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92式步兵战车轰毙的歹徒张红宾

HIGHT2025 史海奇谭 4,324 次浏览 , , 没有评论


区区一个持枪歹徒,要让解放军调动一辆步兵战车干掉,也算死的轰轰烈烈了。

这个轰轰烈烈的歹徒,就是今天的主角张红宾。

石灰窑村属于河南省平顶山市宝丰县杨庄镇,距离县城有七八公里。这是一个安静而祥和的村庄。因该村东北角座落着河南省平顶山市宝丰县某部队的军械仓库,而笼罩上一丝神秘的色彩。
2007年12月2日晚上,夜幕刚刚降临,各家各户都关上了大门。8时30分,就在大多数人都欲进入梦香时,从军械仓库方向传出来一阵急促的枪声,打破了这个村庄的宁静。因为村角有个军械仓库,经常会开枪检查枪械,村民们早已习惯枪声。加上初冬的气温比较低,没人愿意钻出被窝查看,大家对突发的枪声也没放在心上。
后来,很多警车呼啸着开进了村子,大家才意识到出事了。一些好奇的人出来看热闹,才听说是发生了命案。
当天晚上,时任宝丰县人武部军械仓库保管员的张红宾杀了人。

在值班期间,张红宾与科长石某闲着无聊,下象棋解闷。张红宾和石某都是本地人,也都是复员军人。石某40多岁,做事大大咧咧,脾气不好。张红宾30岁出头,性格比较内向,性子比较急。

性子急归急,很多人认为张红宾并不是坏人。

杨顺杰与张红宾是小学时的同学,他介绍:张红宾家中姐弟四人,只有他一个男孩。在村里人看来,张红宾是一个真诚而热情的人,不相信他会做出持枪杀人的事。张红宾说初中毕业后,去当了几年的兵,退役后到了人武部负责看管军械仓库。我对张红宾的印象一直不错!他性格内向,不善言辞,甚至有点懦弱。平时他对我们很热情,有的时候找他帮忙,他能帮忙的,都不会推辞。我真不明白这样一个人,怎么就走上了这条路。12月3日上午,我听说他持枪杀人的时候,怎么也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后来看外面停了很多警车,我仔细打听后,才知道事情是真的。张红宾的妻子在十字街做军用品生意,有一个10岁的儿子,还有60多岁的父母。

不光是杨顺杰,几乎张红宾身边所有人都这么说,都不相信他会杀人。

张红宾和石某两人开始关系不错,经常一起吃饭喝酒。石某经常说个人关系是个人关系,工作是工作,对张红宾没没有额外照顾。张红宾曾经试图让石某帮些小忙,都被石某拒绝。张红宾比较气愤,认为石某平时和他称兄道弟,到了办事的时候就装蒜。两人关系逐步冷淡,经常磕磕碰碰,不过也没有什么大的冲突。

为什么演变为杀人?张红宾的朋友杨顺杰提供了一种说法:张红宾的父亲之前就在这家军械库工作。后来,退役的张红宾也来到了该单位工作,他们一家都比较忠厚,跟周围人的关系也比较融洽。而被张红宾枪杀的石某既是张红宾的领导,又是张家的朋友,关系一直不错。二人的矛盾要从去年冬天说起。去年,老家的一个远方亲戚找到张红宾,要其帮忙送一个新兵,张答应了,并找到科长石某帮忙。当时,石某提出可能要花一些钱。之后,张红宾将亲戚的一万元现金交给了石某,可后来的结果是新兵没送成,钱也被石某花了。张红宾认为石某耍他,对此一直耿耿于怀。

自然这件事也不会演变为杀人,还是酒后冲动的结果。


————案发地点军械库!

12月1日,张红宾说家中有事要请假一周。石某知道他根本没事,就是想帮媳妇看看商店,就没有批,还说:你说有什么事?你说出来我就批。现在科里几个人,生病的生病,出差的出差,你就别折腾了,好好跟我值班!

