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制黑人,并非种族歧视,而是为了我们民族的根本利益

​​或是出于二战以来对纳粹、对极端种族主义的矫枉过正,亦或是出于人类文明达到一定高度后自然衍生出的救世主情怀,以欧美为首的西方国家正逐步把全球化、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主张推向世界诸国、推向世界各族人民。民族的壁垒被打破,国家的界限被模糊,每一个现代人都在炫耀着他们的普世主义的博爱情怀,都在希望将自己的国家建设成容纳世界所有人的避难所,他们常常高举着“人种不分优劣”的大旗将一切结果不平等的现象都冠之以“种族歧视”的帽子,一时间世界风声鹤唳、讳莫如深,政治正确的氛围侵蚀着世界各地的每个角落。

在本人的微博评论区,一位黄皮白左高调的指控他人“种族歧视”

在本人的微博评论区,一位黄皮白左高调的指控他人“种族歧视”

种族歧视,最初可追溯到西方白人征服世界的殖民时代,是西方人野蛮的征服新大陆进而进行的奴役、贩卖、歧视他族尤其是黑人的历史时期。如果按照偿债论的话,那么白人对黑人以及印第安人、毛利人等确实是有原罪的。可是,同样在近代,多灾多难、被侵略、被殖民的中国,对黑人从无原罪,也就更无责任与义务了。

我们不需要如西方诸国一样,背负历史上的罪孽,举着全球主义的旗帜将亡国灭种的危机引入国内;我们不需要去沽名钓誉,贪图博爱普世的大国名声,却将无尽的灾难留给子孙后代;中国是中国人的中国,在我们世代生存的家园,一切以中国人的利益为先本就是天经地义。因此在这个全世界难民与宗教矛盾日益激烈、外来人口大量来华的时代,我们应真正立足于我们民族的长远利益,打破政治正确的束缚,正确认识种族的差异,进而对跨国婚姻有一个更加清晰的思忖。

正确认识种族的差异,是基于科学研究与数据统计的客观事实,不同的人种有着天然的种族差异,而我们反对黑人大规模移民中国,反对其混乱、玷污我们民族的血统,正是基于尊重种族差异的客观事实。反对黑人移民、黑黄混血,从不是种族歧视,而是种族正视。很多被普世价值观洗脑的人们,常常站在道德的制高点,高喊着“人种无优劣、哪个民族都有好人和坏人、爱情不分国界、哪个人种都有艾滋”等博爱宣言,怒斥着我们这些“种族主义者”们的偏执与狭隘,可是殊不知,他们永远无法直面不同人种犯罪率、性病率不同比例的现实,而比例的背后,往往会直击着铁一般的真相——种族差异客观存在,人种有优劣之分。

如果出于博爱普世情怀而支持引进黑人,那无疑就是将艾滋病、滥交、性暴力、高犯罪率、低智商的基因引入中国,霍乱我们的民族,毁灭我们的家园。

一、黑人是艾滋病高发人种

根据联合国艾滋病情的数据显示,尽管非洲目前仅占全球人口的16%,但是艾滋病感染者人数占总人数的70%。

数据来自联合国艾滋病情规划署UNAIDS

数据来自联合国艾滋病情规划署UNAIDS

虽然有人将非洲人口奇高的艾滋病感染率全部归结为外部环境因素,比如当地卫生条件、基础设施水平、医疗条件,经济发展水平等等。

但是数据显示,非洲黑色人种相对其他所有人种都更加随意的性行为至少是重要的内因之一。在非洲多数国家,性行为都是艾滋病的传播的主要途径,请看来自艾滋病知识普及网站AVERT的一组数据:

•在尼日利亚,80%的新艾滋病感染来自于性传播

•在坦桑尼亚,超过80%的艾滋病感染来自性传播

•在赞比亚,90%的新感染来自于未使用安全套

•在肯尼亚,近1/3的女孩在18岁之前有被强奸的经历,2015年,肯尼亚51%的新感染者是15-24岁的年轻人,相比2013年上升了22%。在该国艾滋病传播主要通过性传播

