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印度告诉天朝,相比于跪舔,以暴易暴才能将恐怖分子吓尿

HIGHT2025 闲言乱语 2018-09-14 683 次浏览 , , , , , 没有评论

今天的这个世界,有一个国家奇葩般的存在着,那便是,三哥。

如果你此生有机会去三哥家转一圈儿,就会发现,三哥家简直就是个万花筒

三哥的人种上有一大批像BIG B父子这种身高近190、帅到让全世界女人哈喇子砸疼脚面的男人、还有一大批像没长开的非洲儿童似的黑瘦小人干儿男人。整个国家到处都是装神弄鬼儿的,有人对着牛磕头,有人冲着蛇撅屁股,有人端个盘子四处唱“哞嘛尼吧咪哞”。

寺庙里老鼠无比淡定的享受着专门有人贡奉上的鲜牛奶,大街上神牛成群结队的闲庭信步,随处可见一排男人冲着墙从身体里往外放水,旁边一辆摩托车驶过,车上那一个加强连的运载力惊爆你的眼球儿。国家阅兵基于等同于大型娱乐活动,政府天天花巨额外汇买飞机摔着玩儿……

这,就是真实的印度,这,就是奇葩般的三哥。

什么,你说什么?几亿人露天大便的印度特色?拜托,你就不能装一下高大上么?此前因类似问题已经让一个好同志差点吐了,咱就不能说点别的?说说印度电影,说说印度美女,咋非得哪壶不开拎哪壶呢,大家还能不能一起愉快的看个帖了?

三哥这个国家,无论从民族、从宗教、从种族、从种姓等等,从哪个角度来看,都像一块千疮百孔的破棉布,只需稍稍一用力,分分钟成片儿汤。可是,从1947年建国分裂出个MSL的巴基斯坦去,三哥就这样一直片儿汤般神奇的存在着。

第一次看沙希德·卡普和卡琳娜·卡普两位印度巨星主演的电影《猛然遇到你》时,我便注意到了印度的宗教与民族问题,后来的诸多电影中几乎都有这两个因素,再后来,看得多了才明白,不是导演刻意加的,而是印度从根本上就是这样一个民族与宗教极为乱套的国家。

2016年3月18日,印度东部的两名MSL男子赶着几头水牛到集市上贩卖,被一群疑似印度教的宗教激进分子吊死在树上。这件事要搁在天朝,必如一瓢冷水泼进油锅,全球传媒都会如打了猪血似的上窜下跳。可这事搁印度,根本就是一叠花生米,连个小菜儿都算不上。

印度每年都会因各种种族或民族的冲突死几百口子,死伤人数在10人以下的,基本按治安案件处理了。这也难怪,印度MSL不让吃猪肉,印度教不让吃牛肉,锡克教徒不让吃按照清真方法制作的食物,各方都认为吃其它宗教的食品是对自己宗教信仰的污辱,这一点儿跟我大天朝差远了,不信你看,我大天朝的基督教徒、佛教徒、道教徒都吃清真食品,也没有人认为清真食品就是MSL的专用品,吃其它宗教食品是对自己宗教信仰的污辱不是?

印度排前三的三大宗教的人民都尿不到一个壶里,更不要说印度还有大大小小上百个宗教呢。

有兴趣的同学可以百度一下印度电影《偶滴神哪》,那看似荒诞不经中蕴藏的深刻哲理着实让人叹为观止。

电影我只服印度,虽然前几年宝莱坞也曾克隆好莱坞,但印度电影在某种程度上早就把世界电影甩了几条街了。

噢,拜托,别提天朝,史上,一家公司将我的一个悬疑电影剧本送审央六,结果央六给出的回复是,剧中警察的行为与他的身份不符。上月一剧本投给一家影视公司,结果对方的回复是,“朱老师,我个人很喜欢您这部戏,但我们要做的是院线,这种警察报仇的题材杀人动机再正义也过不了广电那一关。”

好吧,直接吐血两升。是的,你没看错,是两升,剩下的那一升留给公安部了,缘于昨天公安部出台的那个狗屁管理条例。在此咱不喷公安部,喷公安部容易被删帖。

在这我就大言不惭的下个定论,以天朝这种一些职业必须高大上的审核标准,八辈子拍不出像印度电影《痛击》那种酣畅淋漓的作品来。

噢,楼又歪了,还好,我不是搞建筑的,否则全国人民走在大街上都得不由自主的抱着脑袋。

印度,咱继续说印度。

说完宗教,再说民族,为了让大家更直观的了解印度的民族构成,在这里我得给出一小组枯燥的数据来:

