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无国可归的罗兴亚穆斯林告诉天朝某些坏蛋们,死都是作出来的

HIGHT2025 闲言乱语 2018-09-14 718 次浏览 , , , , , 没有评论
罗兴亚穆斯林的遭遇表明,全球并非皆天朝这般跪舔伊斯兰的送钱观音,尚有缅甸佛教徒这等金刚罗煞。

​​罗兴亚穆斯林,百度词条上写着:“一般认为,罗兴亚人是阿拉伯人、阿富汗人、摩尔人、波斯人、土耳其人、印度人和孟加拉人等国人的直接后裔。”

此刻,你要敢骂一句,老朱你个粘糕,坭玛直接说罗兴亚人是YSL世界的一个杂种不就得了,罗嗦这么多干嘛?

你敢说这话试试,信不?我一把掌拍死你!

你懂个鸟!名族团结,名族团结懂不懂?再敢瞎说大实话,一顶破坏名族团结的大帽子扣给你!不服儿是吧?好,拘留15天,罚款1000元!

不逗了,开片!

罗兴亚穆斯林,自称孟加拉人,是史上到孟加拉来做生意的阿拉伯人的后裔。

听上去是不是有点儿耳熟?是的,阿拉伯人当年的商队着实了得,隔三岔五的漂洋过海来看你,只是现在不行了,天天就靠那点油儿活着,哪天没油了,估计屎都吃不上热儿乎的。

要说许多事情,还真无法按正常人的思维去理想。你说就阿拉伯人这种智商提不起裤子来的鸟样子吧,却丝毫不能减少全球各路马瓦里们对他们的崇拜,就连被阿拉伯人眼屎里都不夹的罗兴亚人,也纷纷表示,自己的祖先就是从阿拉伯过来做生意的。

罗兴亚人的祖先是不是阿拉伯人咱不知道,但他们是从孟加拉过来的却是事实。

如果你读过老朱上周发的《让分治的印巴告诉天朝》一文,就会知道,巴基斯坦是从印度分离出去的,事实上,当时分离出去的虽然是一个巴基斯坦,但因为地理位置的原因,巴基斯坦被印度隔成了地理上的东西两块,这俩地界儿虽然同叫巴基斯坦,同为穆斯林,可也尿不到一个壶里,于是,几年后,再次分家。一个叫做西巴,就是现在的巴基斯坦,一个叫做东巴,就是现在的孟加拉国。

虽然所有人都认为罗兴亚人的悲剧始于英国,但事实上,最大原因是他们自已的作。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NO  ZUO  NO  DIE。

在这里,请着重记一下这个字:“作”,之所以强调它,是因为,目前,我国的一些少民也在作,而且,是一作再作。

上个图。

由图上可知,若干邦位于缅甸西部,面临印度洋。英国殖民印度后,不断向周围扩张,1826年,第一次英缅战争爆发,缅甸战败,不得已,当时的缅甸政府将若开邦中的阿拉干地区割给了英属印度。

有地界儿了,就得要人不是?于是,需要对这片土地进行沿海大开发的英国人各处搜罗劳动力。他们需要年轻劳动者,可又不相信当地人,怕当地人闹事,重新回归缅甸,于是从孟加拉找了一批穆斯林过来,并将这片土租给了穆斯林,租期99年。

孟加拉穆斯林租了这片土地之后,学了英国,不雇佣当地人,却将他们赶出了家园,然后从孟加拉弄来更多的穆斯林,加上自己的生生生,穆斯林人口迅速扩大,而被赶出了家园的都是缅甸的佛教徒,仇恨的种子由此埋下。

二战时期,英国为阻止日本进军印度,成立了一只由孟加拉穆斯林组成的部队——孟加拉V支队。英国撤离印度后,这支军队并没有抗击日军,而是将驱赶、杀害佛教徒当成了使命,前前后后杀了十多万佛教徒,仅在一个名为磨豆的边境小镇,就一次屠杀了3万多名佛教徒,对此血海深仇,缅甸人称为“若开邦种族大清洗”。

二战结束后,英国人回到缅甸,要求V支队将抢来的土地还回去,坭玛,英国这想法简直2B,以穆斯林的尿性,吃少了都觉得不够本,哪有吃到肚子里的肉再吐回去的道理?于是,孟加拉V支队不理英国人,不但不吐土地,还成立了“穆斯林圣战党”,转而求助于即将从印度分离出去的巴基斯坦,企图挟地入伙。

英国人当时还掌握着尚未分裂的印度呢,一看这架势,大骂,老子还活着呢你丫就要拉帮结伙,滚粗!

