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鞍山美女性侵后裸死警察床上:5年6次法医鉴定是否自然死亡

HIGHT2025 史海奇谭 5,449 次浏览 , , , , 没有评论

妙龄的美女突然裸死在警察床上,死前曾经被人性侵。这起谋杀案,却被当做急性胰腺炎导致的自然死亡。案件折腾了5年之久,经过6次法医鉴定,才将杀人者归案。期间,凶手不但娶妻还生子,活的非常滋润。黑不黑?真他妈黑啊!

有2个司法界朋友的话,印象深刻。

这2个人都是边缘人物,一个是湖南小地方的法官儿子,自己也想做法官;另外1个是前实习法医,后来出国进修留在国外。

法官的儿子对我说:中国一些小地方是无法无天的。

前实习法医对我说:你们觉得法医很牛逼?我们就算个屁,或者说连屁都不如,身不由己。

多年以后,才领悟这2句话的全部涵义。

扯远了,我们说主题。

2000年6月29日晚的鞍山,女孩陈黛诺约好了和高中同学连丽丽一起蹦迪。

她们2人都是鞍山本地人,是很好的闺蜜。

相比长相平平的陈黛诺,她的同学连丽丽可以说是一个大美女。她1978年出生,当年才22岁。和很多东北女孩一样,连丽丽天生丽质,身材高挑(有1米7),皮肤白皙,高鼻梁,大眼睛,酥胸翘臀。除了美貌以外,连丽丽还有一种说不出的妩媚,让看到她的男人不觉心跳加速。

连丽丽并没有卖弄风情,她是个单纯的年轻女孩,有着东北女孩常见的开朗性格。她举止爽快,对朋友仗义,人缘非常好,朋友众多。

说起来,连丽丽出身也不错,是小干部家庭。母亲王书是个普通女人,在鞍山市市直机关服务处做服务员。父亲连家荣则在鞍山市市工委纪委担任处长。

连丽丽是妹妹,上面还有一个大几岁的哥哥。

高中毕业后,18岁的连丽丽没有继续读书。她在鞍山市科委物业发展中心找了个工作,是一名出纳员。

4年时间,连丽丽工作认真负责,和同事们相处融洽。几乎所有同事都很喜欢这个漂亮的小姑娘,都觉得她心眼实诚。

连家的生活平淡却安逸,2个儿女都很听话。

连丽丽哥哥有相处多年的女朋友,早已谈婚论嫁,准备明年(2001年)就要结婚,连酒席都定了。美貌的连丽丽却没有男朋友。

父母对小女儿极为宠爱,从小到大几乎没有打过一巴掌。

母亲王书有时候会说:丽丽啊,你要考虑自己的大事了。看看你哥哥,明年就结婚了。

连丽丽就会撒娇的说:妈,我才22岁,还小呢。

王书:我看小王、小张他们不都在追你吗?你怎么不理他们?我看这2个小伙子人品不错。

连丽丽:他们都是普通朋友,我对他们没感觉。

王书:我看啊,你是觉得自己漂亮,眼光太高了。女人找到一个合适的丈夫可不容易。

连丽丽:妈,我知道了,遇到合适的我一定抓住,绝对不放走。

这句话把妈妈说笑了。

除了有个非常漂亮的女儿以外,连家和鞍山所有的家庭没有区别,普普通通。

万万没想到的是,在2000年6月29日这一天,连家一切都彻底改变。

当晚,陈黛诺约连丽丽一起吃饭和蹦迪。下班以后,2个女孩就在一家饭店吃了晚饭。

东北女孩一般都能喝两杯,连丽丽和陈黛诺各喝了2、3杯啤酒。

期间,连丽丽突然接到1个电话。

放下电话后,连丽丽有些不高兴。

陈黛诺问:怎么了?谁打的电话?

连丽丽回答:又是那个尚尔畸!

陈黛诺问:就是那个警察?

连丽丽:对,交通局公安处的,刚刚从大连警校毕业。

陈黛诺:哦,我也见过他几次。听说他爸爸是我们这里的***局长,有实权的。这小子好像挺花心的,才21岁就在外面撒钱到处玩,在酒店还有长期包房。怎么?她纠缠你了?