印度斯坦族,6。16亿

泰卢固族:1.14亿

孟加拉族:1.02亿

马拉地族:1.01亿

古吉拉特族:6100万

加拿达族:5150万

马拉亚拉姆族:4770万

旁遮普族:3060万

低于3000万的,忽略不计。

我国喜欢玩儿光荣独立的豆奶族人口1000万,高原族人口680万,就这俩大哥,这点数量的鸟人就把天朝弄得晕头转向了,而印度有几百个民族,1000万以上的民族十好几个。

人口低于3000万在印度都叫不上号,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神经病数据?

对此数据无感的,可以这样类比一下,英国人口6000万,法国人口6600万,德国人口8100万,换句话来说便是,印度前四大民族的人口远远高于英法德。

不仅如此,印度东北部的阿萨姆邦和曼尼普尔邦俩邦一直哭着喊着要脱离印度加入天朝,天朝没耳他们,想来也是没办法,天朝自家的这些大爷都快养不起了,再弄几千万大爷进来,汉族还不得排到八等去啊?

读到这里,如果你还没有疑惑一个:“老朱,你丫罗嗦了这么多,到底想说什么啊?”那我就要问您一句了,“大哥,您来读帖的时候,是不是脑子掉路上了?”

三哥这个南亚大国,宗教乱套,人口乱套,国家却不乱套,为何?

对头,这便是今天此帖剑指的方向。

环视地球,今天的世界有两个国家宗教洗脑的能力超级强大,一个是沙特,另一个便是印度。

沙特地处沙漠,环境恶劣,工业垃圾,农业垃圾度更胜一筹。整个国家拿得出手的就那点儿油儿,可石油增产的速度抵不上沙特女人肚皮垄起的速度,怎么办?无奈之下,只好以宗教洗脑了,天天念叨,一切都是安拉的旨意,穷人要问“安拉凭什么让你成为富人而我只能要饭?”X,沙特穷人要有这脑子,王爷的屁股不早糊了吗?

印度亦然。

如果你仔细观察过,就会发现,印度电影中常常会见到一群人无所事事的坐在墙边、草地上,某个建筑的台阶上等等,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群人,一群一群的人。甚至,哪怕是贫民窟的窝棚前,也常会坐着一群目光呆滞,面无表情的人。千万别以为这些晒太阳的都是老人,好多中年男人甚至是年轻人也都这样,而且是男男女女都这样。

看印度电影《三傻大闹宝莱坞》你就会发现,印度人信的东西太多了,给牛磕头求保佑的,给蛇磕头求保佑的,端个盘子烧根香在佛前晃着念叨的,天知道,影片中的可都是大学生啊,而且,是印度顶级理工科学校“帝国学院”的高材生啊!

连大学生信教都到如此地步,其它愚昧、没受过多少教育的人的信教程度将会怎样,自不必说。

宗教美其名曰是信仰,事实上就是表面装着高大上的B、实际进行着与神的一场商业交易——我信你,你保佑我,保佑我这辈子如何如何,我可着劲儿的信你,你连我下辈子也一起保佑了吧,别的不说,进个天堂总算最低标配吧?

和信YSL教的人一样,印度人喜欢修来世,人家MSL好赖还一天撅几次屁股呢,印度人有的还算虔诚,在家弄弄个神龛,端个盘子烧根香晃晃,更多的人就像天朝信佛教的人一样,只有啥时候遇到困难了、或是到特定祭祀的日子才会去磕头拜拜,可就这,印度人依然坚信自己所信的神会让自己来世上天堂过上好日子。

坭玛,也不想想,那些只会天天撅屁股念经、神神叨叨求保佑的人都上了天堂,天堂能好得了吗?大家都天天撅屁股,谁来发电?谁来种田,谁负责掏下水道、给手机贴膜儿?

