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斯林女学到底是个什么鬼?

HIGHT2025 闲言乱语 2018-08-28 411 次浏览 没有评论
宗教学校传播的永远只会是宗教。

​​一、本质是宗教学校

开宗明义,需十分清楚地指出:当前遍布我国西北、云南等地的穆斯林女学,其本质是宗教学校。

接收女性学员,教授宗教知识为主是这类穆斯林女学的两个本质特征。

国内有许多针对穆斯林女学的研究文章,不乏硕士、博士论文专门研究穆斯林女性的教育问题。能在国内学术期刊发文和撰写学术论文,都说明研究者对该问题的研究达到了一定水平。但是,非常遗憾的看到,针对穆斯林女学的研究文章主要有以下几个特点:

第一,研究者多为回族等少数民族人士,甚至就是穆斯林。研究者的社会关系网络使得他们容易接触并进行田野调查,这一点外来研究者相比之下困难较大。

第二,研究者多为女性。因为是研究穆斯林女学,所以看到相当数量的硕士、博士论文的作者都是女性,她们出于自身的性别特质,进而关注自己族群中女性的受教育情况,也是理所当然。

第三,最为遗憾的是研究的过程及结论,在目光所及的国内研究中,上述作者们撰写的关于穆斯林女学的文章竟然无一对这种教育形式有批评——更进一步讲,国内的研究者基本都在为这种教育形式叫好。

二、研究者关注的几个样本

(一)临夏市中阿女校

此校是一所寄宿制的学校, 1989年正式创建,它的前身可以追溯到改革开放刚刚开始的 1980年的2月。这也是全中国最初的私立中阿学校。开办学校的目的在于弥补因“文革”而荒废掉的宗教信仰和伊斯兰知识。1989年8月国务院颁布了《社会力量办学条例》, 此校作为职业高中得到了国家教育部的认可 。实质内容是通过以《古兰经》为主的宗教教育的学习,育成具有良好修养的“优秀穆斯林 ”,使之成为能为社会作贡献的人。本地的女童和妇女。女童在女校中的比例相当大,达到 9 5 % 以上。哪些因素使她们跨进了经堂教育的大门。在这 些因素中什么又是最重要的 ?
“ 您进校学习的原因和目的是什么? ”
“ 您进校学习的原因和目的是什么?

74%的人选择热爱宗教。

经过三十年的历练,今天的中阿女校已形成了一整套系统的教学模式。学制四年,课程设置分为文化课和专业课两大类。文化课主要有:汉语言文学、古文解释、思想品德、民俗、法律、史地、政治等。专业课有:阿拉伯语精读、泛读、语法、会话、翻译、写作等。此外还附设电脑应用课。学生毕业后发给国家教育部门认可的毕业证书。以下是中阿女校 2006——2007 年按年级情况列出主要的课程设置:

每天拂晓,学校的广播会按时响起礼拜的“邦克”声,唤起学生们快起床洗漱做礼拜。因调查期间,我在女校居住,所以每天我都会听到拂晓时间的邦克声,清脆响亮,神圣而庄严。听到邦克,学生们就急急忙忙洗漱。因伊斯兰教规定礼拜时必须身体洁净,所以学生们在做礼拜之前必须保证自己有大小净,这也是做礼拜的前提条件。学生洗大小净时都是在净水房,每人有一个汤瓶,洗漱时装满水,按照伊斯兰教规定步骤进行洗漱。

(二)韦州镇的海坟中阿女校

女校是1999年4月创建的,是韦州最新的一座女校。校舍是在翻修住房的基础上建成的,有75个左右的学生。学校的经费由穆斯林共同筹集。在校的学生免学费,免盖头费、制服费和教材费。在校学生的年龄从 7 岁左右到十七八岁不等。参照女学的课程表就可以清楚,《古兰经》、哈底斯这样的宗教内容课程占了一大半。宗教课程所用的教材是马坚翻译的中阿对照的《古兰经》和中阿对照版的哈底斯, 这是为了以汉语为母语的学生学习方便 。 问了年龄不一的几个女孩她们将来的打算,大多回答不是想做护士 、医生 、教师这样的专业性的职业 , 而是“ 遵守真主指定的道路 , 做一个好人。