连丽丽:真烦人。我们是在一次朋友吃饭时,遇到的。之后,他整天骚扰我,一会要去高级饭店吃饭,一会送礼物给我。我开始去吃了1次,发现这人经常色眯眯的看着我笑,我后来就不再去了,礼物也全部拒收。他还是这样,整天打电话给我。

陈黛诺:那就跟他说清楚啊,就说不合适。

连丽丽:我怎么没说。我说我对你没感觉,我年龄也比你还大1岁,家庭相差更大,不合适。他根本不听。这人从小家里就娇惯,自称看上的东西,没有一件高不到手的,很麻烦。

陈黛诺:那你不要跟他见面就是了。

连丽丽:多少还得见一次。上次我1个小学同学,打电话给我,说被他前男友扣住了,要我救她。我又不认识什么警察,一急之下就打电话给李健和尚尔畸(都是警察)。这事解决了以后,我就欠尚尔畸一个人情,说好了要请他一次。你看,他刚刚又约我去田园大酒店1303房间(尚尔畸的长包房)最后谈一次,保证以后不再骚扰我。

陈黛诺:那你就去谈谈吧。这小子家里可不好惹,在我们鞍山很有些势力,听说他爸爸还要高升。你没必要得罪他,好好跟他说。

连丽丽:我也是这个意思。在鞍山只要做公务员,就要和他的爸爸打交道。我爸爸是公务员,我也怕这小子报复我们家,所以一直忍着。你说的对,我今天就跟他彻底摊牌讲清楚。诺诺,我现在就去了,你等着我一起去蹦迪啊。我们谈不了多久,一个小时内我就回来。

说罢,连丽丽就走了,时间大概是20点。

多年以后,陈黛诺还能回忆起:当晚连丽丽窈窕动人的背影和秀丽的长发。

陈黛诺暗自想:古话说美人身边是非多,果然是这样。

过了1小时,陈黛诺打电话给连丽丽,问她还要多久过来。

连丽丽说刚刚到尚尔畸那里没多久,还要等一会。

又过了15分钟,陈黛诺和几个朋友已经赶到迪吧。

陈黛诺打电话询问什么时候能来,连丽丽支支吾吾说还没开始谈,要再等一会。

过了半个小时,大约22点25分,陈黛诺又打了1个电话。电话里,连丽丽说话有些含糊,感觉有些口齿不清,她约陈黛诺20分钟后在迪厅门口见面。

陈黛诺有些奇怪,难道连丽丽在尚尔畸那里喝酒了?这傻丫头!尚尔畸是个大色狼,怎么能在他那里喝酒呢?万一醉了,岂不是给他乘机占便宜。

20分钟还不见连丽丽,陈黛诺再打电话过去,发现关机了。

陈黛诺急了:糟了,肯定是喝醉了,这下要吃大亏了。

焦急之下,陈黛诺打电话给一个朋友,问到了尚尔畸的手机号码。

陈黛诺拨过去好一会,尚尔畸才接了电话。

电话中,尚尔畸的声音极为惶恐:你是谁?

陈黛诺:我是连丽丽的朋友陈黛诺,我们见过的。丽丽是不是在你那里?是不是喝多了?你没做什么吧?

让陈黛诺做梦也没想到,尚尔畸说了下面一句话。

尚尔畸惊恐的叫道:连丽丽好像不行了,你快过来。

陈黛诺大吃一惊,急忙带着蹦迪的几个朋友,赶到酒店。

敲了半天,尚尔畸才来开门。

此时尚尔畸表情倒不是惊恐,似乎是一种震惊后的麻木不仁。

陈黛诺惊慌的问:丽丽在哪里?怎么回事。

尚尔畸不答,伸手指向里面的套间卧房。

陈黛诺和几个朋友冲了进去,当场惊呆了。

连丽丽仰天躺在床上,身上衣服凌乱不堪,似乎是被人脱下后又胡乱套上。

她再也不是那个漂亮的小姑娘。连丽丽脸部青紫,嘴唇和手指甲发黑,右眼闭着,左眼则半睁半闭,双目突出,眼球充血,模样非常吓人。

陈黛诺推了连丽丽几下,喊道:丽丽,丽丽。怎么回事?丽丽,你醒醒啊!

连丽丽毫无反应。

同来的一个女孩学过医,发现连丽丽已经没有呼吸:人好像死了,快打120。

一群人七手八脚的打120,混乱中有人拨打了110。

当时是深夜11点多,120急救车赶到,随后110也来了。

120医生看了看,发现连丽丽早已死亡,手脚都已经僵硬多时,隐约开始出现尸斑。根据估算,连丽丽死亡大约2个小时左右,也就是陈黛诺打最后一个电话前10到15分钟。

没有抢救的意义,120医生将现场交给了110民警。

民警发现案件不简单,立即通报上级。

很快鞍山市铁东区刑警,赶到现场。

经过勘查,细心的民警发现,床头柜上有一张卷成团的酒店便笺,上面有白色粉末(后来化验出安眠药成分)和尚尔畸的指纹。

同时,床头柜上还有饮料瓶、水杯之类。

民警发现,连丽丽的胳膊上有明显的抓痕和黑斑,似乎是暴力拉拽的痕迹。

凌晨1点,连丽丽的父母和哥哥才接到通知,火速赶到现场。

连丽丽的尸体,已经被送到了医院太平间。

1点30分,3人赶到医院。美丽动人的连丽丽,已经成为冰冷黑紫的尸体,全家人痛不欲生,母亲王书当场的昏倒在地。

民警告诉连家人,经过初步检查,连丽丽死前和人发生过性关系。而连丽丽白天都在上班,下班就和陈黛诺吃饭。那么,唯一有可能和连丽丽发生关系的人,就是尚尔畸(DNA检测也证实了这点)。