苍天在上,它年我死后,还是让我下地狱吧,我看到诸多科学家都是无神论者,都下了地狱,我估计到时候地狱的生活水平应该高过天堂。

不得不承认,许多时候,人,只要有一份期盼,有一份希望,便不会做出过激的事。印度用宗教给国民洗脑,让人们认为自己在人间受点苦无所谓,反正来世是要上堂的,没事儿时多憧憬一下天堂的遍地蜂蜜和牛奶是件多么惬意的事啊,至于晚饭如何着落?想那么多干嘛,这不天还没黑吗?

除了用宗教给全民洗脑,印度还有一个更狠的招儿,那便是,杀。

刚才那一小组枯燥的数据大家已经看到了,印度近一半儿的人口是印度斯坦族,印度斯坦族大都信奉印度教,加上其它一些民族信奉印度教的,真打起来,那战斗力何止是杠杠的,简直是残酷残忍加残暴啊。

印度教徒明白一个道理,我是这个国家的主体民族,你们这些少民人数最多的民族也比我少好几个亿,一比一对打,你都死光了,我还剩下一半儿人口呢。于是,你瞅着吧,印度每年宗教或民族矛盾都保持在三位数到四位数之间,不仅如此,但凡印度有个什么矛盾,你要只死个十个八个的,印度人民都不好意思跟人说自己这边因为冲突死过人。

对于异族,印度教徒坚持的原则是,你狠,我比你更狠,而到底有多狠,多残暴,举个例子就明白了。

下面这段内容参考自英国人卢斯的作品《不顾诸神:现代印度的奇怪崛起》第四章“假想之马——印度教民族主义的持续威胁”,如有异议,请去英国找卢斯论剑:

2002年2月27日,一辆载有印度教徒的火车从圣地归来,经过MSL人口占多数的古吉拉特邦一座小镇,火车被纵火者点燃。这个问题天朝的老百姓也都习惯了,MSL嘛,里面三星NOTE7爱者者众不是?

有目击者称,事发的起因是火车上的印度教徒污辱一名MSL青年,遭到2000余名小镇MSL的围攻,人们扛着各种各样的武器拦下了火车,几个人向其中4节车厢猛泼撒煤油,并用火点燃了列车。

虽然后来印度政府调查时,指出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这起暴恐案是当地MSL所为,但有诸多目击者都称看到当地贫困的MSL大量聚集,并有人声称亲眼看到有MSL往车厢上泼煤油。

有人称,火车起火后,车上的人企图跳车逃生,被数千名拿着棍棒刀叉的当地MSL暴徒拦在了火车里。大火吞噬了整个车厢,燃烧了整整4个多小时仍未被全部扑灭,现场到处一片焦糊的味道,惨不忍睹。59人当场被烧死,另有大量人员被严重烧伤。

事实上,如天朝与印度这种多民族国家,民族矛盾与民族冲突都很正常,唯一不同的是,印度政府与天朝政府的处置方式。

惨案发生后,时任印度总理的瓦杰帕伊这个时候站出来装装高大上的B是应该的,像天朝一样,掉几滴慈悲泪,吼几嗓子 ,“这个事件是非常悲伤和不幸的。”“我呼吁大家共同维持这个国家的和平和兄弟情谊。”

当领导人的可以装B,印度教徒可没那闲心,而且,一个鲜明的特征是,印度教徒可不是天朝这种屁大点儿事都麻烦110主儿,他们从不记仇,因为有仇他们立马就报了,

如果你曾看过我此前写的《让车臣告诉天朝:人家要政权,你给人家两毛钱是个多么二合的政策》就会知道,当一个国家处在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总会有一个狠人横空出世,于彼时的车臣而言,这个狠人是普京,而于此时的印度而言,这个狠人叫莫迪。是的,没错,纳伦德拉·莫迪,就是现在的印度总理。

瞅莫迪那个笑眯眯弥勒佛似的面相,你怎么也无法与这个“狠”字联系到一起,可事实表明,莫迪的狠比普京更胜一筹。普京好赖杀的大部分都是手中有枪的车臣独立叛军,或是手中有刀的车臣暴民,莫迪杀的可是妥妥的手无寸铁的当地MSL平民啊。

这件事情如果发生在天朝,天朝官员像瓦杰帕伊一般唱民族团结的赞歌是肯定的,同时,一定忘不了说一句什么,反对歧视普通MSL群众,坚持制止任何煽动挑拨民族宗教仇恨的行为,一定要把暴徒和普通民众区分对待,吧啦吧啦。

