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对中国的文化统治——再评黄梅戏《将军玫瑰——孙立人》

HIGHT2025 闲言乱语 2018-10-09 411 次浏览 , , , , 没有评论

​​        01

  黄梅戏《将军玫瑰——孙立人》被有关方面敕封为“红色主题”,这让人感到头皮发麻。

  考虑到孙立人至死未改的反共立场,这部作品可能是蓝色的,也可能是白色的,但唯独不可能是红色的。

       其实,如果要用黄梅戏的形式表现“红色主题”,安徽可谓资源大省。

  为什么呢?

  因为安徽是革命老区,中国第四“将军省”——共走出了128名开国将军。

  很多开国将军的一生颇富传奇色彩。

  比如洪学智,唯一一位两次被授予上将军衔的将军;李克农,“龙潭三杰”之一,隐形战线的斗争出神入化,等等。

  遗憾的是,我们并没有看到以他们为主角的黄梅戏。

  即便一定要表现国军将领,那也有许多安徽籍的国军将领更值得表现。

  比如张治中,号称“和平将军”,被毛主席称为“三到延安的好朋友”;

  还有冯玉祥,著名爱国将领,曾任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副委员长,等等。

 

  02

  据全国政协京昆室委员、国家一级编剧、黄梅戏《将军玫瑰——孙立人》编剧侯露女士介绍,将孙立人做为“红色主题”来表现,其实是因为一个偶然的契机——

  2016年,侯露在美国弗吉尼亚军事学院参加了“孙立人将军军旅生涯图片展”,她感到很震惊,觉得一个中国军人的军旅生涯能够在美国军校里面展出是很难得的。

  “当时我就萌发了创作的想法,我一定要用我们安徽的元素把孙立人的形象给立起来。”

  此后,侯露就全身心地投入到了这部戏的创作。她说:“通过两年的资料收集、人物访谈、参访故居等方式,我们最终把此剧创作出来了。在创作的时候改了5遍稿,但我觉得这些付出都是值得的。”

  03

  老实说,侯露女士在美国的一所军校看到了孙立人的“图片展”就感到震惊,觉得与有荣焉,如果不能“用我们安徽的元素把孙立人的形象给立起来”就对不起自己的艺术良心;而我看了侯露女士讲述的创作动机则感到更加震惊。

  这意味着,美国对一部分中国精英的文化统治已经到了一种不言而喻、不假思索的境界,已经深入到了他(她)们的潜意识——

  美国认为是好的,就一定是好的。如果被美国推崇,则必须诚惶诚恐,受宠若惊。

  是的,这不仅仅是一种简单的影响力,而是一种精神上、文化上的统治。

  美国仿佛在不经意间,就牢牢掌握了价值评判权、审美权等,并通过一种无形但极为严密的方式,实现了对中国主流文化界的掌控。

  弗吉尼亚军校的一次图片展,就在万里之遥的中国催生出一部“红色主题”的黄梅戏《将军玫瑰——孙立人》——

  这一连锁反应再直观不过地向我们展示了这种统治具有怎样惊人的效率。

 

  2016年9月3日至9月10日在美国弗吉利亚军事学院举办的孙立人图片展。

  04

  更令人感到恐怖的是,美国的这种文化统治,还具有自我强化的功能。

  美国为什么推崇孙立人呢?

  这是因为,和其他国军将领相比,孙立人身上的美国“殖民地精英”色彩更加浓厚。五十年代初的时候,美国甚至一度要用孙立人取代蒋介石。

  十九世纪以来,西方列强发现,要在殖民地、半殖民地有效地建立自己的统治,单靠从本国派去的殖民官员是不够的,更有效的办法是大力培养认同殖民统治的“殖民地精英”。

  大英帝国之所以能够统治人口数倍于自己的印度,除了依靠印度原有的土著王公之外,主要就是靠这些“殖民地精英”了。这些精英往往受过良好教育,很多还有在英国留学的经历,“他们有着印度人的外貌,体内却流着英国人的血。”

  在培植和利用“殖民地精英”方面,做为后发的帝国主义国家,美国有着更为清醒的认识和更深谋远虑的布局。

  当美国用退还的庚子赔款在中国开办“清华留美预备学校”的时候,它就把那些劫掠成性的新兴帝国主义如日本、沙皇俄国等甩了半条街。

  孙立人毕业于具有深厚亲美、崇美传统的“留美预备学校”,又在弗吉尼亚军校受了美式军事教育,可谓亲美“殖民地精英”中的翘楚,美国对他大力推崇,也就不难理解了。

  这里的逻辑是这样的:

  美国推崇孙立人,在中国诱发黄梅戏《将军玫瑰——孙立人》这样的作品,将孙立人塑造成民族英雄,引发更多的中国青年以孙立人为榜样……

  如此循环往复,反复强化,美国的对中国的文化统治,也就逐渐变成了政治、经济、乃至方方面面的统治了。

 

  05

  如果说,“殖民地精英”一开始还只是“外生”的,主要靠宗主国有意识地培养的话,待到他们成了气候,占据主流,把持了各种“考核标准”和评判权之后,就变成“内生”的了。

  比方说,有大学的改革方案曾规定非毕业于欧美大学、非能够用外语讲课则不能当教授,有的组织部门规定非经哈佛培训不能提拔等等,都是这样。

  十九世纪,西方列强要霸占一块殖民地,要靠坚船利炮。今天,“文化征服”的力量更加可怕,一个国家很可能已经沦为殖民地还浑然不觉,沾沾自喜。

  想起了伏契克的一句名言:“人们,我是爱你们的!你们可要警惕啊!”​​​​

 

壁纸

分享&收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