尚尔畸和连丽丽只是普通的朋友,只见过2次,绝对没有到上床的地步,案件非常可疑。

民警私下表示,可能是强奸杀人案件。

这个结论,已经让连家人震惊了,但这才是刚刚开始。

在尚尔畸被捕的同时,有人就在活动了。

也许不知道连丽丽的父亲也是一个处长,最初的案情介绍中是这样写的:死者连丽丽,疑似三陪女,怀疑吸毒后死亡。

尚尔畸毕竟只有21岁,从没经历过这种大事。

在事情发生以后,陈黛诺打电话来询问,惊慌的尚尔畸顾不上隐瞒,告知连丽丽不行了。

如果不是这样,陈黛诺他们就不会赶到现场,不会知道现场的样子,就不存在重要的人证了。

在这种情况下,案件现场可能都不为人知,就更难侦破了。

而随后的物证也出了问题,比如重要的水杯就丢失了,饮料里面液体也没有经过化验。

被带到公安局以后,尚尔畸表现就完全不同了。

很显然,尚尔畸得到了一些人的指点。

在公安局内,他一语不发,什么都不说。

更夸张的是,作为命案的嫌疑人,正常来说肯定要被留在公安局至少48小时。当天,尚尔畸就被他父亲带走,说是去他父亲单位关了1天禁闭。

7月1日,因连家反复询问,尚尔畸这才被刑拘。

让连家绝对没有想到的是,仅仅6天后,有重大杀人嫌疑的尚尔畸,竟然被取保候审了。

连家多次去交涉,公安局表示侦查和法医鉴定都需要时间。因鞍山的水平不够,部分胃部内容物和一些器官被送到了辽宁省公安厅法医中心检测(检测毒物),其他则由铁东公安分局法医负责。

后来连家才知道,连丽丽的胰腺等器官,被送到鞍钢铁西医院,这就是尚尔畸母亲工作的医院。

7月13日,省公安厅的结果出来了,连丽丽死前服用了大量安眠药。

22岁的连丽丽身体健康,从没有失眠过,更没有吃过安眠药。

况且,她也不可能在尚尔畸的包房里面吃药。

在尚尔畸床头的白纸上,检测出有安眠药的粉末。白纸和饮料瓶上都检测出尚尔畸的指纹。

那么,连丽丽很可能是被人下药的。

显然,这只有一个推断:迷奸!

第一次鉴定

悲愤的连家,就等着铁东公安分局的死因鉴定了。

一旦确定连丽丽死于他杀,显然就该拘捕尚尔畸,继续调查。

15日,连丽丽的父亲连家荣,打电话向铁东公安分局了解鉴定结果。

刑警队长支支吾吾的回答:没查出来你女儿的死因,公安局法医就这个水平了,为了慎重起见,你最好另请高明。

连家顿时明白,这可能是尚尔畸家能量过大,警方法医有所顾虑。在连家考虑联络上一级法医专家时,17日铁东区公安分局却说鉴定结果出来了:连丽丽患急性出血性胰腺炎而死亡。

结论是:连丽丽在尚尔畸的包房里睡着。睡梦中突发急性胰腺炎,导致呼吸衰竭死亡。

对此,连家目瞪口呆,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连家身边有得急性胰腺炎的人,也有过猝死的。但连丽丽身体非常健康,年纪才22岁,从没听说过有过胰腺问题,也没有任何较大的疾病。

连家人终究不是医生,他们立即带着相关资料,到鞍山市和辽宁省的大医院,请教著名医生甚至教授。

医生们异口同声的表明,急性胰腺炎确实可能致命(约百分之十)。但病人死前都有极明显的病兆反应,主要是暴痛(95%以上有腹痛)、呕吐(75%以上)、手足抽搐等,使病人无法忍受。绝大部分病人痛不欲生,在地上打滚甚至自残、寻死。尤其腹痛最为明显!除了极少数老年体弱者腹痛可不突出,其余基本百分之百都是腹痛,至少是压痛。

