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佑中华:中国两次差点沦为伊斯兰国家!

骠骑尉–松亭先生 原创

​​         皮尤研究中心发布了“8个主要宗教群体”人口规模和分布的研究报告,指出全球伊斯兰教徒超过了16亿,占世界人口的25%。

  这个数量超过了中国总人口的规模,是世界上信徒第二多的宗教,也是本世纪扩张最为迅猛的宗教……

  伊斯兰教产生得最晚,它于7世纪才兴起于贫穷落后的阿拉伯半岛。

  而此时的佛教、儒家文明和基督教都已存在超过了600年,而道教、犹太教和印度教则出现得更早。

  相比世界的其他四种主要文化和宗教(佛教、印度教、基督教及儒家文明),伊斯兰能在21世纪的现代社会发展得如此迅速,实在让人觉得匪夷所思。

  这背后深层次的原因,我们大多数中国人自然是不明白的。

        中国人从庙堂高官到乡野村夫,可以说对于伊斯兰教的认识都还只是停留在表面:它们穿黑袍蓄大胡子、经济科技落后、战乱频发、恐袭不断……哦,还有肚皮舞!

  我们中国人根本不把伊斯兰放在心上,甚至为了在西方欧美国家之间搞平衡,一度还放任心怀叵测的沙特、土耳其等国在中国肆意扩张圈地,弄得现在西北和全国各地到处都是清真寺、阿语学校……

       (宁夏的阿语学校)

  我们就像温水中正在被活煮的青蛙,锅底烈火熊熊却不自知。

  既便有清醒理智的人提醒我们,我们大多数人依然不知灾祸将近,还是在温水中酣睡不醒。

  甚至极个别没长脑子的蠢货还会自以为是的叫嚣:“蝈家在下一局很大很大的棋,别给政府添乱。要搞定绿驴,那是分分钟的事!”

  可是,这真的是分分钟就能搞定的事吗?看看法国、英国和瑞典吧,都被中东的伊斯兰难民祸害成什么样子了!

  在没有将中东极端宗教定性为邪教、白左黄左们错误的“政治正确”还没有被打破之前,你如何去搞定?

  能轻易的大刀阔斧、铁腕治理么?

    可是,如果我们听之任之,我们很快也会步老欧洲法英等国的后尘……

其实,在过去的历史上,中国就曾经两次差点儿变成了伊斯兰国家。

  而且这两次的时间点也非常独特,一点不是我们想象的什么华夏虚弱之时。。

  比如,第一次伊斯兰势力和中国文明的对撞,便是发生在中国最为发达繁荣的大唐朝时。

  伊斯兰教产生之后,就开始了其疯狂的扩张步伐,先后征服中东、北非、西亚等广大地区以及欧洲部分的地区。

  随后不久,一些中亚的游牧民族(以突厥人为主)也逐渐被迫放弃了原来的佛教、摩尼教和拜火教,从而改宗伊斯兰——当然,这种改信只不过是伊斯兰血腥征服之后的一部分。

  在中亚地区各国逐渐被伊斯兰征服后,伊斯兰势力开始和大唐的领土接壤了,伊斯兰与中华文明就这样开启了彼此间的第一次碰撞。

这次火星碰地球,就是爆发于大唐帝国与阿拉伯伊斯兰帝国之间的怛罗斯之战。

       对阵的双方分别是:高仙芝率领的以唐军为主、中亚西域诸国军队为辅的3万联军,而敌人那边则是阿拉伯伊斯兰帝国阿布·穆斯林所率领的20万阿拉伯伊斯兰大军。

  虽然当时大唐帝国正值兴盛的高峰,但是由于敌多我寡、再加之小国军队中的穆斯林阴谋背叛,怛罗斯之战最后悲催地以阿拉伯伊斯兰军队的完胜结束。

  而高仙芝所率领的大唐军队,则几乎全军覆没,残军仅剩几千人退入大唐帝国境内,就这样将原本深受佛教文化和中华儒家文明影响的中亚(包括西域)拱手让给了伊斯兰。

  更加不幸的是,由于奉行了错误的“万国来朝”,以及信任异族的愚蠢政策,被渗透得千疮百孔的大唐本土,随后爆发了著名的“安史之乱”,将整个大唐帝国都带入到了混乱和战争状态中。

