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开放以后第一爆,王志刚北京火车站爆炸案(炸死炸伤近百人,影响极为恶劣)

HIGHT2025 史海奇谭 2,154 次浏览 , , , 没有评论


开革开放以后第一起影响重大的恐怖爆炸案,是什么?大家也许都不知道。即便跟你说了,你也不敢相信。不错,这起恐怖爆炸案发生地点,居然是首都北京的火车站。在这个日流量11万的火车站,即便放个大炮仗也算相当严重的政治事件,更别说爆炸还造成近百人死伤。这个所谓的第一爆到底是怎么回事?

 

就像一首老歌里唱到的,北京你是祖国的心脏。而北京火车站,就是这颗心脏的主动脉。但1980年10月29日,这里却发生了了惊天大案。下午6点15分,北京的天已经黑了,火车站刚刚开始亮灯,进入站的人流熙熙攘攘。就在此时,突然传来一声巨响,接着是无数惊恐的呼救声。北京火车站及其附近地区的人们,同时感到脚下剧烈地颤抖。人们顺着声响望去,吃惊的发现,一股浓烟升腾在北京站的上空。

“不好了,爆炸了!”站外的旅客如惊弓之鸟一样纷纷逃离车站,站内旅客则不顾一切,甚至丢掉行李狂奔出来。奔跑期间,有的人跌倒了,后面的人来不及停步,就从他的身上踩过去。

短短15分钟后,整个火车站空无一人,只剩下近百名受伤者在地上翻滚呻吟。

爆炸发生的当天,北京站大厅候车的旅客有8000余人。爆炸中心位于车站二楼南走廊的正中,傍边的人很多。

现场惨不忍睹,地面、墙壁上布满了血迹、碎肉块、碎钢块以及被炸碎的各种物品,走廊顶部的吊灯以及走廊内部9块玻璃被炸飞,爆炸波及面高达700多平方米!!!

爆炸炸死10人,炸伤89人(都是比较严重的伤势),至于皮肉小伤的多如牛毛,无法统计。

爆炸中心西南 4.5 米处,仰卧着一具残缺的无名男尸。 这具男尸是所有死者中,被炸得最厉害的。他被炸的支离破碎,两臂被炸飞,不知道在哪里。五脏六腑被炸的外翻,流的到处都是,右腿炸飞落到爆炸中心南1米处。

 

这无疑是新中国成立以来一起罕见的爆炸案件,也是改革开放以来第一期恐怖爆炸案。案情严重伤亡惨重尚且不说,单就案件发生的位置,就足以震惊世界了。北京站既是全国铁路客运的重要枢纽,又是首都的迎宾门,并且北京站距离全国政治中心天安门广场近在咫尺。在 1996年北京西站开通以前, 在全国, 北京站的规模最大、设备最先进。不仅客流量居全国之最,而且,作为北京乃至中国的政治窗口,多年来,北京站曾接待过 200 多个国家、 地区和世界组织的外宾。案件发生的当年, 北京站每日进出列车 131 次,客流量十多万人。

此案发生以后,各国在京的记者立即得知这个消息,很快传播到全世界,影响极大。有的外国报纸评论说:此次爆炸案件, 很可能预示着中国的恐怖活动开始了。

北京市市长林乎加,公安部长赵苍璧,北京军区司令员秦基伟、卫戍区政委吴烈,铁道部负责人郭维城,市公安局局长刘坚夫等高官相继赶到现场。

中共中央主席、中央军委主席华国锋、国务院总理赵紫阳等人立即知道这件事,他们均严肃指示,务必尽快破案,保证首都北京的稳定。

公安部接到命令以后,立即责令北京市公安局和北京铁路公安处共同组成专案组,调集刑侦、技术人员高达580余人,投入调查工作。

消息当晚就在北京民众中传开了,许多人在震惊之余表示愤慨,也有许多人对爆炸事件的原因进行各种猜测,有的认为与当时的国内政治形势有关。很多老百姓认为,这是四人帮余孽报复社会,破坏和平发展的国内环境。

正在这时,市公安局陆续收到署名“史秋民”、“悬崖人”的恐吓信。信中嚣张地叫嚷:“要制造比火车站事件大七七四十九倍的事件”、“下次爆炸事件在外宾中发生”云云。

 

这到底是政治事件,还是刑事事件呢?

