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危机

HIGHT2025 闲言乱语 2018-10-19 1,684 次浏览 , , , , 没有评论

作者:乖乖小猫咪儿

唐天宝十四年冬,倚街卖笑的艳丽胡姬仍在酒肆中醉舞狂歌,华清池畔侍儿扶起雪肤花貌娇柔承恩的倾国之色,长安城里吹来的风中都带着纸醉金迷的奢靡之味,经过几代君王励精图治,大唐国富民强,社会经济空前繁荣,文治武功都达到顶峰,还沉浸在开元盛世中以为天下大治的百姓们怎么也没想到,一场磨刀霍霍长达八年之久的政治叛乱、正以雷霆之势席卷而来——

12月16日,拥兵边陲,身兼范阳、平卢、河东三地节度使,独掌十五万骁勇之师的安禄山在范阳(今北京城西南)起兵,遗祸华夏二百余年的安史之乱在一片腥风血雨中拉开了它狰狞的帷幕。

公元2016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第六十七个年头,经过前三十多年的艰难创业和后三十多年的埋头苦干,中国已今非昔比,稳坐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宝座,一些种花家宝宝们却惊奇发现,虽然经济突飞猛进、人民生活水平大幅提高,中国却内忧外患,危机重重。

安史之乱是大唐盛极而衰的转折点,原因错综复杂——

1、日益骄奢的统治阶级腐化堕落,破坏均田制,大量兼并土地,农民流离失所。
2、朝廷内部矛盾激化,先是口蜜腹剑的李林甫当道,后有妒贤嫉能、骄纵跋扈、不可一世的杨国忠和安禄山争权。
3、地方势力尾大不掉,边军喧兵夺主,中央军不但人少、且质奇差。
4、河北胡化。唐太宗打败突厥后,迁徙大量没被汉化的契丹、奚人到河北,他们与汉人习俗不同,互相歧视,而唐玄宗李隆基又听信奸相李林甫胡人忠勇、以胡治胡的谗言,重用胡将充当节度使,导致地方大权军权旁落,少数民族上层尽被安禄山拉拢,作为反叛亲信。

现中国内忧外患,主要表现在以下几方面——

1、国家未富先老,主体民族后继无人呈断崖状。
2、不合时宜的民族宗教政策经过几十年疯狂运转,已是国家不稳定的最大隐患。
3、港独台独等分离势力不断闹事。
4、美日等国群狼环绕、虎视眈眈。

人口、人口。不同的国家对国家的定义虽然不尽相同,可都少不了人口、领土和主权三大要素。没有人就没有一切,我华夏一族能历经几千年风霜延绵至今没有灰飞烟灭,靠的是庞大人口基数。但如今经过三十几年强制性一胎化独生子女政策,汉族的老化已是不争事实,哪怕开放二胎甚至完全开放生育政策,在这些年洗脑式宣传教育后,汉族生育观念已彻底改变——从崇尚多子多孙,变成一个生育意愿奇低的民族。一个主体民族后继无人的中国,未来会不会步上前苏联和前南斯拉夫分崩离析的后尘,是个值得深思的问题。

另一个老生常谈的问题是民族宗教政策了。

两千多年前秦始皇都知道用书同文、车同轨、统一度量衡来完成民族融合,很遗憾我们现代人却师法洋人,刻意划分制造出多个民族和民族文字,本意或许是扶助弱小、弘扬社会多元性,实际上却起到保护落后、包庇罪犯、隔离民族、豢养出一大批特权阶层的作用。恶果渐显后又因维稳需要和既得利益者过多尾大不掉,闹到现在各民族各宗教都怨声载道,说是养痈为患、作茧自缚也不为过。

特别是伊斯兰教,和佛教、道教、基督教、天主教这些已同世俗社会高度磨合的宗教完全不同,自公元6世纪末7世纪初穆圣复兴起,它就顺应历史潮流,负有抵御外敌、促进民族觉醒、打破氏族壁垒、改善下层百姓奴隶生活的使命,天生是党政军教育一把抓的宗教组织——看看穆圣和他的追随者,带领这一帮指哪儿打哪儿的军队,不但赶走跑外来侵略者,还统一阿拉伯半岛、建立了世界上第一个伊斯兰国就知道了。

可以毫不夸张的说,那是一种极具侵略性、扩张性的宗教,再加上穆斯林们疯狂崇拜《古兰经》,认为真主至大,对其它的文明和宗教相当排斥甚至敌视,如何让伊斯兰教中国化、融入华夏文明就显得至关重要。

可惜当初的政策制定者是群猪队友,非但没敦促伊斯兰教中国化,还用各种经济上、政治上手段,为中国的伊斯兰化和泛清真化大开方便之门。

这种大大咧咧开门揖盗的豪放做派,和安史之乱前自信心爆棚的大唐有得一拼了——
那时候自以为盛世无双的大唐刀枪入库、马放南山,叛军一起,不仅河北州县望风瓦解,当地县令或逃或降,唐玄宗李隆基更是连接多地急报、都不肯相信深受自己宠爱的安禄山会叛变,可见整个朝廷麻痹大意到什么程度,也难怪叛军能势如破竹,在短短三十天内拿下东都洛阳。

所以安史之乱与其说胡人造反,不如说唐朝傲娇自满不作不死。那么现在军队已在清真寺联谊、法院已邀请阿訇们一起办公、就连第一艘航母辽宁舰都专设清真餐厅的天朝,是否正朝着安史之乱的不归路上狂奔?是个谁也回答不上来的问题,但亡羊补牢赶紧控制宗教化在中国蔓延,无疑是迫在眉睫的当务之急。

至于港台和美日——前者是两个孤悬海外的弹丸之地,无论好坏都影响不了中国大局;后者向来喜欢碰瓷,以拖累中国发展为最高目标,虽然闹心,但只要你自强自立、足够团结,它们就只能小打小闹掀不起什么大风浪,可若一旦你自乱阵脚祸起萧墙,那绝对是心狠手黑趁火打劫的主——毕竟一个四分五裂、退回民国军阀割据时的中国,最符合列强的在华利益,那么乌克兰、利比亚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

又或许,当带笑的君王和倾国的名花都已成一抔黄土,只剩下历史这面照妖镜清冷无情地注视着轮回般重蹈覆辙的人们才是我们的宿命。

 

分享&收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