  这个时候,如果阿拉伯人乘胜攻击的话,中国是很有可能被伊斯兰征服,至少是大部分领土会被伊斯兰军队征服的。

  实际上,阿拉伯帝国的哈里发在很早以前,就曾应许过它的两员悍将,穆罕默德和伊本·穆斯林:谁先踏上中国的领土,就任命谁做中国的长官。

  幸运的是,这两人都不是怛罗斯之战的指挥官,这也导致取得大战胜利的阿拉伯伊斯兰一方发生了高层变故。

      这怛罗斯战役的指挥者阿布·穆斯林原来是波斯反抗伊斯兰起义的领袖,后来才归顺的阿巴斯王朝。

  战胜强大的大唐联军后,他因为功高震主而被谋杀,手下的最重要的将领也全被处死,使得阿拉伯帝国暂时失去了了解东方的将军。

  阿布·穆斯林的被杀,还引发了阿拉伯帝国境内波斯人的大规模叛乱。阿拉伯帝国忙于平乱,也因此没有乘胜进攻大唐本土。

  不过,它们还是巩固了已经侵占的中亚领土,伊斯兰从此在中亚取代了大唐帝国的霸权。

  这就是中国第一次差点儿变成穆斯林国家的情况。

  中国第二次差点被伊斯兰征服的时间,发生在蒙元败退回大漠的明朝初年。

  这个时期,正是伊斯兰的第二次全球扩张期,这次扩张的主力不是阿拉伯人,而是皈依了伊斯兰教的突厥人和蒙古人。

  特别是后来征服中亚的蒙古人皈依了伊斯兰教后,伊斯兰的扩张步伐就大大加快了。

  差不多就在洪武大帝朱元璋建立大明的同时,中亚和南亚广大的区域里,也兴起了一个极具侵略性的游牧帝国——帖木儿帝国。

  帝国的创始人帖木儿是个瘸子,本是奴隶的后代,却不要脸地自称成吉思汗后裔,并且还以黄金家族继承人自居,史称“跛脚帖木儿”。

  他和以前的蒙古侵略头子一样,以征服、屠杀和残暴闻名史册。

  帖木儿经常对于一切敢于抗拒的敌国进行疯狂大屠杀,并且用被杀者的头颅堆起人头金字塔,以警告他人不得反抗。

  帖木儿一生都在侵略征战,曾经三征花剌子模、五征波斯、七征伊犁,先后打败当时正在兴起的奥斯曼帝国、东欧金帐汗国、中亚察合台汗国和印度德里苏丹国。

  建立起了一个从德里到大马士革,从咸海到波斯湾的伊斯兰游牧大帝国,定都于撒马尔罕。

       明太祖建立明朝后,曾派遣使者勒令察合台汗国效忠大明。察合台家族的可汗们表示愿意效忠,但正值兴盛的帖木儿帝国,却采取了敌对的态度。

  由于当时仍忙于其他地区的侵略征战,帖木儿便采取了拖延的欺骗手段。

  他先是逮捕了大明的使者。但在长时间的谈判过程中,帖木儿认识到了大明帝国的实力,不得不释放了使者。

  他先后在1387、1392、1394年三次派使者携带礼物到大明朝觐,呈上措辞谦卑的称臣书信,以虚头巴脑的归顺来麻痹大明帝国。

  所以,伊斯兰国家的领导人,是完全不值得信任的。卑鄙无耻的欺骗,就是它们的本性!

  因此,当帖木儿认为对其他地区的侵占局面安定之后,他于1395年公开宣布要征服大明,迫使所有中国人皈依伊斯兰教。

他宣称,这是他晚年最重要的任务,要以近一亿中国人献祭。

  然而,侵略战争还没有发动,帖木儿帝国便陷入了与同样信仰伊斯兰教的奥斯曼帝国之间的战争。

  1402年7月,两个都处于上升势头的伊斯兰帝国在今天的土耳其安卡拉附近开展了一场决定性的战役。

  战争的结果是,奥斯曼帝国军队被摧毁,苏丹巴耶济德及其子被帖木儿俘虏。帖木儿再次集中精力准备起了对大明的侵略。

  3年之后,帖木儿纠集起20万伊斯兰大军开始远征中国,妄图将中国伊斯兰化、让全体中国人成为伊斯兰的奴隶。

  但老天再一次没给他机会。刚刚动身不久,恶贯满盈的帖木儿于1405年初,在今天哈萨克斯坦南部的讹答剌死翘翘了。

         (邪恶的帖木儿)

  1405年,是明成祖朱棣发动靖难之变后的第三年,历经动荡的大明帝国当时非常虚弱。

  如果帖木儿晚死上七八年,根据已知的资料推断,以大明王朝当时那残破的力量,势必无力抵抗。

  一个新的异族统治极有可能再现,中华大地必会黑暗降临。

  要知道,帖木儿可不是成吉思汗或忽必烈,他是一个最狂热的伊斯兰信徒,每征服一个国家,就用武力杀戮强迫所有人皈依伊斯兰教。

  如果中国被征服,它可并不会像蒙元那样不管当地的宗教信仰,或者像满清那样接受中国文化……伊斯兰化将不可避免!

