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瑞买肉辱教案始末

HIGHT2025 闲言乱语 2018-09-30 471 次浏览 , , , 没有评论

​​​一,谁在发明海瑞是回族?

《元代回族史稿》,杨志玖。《元代回族史稿》,杨志玖。

​「明代政治家海瑞,据说出于回族。」

​这一说法最早见于1935年回教「学者」金吉堂《中国回教史研究》,后由回教「历史学家」白寿彝背书收入《回回民族的历史和现状》与《回族人物志‧明代卷》,但均未举证。后由天津南开大学回族「教授」杨志玖「考证」,收入其《元代回族史稿》一书。

杨志玖的考证,简单归纳起来就是:

1,明人梁云龙《海公行状》记载海瑞远祖有名「答儿」者(「答儿」在海南方言中即为「三儿」,元代庶民无名,或即为后人记录时将「三儿」雅化为「答儿」)
2,答儿也许就是海答儿;
3,海答儿也许就是Haydar;
4,Haydar也许就是色目人名;
5:所以海答儿也许就是色目人;
6:所以海瑞也许就是色目人;
7:所以海瑞是回族;

回教「史学界」牵强符合强认的古代名人不在少数,海瑞属于其中尤其牵强者,《明史‧海瑞传》中明确记载其买猪肉为母庆寿,买棺谏言等显然不符合回教风俗的事迹,而且通过海南文博界对于海瑞祖茔的考古调查,明确其家世的汉人身份,因此金白杨之流的说法几乎没有在社会中造成任何影响,直到2005年买肉辱教案的发生。

​二:海瑞买肉辱教案

我的编辑朋友们时常告诉我参见现实与网络的编辑资质培训时,会特别有回教学者编写的出版社「辱教」案例,听说过的不外乎民国至今耳熟能详的南华北新,风俗转弯几则,直到从网友的一张图片上,看到之前从未听闻的《话说中国》海瑞买肉辱教案:

「上海文艺出版社2005年2月出版的15卷本《话说中国》,在描写回族官员海瑞买猪肉为母亲做寿一节中出现了令回族难以容忍的错误。在『集权与裂变』卷中这样记述海瑞的故事:『海瑞平日精茶淡饭,廉洁奉公,从不扰民。据说有一次为母亲祝寿,只买了两斤猪肉。』事实上,《明史》226列传第114《海瑞传》中是这样表述海瑞为母亲做寿的:『总督胡宗宪尝语人曰:「昨闻海令为母寿,市肉二斤矣。」』囿于史家的习惯,过去在史籍中,凡入传历史人物均不注明族别。其实,关于海瑞的民族,早已在学术界确证无疑。《明史‧海瑞传》曰:『海瑞,字汝贤,琼山人。举乡试,入都……御史诣学宫,属吏咸伏谒,瑞独长揖,曰:「台揖当以礼,此堂,师长教士地,不当屈。」迁淳安知县。』这里的『长揖』是穆斯林对汉民行礼的主要方式,『此堂,师长教士地』表明了海瑞是在清真寺或礼拜堂,由此可见海瑞对伊斯兰信仰的虔诚。因此,海瑞为母亲祝寿绝不可能违反回族禁食猪肉的禁忌,去买二斤猪肉。『市肉二斤矣』,实际上是『去市场买了二斤肉罢了』的意思,这里的肉应理解为牛肉或羊肉。
在《明史》中,海瑞是一个族别清晰的著名历史人物,《话说中国》却用『据说』之类极不负责的口吻去转述故事,损害海瑞名誉,严重亵渎了民族感情,需要引起出版社界和编辑界的高度重视并采取措施消除不良影响。

此段文字,出处为内蒙古社科院副院长某某的《出版回族历史人物读物应把握的原则——以《话说中国》为例》一文。短短数百字,充满了恐吓与无耻的谎言:

1,现代意义上的民族,是1949年之后才有的概念,任何史籍中的人物均不可能注明民族,这不是「囿于史家的习惯」,这是历史的真相。史籍的惯例,真正的异族人士亦会标注族属(非现代意义上的民族),但凡不标明者,一律为汉人无疑。

2,海瑞的民族(文意指回族),从来不是「学术界确证无疑」,只不过是三个回族「学者」的想当然,史学界或者有所附合,亦是「存疑」的态度,而侧重科学思维的考古学界则直接不留情面地否定了海瑞家族是回族的臆想。

《明史》海瑞传《明史》海瑞传

​3,「『台揖当以礼』,这里的『长揖』是穆斯林对汉民行礼的主要方式。」,查看原文,幻灯片上的「族礼」当为「属礼」之误。长揖,是古代普通的礼节,双手高举,一揖到底,从来不是什么穆斯林对汉民行礼的主要方式。此段原指担任南平教谕的海瑞,见官长不卑不亢,行份内长揖之礼而非伏谒。