•南非是艾滋病感染最严重的国家,共710万人感染艾滋病,占总人口的19%,其中男男同性恋、变性人、卖淫人员和静脉注射毒品者感染率尤其偏高

而研究人员在2005年的调查显示,在多种族国家南非,2岁以上的采集样本中,不同种族的艾滋病比率如下:黑人感染率13.3%,白人0.6%,多种族混血1.9%,印度人1.7%。

不但如此,即便在发达国家,也就是有更好的保护和卫生措施的情况下,非洲裔的艾滋病感染率仍然高居不下。康涅狄格临床和转化科學研究所的首席执行官凯托·劳伦辛(Cato T. Laurencin)博士2018年的最新报告指出,尽管美国黑人只占全国总人口的12%, 却产生了全国近50%的艾滋病感染者。劳伦辛的报告警告美国黑人群体艾滋病局势的严峻,并且呼吁社会采取更加坚决的措施应对。

事实上,无论是在黑人占绝大多数的非洲国家,还是与白人共存的南非,还是在白人占多数的美国。黑群体普遍的陷入发展困境,高犯罪率、高性病率、高艾滋病感染率都反复重现。这足以说明黑人群体高艾滋病率极可能有种族自身差异和倾向的因素,并且比重相当之大,不容忽视。

用“全人类都有艾滋病”的幌子,却无法解释黑人艾滋病高发的客观事实

用“全人类都有艾滋病”的幌子,却无法解释黑人艾滋病高发的客观事实

白左用“哪个人种都有艾滋病”幌子来试图掩盖种族差异,其结果必然是危害着我们的国家与民族,这种自以为站在道德制高点的普世情怀,无非是想满足自己炫耀博爱无私的一己私欲,却将本族人民的生命安全与切身利益全部抛之脑后,看似无私,实则自私!

二、黑人犯罪率远高于白人与亚裔

在西方“政治正确”的舆论氛围下,不同种族的犯罪率差异、尤其是黑人的犯罪率本就是一个讳莫如深的话题,白左政客时长把黑人族群刻画为受害者、弱势群体的形象,而如果高犯罪率直接指向黑人的话,难免会被扣上一个“种族歧视”的帽子,因而人们面对此话题只好避而不谈。但是尽管如此,以美国为例,我们依旧可以从统计数据中发现:黑人人口的占比往往与一个地区的犯罪率成正比。而黑人群体也是黑人高犯罪率的最大受害者。黑人的犯罪率往往高于亚裔人种与白人。

犯罪率存在巨大的种族差异。亚洲人的比率最低,其次是白人,然后是西班牙裔。黑人的犯罪率最高,几乎所有犯罪类别和几乎所有年龄组都是这个规律。以芝加哥市为例:这是2010年该市各种族被捕的概率,以白人被捕率为“1”来计算。

在第一项谋杀(Murder)罪中,黑人因此被捕的概率是白人的23.8倍,拉丁裔是白人的6.7倍,而亚裔仅为白人的0.75倍。之后的七项分别为抢劫、性暴力、严重的暴力袭击、入室盗窃/抢劫、偷盗、车辆盗窃和毒品。

亚裔的被捕率在所有方面都为最低,比如性暴力方面,黑人的被捕率是白人的10.4倍,拉丁裔是白人的4.9倍,亚裔则仅为白人的0.23倍,为整个表格中最低。

2013年,黑人犯下谋杀罪的可能性是非黑人的6倍,在跨种族犯罪方面,黑人杀害另一个种族的人的概率比被另一个种族的人杀害高12倍。同样在2013年,在大约66万起涉及黑人和白人的种族间暴力犯罪中,黑人在85%的时候是施暴者。这意味着黑人攻击白人的概率比白人攻击黑人的概率高27倍。拉丁裔人攻击白人的概率比白人攻击拉丁裔的概率高8倍。