从没听过,有病人在睡眠中安静死掉的。

同时,死者胰腺也会有明显的病兆反应,也就是有炎症细胞浸润。如果没有这一基本的特征,就不能确定是急性出血性胰腺炎。

连丽丽死前,根本没有急性胰腺炎的表现。根据连丽丽胰腺的切片照片来看,胰腺也没有炎症的反应,只是有一些出血。

自然,急性胰腺炎会导致出血,但并不能说出血就是急性胰腺炎。有多种情况可能导致胰腺出血,其一就是机械性窒息杀人(勒死或者堵住口鼻捂死)。

医生说,如果涉嫌机械性窒息杀人,应该进行相关的检测,这并不难确认。机械性窒息死亡的特征明显,在很多器官上都会有明显的变化,稍有水平的法医就可以确认。

这些医学专家的解释,证明了连家人的怀疑是有道理。

连丽丽母亲王书又发现,警方鉴定书的签名人当中有1位,竟然是尚尔畸母亲所在医院的医生,他还根本没有法医资质。

由此,连家高度质疑鉴定的真实性。

第二次鉴定

面对连家的强烈质疑,鞍山警方无奈,只能重新鉴定。

8月29日,公安部派了2名法医到鞍山进行复检。

法医来到停尸房的时候,连家才发现:在未经亲属同意的情况下,连丽丽的尸体被解剖了,还被取走了部分脏器。

此时已经顾不上计较,连家都期待这2名法医的结论。

连家认为,很多医生说排除急性胰腺炎是没有难度的,这次检测肯定会认定是他杀。

然而,令连家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复检结果竟然是:符合胰腺炎死亡。

而在鉴定结果出来之前,尚尔畸就被取消了监视居住,连取保候审都不是了。

鉴定结果是因病自然死亡,那就不是杀人。

不过,这还不能排除尚尔畸犯有强奸罪。毕竟连丽丽体内有他的精液,罪证确凿,这也能判几年。

然而,连家再次震惊到无以复加的地步。

尚尔畸迅速洗清了强奸犯的嫌疑。

首先,是尚尔畸的一个好朋友金挺作证:连丽丽早就和尚尔畸上过床,多次发生过性关系,两人是恋人。他还见过连丽丽吸食大麻这类毒品。

金挺是尚尔畸的朋友,说出这番话也许不令人惊讶。

让连家不敢相信的是,连丽丽多年闺蜜陈黛诺,竟然也开始胡言乱语了。

连家人突然找不到陈黛诺了,她从鞍山市凭空消失了,据说去了海南岛。

但陈黛诺留下一份证言,证明连丽丽和尚尔畸已经谈恋爱很久,发生过性关系。

有2个证人,尤其是好友陈黛诺的证言,尚尔畸涉嫌强奸也不成立。

于是,尚尔畸变成比圣母玛利亚还要纯洁的人,完全无罪。

此时的尚尔畸有自己一套说法,还到处散播:我和连丽丽就是男女朋友。当天晚上两人发生了自愿的性关系,然后我就昏睡过去了。醒来的时候,我发现连丽丽已经死了,放在床头的痛可宁不见了(一种镇痛药,可上瘾)。我怀疑是连丽丽是吸毒过量吸死了。

第2份鉴定结果出来后,连家如同挨了当头一棒,完全懵掉了。

对于尚尔畸信口开河的污蔑,连家已经顾不上计较。

公安局认定是自然死亡,催促赶快火化连丽丽的尸体,推说太平间紧张,不能长期保存遗体。

对此,连家人尤其是母亲王书,是异常坚定的。

这个文化程度不高的老服务员认为,女儿明明死于他杀,绝对不能这样不了了之。

西西里人有一句名言:这个世界上,决定为亲人复仇的人,是最可怕的!

因太平间无法长期存放尸体,连家自己出钱买了1个大冰柜,将连丽丽的尸体放在里面。

曾经如花似玉的连丽丽,早已面目全非,成为一具僵尸。

腹腔几乎所有器官都被取出,连丽丽遗体塌陷的不成样子。

王书不忍心女儿如此模样,就买来纱布和棉花,亲手填到女儿的腹腔里。她抚摸着女儿冰冷的遗体,嚎啕失声。她对着女儿遗体发誓:丽丽,就是拼了性命,妈妈也要替冤死的你查明真相,讨回公道!

据说,当时来帮忙的老汉(管太平间)见过无数生生死死,也忍不住流下泪来:这闺女死的不明不白,太惨了。

只要你不闹,随便你开个价

 