(三)甘肃张家川女学

甘肃张家川女学女学是穆斯林回族民办女子学校的通称,民间简称“ 女学”。 女学最显著地的功能是对回族女性进行经学教育。女学教育就是以伊斯兰教教义、礼仪、经典学习为主的教育体系。女学单独面向女性开办,较好地照顾了回族传统文化主张男女授受不亲和男女应当保持一定距离的传统礼仪文化有较高的一致性。 学生从入校开学那天,就开始了女校特有的规律生活和学习。教室、水房、食堂、宿舍、礼拜室五点一线的模式填充了她们整天的生活。在调研期间。笔者和这里的学生一样生活,同吃同住。 每天拂晓的“ 邦克” 声成了她们准时起床的“ 闹铃”,随后便纷纷走进净水房洗漱, 开始准备当天的晨礼。 根据斯兰教规定, 礼拜时必须洁净身体,在做礼拜之前,每个穆斯林必须保证自我有大小净,这是进行礼拜的先决条件。 

问:你毕业有什么打算?
答:我想出国留学 问:你毕业有什么打算?
答:我想出国留学,家长希望我早点结婚,我也想做一名阿语老师,服务于我们的教门。 

笔者在和学生们聊天中发现,女校的女生对于自己的文化和宗教有着很强的感情。而且,刚来时候很多都有排斥和抵触心理。在学校学习一两年后,这种抵触和排斥都没有了而且越来越觉得自己没有选错。

女校是一个提高穆斯林素养的地方。女校的学生无论最初是出于什么目的来到女校学习,在学习了一段时间后,可以肯定的是她们的宗教信仰都会得到进一步的加深。对伊斯兰知识的认识,对宗教的信仰程度随着时间量的增加而有所改变,从最初的模糊、害怕发展到完全意义上的伊斯兰教信士,从一开始
的模糊不清到后来的坚信,这是女性通过在女校学习在信仰上发生的最大变化。无论做什么事,想什么事都会闪出真主、安拉、安拉胡等 

三、研究者认为的穆斯林女学的积极作用

清真女学 :也称 “穆斯林女子经学教育 ” ,是穆斯林妇女学习宗教知识教育形式之一 ,为行文方便,以简称女学。女学是随着经堂教育发展 而产生的,也随着经堂教育改革而发展的。女学教育从根本上来说,是经堂教育的新形式,基本上传承 经堂教育的教育形式。

第一,女校的兴办促使穆斯林女性开始走出家庭,接受学校中的宗教知识。

第二,妇女教育的创办,促使了穆斯林女性文化自觉意识的高涨。在对学生的访谈中,一位女生就富有感慨地说:“踏上这条以真理铺垫而成的路是我人生一大转折点,由此使我唤醒了那颗已麻木,已沉睡许久的心,虽然我出生在一个穆斯林家庭,但我很惭愧自己对伊斯兰的概念居然是一塌糊涂,自从接受中阿女校的教育之后,我才明白什么才是真正的伊斯兰,最重要的是树立了正确的人生观和价值观,也提高了自身道德和修养,让我从建立在自私的欲望上的梦想中摆脱,让我又重新把梦想建立在安拉的喜悦上。”从这位学生的话语中,我们可以强烈地感到女性在出现理想模 。

第三,女校的兴办促使穆斯林妇女宗教情感的加深。

第四,女校的存在使穆斯林女性具有了鲜明的伊斯兰特性。

 首先,着装上所显示出的伊斯兰特性。

服饰是一个族群的标示,穆斯林妇女戴着盖头、穿着长袍不仅成为女学一道亮丽的风景,也使穆斯林女性具有了鲜明的伊斯兰特性。现代社会中,在强势的流行文化与时尚潮流的冲击下,大多数回族姑娘已经对本民族的服饰不屑一顾,她们总以为端庄严谨的穆斯林服饰是“落伍”和“不开化”的标志,亦步亦趋地盲目追求时尚,追求潮流,早已将本民族的服饰规定抛之脑后。此外,主流社会对穆斯林女性戴纱巾也存在偏见和误解。在 200 份学生调查问卷中,有这样一个问题:“您觉得主流社会对穆斯林女性戴盖头/纱巾的态度是:A.赞成欣赏 B.存在偏见和误解 C.存在敌视”,统计结果显示,除 5 人没选外,152 人选择了 B 答案,占总数的 76%,由此可想,主流社会对回族服饰的偏见和误解,不仅会影响回族对自身服饰文化的态度和观念,也会使回族服饰文化在主流社会中存在被抛弃的危险。事实显示,在回族聚居区,也已经很少见回族女孩戴纱巾,穿长袍的现象。相反,在中阿女校,我们会有幸看到一次回族服饰的大展览。从另一侧面来看,女校的存在,也为保持和继承回族的服饰文化做出了一定的贡献。伊斯兰重视衣着之整洁端庄,但是更大程度的关注还在于遮蔽羞体,真主告诫我们:我确已为你们创造了遮羞的衣服和修饰的衣服,敬畏的衣服尤为俊美。伊斯兰明令所有男女穆斯林必须遮盖自己的羞体,尤其要求女性仪态要端庄,服饰要宽松,而且必须用纱巾遮蔽自己的羞体。这不仅是服从真主、敬畏真主的表示,这也是穆斯林女子自爱自尊的体现。