在2014年的纽约,一共374人因谋杀被捕,这些被捕人员的种族构成百分比是:白人2.9%,黑人:61.8%,拉丁裔:31.8%,亚洲人2.7%,其他0.8%。

考虑到整个纽约的种族比例是32.8%白人,22.6%黑人,28.9%拉丁裔以及13%亚洲人(2010-2014年数据),结合之前的各种族因谋杀被捕人数百分比折算,我们可知:

在纽约如果白人因谋杀被捕的概率是单位1的话,那么黑人因谋杀被捕的概率将近是白人的31倍,拉丁裔因谋杀被捕的概率是白人的12.4倍,亚洲人的概率是白人的2倍。

根据这些数据,再加上其他类型犯罪的被捕率,我们可以绘制出如下的表格:

我们刚刚分析的谋杀被捕率的数据是第一组柱状图。我们还可以看到:

黑人因抢劫被捕的概率是白人的14.6倍,拉丁裔的是白人的5.5倍,亚洲人是白人的1.1倍。

黑人因强奸被捕的概率是白人的11倍,拉丁裔的是白人的9.1倍,亚洲人是白人的2.3倍。

黑人因严重暴力被捕的概率是白人的8.9倍,拉丁裔的是白人的4.2倍,亚洲人是白人的1.5倍。

特别值得留意的是,黑人因枪击被捕的概率是白人的98.4倍,如此夸张的数据按照纵轴的刻度都没有空间显示,因此图表中以箭头呈现。

这一系列的数据都无不佐证着不同种族的犯罪率是有较大差异的,黑人比其他种群有更高的犯罪倾向,也就是说一个城市黑人的比例往往与这个城市的安全系数呈正相关。圣·路易斯市、巴尔的摩市和底特律市是美国犯罪率高发的地区,黑人人口占比分别为49.2%,63.7%,  82.7%;而与此同时,Safewise网站评选出的治安排前三名的美国城市:Lewisboro,Hazen 和 Therford Township ,其黑人占比则分别为:2.09%、1.8%、2.91%。

在全世界范围来看,黑人所属的地区也仍旧是犯罪率最高的地区,根据全球谋杀率的数据显示,非洲、南美等地谋杀率是最高的。(联合国毒品和犯罪办公室UNODC出具的数据)

普世主义者常常会说“哪个人种都有好人和坏人”,这句话本身无错,不可否认黑人群体中确实存在一些善良、质朴的好人,而相对最安分守己的亚裔中也存在违法犯罪分子,但是要用这句话试图去掩盖客观存在的种族差异,无视不同人种的犯罪比例,那就是罔顾事实且包藏祸心了,个例无法代表一个群体的整体素质,一个真心为着国计民生考虑,本着本族人民利益优先的人,是绝对不会为高危人群打着种族平等的旗号来让自己的国家与同胞承担着高犯罪率风险的。

用哪个人种都有好人和坏人来掩饰不同种族的犯罪比例

用哪个人种都有好人和坏人来掩饰不同种族的犯罪比例

三、基因显示,黑人智商低下

一些普世自由派常常会说“婚姻无国界”,婚姻虽无国界,但是智商往往是有国界的。如果一个中国人与黑人结合,那么生下的孩子除了要忍受审美上不符合亚裔的标准外,还要接受其智商低下的残酷现实。笔者这么说丝毫不是出于对黑人的种族歧视,而是基于科学研究的基本事实。

下面是世界平均智商分布地图,从中不难发现非洲黑人的智商是全球最低的:

当然有许多聪明的黑人和愚蠢的白人,但请问谁会相信住在刚果的人们与住在瑞典的人们拥有一样的平均智商呢? 在非洲的黑色人种与外界建立广泛联络之前,黑人没有产生过丝毫文明,没有一个非洲黑人社会发明过轮子,没有黑人族群拥有书面语言或者日历,没有黑人建造过一个双层的建筑或者机械装置,也没有驯化过任何役畜(牛、驴等)。这些都指向一个相对比较低的平均智商。

