,面对从天而降的暴乱,他蒙了。

别怪中堂 ,长期以来我国对民族宗教的讳莫如深导致如我这等码字为生、活到半截入土了的人去年才从新浪知道了同治回乱,更不要说中堂这等学业以经济为主向的人了。

面对你死我活的民族冲突,官方没有预警机制,人民更是如此。

七五事件中,一名豆奶暴徒拿棍子猛砸一汉族车主汽车的挡风玻璃,车主大哥气得怒火中燃,拉开车门下车欲与之理论,被几个赶过来的暴徒一顿乱刀砍死。而如果国家早一些让人民知道以前的诸多民族冲突事件,就算这位汉族大哥最后还是死路一条,至少开车撞死几个暴徒不成问题。

若不是一直以来国家都对这类事件捂着盖着,而是让人民知道历史上曾经发生过什么,最大程度上教会普通民众该如何去应对民族冲突,至少不会出现昆明火车站几万人如鸟兽散、被几名豆奶砍死几十人的悲剧。

没有前车之鉴,面对突如其来的一切,慌手慌脚终是必然。

就目前的形势来看,中牟事件不会是第一次,也绝不会是最后一次,昆明事件亦然。

虽然网上到处都是打打杀杀之声,但我坚持认为,那终不是正途。

昨天与一大哥聊及此事时,他也认为,应该以疏导为主,毕竟,两千万MSL,去掉一半儿的俗回,还有1千万,除了疏导,其它都不是办法。还是那句话,有问题的是宗教,不是民族,更不是普通百姓。

这些天,我一直在研究日本对YSL的态度,希望借他山之玉,能将我天朝的宗教矛盾化于无声。

环顾今天的世界,你就会发现,一个不争的事实是,全世界都很清楚YSL是个啥玩意儿,可是,全世界都在装B,都在等着别人的B先装不下去。

各个国家谁也不愿意当出头鸟、打响消灭YSL的第一枪,导致YSL在全球范围内疯狂扩张。

此刻,如果你还能静下心来再仔细观察一下,就会发现,在MSL问题席卷全球的今天,有一个国家风景这边独好,这个国家便是,日本。

日本在YSL问题上,方方面面都层层设卡,手段之变态,让人第一次感觉,坭玛原来变态这词有时竟是褒义的啊!

下面老朱仔细罗列一下日本对MSL的各种变态手段,只当科普,供相关人士参考:

1:确定道、佛教为本宗

你家自留地里不种麦苗,就别怪野草疯涨。

日本确定道、佛教为本宗,日本人为了神道教和佛教,为了民族上下绝对忠诚,不允许信仰外主,对除却以上二者之外的任何宗教都保持着冷酷甚至是残酷的冷眼以对。日本人只有神道教和佛教自由,绝对没有基督教和伊斯兰教自由。

换句话来说便是,老子这里只兴烙饼卷大葱,任何甜咸豆腐脑儿都给老子滚远点儿。老子见了豆腐脑儿就烦,就恨不得灭了丫的。

如此,当有人端碗豆腐脑儿走在街上吓得浑身哆嗦时,还不要说叽歪什么甜咸之争,估计连豆腐脑儿这仨字都不一定敢提了。

毛主席时期,赶上单位聚餐,都是在角落里给回回弄几桌,也没人敢叽歪牛羊肉是不是阿訇杀的,因为阿訇都养猪去了。而如今,单位聚桌,但凡有几个回民,都是清一色全员吃清真。

毛主席时期无神论是主流,而现在,无神论者成了没有信仰的低素质人,政府一边说信道教和佛教是迷信,一边掏钱、圈地建清真寺。

一个国家不但把思想阵地丢了,还心甘情愿的跪舔外来宗教,群魔乱舞终是必然。

这一刻你是不是超想骂街?好吧,允许你骂三分钟。

2:历界日本领导人皆不鸟中东

如果你长期关注新闻,一定会注意到,安倍隔三岔五往美国跑,往欧洲跑,往澳大利亚跑,往新加坡跑,却鲜见安倍往中东跑,偶尔鸡零狗碎的交往,也不过是为了那点石油。

自上世纪六十年代三井投资伊朗—日本石油化学项目(IJPC)遭受严重失败后,再鲜见日本在中东有大手笔的投资。

在日本人眼里,中东到处都是极端MSL,精明的日本人可不愿将钱砸在一个随时出现“烟花烟花满天飞”的地方。

再看天朝,马瓦里们动辙抬出“一带一路”上的MSL国家来,可是,中东能给天朝带来什么?一堆驴粪球的消费能力?今天脱了鞋明天不一定有命穿的投资环境?你一定会说天朝最需要的石油吧?你瞎吗?没见现在俄罗斯、委内瑞拉、安哥拉、伊朗都在抢天朝的石油份额?

