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科”的狂妄无知与爱因斯坦的谦逊严谨

HIGHT2025 闲言乱语 2018-11-04 1,607 次浏览 , , , 没有评论
     2016年2月12日,在经过长达5个多月的数据严格验证之后,科学家公开对外宣布人类首次探测到了引力波。一石激起千重浪,引力波这个神秘事物瞬间点燃了公众对天文物理的热情,更将一百多年前爱因斯坦对引力波的预测重新翻检出来公布于世。        这本来是一件科学史上划时代的大事件,是一次向公众进行科学普及的绝佳机会,却不料,一些喜欢与低智为伍、以反智为己任的媒体并没有承担起这个责任,而是将社会热点引向了“民科”,爆炒没有丝毫科学价值只有娱乐价值的“诺奖哥”,进而在整个民科群体中展示了强烈的负面示范作用,一时间群魔乱舞,蠢蠢欲动,民科们不但哀怨如弃妇,更有喜儿控诉黄世仁的愤怒,借着引力波的东风,民科们看似大有咸鱼翻身做主人的气势。          那么,什么是“民科”呢?这个群体到底有何特点?经过总结,民科具备以下特点:“不具备拿证据说话的科学精神,妄图一举解决某个重大的科学问题,试图推翻某个著名的科学理论,或者致力于建立某种庞大的理论体系,但却不接受也不了解科学共同体的基本范式,因此不能与其进行基本的学术交流的人。”这里所说的“民科”,区别于一般的民间普通的科学爱好者。          民科们很快就翻出了欣夫在2012年写的一篇网文《爱因斯坦是“民科”吗?》来为自己撑腰,控诉自己的“成果”不被主流科学界所承认,将自己的愚蠢、无知与极度自恋,歪曲成“民间科学天才”被主流科学界所打压。其实只要稍微分析一下欣夫那篇网文,就会发现,作者将爱因斯坦与民科作对比,充满了荒诞不经,根本经不起推敲。如果说这篇文章有何价值,就是让我们看到了民科的逻辑混乱、生搬硬套,并且缺乏最起码的科学精神。        为了给自己脸上贴金,民科们硬将物理学界泰斗身份拉低与自己平齐,宣称当年爱因斯坦也是“民科”,还说爱因斯坦声称自己是伯尔尼“专利所的苦力”,写了几篇“不合逻辑的妄语”,这些“妄语”就是后来的狭义相对论。这里很明显在暗示爱因斯坦当年既无名气,也并非主流科学界的人物,在“内无粮草、外无救兵”的条件下孤军奋战,终于用自己的绝世成就扇了科学界一记耳光。        为了凸显爱因斯坦的悲情,民科们连他的重要的博士身份都有意无意忽略了,让不明真相的读者以为爱因斯坦真的是既没学历,也没学位,只是凭着对物理学的爱好,这才过关斩将,取得了世界瞩目的伟大成就。这种暗示很成问题,不但忽略了很多重要的东西,还将爱因斯坦的谦逊当成了科学天才遭受不公正待遇的事实。          实际上,很多人为了不可告人的目的,连爱因斯坦的童年都不放过,一黑到底,过去的小学课本中甚至有一篇爱因斯坦被老师认为是弱智的文章。真相如何?爱因斯坦在10岁的时候就在医科大学生塔尔梅引导下,读通俗科学读物和哲学著作。在12岁的时候自学欧几里得几何学,并怀疑其中的一些假定。13岁的时候开始读高深晦涩的康德的哲学著作。通过自学,15岁已经熟练掌握微积分并开始思考经典物理理论中的内在矛盾。17岁考进了瑞士最著名的高等学府苏黎世联邦工业大学,师从著名数学家闵可夫斯基,奠定了扎实的数理基础。26岁获得博士学位,29岁从专利局辞职,进入了伯尔尼大学当讲师,30岁担任苏黎世大学的物理学教授。        由上可知,爱因斯坦在求学生涯的早期,从未缺席任何一个教育环节,完全是传统教育体系下培养出来的科学家,而爱因斯坦的天才潜能,也是通过严格的科学训练而发扬光大的。请问爱因斯坦拥有的这一切,民科们具备哪一条?爱因斯坦没有找到大学教职之前屈居伯尔尼专利局那几年,能让民科心里获得一丝虚假的平衡满足,除此之外,将不学无术、狂妄无知、很多只具备小学初中文化水平的民科妄人与爱因斯坦作对比,到底哪里来的勇气?            科学研究有一套严格的学术体系,通过提出假说、验证假说,从而完成理论创新。科学杜绝一切毫无意义的妄想和空想,即使尚未通过实验验证的科学理论,也都是自洽的,不自洽的理论算不上科学。如果胡思乱想就能成为科学家,那科学群体中会充斥着夸夸其谈的偏执型精神病人和无知狂徒。 爱因斯坦曾经说过:“科学是一种历史悠久的努力,力图用系统的思维,把这个世界中可感知的现象尽可能彻底联系起来。说的大胆一点,它是这样一种企图:通过构思过程,后验地来重建存在。”在这段论述里,爱因斯坦很明确地提出,科学离不开构思,但是更需要后来的实验验证,充分体现了一名科学家严谨的治学态度。          与之对比,民科的哪项成果得到了主流科学界的验证?他们提出的一些“理论”,甚至连基本的推导过程都没有,纯属妄想。其实想想就会明白,这些民科大多只具备小学和初中文化水平,连初等数学都没掌握,就敢宣称“拳打牛顿,脚踢爱因斯坦”,除了用“无知狂妄”来形容这类人之外,没有更加合适的词语了。        爱因斯坦当年为了研究相对论,数学知识不足,便专门向著名数学家希尔伯特请教,将数学当成科研的利器,这是一种谦逊的学习态度。爱因斯坦虽然改变了二十世纪物理学的方向,改变了人们的时空观念,属于一代伟人,但他一生谦逊平和,与很多科学家保持着友好联系,共同进步,像一座灯塔,引领着物理学的新潮流。          反观那些民科,他们何曾认真努力学习以提高自己的水平?何曾面对别人的质疑,而坦然进行答复?他们自己组团,自嗨自乐,用最恶毒的语言攻击质疑他们的人,用最狂妄的态度指责质疑者是“科奴”,甚至叫嚣地球上的知识已经不够他们使用,“我看不懂,所以那是垃圾”,种种令人匪夷所思的脑残言论让人啼笑皆非。   民科大都偏执、狂妄和极端自恋,隐藏在背后的真实心理因素就是极度自卑。他们既无文化,也无水平,甚至没有掌握一项技能,有的不能够养家糊口,他们总想通过搞出一项绝世发现而爆得大名,从而名利双收。其实民科到处表演苦情戏和悲情戏,骨子里就是想不劳而获。他们难道不知道科学之路充满艰难险阻,充满荆棘曲折?他们难道不知道科学取得每一次进步,都耗费无数科学家半生甚至一生的心血?当然知道,但是他们没有能力和水平走这条路,只好装疯卖傻,偏执到底,为这个社会提供足够的笑料。    
分享&收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