  帖木儿死后,他的后裔立即展开了争夺王位的斗争,整个帝国陷入了四分五裂之中,再也没有实力来入侵中国了。

  这就是中国第二次差点儿变成伊斯兰国家的情况。

  不得不说,上天对华夏文明真的是无比眷顾。我们这些昊天上帝的子孙、神之后裔,真是无比高贵和幸运的天选之民!

  不然,你如何解释:在全球所有的文明中,只有华夏文明绵绵不绝几千年,还能一次次从绝境中崛起并益发兴盛呢。

  想想看,中国两次都差点儿被伊斯兰征服了,但却总是因为各种阴差阳错,最后躲过一劫。

  在庆幸之余,我们这些炎黄子孙难道不该虔诚感谢轩辕祖先的保佑吗?

      (勾连外国的西北某阿语学校)

  当然,也可能有人会反驳我,认为即便中国这两次被伊斯兰文明征服,也不一定就会变成穆斯林国家。

  这样说的人,其实还是因为对于伊斯兰不了解,认识不到伊斯兰能够快速扩张的根本原因。

  结合世界历史地理版图分析,除中欧和伊比利亚半岛之外,几乎所有被穆斯林征服的地区,最终都维持了伊斯兰化,一直到现在。

  换句话说,世界历史地理已经证明:只有非穆斯林国家变成穆斯林国家的先例,却几乎没有穆斯林国家变成非穆斯林国家的先例。

  为什么会这样?

  核心在于,伊斯兰根本不是一个普通的宗教,它是一个集宗教、军事、政治、经济、社会组织于一体的封闭性综合体。

  进入近现代社会以来,基督教、佛教、印度教、犹太教等其他宗教都先后与政治、司法和人们的日常世俗生活分离了。

  但伊斯兰教却没有:伊斯兰不仅仅是宗教,它本身就是政治(遵从伊斯兰教规的政府)、就是司法(沙里亚法)、就是生活(日常的祈祷以及各种各样的生活细节要求)。

       这意味着民众从精神世界到世俗生活,都被限定在了一个非常具体的框框里了:

  你只能接受并遵从安拉告诉你的东西,否则你从肉体上就会被消灭(叛教者要被处死);

  在群体的互相监督之下,一旦你信奉了伊斯兰教,你就不可能再离开伊斯兰的生活圈子,更不可能离开这个宗教。

  因此,在宽容和平的世界里,反而是别的宗教和文化被伊斯兰教同化,而别的宗教或文化却不能同化穆斯林。

  再加上伊斯兰社会的一夫多妻制和超高的生育率……这才是伊斯兰教,自20世纪以来扩张惊人最核心的两个原因!

  更要命的是,在伊斯兰文化的支配之下,绝大多数中东的普通穆斯林根本就没有基本的逻辑认知。

  《美国的孤独》一书的作者Steyn先生曾在2002年走访中东,惊讶地发现很多阿拉伯穆斯林居然同时相信两件事情:

  1)911是以色列摩萨德干的;

  2)911是穆斯林的胜利。

很不可思议吧?但这就是伊斯兰!

        即便是在英国这个最老牌的资本主义国家,经历了这么多年的文明熏陶,调查结果仍然显示:

  有60%的英国穆斯林希望能生活在沙里亚法之下,更是有7%的人认为针对平民的恐怖袭击是正义的;

  911事件发生后,英国的穆斯林青年更是兴奋地上街游行,要求司机和他们一起大喊“本·拉登伟大!”。

  更进一步,既便是在一直世俗统治的中国,卫星登了月、飞船上了天、电脑手机、互联网通讯等各种科技创新和社会进步层出不穷,伊斯兰的封闭性却依旧没有改变。

中国的伊教徒们还是在坚持着伊斯兰中世纪的那一套,还是在疯狂地大搞着清真泛化……而且它们现在还心向中东、勾连沙特土耳其等伊斯兰国家。

  朋友们,我们难道还不清醒吗?还不愿意尽量的转发这些揭露极端宗教的文章吗?

  行动起来,时不我待!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