北京警方很快有了结论。

外界沸沸扬扬时,北京警方法医专家却异常冷静,不自乱阵脚。历时7个多小时的仔细分析,法医专家和爆破专家在700余平方米的现场一寸寸地观察、清理,提取了103块碎钢片、84发子弹弹头、弹壳的残片、126块被炸飞的人体组织以及集成电池碎皮,经过化验,上述提取到的爆炸残留物上,都含有梯恩梯、硝酸铵、二硝基重氮酚和黑索金4种成分,经科学计算,药量为1公斤左右。

 

以上的分析可以得到3个结论。

第一,   爆炸物不是制式炸弹,而是自制炸弹。炸弹是用混合炸药和电雷管配合制作!歹徒为了增加爆炸效果,还在炸药内放置了包括子弹头在内的大量杀伤物,导致近百人死伤。

 

第二,   最重要的是,根据爆炸点的分析,可以确定炸弹是在谁身边引爆的。

那具被炸得最厉害的男尸,就在炸药引爆点上。根据尸体分析,爆炸时他是站立着、爆炸物紧贴其右下腹,双手护着爆炸物,在距地面80公分左右的高度,用电发火装置悬空引爆。
而其余被炸死的9人,距离起爆点都有一定距离。他们都是因碎铁片、弹头、弹壳穿击伤致死,没有这具尸体出现的爆碎伤、冲击波伤和被火药熏染的特征。

     这说明什么?说明起爆点就在这具男尸身上。

 

第三,   男尸很可能就是引爆炸药者

 

反复分析现场的炸弹,没有发现任何遥控和定时引爆物。从现场上拣到了16片积层电池的碎皮,经鉴定是上海生产的“天鹅牌”和“白象牌”九伏积层电池。电池与在现场发现的细塑料电线连接起来,就成了电发火的引爆装置,证明这颗自制炸弹是歹徒自己利用电发火引爆的。几乎可以断定,这枚炸弹是手工按键引爆的。也就是说,就是这个男尸自己引爆了炸药,做了自杀性的炸弹攻击。

 

说起来似乎很轻松,其实这是无数全国顶尖法医专家,呕心沥血反复论证的结果。

有了这三个推论,下面就好办了。

很简单,就要查清这个男尸是谁?一旦知道他是谁,案子就等于破了。

炸药不可能凭空搞来,这个男人肯定有搞炸药的行为,追踪一下就可以确定他是不是凶手。另外,既然是自杀性爆炸,一般歹徒会留下遗书或者遗言。只要拿到这些关键性证据,案子也就是铁案了。

 

要搞明白男尸的身份,还得从其身上找。

让警方为难的是,这个难度是非常大的。死者被炸得面目全非,包括颅骨在内都被炸碎一半,根本无法辨认生前相貌。但上面压得很紧,要求必须短期内破案,只能找行内专家。

北京市公安局很快找到全国知名的众多雕塑、法医、美容、摄影修版等行业的专家,对无名尸体进行了复原,着重修复了尸体的面部。

在艺术家雕刻作品一样的精心复原下,死者的容貌逐步恢复。他们认定死者年龄在30—35岁,身高1.7米,相貌比较英武,甚至可以说是颇为漂亮。他是方圆脸、眼睛不大、颧骨稍高、两耳前脸部有稀疏小粉刺疤,皮肤较黑,稍有络腮胡,留长寸头,这个男人体格非常健壮,肌肉发达,应该是体力劳动者。

一个专家还说:这个人的体格和相貌会让很多北京女孩心动。

很快,模拟画像画了出来,立即以北京为中心在全国协查。

与此同时,专家继续根据死者的衣物以及携带物品,分析死者身份。

死者的随身物品不多,但几乎都是军用物品,这预示死者可能是军人或者复员军人。少数不是军用物品,产地基本都是北京。显然,偶尔来旅游的外地人不会专门到北京来买这么日用品。死者即便不是北京本地人,也肯定在北京长期居住。

还有,死者鞋底上粘有微量铁屑。这种铁屑非常不规则,不是大工厂的东西,反而像北京远郊区、县的小农机厂、金属修造厂等工厂的残留物。

专案组决定首先从北京地区查起,主要查现役军人或者复原军人,可能在小型金属工厂工作。

 

没想到,排查刚刚开始,朝阳区大妈们就发挥了作用。

当年和今天不同,各地都有大量居委会大妈协助治安管理。而北京老城区人员流动不大,通常大妈对自己一亩三分地都了如指掌。

所以,模拟画像刚刚下发第二天,就有了意外的收获。

11月2日上午,崇文分局光明西里一名大妈找到民警,说这个无名尸的头像非常像是她邻居家的孩子,名叫王志刚。

专案组接到汇报以后,极为兴奋,立即赶赴王志刚家。

民警把模拟画像和男尸的照片递给王志刚的弟弟王志强时,王端详了一会儿,默默流下了眼泪。他说,这画像就是我哥哥,但照片上的头发是黑的,我哥哥是少白头,所以不能确认。

公安部两位研究人像的专家,把王志刚的生前照片与无名男尸的面容进行了反复比对鉴定,最后,基本肯定无名男尸就是王志刚。 同时,专家又仔细检查, 发现男尸的许多黑头发的发根都是白的,说明他是少白头,只是不久前染过发。