黑人族群聚居的非洲与更先进的外界已经有了数百年的交流的历史,但那里的国家仍然是最贫穷的、平局寿命最短的,同时经济发展也是最落后的。

许多人会说今天非洲之所以贫穷是因为它曾被欧洲人殖民和剥削。不是这样的! 曾被大规模殖民的非洲国家,比如南非、科特迪瓦和尼日利亚,恰恰是今天非洲最先进的区域。埃塞俄比亚和利比里亚从来没有被殖民过,但它们恰恰是非洲最贫穷的地方之一。

无论在哪里,凡是黑人在非洲之外与其它人种共处,他们都呈现同样的规律:相比其他族群,他们过得更加吃力,总体上更加的不成功。比如,在加拿大和英国,黑人的状况也是如此。而这两个国家从来没有过奴隶制和种族分离。相比之下,无论中国人在哪里,无论是在香港、旧金山、马来西亚、巴黎、新加坡、柏林……中国人都过的不错。这难道意味着无论天涯海角,白人都残酷的虐待黑人吗?还是说这仅是因为白人与黑人的平均能力不同呢?

2005年,美国权威的《科学》杂志发布了布鲁斯·朗的报告。布鲁斯·朗来自芝加哥大学,他和他的同事们宣布找到了与大脑生长相关的基因变异。朗教授认为,这些相对比较晚在人类身上出现的基因变异,可能在人类文明的发展中起到了直接的作用。芝加哥大学甚至用朗教授的研究来申请了一个基于DNA的智商测试的专利,可是后来研究显示,这样的基因变异在欧洲人身上常见,但在非洲人身上罕见。

拉什顿教授用核磁共振与CT技术的研究显示:亚裔与白人的大脑明显比非洲与澳大利亚原住民的更大。在此表中我们看到,比如中国人比肯尼亚人要多出200毫升的大脑(下方图表中:纵坐标为平均智商,横坐标为脑容量平均值(中位数))

学术期刊《智商》在2015年发布了一篇文章,现任阿尔斯特社会研究机构主任大卫·皮弗,研究了9个不同的基因差异,生物学家称其为“等位基因”。这9个等位基因被认为与智商有关,他选择研究这9个等位基因,因为它们对智商的影响已被多个研究确认,并且这些等位基因在许多族群中的出现频率也被研究过了。研究结果并不出乎意料:  白人和亚裔比黑人更可能有更加有利的基因组合。

有关不同种族智商的科学研究还有很多,无论是从黑人在世界各国的社会生活中的表现,还是从基因研究的结果,均显示出智商差异在不同种族之间是天然存在的,黑人贫穷、无法出人头地、出类拔萃,很大程度上是由于智商低的缘故,而并非白左们常常说的种族压迫或种族歧视。

综上,无论是出于对第三世界人民饱受饥饿、贫穷与苦难的同情心,还是出于对普世自由的追求,本着人道主义精神,对第三世界的黑人有着一定的博爱与关怀是刻意理解的,但是也只能仅仅止步于此了!爱有等差,先己后人,如果抒发这种“普世博爱”情怀代价是将亡国灭种的危机引入中国,将危险与隐患带给我们血浓于水的同胞的话,那就十分虚伪了,很难想象,一个连自己本民族都不爱的人,又如何去爱全世界?

反对三非黑人涌入中国,反对跨国婚姻、黑黄混血,正是站在保障我们民族与民族个体的长远利益的角度上,捍卫我们民族的繁衍生存,捍卫黄皮肤黑眼睛的炎黄子孙,捍卫华夏文明的伟大。为了满足自己炫耀博爱普世的情怀,而鼓吹人种无优劣,进而将低智商、高犯罪率、高艾滋病率的劣质基因引入国内者,永远都是民族的罪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