然后,政府抓几个暴徒,审审,判判,烧死的59人和烧伤人一大堆人由国家掏钱安葬或医治,然后,一切便大事大吉了。再然后呢?再然后怎么样你会不知道?不知道的话自己去西北体验一下好了。

彼时莫迪刚刚荣升这个邦的老大,屁股还没坐热呼便出了这事,换成天朝官员早吓尿了。可是,莫迪没有,而且,岂止是没有,莫迪做出了天朝8000万党员没有一个可比肩的决定,那便是,以暴易暴。这话听上去是不是像特朗普要约了罗玉凤共进晚餐一样不靠谱儿?恭喜你,答对了,莫迪就是这样一个残酷到不靠谱儿的人。

在这一冲突当中,莫迪可没像我天朝的王大吏那般跑到广场上喊口号,呼吁民众镇静,被群众送上各种品牌的矿泉水,此时的莫迪俨然成了“七六事件”的主导者、怂恿者、组织者与号召者。

案发当日,“世界印度教大会”呼吁向穆斯林发起猛烈的报复。莫迪更甚,他先是宣称此次事件是“本国MSL的危险挑衅”,定性的大帽子有了,然后,莫迪抛出了“牛顿第三定律,即,“每个作用力总有一个与之大小相等方向相反的作用力”。这句话翻译成汉语便是,七五之后,必有七六。

比扣大帽子更让人无法理解的是,莫迪不仅口头上鼓噪,还利用自己的身份公然宣布2月28日为追悼日,将在古吉拉特邦最大的城市街道上为死者送葬。原本就群情激愤,再加这一毫不掩饰的煽动,印度教徒的悲愤被燃到了极点。

如果说牛顿第三定律的推出多少还包含了点装B的意思,那么,下面这些观点便把莫迪怂恿印度教徒报复的鼓噪之声揭示的一览无余。

莫迪公开表示:“穆斯林是该邦的外来者、敌人和潜在的恐怖袭击者,这里的穆斯林要想过上和平安定的生活,那么就必须对印度文化俯首称臣,并平静接受自己的非主体公民地位,并且若再发生对印度教徒的恐怖攻击,那么等待穆斯林的,将是更加残酷恐怖的报复。”

坭玛,此时的莫迪疯了,疯子莫迪领导下的古吉拉特邦的印度教徒更疯了。

下面这段文字有些血腥,却残酷而真实,我原文复制,并以小字排版,对残酷场面有不良反应的同学请自行跳过:

火车纵火惨案发生后,一连几天,一波又一波的暴力冲突在这个邦蔓延,一些血腥的杀戮被电视镜头记录下来。攻击者对待穆斯林妇女和儿童的暴行令人发指,暴徒们聚在一起奸淫妇女,把煤油灌进她们以及孩子们的喉咙,然后将点燃的火柴扔向他们。数百人站在一旁观看这种令人毛骨悚然的屠杀,雀跃欢呼,这种焚烧象征为高德拉火车站被烧死乘客的报复。

凶手们将受害者家庭里的男性成员拖到火烧现场,让他们眼睁睁地望着妻儿被活活烧死,然后再将他们烧死。

这些暴行显然早有预谋:暴乱者拥有选民名册,因此他们能在混合社区挑出穆斯林家庭,而不会触及周围的其它家庭。他们还能准确无误地找出穆斯林的商铺,尽管这些店铺已经受到他们印度教商业伙伴的预警,改用了印度教名字的铺面招牌。

暴徒们屠杀的形式和效率再次证明他们的暴行蓄谋已久。

而古吉拉特警察在冲突中扮演的角色也同样让人们无比震惊,他们对眼前发生的屠杀袖手旁观。据说在一些情况下,他们甚至还是暴徒们的帮凶,比如告诉凶手当地穆斯林的住址,将逃亡的穆斯林拉回暴徒们的控制范围内。