见挟地入伙巴基斯坦不成,不得已,孟加拉V支队与缅甸其它族群一起,成立了缅甸联邦政府。

按理说,你已经决定和其它民族成立联邦政府了,就老老实实的过日子呗,他不,一看独立不成,圣战党转而向联邦政府谋求成立自治的穆斯林邦。

缅甸政府可不像天朝这么傻,有的没的都给你弄个自治,让少民有机会拍着胸脯儿说“这是我们某某族的地盘儿”,这种2B行为,天底下除了南斯拉夫找不出第二个来。缅甸政府对罗兴亚穆斯林是个什么玩意儿心里明镜儿似的,果断拒绝了他们的自治要求。

圣战党一看不干了,你不让我自治是吧?那我就干脆自己独立好了,于是捣毁了若开邦北部幸存的佛教徒村庄,试图实现若干邦的全清真化。缅甸政府派出军队镇压,圣战士们打不过了便投降,过几年积蓄些力量,再打,打败了,再投降,每次一输了都是泪流满面地拍着胸脯说完全效忠于联邦政府,然后消停几年,几年后原气恢复了,再接着闹独立。

现在,让我们回过头去看,就知道罗兴亚人的悲剧完全是自己作的结果了,我总结了一下,主要有三大作:

第一大作:同佛教徒交恶

缅甸是个佛教国家,来到了别人地盘的罗兴亚穆斯林一心想着鹊巢鸠占。

若开邦的原住民为若开族,若开族和缅甸的缅族也尿不到一个壶里,可关键时刻,这两个民族还是能抄起枪,并肩作战,保家卫国。

二战时期,缅甸为了争取民族独立,与英国殖民者战斗。此时,已经在这片土地上繁衍了几代人的罗兴亚人不但不帮助缅甸赶跑殖民者,反而当起了英国人的邦凶,这让缅甸各族对罗兴亚人恨之入骨。

罗兴亚人有罗兴亚人的想法,他们想抱英国人个大腿,将缅甸人打残后,让英国帮助自己在若开邦建立独立的伊斯兰国。

缅甸其它民族一看,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是吧?好,成全你!

于是,当缅甸人赶走了英国人,秋后算账终是必然。于是,平叛之后,缅甸政府公开剥夺了罗兴亚人的公民权,不承认他们是缅甸人,而把他们定义为滞留在缅甸的孟加拉难民。缅甸政府公开要求罗兴人不得擅自离开自己的村庄,出门必须领取证件,不能生育两个小孩,禁止和任何佛教徒通婚。并且,从法律上要求,如果一个穆斯林和佛教徒结婚,那么,他们的后代必须强化为佛教徒……

好吧,我承认,这一刻,我在心底极不厚道的为缅甸政府点了赞。

看看人家缅甸对待叛乱的气势,再瞅瞅天朝,你想到了什么?

远的?近的?

是不是有块碑,戳了你的胸口?!

一声长叹!

第二大作:同原住民交恶

罗兴亚人属于南亚穆斯林,穆斯林嘛,生生生是他们最大的特点,一个罗兴亚妇女生七八个人孩子那都是小菜一碟。

人多了就得吃饭,就得想办法活下去,就得抢占资源,于是,随着人口的增加,罗兴亚人不断对若开邦的若开人土地进行蚕食,攻击本土人民,这让若干人对其恨之入骨,认为外来移民鹊巢鸠占,反客为主,双方常常剑拔弩张,为了生存拼个你死我活。