第二次鉴定以后,连家几次去辽宁省公安厅上访,还聘请了沈阳著名律师作为代理人。

律师看了看卷宗,立即就明白是怎么回事。

律师认为案子本身没有难度,关键就是关于死因的鉴定。

因连家的上访,2001年2月辽宁省鞍山市公安局,接到了上级转来的尚尔畸案件的督办文件。

鞍山市公安局领导主动连家的老两口(王书和连家荣),进行沟通。

领导说:这个案件鉴定是病死,你们就不要闹了。经过我们协调,尚尔畸家愿意拿出6万元精神安慰金,做点补偿。如果你们觉得不够,还可以商量,你们可以开个价。

母亲王书斩钉截铁的回答:我不要钱,多少钱也买不来我女儿的命。我只是想查清楚女儿死亡的真相,还我女儿清白,让杀害我女儿的人受到法律的制裁。

沟通期间,这个领导短时间离开办公室。

父亲连家荣到底是个处长,还是很精明的。说话期间,这个领导总是下意识的盯着桌上一份文件。

乘着领导不在,连家荣偷偷翻开文件。

这是一份写给公安部的案件报告,上面竟然写着:案发时连丽丽和尚尔畸是恋爱关系,两人曾多次发生性关系,尚尔畸还给连丽丽买过价值不菲的礼物等等。

连家荣顿时明白,这些人同尚家是一伙的。他们不但用虚假的情况瞒上,还希望用钱收买他们。

二话不说,老两口愤然走出办公室。

这边,连家开始尽全力打官司。

母亲王书本来只是机关的服务员,文化水平不高。连丽丽被害之前,母亲王书从没看过一行同法律有关的文字。为了打官司,母亲王书买了《法医鉴定与侦查诉讼务实》、《法医学》、《高级法医学》等大量司法鉴定及刑事案件侦查方面的法律书籍,还到法庭实地旁听法院对案件的审判,学习和积累法律知识。

就在鞍山市政法委协调办理案件的时候,连家却又挨了当头一棒。

杀人犯结婚

逍遥法外的尚尔畸,突然高调举办了自己的豪华婚礼。

宴席请了几十桌,鞍山很多干部都去参加。酒席间,尚家极为嚣张,大说大笑,似乎就没发生过任何事情。。

显然,这是对连家的一个示威。

尚家告诉连家,我们根本没把你们的告状放在眼里,我们活得很滋润。

连丽丽死了才几个月,尸骨未寒,我尚尔畸一样可以大操大办做新郎。

鞍山干部们都知道,连家儿子本来定于2001年春节结婚。因女儿连丽丽在2000年惨死,连家哪有心情办喜事,婚礼就延后了。

这种情况下,连家觉得不能输这口气,不能让恶人看笑话!

母亲王书说:咱不能活不起,咱要好好活,才能有精神为女儿报仇伸冤。

2001年5月1日,连家也给儿子举办了婚礼。

不过,婚礼的第二天,老两口就离开了鞍山,继续走上告状的道路。

第三次鉴定

由于连家的反复上访,20001年6月,连丽丽一案转由鞍山市检察院技术处复查。

为了彻底查清连丽丽的死因,检察院决定将连丽丽的病理组织切片和标本送交司法部(上海)检验中心做检验,并让连家出这笔检查费用。

连家立即表示同意。

开始检察院要求,由法医将连丽丽的组织送到上海。

此时的连家,对任何人都不信任。

在金钱和关系面前,连丽丽的多年闺蜜陈黛诺都能反咬一口,何谈别人。

连家商量一通,决定由母亲王书亲自带着组织样本,三次赶赴上海,以保证不会被掉包。

当时的报道这么写:每一次,王书都把装有女儿病理组织切片和标本的容器紧紧地抱在怀里,仿佛抱着刚刚出生的女儿,满脸的慈爱与悲哀。那情景,让与她同行的法医都不忍看下去,潸然泪下。