有石油便是大爷的时代早结束了,连美国去年都解禁了近海石油的开采,加上储量超大的页岩气,美国自己都由石油净进口国挤身到出口国的行列,你还拿中东那点油说事儿,咋不睁开眼瞅瞅,沙特现在有多巴结天朝?一个沙漠野骆驼,除了在石油上给天朝让点利,他拿什么巴结天朝?如此,天朝用得着为那点破油向中东抛媚眼儿吗?

一个不争的事实是,一带一路的中东、南亚路线,没看到钱途,人途却相当的乐观,此前临夏帖吧中便有人发帖称,在街上看到一些穿长袍的巴基斯坦人沿街乞讨。这些人是怎么进来的?要饭的能进来一个,会不会进来一群烟花爱好者呢?

有钱赚谁都喜欢,关键还得要看有没有那个命享受不是?

3:MSL移民难

在日本,想要入籍,要么和日本人结婚,要么获得永久居住权10年以上。如果你认为此举也为MSL进入日本打开了方便之门,那你显然不知道啥叫“解释权在我”,君不见,我天朝私企招工,啥时候白纸黑字上写着不要HH来着?

将把柄往别人手中送的脑残事,鬼精鬼精的日本能做?

从近年入籍和发放居民许可权的数量来看,日本政府政策不支持给自己国家MSL以公民的资格,甚至限制对MSL发放常住居民的许可权。

据悉,此前,一名15岁的新西兰MSL少年试图申请交换生去日本体验文化,被当地组织以“日本人都吃猪肉”为由拒绝。少年没有死心,甚至回信说,自己可以把猪肉都挑出来。把当地组织者的鼻涕泡儿都气出来了,这2B孩子,非得让老子直说,“坭玛正常日本家庭谁愿意让一个MSL寄宿在自己家啊?”

反观天朝,里勾外联事件曾出不穷,民间甚至以嫁中东MSL为荣。何止是回回女?多少汉家女大着肚子被巴铁抛弃?除了新浪等网媒,传统报刊哪个不是只唱赞歌不敢正视MSL留学生屁股上的那坨屎?

4:MSL上学难

据悉,整个日本没有一所YSL学校,孩子们只有选择去基督主管的学校或是传统的日本学校,在佛道盛行的日本,去这样的学校读书便意味着远离YSL。

看过《GLJ》的人都知道,这本经书根本没有一个提纲挈领的东西,有的只是条条框框,说白了就是你该这么着,你该那么着。对于不同于自己的东西,要么是极度排斥,要么是以“杀光异教徒”的方式予以毁灭。

按理说,宗教应该是指导人思想向着高大上方向发展的,一直闹不明白,为何《GLJ》那么在意下三路。此前,新浪微博上曾盛传一大胡子阿訇教大家怎么洗屁股的视频,讲得那个细,规则那个多,让人不觉纳闷儿,大哥,您不是讲经的么,啥时候改行到肛肠科当起老中医来了?

5:MSL建清真寺难

此前,我去西红门办事,看到马路边一幢二进式的古老院子上写着清真寺,那建筑与普通民宅并无区别,只是让人相当扎眼的是这座院子南面,赫然伫立着一幢超豪华的洋葱头式清真寺,记得此前《河南籍网友的亲身经历》一帖中也曾说过,郑州中式清真寺边建阿式清真寺的事,看来已非个案。

有资料显示,日本目前大约有60个礼拜点和48个完全意义上的清真寺。而这些完全意义上的清真寺,也不是阿拉伯的洋葱头式,更多的是普通建筑上挂个牌。史上,旅日土耳其族曾建了俩清真寺,一个被拆了,一个毁于战火,日本政府曾答应择地另建,可是,你懂得,反正到现在依然在择。