3月1日凌晨,27名穆斯林在熟睡中被印度教暴徒活活烧死。而至此,印度本次宗教冲突中丧生的人数已经超过2000人,其中绝大部分是MSL。

案发后,印度和国际人权组织曾对此次事件开展了大量调查。有充足的证据表明,古吉拉特警察曾受到指示不要干涉暴力活动。

“暴徒们抓住我的丈夫,用剑在他的头上砍了两下,”詹娜·谢赫(Jannat Sheikh),一名穆斯林主妇,在一次独立的法律调查中说:“然后他们把汽油浇到他的眼睛上,并把他活活烧死。我的小姑被剥光了衣服,然后被强奸,当时她怀里还有一个三个月大的孩子。他们把汽油浇在她和孩子身上,并点燃火将他们烧死。我的婆婆没法爬楼梯,因此她和一个4岁的孙子留在一楼。她告诉他们拿走所有的钱和珠宝,放过孩子。他们把钱财拿走,然后还是烧死了孩子。我所在街区的少女们都被剥光衣服、强奸然后烧死。警察在现场,他们都是暴徒的帮凶。”

坭玛,看这些文字,我简直不相信这一切是那个看上去像个佛似的白胡子莫迪的怂恿下干出来的,更不相信,是一群信仰宗教、天天做祈祷的人干的。

原本,我是知道印度古吉拉特邦这场暴乱的,可是,我没有想到会是如此的残酷、血腥,以至看到这段文字,第一感觉极为不适。

如果按照常理推之,MSL只烧死了59名印度教徒,而印度教徒却在几天之内杀死了2000多名MSL,根本不顾及是否死者中有无辜者,应该引发MSL更大的反抗与报复,制造更多的恐怖袭击才对,可是,让人惊掉下巴的是,接下来的日子,这个邦的恐怖袭击不但没有增加,反而大幅减少了,到了最后,MSL怂的像被屁打了似的,竟然平静的接受了自己非主体民族的地位,安安静静的地过起了日子。

莫迪此后大力发展经济,成功的使古吉拉特帮打造成了印度的“广东”,莫迪也因此在后来的大选中成为了印度的总理。

此次事件,除了古吉拉特邦政府的一名前部长因教唆杀害97名穆斯林被判终身监禁外,并没有其它人受到法律的制裁,而我清楚的记得,七五时,有个人怀孕老婆被剖腹杀害,他提刀报复,被武警击毙了。而古吉拉特邦的冲突中,警察是印度暴徒的帮凶不说,事后还拒绝主录下任何证人的证词。对比中印暴乱中警察与政府所扮演的角色,天壤之别。

昨天,我在微博首页上看到新疆反恐的一线干警在风雪天中守着检查站,连口热呼饭都吃不上,条件之艰苦,非常让人难过。因为这些天一直在研究印度古吉拉特邦的冲突事件,一连几天,我不由自主的想,印度有一个多亿MSL,天朝只有两千万MSL,而且,其中还有大部分根本算不上MSL的俗回,为什么同样的暴乱后,天朝钱财物人一个劲的援助,却并没有换来如古吉拉特邦那样的安宁?

后来我渐渐明白了一些道理。

“暴徒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以昆明事件为例,暴徒敢光天化日之下抡起屠刀砍人,根本就是抱了必死之心。4个人砍死29个,伤无数,最重要的是,让汉族从此如惊弓之鸟,好吧,人家的目的达到了。人家根本就报着必死之心来着,你审啊判的,折腾好几个月,最后毙了,这是人家预想中的结果。你还弄个什么鸟语翻译,各种装B,有个屁用?

这一事件后,暴徒身后的策划人一瞅,还行,以小博大,这买卖,划算。于是,你毙了这几个,过些天又出来几个,再过些天又出来几个。

祸不及他人,文明社会的这一法律弊端正好被恐怖分子利用,不就是舍得一身剐吗,老子认了。于是,国家拿这种暴行也没办法了,毕竟,他拿起擀面杖就是普通MSL,拿起砍刀才是极端MSL,他们可以根据环境的不同,在两者之间自由切换。

而莫迪不一样,莫迪不管你是无辜的还是极端的,你的同伴儿杀了无辜的人,那么,你是无辜的也会要了你的命。你狠,你坏是吧?坭玛老子比你更狠,更坏。你杀我一个,我杀你100个来报复。这便是莫迪对待恐怖行为的价值观。听上去怎么嘬么都不是个味儿。然而正是这种在现代社会看来绝对是完全错误甚至极端荒谬的做法,一下子震慑住了刚刚放下擀面杖想抄砍刀的中间派。他们不得不掂量掂量,自己可以舍得一身剐,可是,自己舍得下妻子母亲儿女嘴里被人灌汽油然后点燃吗?