第三大作:同母国交恶

印巴分治后,原本属于一个国家的印度人民和巴基斯坦人民从此成为世仇,甚至时至今日,印巴两国仍然处在敌对状态中。

印巴分治后,两国成为仇敌,印度对巴基斯坦的另立门户非常不爽,于是,如法炮制,怂恿并支持东巴基斯坦独立,成为今天的孟加拉国。

所有从母国独立后的小国都视母国为最大的仇敌,这几乎成了一条颠波不破的真理。于是,像从印度独立出去的巴基斯坦仇视印度一样,从巴基斯坦独立出去的孟加拉国也与巴基斯坦势如水火。

如果此时罗兴亚人依附自己的母国孟加拉,或许有一天还有个退路,可是,罗兴亚人在与当地土著争夺生存权、谋求独立的过程中,同为穆斯林的巴基斯坦为其提供了大量的武器弹药,这让罗兴亚人觉得巴基斯坦人比自己母国孟加拉更为可靠,于是采用了骑墙态度,导致孟加拉国认为罗兴亚人是叛徒,不但拒绝再接受罗兴亚难民,甚至将逃到孟加拉国避难的罗兴亚人都驱逐出了孟加拉国。从此,原本说着孟加拉语、自称是孟加拉人的罗兴亚人与母国再无瓜葛,彻底成了无根之人。

好吧,爹不亲,娘不爱,姑厌舅弃,神恨鬼憎,如此,罗兴亚人的悲剧只是时间问题了。

2012年5月28日,若开邦,一名若开族妇女遭到抢劫与强奸,并最终被杀害,当地人认定凶手是罗兴亚人,几天后,若开族拦下了一辆大巴,以寻找凶手为名,将车上的罗兴亚人拉下来,活活打死,并将大巴车付之一炬。

随后,罗兴亚人开始报复,焚烧房屋,袭击若开居民,若开族人紧接着实施反报复,双方开始互屠。

虽缅甸警方及时介入,依然导致数人死亡,几千座房屋被毁,6万人无家可归。并且,几个月后,骚乱再次发生,双方再次砍刀相见,杀个你死我活。

此时,一直标榜民主人权的西方跳了出来,指责缅甸政府没有给予罗兴亚人基本的人权,联合国也出面施压,三番五次要求缅甸政府给予罗兴亚人公民身份,缅甸政府可不是天朝,每天将少民放在灶王爷板儿供着,用以装B,缅甸总统吴登盛驳回了联合国的要求,梗着个脖子啐了一口唾沫:K,别以为老子不知道你帮孙子咋想的,你他妈真是关心这帮鸟人的死活吗?你丫还不是想以此为借口干涉老子的内政,滚,有多远给老子滚多远!

好吧,我承认,再一次的,我在心里给缅甸政府点了个赞。

见联合国不好使,罗兴亚人开始使出了中国农村妇女的杀手锏,一哭二闹三上吊。

缅甸可不管那个,不服是吗?不服就赶快吃老鼠药死掉啊!

没办法了,罗兴亚人此时是彻底没办法了。没有公民权便意味着不能合法工作,自己不能有产业,孩子不能上正规的学校,而宗教学校除了教孩子撅屁股啥都不会,这还不算,时不时的,拿着砍刀的佛教徒还会上门搔扰一番,不得已,罗兴亚人开始了漫长的逃亡。

往哪逃呢?他们首先想到的是同宗同祖的孟加拉,可是,因当年傍巴基斯坦这个大款,孟加拉早把罗兴亚人当成了叛徒,孟加拉军队在边境线上架起了机枪,罗兴亚人一靠近便万弹齐发。

母国不要,还往哪儿逃呢?中南半岛都是佛教国家,就凭罗兴亚人在缅甸混这几百年屁股上的那一坨屎,哪个愿意收留他们?据传,泰国倒是收留了一些,可是,一进泰国境内便被强制做了现代奴隶,天天除了捕鱼就是抓虾,吃不饱还老挨打,一旦生病或是死了,直接扔进海里,家属连个尸体都找不到。

去菲律宾?菲律宾是天主教国家,南部长期处在穆斯林叛乱分子的控制下,国家恨不得分分钟把南部的穆斯林掐死,还会要你个垃圾来添乱?