由于王志刚有重大嫌疑,专案组立即将他定为头号对象。

根据调查,王志刚这几天不知去向。10月30日,也就是北京站爆炸事件发生的第二天,王志刚的工作单位山西省运城拖拉机厂给王家发来电报,电报全文是:“王志刚于10月28日私自外出去向不明,不知是否回家了?”

警方赶到在王志刚的工厂宿舍,从他使用过的笔记本上提取到了他的右手掌纹,与无名男尸的掌纹做了同一认定。结果,这具尸体就是王志刚。

根据王志刚好友马春河反应,王志刚的确是少白头,他作案的前 5 天,买了染发精,请马春河给他把花白头发染成了黑色。

 

——————-王志刚,长的挺帅的。

调查王志刚的背景,很快有了结果。

可以说,王志刚是个比较悲剧的人物。

王志刚30岁,未婚,北京市人,住北京崇文区光明西里。王家是个普通工人家庭,父母都很正派忠厚,兄弟姐妹几个也没有任何劣迹,全部是守法良民。

1968年,王志刚初中毕业后,正好遇到所谓知识青年下乡的大潮。无论他是否原意,都被安排到山西万荣县插队务农。

1973年,因王志刚表现良好,相貌堂堂,入伍参军,在铁道兵某部服役。但1975年复员后,他没有被允许回到北京,反而继续到山西运城县拖拉机厂当维修工。

运城县是个小地方,背靠山西贫穷的吕梁山区,经法不发达。王志刚从全国条件最好的北京市,一落千丈的到运城县,心理落差自然是极大的。

和所有北京知青一样,王志刚对运城各方面都非常不满,尽全力想调回北京。

有意思的是,所有了解王志刚的人,都不相信他是爆炸杀人案的凶犯。

根据他们的描述,王志刚是一个相貌英俊,对人诚恳,乐于助人又老实的复员军人。

虽是北京人在运城县这种小地方,王却毫无一般北京人的傲慢,深受工友喜爱。

不过,王志刚最好的几个朋友,却认为王有可能做出这种事。

这几个朋友是这么说的:身为北京人的王志刚,不甘心永远在山西运城那个小小的拖拉机厂当一辈子穷工人。他三番五次要求调回北京工作,厂领导却借故没有同意他的请求。这主要是知青返城的名额有限!别人多想方设法行贿跑关系,厂领导因此收到各种好处。王志刚此人比较老实,对此一窍不通,自然回不去了。目睹一同分配到厂里的几个战友先后调回北京,他无可奈何,成为厂中唯一的北京人。

调回北京的愿望成了泡影,王志刚心情恶劣,开始消极怠工,和厂内领导作对。厂里这几年调工资时,厂长和车间主任借口他不安心工作,从没有给他涨过一次。

不能回家,工作不顺,只是其中一部分原因,还有感情问题。

王志刚相貌堂堂,是很多女孩喜欢的对象。他这个人却比较痴情,一直和同为北京知青的初恋女友相处(女友插队到河北邢台)。两人本来已经谈婚论嫁,但因女友顺利从邢台调回北京,王志刚却迟迟不能调回,导致严重冲突。王志刚和女友同龄,此时都已经30岁。在当年普遍二十二三岁就结婚的年代,30岁还没结婚绝对是大龄,对于女方尤其如此。

女友在案发前找到王志刚,说自己不能等他一辈子,也绝对不会在和王在运城县这种小地方度过一生。随后,女友向她提出分手,王志刚不同意,但女友转身就走。王志刚回到宿舍痛哭流涕!