4,「『此堂,师长教士地』表明了海瑞是在清真寺或礼拜堂,由此可见海瑞对伊斯兰信仰的虔诚。」(原文为:「此堂是敬拜父母老师教长(即主持伊斯教教务的阿訇)的地方」)纯粹信口开河,无耻之尤。此段之前已明确事情发生的地点「御史诣学宫」,「此堂」指「明伦堂」,「师长教士地」意为「老师教育学生之地」。见「堂」就是礼拜堂,见「教」就是伊斯兰教,见「师」就是阿訇,这样的社科院副院长,是充两分钱电话费送的吗?!

然而就是凭借这样的信口开河,却生生将「海瑞买猪肉」定谳为「辱教罪」,损害海瑞名誉,严重亵渎了民族感情,需要引起出版社界和编辑界的高度重视并采取措施消除不良影响。

三,出版社「采取措施消除不良影响」

辱教,「亵渎民族感情」,在当下中国,堪称弥天大罪,出版社自然不敢造次,触犯易怒族群,于是「消除不良影响」的行动开始了。

除了《话说中国》,另一种提到海瑞买肉的著作,便是黄仁宇先生著名的《万历十五年》。

《万历十五年》英文版《万历十五年》英文版

《万历十五年》中文版,中华书局,1982年。《万历十五年》中文版,中华书局,1982年。

黄仁宇先生的《万历十五年》,以英文写作,原名《1587,A Year of No Significance:The Ming Dynasty in Decline》​,1981年由耶鲁大学出版社出版,后由中华书局引进。

因为以英文写作,在涉及史籍引文时,等于黄先生均以英文进行翻译。「市肉二斤」,黄先生译为「bought two pounds of pork」。在史籍中,「肉」单独出现时,即特指「猪肉」,这原来并无任何异议,黄先生也是照此译为英文,再译回中文。

北京三联出版社亦在1997年出版《万历十五年》,此处同样为「竟然买了两斤猪肉」。

2000年,黄仁宇先生去世,之前版本的《万历十五年》,应当黄先生的最后审订版,不会再有作者改动。

《万历十五年》,中华书局,2006年版。《万历十五年》,中华书局,2006年版。

​然而在《话说中国》海瑞买肉辱教案后一年,即2006年,中华书局出版的新版《万历十五年》中,此处竟然被改为「竟然还买了两斤肉」。在未作任何说明的情况下,赫然将「猪」字删除。

《万历十五年》,三联书店,2006年版第24次印刷。《万历十五年》,三联书店,2006年版第24次印刷。

 

《万历十五年》,三联书店,2006年版第24次印刷。《万历十五年》,三联书店,2006年版第24次印刷。

更加骇人听闻的,可以载入中国出版社史册的,是三联书店同在2006年改版的《万历十五年》,其于2006年12月进厂的第24次版本,应当正好卡在​「消除不良影响」的时间结点上,书已印出,命令又来,全部重印未免损失太大,只好采用折衷方法,在每本书的「竟然还买了两斤猪肉」上,粘贴了删除「猪」字后「竟然还买了两斤肉」的不干胶贴补丁。

黄仁宇先生若是泉下有知,怕是当一大哭!

时至今日,十年过去,图书市场上通行的已经全部是删除「猪」字的「洁本」《万历十五年》,有「猪」的版本做为「辱教案例」,年年对新入行的图书编辑进行恐吓。出版领域之外的许多公共场所,「猪」字已成禁忌,二十六,也炖起了从前中国老百姓从来不会轻易屠宰与食用的牛肉。寒蝉效应,已经初步成形。

四,结语

包括出版社编辑,以及一些思想比较单纯的学者,仍然试图为这桩辱教案寻找合理的解释。也即仍然认为这是一个学术问题,试图解释「市肉二斤」究竟是译成「买了两斤猪肉」更好,还是「买了两斤肉」更好。

如果真是这样单纯,倒是无妨;如果只是为这样的行为掩饰,那么未必居心不良。

学术问题,是你可以说那样,我可以说这样,没问题;我说是猪肉,你说是牛肉,也没问题。学术问题不是你说是牛肉,没问题;我说是猪肉,就是「损害海瑞名誉,严重亵渎民族感情」,就要做成「辱教案例」年年恐吓新入行的编辑,就是要被吓得贴条覆盖,噤若寒蝉。

这争的不是一个字,这争的是我们的自由与信仰!​​​​​

 

分享&收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