东南亚倒是有俩穆斯林国家,并且,马来西亚过去一度愿意接收留他们,尤其是每次大选前,马亚西亚当局把罗兴亚人当成“马来人选民”,给予他们投票权,从而形成对华人团体的人口选票优势,夺得议会中的更多席位。

马亚西亚人需要多多益善的穆斯林,罗兴亚人需要一个站脚的地方,听上去双方一拍即合,两厢欢喜,然而,很快问题很快便出来了,罗兴亚人受教育程度低,犯罪率高,导致马来西亚犯罪率飙升,不得已,马来西亚也开始限制罗兴亚人的入境。

逃往另一个穆斯林国家印尼?虽然印尼人自己也不白,可他们超厌恶比自己更黑的罗兴亚人,据悉,曾经有罗兴亚人的偷渡船驶进印尼的海岸,被该国警方发现后,丢给些吃的和饮用水,然后将他们重新送回公海。

有人一定要问了,咋这些人不逃往富裕的中东国家呢?X,真是活久见,你以为中东待见这些黑穆斯林吗?整个阿拉伯世界对黑穆斯林的种族歧视,连当年的卡大佐都看不过眼去,大佐因痛恨阿拉伯人的种族歧视愤而转投非洲,认为利比亚属于非洲,自己要做“非洲之王”。甚至,一度,卡大佐拿出钱来,鼓励利比亚人与黑人通婚。是的,你没看错,卡大佐就是这么干的。君不见,大佐旗下好多雇佣兵都是黑非洲吗?

后来的利比亚颜色革命时,中东国家推波助澜,很大程度上就是认为卡大佐“在分裂阿拉伯世界”,并且,大佐的通婚政策“玷污了高贵的阿拉伯人和穆罕默德的血统”。

如果你要问,不是说好的“天下穆斯林是一家吗?”,咋落难的罗兴亚人就没人要了呢?如此,我也只能这样回答您:骗三岁小孩子的话你也信?

还不要说一个黑皮肤的罗兴亚人,就连同宗同祖血缘相近的叙利亚人,各王爷国又接收了几个呢?噢,也不能说人家没接收,据说海湾王爷们特别喜叙利亚9到14岁的小姑娘。

像块臭狗肉似的得哪哪不要,不得已,在海上漂泊、到处碰壁的罗兴亚人将目光投向了一个东方大国,那便是,天朝。

据悉,罗兴亚人利用缅甸南亚人经商的渠道,部分逃到了天朝,得到了非常友好的对待,在瑞丽形成了自己的社区。我怀疑这一事件的真实性,在我看来,别看天朝喜欢养自己国家的大爷,但是对于外国的大爷,天朝一向只是尊敬,让天朝去养罗兴亚穆斯林?好象天朝也没这爱好,这一点从建国以来到现在天朝发的绿卡数量可见一斑。

但天朝不养,只是代表天朝没给他们国籍,并不妨碍他们以经商的名义跑到天朝来,于是,也便有了网上那张某天朝边境清真寺里一堆戴小白帽儿的南亚黑穆斯林的照片。

这些罗兴亚穆斯林到天朝来了多少咱不知道,但有一点却是肯定的,那便是,来到这里的罗兴亚人不但不感激天朝,还贩枪贩毒,最后跟东突搞在一起,据悉,泰国警方曾在泰南发现一百多名豆奶偷渡者,这些人从新疆绕云南出境,经泰国辗转前往土耳其。当年昆明火车站砍人的豆奶便是想走没走脱、就地圣战的结果,而给豆奶牵线搭桥的,便是罗兴亚人。基于此,说天朝一次接收了一万多罗兴亚难民,打死我都不信。更有甚者,看上面的图便知,中缅输气条管、皎漂港,实兑油气田,这些都是天朝在缅甸的利益,天朝会傻到为了一群垃圾人得罪缅甸?