生活拮据、情绪极端低落的王志刚恍恍惚惚。一次在工厂开机床时,没有及时上油。车间主任看他心不在焉,就骂了他几句。王志刚本来对车间主任的刁难就有一肚子火,忍不住反唇相讥。车间主任大怒,两人大吵起来。王志刚一时冲动,出手将车间主任打倒在地,头破血流。厂里给了他严厉处分,车间主任也放话说绝对不会放过他。

鉴于事业、感情、生活都绝望,王志刚顿感心灰意冷,生无可恋。

王志刚这几个朋友都反映,几个月来,王志刚的情绪非常悲观,他对朋友说:“我到这儿来当知青插队上当了,到现在连对象也找不着,也回不了北京。”特别是从9月份以来,王志刚经常在夜间长吁短叹,并独自哭泣。离开运城的前一天夜里,同厂职工李宝家听到王在宿舍里痛哭。

他们认为,王志刚却有自杀并且报复社会的可能性。

专案组继续调查,终于发现了王志刚的遗书和遗言。离开运城之前,他把自行车送给了他的一个好朋友,10月28日,临回北京前,王志刚分别给4个要好的同事写了告别信。告别信的内容充满着诀别的情绪,只是,这些善良的朋友们怎么也没想到,看上去文质彬彬甚至有些懦弱的王志刚,竟然会踏上一条罪恶的路。

告别信上写:“我走了,永远走了!你们别找我,找也是白费力气。今后不会再见了!我去的地方虽不理想,但终究是个归宿。”

 

那么王志刚有没有作案时间?

显然是有的。据运城拖拉机厂工人反映:王志刚是10月28日晚9点多离厂出走的。如果他是乘坐从西安到北京的136次火车,那么这次列车是29日下午4点14分正点到北京的。两小时后,北京站就发生了爆炸。

 

王志刚搞到过炸药雷管吗?

民警在运城王志刚的宿舍里,搜查到了他遗留的部分黑索金炸药和“762 型”及小口径步枪子弹,还找到了他制造 炸弹的锯剩下的一段钢管。经鉴定,这些 物品同爆炸现场的遗留物相同。

 

那么王志刚的炸药雷管和子弹,从哪里搞来的?

据王的好友、山西永济炸药厂工人王冬树证明:今年9月7、8号,王志刚曾向他要过200-250克黑索金炸药。秦世昌和王的同厂工人李金良等证明:他们给过王志刚762型子弹6、7发,弹底批号与现场发现的弹壳上的批号是一致的。今年10月15日中午,李金良还给过王志刚10个电雷管。王的同厂工人李丽华、沈金涛证明:去年12月份曾分别给过王志刚小口径步枪子弹40多发,这些爆炸物品都与现场的爆炸遗留物相符。

此外,在王志刚所在工厂还发现有大量的炭素钢管,和现场的钢碎片完全相同。

 

那么,王志刚会不会自制炸药呢?

也是会的。厂里介绍,王是基干民兵,今年打过靶,搞过爆破训练,懂得爆破知识。王志刚曾经服役的部队也介绍,王志刚是工程兵,接触过炸药并掌握一般的爆破技术。

在调查中,没有发现王志刚有与人合谋作案的证据。他在向别人索要炸药或子弹时,都谎称是炸鱼或打鸟用。

当时是1980年,民间可以合法拥有猎枪和运动步枪,枪械和炸药管理也不那么严格,这为王志刚提供了便利。

王志刚是在哪里制造的炸弹?

是在一个朋友家。从今年10月15日起,他就孤身一人住在他的好友马春河家里,为马看家。经提取马家地面上的尘土化验,证明其中含有硝铵炸药成份,与爆炸现场尘土中化验出的炸药成份相同。由此推断,王志刚有极大可能是利用独身一人为马春河看家的机会,在马家制造了自制炸弹炸弹。

至此,仅仅用了8天,这个案件就告破了。


————有人说王志刚可惜了,如果再撑几年就可以回北京了。但话不是这么说,毕竟很多知青看不到出路,肯定会有人灰心丧气走极端的。

破案是破了,但王志刚已死,带走了另外9条人命,还有多达80多人受伤。这种重大的伤亡和社会影响,是不能消除的。这一切,均源于知青下乡和返城。

知青下放农村,本来是毛泽东为了缓解城市就业矛盾的下策。这些知青从城市突然到了差别极大的农村,基本百分之百不能适应。期间,很多知青用尽一切手段回城,基本都是行贿和找关系。少数一无所有的女知青,甚至出卖自己的贞操。

到了1978年,仍然有高达1000万知青在农村,他们很多人已经呆了10年之久。这些人吃尽苦头,每天收入只有几分钱。直到1979年底,中央才正式作出政策性决定,允许知青返城。但仍然有大量知青,滞留在农村。在1980年,王志刚作为已经安排工作的知青,回到城市是相当困难的。感觉生活无望,是王志刚自杀性爆炸的根本原因。

此次案件发生以后,中央领导并没有回避其中的社会问题,大大加速了知青回城的力度。

1985年后,除了已经在农村结婚的知青外,其余知青全部回抽返城。在农村结婚的知青户口迁入居委,由公社安排适当工作。至此,知青上山下乡活动结束。


发表评论

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