其次,言谈举止中所透露出的伊斯兰特性。诸如帮不达(晨礼)、尔德(会礼),胡夫滩(宵礼)、色瓦布(赏赐)、都阿(祈祷)都是她们经常挂在嘴角的词语。此外,在她们的举止当中,也时时展现出伊斯兰所具有的特性。做礼拜就是其中之一。

最后,思想里所包含的伊斯兰特性。通过在女校的学习,学习了社会生活的知识,即如何照料好家庭、丈夫和孩子。安拉创造女性就是要使之成为母亲的,穆斯林妇女有义务使家庭保持祥和与快乐的氛围,有巨大的责任养育聪明而勇敢的孩子们。在 200 份学生调查问卷中问题:“您认为妇女的主要责任是:A.做家务 B.挣钱 C.相夫教子 D.参加宗教活动 E.其它”,统计结果显示,除 6 人弃选外,144 人选择了相夫教子,占总数的 72%,两问题结合在一起,可以判断,学生的前后选择具有一致性。

四、反对穆斯林女学

穆斯林女学本质上是宗教学校,传教伊斯兰教宗教知识为主,对于穆斯林女性、尤其是现代穆斯林女性有巨大伤害。目前,据统计,全国全日制穆斯林女学数量在300家左右,非全日制的女学数量无法统计,大约和清真寺数量等同。穆斯林女学不同于其他宗教学校,如神学院,佛学院,其他宗教学校不会招收年龄低至7、8岁的女童,更不会传播男尊女卑等宗教糟粕思想。

第一,学习宗教知识,自然科学知识缺乏,致使知识面单一,无法对社会有所贡献。穆斯林女学毕业的女性就业面极窄,她们的知识结构脱离现实需要,只能在所谓留学学阿语、当翻译、做女阿訇等几个选项中选择,更多人只能早早结婚,进入家庭,致使其人生几乎都在奉献家庭和奉献宗教中度过。。

第二,影响穆斯林下一代教育,使得宗教属性一代重过一代。母亲是孩子最重要的老师,由于穆斯林女性在家庭中的角色,她们对孩子的教育影响巨大。受过穆斯林女学教育的女性,宗教思想浓厚,宗教意识强烈,且由于会“念经”,学过经,更加有将学到的宗教知识对孩子进行灌输的动力。这使得穆斯林家庭中下一代受宗教熏陶严重。

第三,穆斯林女学中的女性更加反女性。在METOO、女权运动如火如荼的当下,穆斯林女性依然受到宗教的巨大桎梏与束缚。穆斯林女学中传授的都是宗教中关于男尊女卑的思想,并当成所谓的民族文化加以传承,浑然不觉这些糟粕本身对女性的巨大歧视。

最后,需要特别指出的一点是:许多少数民族女性研究者们在研究中对穆斯林女学予以高度评价,以自己的女性同胞对宗教的虔诚、对文化的传承而沾沾自喜,殊不知她们的研究早已偏离了应有的客观中立立场,成为了宗教进一步束缚女性的帮凶。她们难道不知道,她们这些同胞的所谓虔诚是怎样形成的吗?是在封闭环境下一日复一日管输而成的,人会受环境的巨大影响,将一个个体投入一个机械重复的环境中,天长日久,自然被环境所异化。正如肖申克的救赎中的弗里德曼,几十年牢坐下来,早已和监狱部分融为一体。将人送到传销组织,日复一日,也会对所谓的投资项目深信不疑,感受到传销组织“家”一样的温暖。

这些研究者,空有学历,而不能摆脱愚昧。她们的研究竟还能赞美真主遮住羞体这样的愚昧教义——这些女性(如上文的作者之一,西北民族大学历史文化学院2008级法学硕士马文梅)工作后,如果是进入政府、学术机构等部门,必进一步影响有关部门对于穆斯林女学的政策态度,形成恶性循环。

希望未来,更多穆斯林女性能接受正常世俗教育,勇敢拜托宗教束缚,追求自我,追求新时代的新生活。

分享&收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