上海的司法部司法鉴定科学技术研究所,是专业国家机构,又不在北方,不会理睬鞍山的土皇帝。

这次鉴定结论是:胰腺实质未见出血和炎细胞浸润,连丽丽不是因患胰腺炎死亡。

第3次鉴定,完全推翻了前两次的结论,让连家欣喜万分。

这次鉴定花费了2万多元,连家认为即便是200万也是值得的。

王书回到鞍山并没有回家,而是直接赶到存亡女儿遗体的冰柜。

她对女儿的遗体说:丽丽,妈妈终于拿到了不是自然死亡的司法鉴定。你的冤情就要昭雪了。

于是,案件又发回重审,又被鞍山这边挡住了。

鞍山方面认为,司法部只是说连丽丽不是胰腺炎死亡,却不能证明是他杀。

从6月到9月,案件拖了3个月,毫无进展。

鞍山方面认为,除非连家能够找到连丽丽的死因,不然就不能定为杀人案件,更不能抓捕尚尔畸。

第4次鉴定

万般无奈下,连家又进行了第4次鉴定。

2001年9月,连家自费5000元,请最高人民检察院做司法检验,以查找连丽丽的死因。

连家认为,上海方面是全国水平最高的法医机构,最高检方面也不可能推翻他们的结论。他们最多是进一步确定死亡原因而已。

然而,此次结论又是石破惊天。

最高检鉴定结论为:死者连丽丽符合在饮酒、服用含有安定成分的药品,引起胰腺出血的情况下突然死亡。

换句话说,最高检仍然认定连丽丽是胰腺炎死亡。

第5次鉴定

连家对此次鉴定根本不认可,认为结论匪夷所思,要求继续鉴定。

对此,上面不予理会,多次要求火化连丽丽遗体。

于是,母亲王书又走上了上访的道路。

报道中这么写道:她频频进京,在公安部、中央政法委、最高检察院、中纪委、国家信访局、司法部、人大、国务院之间奔走。凡是有接待信访的单位,王书都跑到了。为了女儿的清白,王书放弃了尊严和面子,不厌其烦地向一个个部门苦苦地哀告、申诉、反映情况,只要有人肯接她的案子,她不惜下跪恳求。

面对连家的执着,深感麻烦的鞍山市检察院,在2002年3月召开了听证会,研究是否有必要对连丽丽再次进行尸检。

因连家的坚持,鞍山市检察院随后请示辽宁省检察院,辽宁省检察院报请最高检察院,得到批准。

2003年3月全国7位著名法医学专家,在沈阳对连丽丽的死因进行了第5次鉴定。

全国知名专家数量不少,又是颇有威望的人(一不缺钱二不怕事),就不是可以随便收买的了。

经过反复研究,这些顶尖专家最终得出结论:

一、急性出血性胰腺炎的诊断不能成立。根据本案现有的文字材料及病理组织切片,连丽丽的死亡经过及尸检大体和组织病理学检验所见,均不符合急性出血性胰腺炎的改变;

二、根据现有的材料,不排除机械性窒息死亡。连丽丽在短时间内死亡,而尸检和组织病理切片未见致命性外伤及疾病,因此可以排除外伤或者疾病死亡,建议相关部门进一步侦查确认。

第5次鉴定,又让连家极为兴奋。

全国知名专家,不但断然否定了胰腺炎死亡的结论,甚至直接指出了可能死于机械性窒息(勒死或者捂死)。

那么,只要鞍山方面认可不是病死,启动刑事案件的流程,对遗体进行机械性窒息死亡的鉴定,一切都会水露石出了。

在这个鉴定下,2003年9月鞍山市公安局再次成立专案组,第2次刑拘了尚尔畸,并以故意杀人罪向铁东区检察院申请批捕。

让连家没有想到的是,铁东区检察院再次发威。

他们认为专家只是说不能排除机械性窒息死亡,并没有说就是他杀。

铁东区检察院以证据不足为由,不予批捕,尚尔畸再一次被释放。

至此,连家已经整整奔波了3年之久,经过了5次司法鉴定,最终又回到原点。

全家人顶住各方面压力,身心俱疲到极点。

尤其是母亲王书,之前几十年并没有吃过什么苦。这几年为了女儿被害四处奔波,她几乎成为露宿街头的流浪老太。几个月没见的亲戚,在街上遇到王书竟然认不出:像老了几年!

对此,一些知情人好心劝告他们:他们也不是不知道他爸爸是什么人,今年他又高升了,谁敢得罪他?你想让尚尔畸坐牢,是不可能的。不如让他们多赔一些钱吧,这样才实际点啊!你们夫妻两人不考虑自己,也考虑你们还有一个儿子,算了吧。

到了这个地步,连家已经逼到绝境,他们甚至考虑一命换一命,去杀死尚尔畸,为女儿讨回公道。

最终,理智让他们没有这么做。

普通的手段已经无效,上访也似乎无用,最终走投无路的王书决定冒险一搏。

2004年初,王书携带各种资料上访,据说还冲击了中南海和人民大会堂去告御状。

作为一个母亲,面对女儿惨死4年不得昭雪,自然什么都能做出来。

这下,终于引起了某中央高级领导的关注。

中央领导大概了解案情后,认为此案实属荒唐。

作为国家权威鉴定机构,竟然5次鉴定结果不相同,甚至截然相反。

在中央领导的批示下,由公安部进行督办,务必查清这个案件。

中央首长发话,鞍山的土皇帝就对付不了啦。

2004年4月8日,公安部在沈阳主持召开了,由全国知名的5位刑侦专家参加的案情研讨会。与会专家听取了有关案情汇报后,发现了许多重大疑点,认为应该重新立案侦查。

专家们认为对于是否死于胰腺炎,是最基本的医学常识,根本不应该有这种错误判断。胰腺切片组织根本没有炎症的表现,无论如何不能误判为胰腺炎。

专家们认为,这似乎不是医学水平不够,而是故意曲解医学知识,以达到不可告人目的。

会后,鞍山市公安局根据上级要求,重新组成了专案组。

这次就非同小可,不要说鞍山市,怕是辽宁省也保不住。

2004年10月12日,尚尔畸第3次被刑事拘留。知道尚家能量太大,在鞍山关押等于没关,这次尚尔畸被送到盘锦异地关押。

不过,地头蛇也不好惹,没有拿到确切的证据,也不能随便进行第6次鉴定。

一些抱有同情心的领导,找到连家交底:鞍山市公安局也不容易。我们为了办这件案子,也顶住了巨大的压力,工作已经做到穷尽。现在尚尔畸仍然是以前的态度,拒不交代,我们又能怎么办呢?你知道案子已经过去几年了,查起来是很困难的。公安局已经第3次拘留尚尔畸,这次还是没有查出结果,以后就不能再查了。你们已经这么大年纪了,上访的辛苦和不易你是知道的,你以后就别再去了……