如此,你走在日本的城市乡村,几乎感受不到天朝那种恨不得“村村通”清真寺的景象。

日本的MSL而想要学习古兰经,就只能进清真寺。而在日本建清真寺有多难,请自行百度。加上强烈的排它文化,久而久之,MSL的宗教意识便被冲淡了。

反观天朝,一方面被宗教扯得蛋疼,一方面各级政府在全国范围内掏钱、拨地建清真寺。

对建清真寺,烧伤人阿宝的一句话最能代表群众的心声:如果咱们国家政府对中东某政教合一的国家提出,我们出钱在贵国建几百个共产主义研习所,每天宣讲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三个代表无神论,并定期从当地学员中选拔一批去中国中央党校学习,回去做讲习所负责人,你觉得这个国家会答应吗?当然不会,那你为什么答应了呢,你是傻X。

6:吃饭难

酒与猪肉是日本人的最爱,却是MSL的最大忌讳,在日本,根本没有严格意义上的清真食品,日本人可不会贱到为了MSL改变自己的传统。至于什么牛羊肉补贴、清真食品企业优惠,坭玛,睡醒了么?

反观天朝,到处建YSL屠宰场,超市清真隔离区。清真屠宰厂雇个阿訇做监督员,然后对着一群待宰的鸡用喇叭放经,坭玛要不是有地有名有有图片,我还以为是造谣儿呢。

这会儿民族政策真是深入人心了啊,为了几个MSL连中小学生都知道聚会选在清真饭店,说好听点儿,是尊重,说难听点儿就是贱。一个打脸的事实是,你尊重了MSL,MSL几时尊重过你?

你曲下了你自己的膝,就别怪别人趾高气扬看不上你!

7:MSL亦火葬

日本国小人多,土葬根本无法实现。加之,日本历来实行火葬,认为土葬会污染水源和环境。至于什么尊重宗教民族习惯,坭玛,老子的老子都住骨灰盒,你想住个大棺材,咋你就那么脸白捏?

反观天朝,好的,不观了,粘个我前几天发的老帖得了:

《老朱瞎扯》之北京回民公墓:1972年北京建回民公墓,占地423.55亩,已饱和。今年政府又拨出390亩土地用于扩建。八宝山公墓占地150亩,目前回民公墓已相当于6个八宝山,且回民公墓只增不减——500年后,回民子孙指着遍地的回民公墓说,北京自古以来就是我们回民的领土,只有八宝山那点地儿是汉民的……

祖传YSL信仰相当司局级老革命,换你你不眼红,不想弄个小白帽儿戴戴?

8:养不起

在欧洲,MSL的肚皮正在迅速挤占着白人的生存空间,这还真怪不了谁,坭玛你弄那么高的福利,养孩子都成可以赚钱的职业了,你以为MSL会放着生孩子这等又爽又省劲儿的活儿不干去搬砖?

日本就不同了,日本人可不管你是谁,想活命就得拼命赚钱养家,天天撅屁股念经,可以啊,只要你喝西北风能活下去,安拉没意见,日本人也没意见。

反观天朝,汉族七个月大的孩子给你剐下去,宁夏生10个孩子央视号召捐款,坭玛,还能更贱点儿不?

9:MSL一行一动受监视

日本一直监视MSL的居住,曾经有MSL控告内务部门侵犯公民的个人隐私权,日本法院审了很久,最后裁定,侵犯隐私是不对的,判赔500元人民币,但监视是合法的。于是,暗监由此顺理成章的变明监了。聪明吧?要不说怎么叫鬼精鬼精呢。

而我天朝,不要说MSL个人,昆明事件之前甚至对全国的QZS都没有监控。据悉,杭州凤凰寺的一名阿訇,就曾提供给西域某著名烟花事情的主犯借宿,杭州与鸟市相隔几千里,又是不同民族,如此团结互助,妥妥地天下MSL是一家啊。

天朝不但不监视MSL个人,还专门组织了一个叫民宗委的打手部门,将极端宗教神圣化,倾国家资源搞隔离分裂。这个部门还有一个光明正大的任务,那便是专门针对非穆,哪个非穆敢惹怒了安拉,什么抓捕道士,什么拘留交警,什么跨省,你想到的想不到的,它都干得出来。好吧,这盛世,如你所愿。

分享&收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