张红宾挺气愤,觉得石某故意为难他,摔门而去。

第二天12月2日,石某和张红宾一起值班。两人先是一起吃饭,还都喝了三四两酒。

吃饭期间,张红宾闷闷不乐,只是低头喝酒。

吃完饭,石某拿来一副象棋说:来来,我们大战一场。

张红宾和石某都是象棋迷,以前经常下棋。

就下棋水平来说,两人半斤八两。

张红宾一肚子气,不过毕竟夜里值班太无聊,就和石某下起来。

下了2盘都是石某赢了,张红宾很窝火。

到了第三盘,张红宾局面占优,眼看就要赢了。可是,张红宾此时兴奋过度,意外的走错了一步,石某瞬间反败为胜。

张红宾急了:这步不算,我走错了。

石某不让:落子无悔大丈夫,走了还能不算?

张红宾:我不是走错了,我是看错了,这盘是我赢!

石某:你输了就输了,别耍赖啊!

张红宾火气上来了:你说谁耍赖?

石某也不示弱:就说你呢!不是你耍赖,谁耍赖?

张红宾一急,新仇旧恨涌上心口,爆了粗口:你他妈才耍赖呢!你骗了我亲戚的钱不办事,才是耍赖!

石某:哎!你小子怎么骂人啊!谁骗你钱了!找人办事不要花钱啊,你那点钱都花在别人身上了!你不信去问问管征兵的老张。

张红宾:你放屁!我早就问过老张了,他压根不知道有这回事。就是你自己贪了!

石某:什么叫做我贪?你求人办事不花钱?事我帮你张罗了,办不成怨我啊?再说,我帮你办事,花你点钱怎么了?是你自己太笨了,别怪别人!

张红宾急了:你个王八蛋,迟早不得好死!

石某:你骂谁王八蛋?有本事你再骂一个看看!

张红宾:骂你怎么了?我还要打你呢?

石某推开桌子,把头伸过去:你打!你打!

张红宾本来没想打,就是说说狠话,不觉一愣。

石某脾气不好,见他不敢动手,就说:我早说了,你小子就一窝囊废。有本事你打啊。

张红宾见他这么一说,在酒精的刺激下,上去就是一拳。

石某被打后也急了,挥拳还击。

两人打成一团!

张红宾个子矮小身体瘦弱,石某膀大腰圆,身大力不亏。

短短几十秒后,张红宾被打了好几拳,鼻子被打出了血,腿也被踢了重重踢了一脚,走路一瘸一拐。

石某被张打了几下,仗着身体壮,满不在乎。

张红宾见吃了亏又见了血,一下子失去了理智。

他冲到办公室取出钥匙,打开军械库的门,抄起一把五六式冲锋枪冲回来。

如果石某聪明一些,及时躲避或者认怂,也许就没事。

没想到石某自认为了解张红宾,认定他胆子小,绝对不敢杀人。

也许也是酒精的作用,石某不但不躲,还迎着张红宾说:干嘛?你要开枪打我?好,老子就站在这里给你打!不打你是孙子!

张红宾听了这番话热血冲顶,根本没有思考,对准石某就扣动了扳机!

呯呯呯三枪,全部击中石某胸部。

石某中弹以后,脸上露出不敢相信的神情。他愣了几秒钟,发生一声低沉的叹息声,重重倒在地上。

张红宾开枪以后,自己也傻了。几分钟后,他才回过劲来,丢掉冲锋枪,伸手去摸石某。石某已经死了,呼吸早就没了。

张红宾慌了,一时间不知所措。



————-这就是五六式冲锋枪。这种枪是木制枪托,无法折叠,基本无法随身携带潜逃。

下一步怎么办?

投案?持枪杀人,又是监守自盗军用武器,这是弥天大罪。就算自首,十有八九是死刑。就算不死,绝对要坐一辈子牢。

到了这个地步,还不如逃了。如果逃不了,大不了也是一死。万一侥幸逃走了,就当捡了一条命。

张红宾思考再三,将办公室里几百元钱揣在兜里。刚走出大门,他又回来捡起血泊里面的冲锋枪,取出4个弹匣装满了子弹,又将一个背包装满了子弹。

为什么带枪?

很简单,张红宾知道石某尸体很快会被发现,到时候警方肯定追击他。有了枪,至少还能抵抗一下。

张红宾却没有逃出多远!