连家听到这个说法,不寒而栗,以为案件又要不了了之啦。

万分绝望的母亲王书,徘徊在专案组驻地门口,抱着女儿的照片,整整哭了一夜。

当事人回忆,老人的哭声凄厉哀绝,撕心裂肺,鬼神俱悲,令人毛骨悚然。

听了这一夜的哭声,就算铁人也会感动,别说是曾经宣誓服务于人民的警察们(他们大多有儿有女)。

专案组民警一致认为,此案必然有极大冤情。

一些民警当即表态:就算以后脱了这身衣服不干了,我也要把案件查清楚,不然这辈子良心难安!

这边,专案组开始从外围突破,调查了2个所谓的证人。

假证人说出真相

专案组辗转找到了,躲在海南的连丽丽闺蜜陈黛诺。

发现刑警追到海南,陈黛诺惊恐万分,仍然不敢说话。在专案组反复做工作,告知案件已经捅到最高层,谁也保不住尚尔畸。

到了这种地步,陈黛诺才失声痛哭,交代了做假证的经过。

连丽丽死后第2天,2000年6月30日,被关禁闭的尚尔畸,竟然突然出现在他面前。

尚尔畸威逼利诱,告诉她必须做假证,不然让她家破人亡;如果陈黛诺愿意帮他,就给她一大笔钱,让她去海南发展。

知道尚尔畸家不好惹,陈黛诺左思右想,决定出卖闺蜜以自保。

在公安局中,陈黛诺谎称连丽丽和尚尔畸谈了很久的朋友,还发生过多次性关系。这样就可以消除尚尔畸强奸杀人的嫌疑。

事实上,连丽丽认识尚尔畸,与他并不熟悉。出事当天之前,两人只见过2次,更没有谈过恋爱。

最后,陈黛诺哭着说:这么多年了,我的良心不安,因为我的朋友死得太冤了 呀!现在把这些都说出来了,我的心总算可以平静了。

与此同时,专案组又在调查另一个证人,尚尔畸的朋友金铤。

金挺很聪明,他知道尚家已经罩不住了,主动交代了知道的一切。

金挺:是不是尚尔畸杀的,我不知道,但尚肯定是强奸了连丽丽。

民警:你为什么这么说?

金挺:尚尔畸这小子年纪不大,好色成性。只要他看上的女人,千方百计也要搞到手。软的不行就来硬的!他看上了连丽丽,但连丽丽不理他。案发当天,尚尔畸找我商量,说怎么能把连丽丽搞到手。我说,你干脆约她到客房来,直接干了她。女人好面子,她家又是干部家庭,被你干了也不会声张的,事后最多赔点钱。

民警:尚尔畸就听你的?

金挺:尚尔畸觉得连丽丽太刚烈,怕对付不了。我说那你就下点药好了,等她睡着就行了。当晚,他下手之前,我们还通了两次电话。他说已经把药下在饮料里面,就等连丽丽来了。

由此,至少证明尚尔畸有强奸的意图和准备。

连丽丽体内尚的精液,则可以确认尚尔畸有强奸行为。

那么,尚尔畸显然有高度的强奸杀人嫌疑。

在这个基础上,有关方面终于决定进行第6次鉴定。

第6次鉴定

2005年9月,辽宁省沈阳市某大学司法鉴定中心接受委托,对连丽丽进行了第6次尸检。

在尸检中,专家们发现:胰腺被膜下和间质内虽然可以看到明显的片状出血,但是胰腺组织结构基本正常,未见炎症细胞的浸润,这说明急性出血性胰腺炎的诊断不成立,胰腺出血另有原因;在检查死者肺部的时候,专家们再次发现了问题,原本完整的肺泡壁断裂,小肺泡融合成大肺泡,因此,连丽丽的死因应该是机械性窒息,是他杀。