莫迪处置古吉拉特邦骚乱15年来的事实表明,极端份子以及随时变成极端份了的温和份子对残忍报复场面所带来的剐心的恐怖记忆有多长,人民拥有和平安宁的时间便有多长。

拉萨三一四事件中,暴徒拿刀追杀回汉群众。汉人惊惶失措,只能报警,躲藏,奔逃,被杀被砍,喋血街头。可是,回民第一时间奔向清真寺,大家聚到一起,拿着宰牲刀上街反击,让暴徒闻风丧胆。

你可以认为拉萨事件中的回民野蛮,甚至你可以人五人六的指责古吉拉特邦事件中的莫迪是纳粹,比暴恐分子更可恶,更极端,更邪恶,但一个不争的事实是,拉萨事件中持刀上街的回民震慑住了恐怖分子,减少了各族人民的伤亡,古吉拉特事件中的莫迪自领了全世界的骂名,却换来了古吉拉特邦至此刻为止长达15的和平安定,而且,看清楚了,可不是我天朝这种处处给钱给东西、警察三步一岗五步一哨的安定。

事实表明,许多时候,铲除极端分子固然是必须的,但震慑温和分子更是必须的,毕竟,极端分子只是一小部分,而温的却数量庞大,最可怕的是,这些庞大的温和分子随时可以拿起砍刀。

敬畏,敬畏,有畏,才有敬。不管我朝前三排如何为自己的行为辩解,一个不争的事实是,对于恐怖分子,法律的制裁无比的苍白无力。只有让恐怖分子畏了,它才会有敬。想用“敬”来感化恐怖分子,根本就是一厢情愿。想彻底根治暴恐,只有一条路,那便是,对小范围的暴恐,实施连座制,制造暴恐行为的人,其直系亲属一律实行终身监禁。若是发生大规模民族冲突,允许被伤害的一方实施正当防卫,且,允许防卫过当。以暴易暴,残酷无奈却绝对正确的选择。

不必讳言,任何时候,只要一涉及到民族,屁大的小事都有可能上升到国家层面,尤其是近几年来,随着民宗委强化民族差异的成功,各少数民族的民族意识空前高涨,当然,我们可以用歌舞升平的假象去欺骗自己,甚至可以给我这等有危机意识的人扣一顶破坏民族团结的大帽子,可是,一个不争的事实是,任何事情,只有你有思想准备的时候,才不会面对突发的一切手足无措。

最后,就算有人说我是皇汉吧,我也要说一句,前三排应该抛弃装B的思想,宣传汉文化与汉族的主体地位,让少民认识到自己的非主体地位,意识到汉族可以本着老大哥的原则让着你,照顾你,但你不要认为汉族就有义务惯着你,那种认为骑在汉族脖子上拉屎天经地义、汉族晃晃身子他拉的不舒服了便怒吼“你破旧民族团结”的人,就该给他一耳光。

对我的话深表不服的各族少民同胞,请扪心自问,在这个国家,是否有且只有汉族可以公平公正的对待各族少民,是否有且只有汉族无神论者能公平公正的对待各个宗教?如果汉族有一天成为“起来,不愿意再做奴隶的人们”谁将成为最大的受害者?如果有一天,汉族不再是主体民族,不再掌控着这个国家的安全,你还会有今天这样安祥和的日子可过吗?

纵观历史,汉族对异族的搏杀亦充满了血腥,不要低估汉族维护祖业的决心与毅力。用新疆区委书记陈宝国的话来说便是“一个封建王朝的封疆大吏左宗棠,在国家内忧外患,国力衰落的艰难情况下,都能够为了守护祖国的山河,抬棺进疆,最终打败入侵新疆长达十数年的阿古柏及流窜新疆的白彦虎之流,最终将沙俄吞进嘴的伊犁给吐了出来,一个封建社会的封疆大吏能做到的,我们为什么做不到?”

敬告那些不安份的人,请认清自己的实力和地位,安份守已的过日子,否则,总有一天,你将用彻骨的痛去体会一句台词:曾经有一份真挚的感情摆在我的面前,我没有珍惜,等我失去的时候才追悔莫及,人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

分享&收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