一来,他根本没有外逃经验,不知道该怎么逃,只是沿着公路乱走;二来,他做贼心虚,见到公路上的检查站立即吓得魂不附体。这些检查站的公安没有枪,杀过去都可以。他却没这个胆量;三来,张红宾携带的是,不可以折叠的五六式冲锋枪。这枪体积很大,无法隐藏。哪怕几十米外,一眼也能看到异常。

张红宾逃出军械库,没走多远就不敢再走了,决定找个地方先躲躲。

当然,他不敢逃到自己家或者亲戚家去,因为警方肯定第一时间去抓人。想了又想,他决定躲到一个姓郭的好朋友家去。

这个好朋友家并不远,距离案犯现场仅有一里多。

到了杨庄镇石灰窑村的朋友家,郭姓朋友并不在家,只有他的爸爸郭老汉在家。

案发一个月后,郭老汉回忆的时候还心有余悸:张红宾是我朋友的儿子。我是看着他长大的。不过,在这之前,很多年没有见过他了。12月2日晚9时45分,我一个人静静地躺在小房子的床上,照看隔壁的几头小猪,而老伴则在自家的堂屋休息。突然,吵闹的狗吠声打破夜的寂静。随后,我家虚掩着的大门“嘎吱”一声开了。以为是儿子回来了,我喊了几声儿子的名字,却不见儿子应答。当时,我觉得有情况,就起床披起衣服进屋查看。但我刚进屋,一支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我的额头。“不要动。”只见一名黑影拿着一支冲锋枪对着我,这突如其来的状况,令我惊出了一身冷汗。这名男子说话间带有很大酒味,腿有点瘸。

“你是郭老汉吗?”男子问。郭老汉点头称是。“你把门关上。告诉你,我把科长毙了。今天,我要你当我的人质。”男子威胁说,还要把郭老汉捆起来。

借着昏暗的灯光,郭老汉猛然想起,这不是自己老朋友的儿子吗?“木石啊。”郭老汉试探性地喊了这名男子的小名,不料该男子的应答验证了他的猜测。为了稳住张红宾,郭老汉开始不停地关心起张红宾,对他嘘寒问暖,慢慢取得了张红宾的信任。

张红宾进门以后,找到绳子,要将老汉老两口捆起来。

“我跟你爸爸是什么交情,你要是把我捆起来了,你以后怎么跟你爸爸交代。”郭老汉苦口婆心地劝张红宾,“人到难处,才想到亲人。你既然来了,就把我当做亲人,那么你就应该信任我。”可能是实在太累了,张红宾要睡觉,但依然要郭老汉陪在旁边,生怕他偷跑出去报警。“我给你抱床被子。”说完,郭老汉准备走到自己的房里。“你不要跑了,你没有我的子弹跑得快。”张红宾威胁说。见郭老汉没有任何反抗和敌意,张红宾抱着枪,裹着被褥,躺在床上很快睡着了。而郭老汉则只能静静地坐在他的旁边不能睡觉。

“他既想睡,又很怕。”郭老汉回忆,张红宾睡着后,每隔两三分钟就突然惊醒,坐起来,侧头看看身边的郭老汉还在,就又睡着了。郭老汉说,他做了一晚的噩梦,惊醒了无数次。每次,郭老汉都看到张红宾满头虚汗,就这样,他折腾到第二天凌晨5点。

上午10时许,郭老汉接到学校的电话,孙女生病了。郭老汉对张红宾说,“我要去接孙女,要是我不去的话,会引起怀疑的。你每餐吃饭都是有酒有肉的,我出去顺便买点菜回来。”此时张红宾对郭老汉已经比较信任,同意了他的请求,要求郭老汉将门反锁后,自己独自藏在家里。

中午11时40分许,郭老汉的老伴袁婆婆从宝丰镇理发回来,当她走到距离家约1公里时,看到很多警察、警车和围观的群众,说是在追捕持枪杀人歹徒。

中午12时许,袁婆婆回到家时,郭老汉已经买好了猪头肉等下酒菜。袁婆婆还未进门,郭老汉就给她使了个眼色,“你去油菜地里看看吧,等会再回来。”袁婆婆确定家里就是杀人的歹徒了。她推着自行车,双腿发软,骑上自行车又摔了下来,推着车不知道该怎么办。大约走到离家600米处,几名警察追了上来,拦住了她,问她是不是郭老汉的老伴。随后,警察们将她带到警车上了解情况。