如此一个简单的鉴定,竟然花费5年做了6次之多。

鉴定为他杀以后,专案组开始正式提审尚尔畸。

此时的尚尔畸已经结婚多年,是1个孩子的爸爸了。

这次,他傻了眼。

以前尚尔畸曾经被逮捕过2次,因家里罩着,在看守所比住宾馆还轻松。

鞍山坊间传说:逮捕期间,这小子不穿囚衣,不吃囚饭,可以出入宾馆酒楼接受宴请,可以回家过夜,外出与亲友会见。他可以在监舍存放现金和香烟,随便使用移动通讯工具处理公司事务,犹如外出度假。

逮捕期间,尚尔畸对案件情况一清二楚,生活上也有优待。

此时,他被关押到异地的盘锦,就彻底和外界断绝了联系。

生活上,尚尔畸也只能老老实实吃:自来水煮白菜了。

这段时间,尚尔畸终于感到末日到来,惶惶不可终日。

这边,专案组已经获得了完整的证据链。

经过几次较量,尚尔畸终于交代了全部真相,以求免死。

和金挺沟通过以后,尚尔畸决定当天就迷奸连丽丽。

当晚20点,尚尔畸买了一瓶饮料,又取出几片安眠药。他包住的1303房间,将五六片安定包在纸里碾碎,放入了饮料瓶内。

然后,他打电话给连丽丽,谎称最后谈一次,以后不再纠缠他。

21点多,连丽丽来到包房。

见到连丽丽中计到来,尚尔畸很是高兴。他装作很殷勤的倒了1杯饮料,递给连丽丽。单纯的连丽丽做梦也没有想到,这个警察敢于做如此禽兽之事,接过饮料就喝下。

面对连丽丽不再纠缠的要求,尚尔畸故意拖延,推说现在有别的事,过一会再说。期间,陈黛诺打了2个电话给连丽丽。因尚尔畸耍花样不谈主题,连丽丽只能暂时留下。

大约20到30分钟后,药效开始发作,连丽丽感到头重脚轻,浑身无力,失去了部分知觉。

尚尔畸淫笑着将连丽丽的手机关掉,又将她抱到床上,脱下内衣裤,试图强奸。

没想到,连丽丽尚保有一些意识,仍拼命反抗并大声呼救。

酒店包房隔音性并不好,尚尔畸害怕呼救声被隔壁客人听到报警,就去堵住连丽丽的嘴。

但连丽丽拼命挣扎,反复高声叫喊。

兽性大发的尚尔畸,抄起枕头用力压在连丽丽的头上,然后疯狂施暴,强奸了连丽丽。

事后,尚尔畸拿起枕头,发现连丽丽已经没有了呼吸。

尚尔畸正彷徨无策,发现自己的电话响了。尚尔畸毕竟只有21岁,此时有些精神恍惚,顾不上多想就接了陈黛诺的电话,本能的告知连丽丽出事了。

随后,尚尔畸又打电话向高人求救,得到了迅速的指导。

他按照指导去做,就是什么都不说,其他事情自然会有人搞定。

这次,沉冤长达5年的案件水落石出。

2005年7月20日,鞍山市检察院以尚尔畸犯有强奸罪,向鞍山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2005年9月5日,鞍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不公开开庭审理此案。

期间,尚家竟然还保持原有的嚣张态度。他们组成了10多人的亲友团,在庭审开始之前对尚尔畸高喊:“尔畸不用怕,你会没事的。”“尔畸,你放心,你很快就会出来的。”

2006年5月15日,经过长达9个月的审理,鞍山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检察机关起诉尚尔畸犯强奸罪的基本事实和罪名成立,予以支持。

法庭作出判决,被告尚尔畸犯强奸罪,判处其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对此,连家仍然有疑问。

他们认为尚尔畸不是强奸引起的伤害致死,而是明确知道可能导致连丽丽死亡,仍然用枕头堵住她的口鼻。

这明显属于故意杀人,且手段恶劣而残忍,应予重判死刑或者死缓。

连家上诉,请求鞍山市人民检察院进行抗诉。

这边,尚家也上诉,说尚尔畸无罪。

2006年5月20日,鞍山市人民检察院以“判决量刑畸轻”为由,依法就此案向鞍山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抗诉。

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07年3月20日作出(2006)辽刑一终字第435号刑事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尚尔畸由此被判处无期徒刑。

从被捕开始的10年内,尚尔畸已经有4次减刑,共减刑3年多。

根据目前的刑期,不考虑下面减刑,2024年也就是6年后,尚尔畸就出来了。

至于大家关心的法医如何判?只有在鉴定书上签名的医生,以妨害司法罪被判刑3年。其他几位涉案法医仅受到调离、记过、警告等处分。

话说回来,这些人也不过是小卒子而已。

王书曾这么说:我女儿之死本来是个极为简单的刑事案,但因为法医的失职和背后可能的腐败而变得很复杂。我们全家为此付出了巨大代介,也浪费了国家大量司法资源,当事人应该对此付出代价。

 

发表评论

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