虽然没有国家愿意接收罗兴亚人,但为了活下去,罗兴亚人依然选择了偷渡,因为走了也许还有条活路,而如果留在缅甸,早晚会成为佛佗的刀下之鬼。

马来西亚和印尼依然是他们偷渡的首选。一些家庭倾尽全家之力,凑钱给蛇头集团,让蛇头带着家里的年轻人偷渡去国外。

2015年5月,泰国警方在泰国南部的一个偏远林地里发现了50多具移民的遗骸,随即,警言在不远处发现了一个贩卖人口的集中营,营里困着的,都是罗兴亚人。

据幸存者们讲,他们把钱交给蛇头,蛇头把他们带离了家乡,中途,他们向蛇头要水喝,被蛇头暴打,不仅如此,蛇头还让他们打电话回家,继续要钱,不给钱便继续毒打他们。

另一名幸存者印证了前者的说法,他说,由于印尼与马来西亚警方打击非法偷渡,他们不得已滞留在这里,人贩子把他们关进了竹笼里,在这里,他们每天只能吃一顿饭,每周只能到河流中流一次澡,在长达3个多月的时间里,蛇头不停的让他们打电话回家,要求增加偷渡费,要不来钱的便遭受毒打,女人则遭受轮奸,病死饿死的偷渡客则直接被扔掉或就地埋了。

还有比这更惨的,因各国对偷渡的打击,一艘偷渡船无法靠岸,船长弃船逃跑,船上上百人为了争夺食物和水,大打出手,人们互相以刀斧和铁棍相互攻击,最终,胜利者得到了食物和水,而在殴斗中死去的人被直接扔进了大海。

更让人觉得愤怒与可悲的是,一些罗兴亚人为了钱,甚至充当起了贩卖自己族人的蛇头或打手……

从2010年至今,这样的故事,每一天都在罗兴亚人的身上上演。

据联合国难民署统计,仅2013年到2015年,就有超过12万名罗兴亚人搭船离开缅甸、逃往其它国家。

由于没有人愿意收留它们,这些难民中很大一部分都葬身大海、剩下的,或渴死,或饿死,或被蛇头虐待而死,就是有幸逃到了马来西亚等国,因为没有合法的身份,不得不干着最底层的奴隶式的工作,常常食不裹腹,被殴打,被虐待……

全世界都对罗兴亚人的遭遇心知肚明,可是,没有人愿意帮助他们,美欧借口罗兴亚人的人权问题企图插手缅甸内政被缅甸一炮轰了回去之后,便再不提了;联合国也在吼了几嗓子之后,发现没人拿自己当回事,于是灰头土脸的闭了嘴;留下的,只是罗兴亚人无尽的苦难,遥遥无期,等待他们的,除了死亡,别无它途……

时至今日,依然没有证据表明,当年抢劫与强奸若开妇女的是罗兴亚人,可是罗兴亚人长期的做恶多端已经在若开人的心中埋下了深深的仇恨,一枚小小的星火便可迅速燎原,酝酿成民族冲突的巨大惨剧。当人们杀红了眼,没有人再去关注事情的起因是什么,是不是错怪了谁,人们想的,只是仇恨,仇恨,杀,杀,杀……

西方有一个古老的哲学命题:“我是谁、从哪儿来,到哪儿去?”,迁徒到缅甸的罗兴亚人显然忘记了自己是谁,用一个外来户的身份,想着鹊巢鸠占。他们天真以为,到处都是天朝这般跪舔伊斯兰的送钱观音,却不曾想遇到了缅甸这等金刚罗煞,于是,他们便只剩下了去见真主这一条路。

新浪网友@特战精英普莱斯说过:“太阳底下并无新事”。今天的天朝,有一些人在重复着罗兴亚人的故事,走到哪儿都想着鹊巢鸠占,走到哪儿都想着骑在汉族人脖子上拉屎,在升学、就业、经商、等各方面明里暗里用各种下作手段挤压汉族人的生存空间,一作再作。

在此,提醒这些人一句,如果不想像罗兴亚人一样无“国”可归,就请珍惜中华人民共和国这个大家庭,与其它兄弟民族、其它宗教和睦相处,否则终有一天你将知道,汉族不止拥有菩萨低眉、怀柔四海的天性,骨子里还藏着以直报怨、天道好还、金钢怒目的侠气。下次作之前先掂量掂量,若有一天重压之下这种愤怒集中爆发,汉族抄刀自卫,你他妈的能去哪儿?!

勿谓言之不预也!

​​​​

朱砂的码字人生 

分享&收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