据郭老汉称,正当他们准备吃饭时,有几条警犬围在了他家屋外。看到惊慌的张红宾,郭老汉稳住他说:“警察不会这么快找到你的,没事,我们快吃饭吧。”张红宾双手抱着冲锋枪,瞪着眼睛,惊慌地说:“第一,我不吃饭。第二,我不喝酒。第三,我不放下武器。”



——————-这就是92式轮式步兵战车!这种步兵战车算是相当落后,不过,对付张红宾足够了。它有1挺25毫米机关炮,可以有效击毁各种建筑物。

这边,第二天一早,来军械库上班的人发现了石某的尸体,立即报警。

接到报警后,宝丰县公安局立即组织民警赶到现场,并对现场及周围路口进行封锁,防止犯罪嫌疑人逃窜至外地。同时,逐级上报,请求支援。

经过简单尸检,可以确认石某是被人用冲锋枪在近距离打死。随后,军械库检查枪柜后发现,一支冲锋枪和4个弹匣丢失,还有约800多发子弹不知去向。

枪柜没有砸撬的痕迹,而是用钥匙打开的,很可能是监守自盗。

和石某一起值班的张红宾失踪。根据同事反映,案发前张和石有过争吵,有重大作案嫌疑。

现在看来,这是一起盗枪持枪杀人的重大案件。

更重要的是,杀人歹徒还携枪潜逃,很可能再作案。

案情重大,宝丰县不敢隐瞒,立即上报平顶山市。平顶山市火速上报省公安厅,又上报公安部。
接到报告后,公安部、公安厅相关领导先后作出批示,要求立即由公安厅督办,列为紧急头号重案。

省公安厅副厅长李建中带领刑侦支队、行动技术总队侦察人员赶赴现场指导破案。市公安局局长崔建平,副局长高豫平、李金发带领市局有关部门负责人火速赶到现场展开侦破工作。

张红宾和遇害的石某都属于军人身份,军方也迅速参与进来。济南军区副司令员李洪程中将、参谋长曾庆祝少将、政治部副主任杨玉文少将,总政治部保卫部刑侦局苏常青副局长、省军区司令员袁家新少将、副司令员曹建新少将等,先后赶到现场坐镇指挥。
经军地协商,成立了侦破“12.2”持枪杀人案联合指挥部,下设现场勘查及社会关系布控组、设卡堵截组、清查搜捕组、材料组和后勤保障组五个工作组,分头开展工作。
平顶山市公安局迅速启动紧急预案,全面布控,走访张红宾所有亲戚和朋友,全力追捕。

布控很快有了效果。第二天12点,走访张红宾好友郭某家的民警,在村口遇到了袁婆婆。袁婆婆虽吓得语无伦次,仍然告诉警察,张红宾目前就在他家里。

接到举报后,指挥部极为欣喜。此时距离案发仅仅12个小时。警方迅速派人进行查证落实,认为袁婆婆没有说假话。

确定了犯罪嫌疑人藏身的准确地点后,指挥部立即调用市武警支队警力30人,市局特警支队警力50人对中心地带实施包围。

张红宾高度紧张,很快他就发现了郭家三间瓦房被警察包围。郭老汉知道以张红宾的个性,他是不会投降的。为了保护自己的安全,他并没有盲目地劝降,而是想办法稳住他。

郭老汉对张红宾说:“看来,现在情况不好,你脱身估计很困难了。不过,警察应该还不确定你就在这里。要不,我先出去看看情况,把房门锁住,这样,你还可以多争取一点时间逃跑。”张红宾同意后,郭老汉带着孙女趁机逃了出去。

到了这个地步,张红宾是不可能逃走了,他又没有人质,肯定要完蛋。

不过,对于警方来说下一步就难了,如何抓捕呢?



————-步兵战车对准郭老汉家的房屋猛烈开炮,很快将三间房子摧毁。

包围的军警高达80多人,占绝对优势。不过,郭家祖传的三间瓦房相当结实,尤其墙壁用青石砌成,可以挡得住枪弹射击。张红宾持有1支火力很强的冲锋枪据守,又有80多发子弹。张红宾曾经当过兵,懂得怎么用枪,枪法还相当不错。张也很聪明,他埋伏在房屋内,通过窗户一角观察警方动向。

警方反复用大喇叭喊话:张红宾,你已经被包围了。你只有放下武器,举手投降,才能争取宽大处理。

张红宾自知投降也是一死,狂妄叫嚣:投降不可能!谁想做烈士就上啊!我死也要拉几个垫背的!

之后,指挥部派专门的谈判专家,做张红兵的思想工作,劝其放下武器投降,并将起亲属接到现场,对其规劝。

经过,近两个小时的思想工作,张红宾根本不听从降规劝。在警方反复用大喇叭要求他投降时,他竟然持枪对喇叭射击。

警方谈判专家试图靠近房子,和张红宾面谈。但刚走到院子门口,他就遭到张的扫射,只能放弃。

鉴于歹徒顽抗,持枪硬冲估计肯定会有伤亡。

本来这件事就已经闹得很大,如果再有军警伤亡,恐怕连公安部部长都会受到批评,军区负责人自然也躲不过。

在这种情况下,参加指挥的军方将领建议:我们部队有步兵战车,不怕他的子弹。反正他没有人质,我们用步兵战车干掉他算了?

经过指挥部大家的讨论,经过上级批准,最终同意这一计划。

于是,军方紧急从附近调用了一辆现役的92式步兵战车来。

92式步兵战车具有轻装甲,可以抵抗轻武器子弹的攻击。它装备一门25毫米机关炮,可以有效摧毁各种民用建筑物。

92式步兵战车是一种比较落后的步兵战车,只能在白天静止中攻击敌人目标。不过,对付张红宾也就绰绰有余了!

 


—————步兵战车冲入院子,继续近距离炮击。此时,张红宾已经毙命!

 

步兵战车一开火,肯定连郭家的房屋一起摧毁,必须征求郭老汉的意见。

据郭老汉称,在警车上,民警征求他的意见说:“现在,持枪的嫌犯就在你家里,逮捕嫌犯可能要毁坏您的房子,您有什么意见吗?”“没意见!”郭老汉爽快地说。

步兵战车很快开到战场,对张红宾进行猛烈开炮。张红宾知道死路一条,也狗急跳墙的对准步兵战车扫射,只是毫无作用了。

双方激战仅仅几分钟,张红宾的枪声就停止了。

怕张红宾诈死,步兵战车又继续开火10分钟。

18时25分,伴随着隆隆的炮声,张红宾藏身的民房变成一片废墟,并燃起了熊熊的大火。紧接着,早已在附近待命的两辆消防车开进现场,利用高压水枪对火势进行控制。大约5分钟后,大火被扑灭。
数十军警荷枪实弹,进入冒着烟气的废墟。经过反复寻找,他们找到了张红宾的尸体,缴获作案用五六式冲锋枪一把,弹夹两个以及部分子弹。不过,根据尸体分析,张红宾并不是被打死的,而是被倒塌的房顶活活砸死的。

至此,距离案发只有15个小时!



—————郭老汉家的房子谁管呢?自认倒霉吧!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郭老汉回到家里的时候,到处一片狼藉:靠近路边的一堵用红砖堆砌成的院墙一端,被撕开了一道长约两米的口子。进入院子,靠近左手边的位置,是用石头和青砖建成的三间平房,一边的两间屋顶已经不见了踪影,只剩下光秃秃的墙壁立在那里,另外一间屋子的窗户下面,有一个直径约30厘米的小洞,墙壁上到处都是子弹击中后留下的痕迹。在房子门前的空地上,堆积着大量已经烧黑的房梁、窗户和砖头。家没有了,老两口只得住在房子正对面猪舍旁,一个用塑料布搭建而成的临时小棚子里。当天温度大约为0摄氏度,郭老汉夫妇住在没有门的棚子中,欲哭无泪。

做人别做绝,给别人有一点余地,就是给自己留一点余地!一点余地不留,总有一天你会死的很难看!


发表评论

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