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喜欢张爱玲和金庸的人,全都没长脑子!

骠骑尉–松亭先生 原创

​​       最近,松亭先生悲催地发现自己的朋友圈里,莫名其妙地多了不少的“毒鸡汤”,而且还都是引用自——我最讨厌的两个内奸文人!

  这两个松亭先生看不起的内奸文人,就是某些人口中的才女和大侠客:张爱玲和金庸!

  这样的狗屁文人受到人们的喜爱和吹捧,在我看来,只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中国当前文化环境的导向有些偏离正轨。

  因为,追捧内奸文人,其实就是忠奸不分、善恶不辨,放弃了最基本的爱国原则。

  正是因为忠于祖国的人被大家嘲笑,才使得“精日”、“精阿”成了潮流,以至于逐年道德破败,日渐荣耻易位。

  应该说,张爱玲生在中国是她的幸运,失身敌伪却能生前得意、死后嚣张。若是生在别国,绝对是另一悲惨的报应。

       (娼妓出身的张爱玲)

  一个女人,爱上汉奸、成为异族侵略自己国家的帮凶,你说这样的女人会是什么样的下场?

  被起诉叛国罪?——那是在美国;

  被爱国武士追杀?——那是在日本;

  被脱光游街?——那是在法国。

  可是唯独在中国,她成了广受小资们追捧的明星。

  什么叫文化的劣根性?在松亭先生看来,这种不讲原则的宽容和遗忘就是。

  中国人对于内奸的态度,其实是有很大问题的:与其说是深怀宽容,倒不如说是是非不分。

  对内奸不讲是非的结果,就是内奸群体死灰复燃、日益壮大,一直深刻地危害着国家和民族。

  许多人之所以吹捧张爱玲,不过是和她骨子里的卖国求荣自私自利臭味相投。

  这些人往往还会讲出一系列的托词,说什么张爱玲的文字有多优美、感情有多深沉等等。

  其实,他们最看中的,还是张爱玲骨子里那种无知无畏、极端自私的精神:只要我内心愉悦,哪管它国破家亡?

  为了追逐自己爱上汉奸的变态情感,张爱玲当年倾尽全力扛起了“顺民文学”的大旗,恬不知耻地拼命歌颂和美化着日本侵略军的占领,借以打击和破坏中国人民的抗战士气。

  如此低劣肮脏的一个灵魂和躯壳,本应该无处安身。但它居然在今日得以重生,而且是成千上万地重生。

  原因在于,她活出了千万人心中的低劣和无耻,而且这种低劣还没有受到过应有的惩罚。

        (张爱玲和胡兰成,一对狗男女)

  不得不说,抗战胜利后,国共两党政府都对肃奸不够重视,未能对这些卖国求荣的内奸进行全面而又严厉的镇压。

  这在客观上造成了内奸们的侥幸心理,并流毒至今。

  正是因为看到张爱玲这样的内奸,都没有受到应有的惩罚,后世的内奸子孙们才变得如此的方兴未艾。

  比如,有穿着侵华时期日军衣服去抗战遗址前拍照的,有心向中东“精阿”、“精土”、信奉中东极端宗教的邪教徒……可谓汗牛充栋亦不能书!

  这些现象说到底,还是我们当前的文化导向出了问题,以至于不能自我净化和清洁。

  当然,在我看来,更重要的还是我们这些清醒的爱国者不愿意或者是不敢于发声,这才导致内奸败类们胡编乱造、混淆视听的各种文字污染了社会。

  曾经有人问我:松亭先生,您对张爱玲看法这么低,你到底有没有看过她写的书?

  说实话,我真没有看过。当然,以后也不会去看。一团臭狗屎,难道你非要去吃了,才能分辨出它是不是臭狗屎吗?

  “阴道是通往女人心灵的捷径”,张爱玲遗毒甚广的这句话,我倒是知道的,想必读者朋友们也知道。

  这句被女权婊们广泛引用来作为放纵和媚外的借口,其实完全是对好女人的一种异化。

  只满足于器官感受,这和动物有什么区别呢?

  我想,这或许是那些找了外国黑垃圾们作男友的女权婊们,不顾感染艾滋病,也要以身伺虎的一个动机吧。

  张婊子之遗毒祸害,可谓不浅!

      (和黑垃圾一起,自毁人生的蠢货)

  如果有人拿这样的狗屁语句来辨称她的文优美,我只能说:我呸!

  要知道,这个世界绝不曾有无国格人格之文学,以文学之名来为内奸们开脱,不过是欲盖弥彰。

  张爱玲委身事敌、又为日伪占领粉饰太平,还立什么纯文学的牌坊?

  甚至于为了和汉奸胡兰成卿卿我我,她还不希望日本侵略者战败,其下贱和灵魂的无耻已经不是用“内奸”二字能形容的了。

  这简直就是赤裸裸地站在了敌人的立场上:忍看同胞成新鬼,也要保住汉奸窝!

  所以,张爱玲的文字写的只是私欲,丝毫没有有益于国人大众——当然,对于日本侵略者例外。

  她为了一己之私利私欲,宁愿战火满天、同胞蒙难,早已脱离了人的境界,不折不扣就是个会写汉字的畜生!

  那些迷恋张爱玲的人,他们不明白:如果他们和张同处一个时代,或者她正处于现在这个时代,她依旧不会拿其他人当人看,她依旧只在乎她的私欲。

  没脑子的蠢货们没来由地追捧一个不把自己当人的畜生,只能说明这些蠢货更贱!

  除了张爱玲外,另外一个称之为“大侠”的人,其实也萎坏萎坏的,其心思非常恶毒。

      (胡编乱造的查老贼)

  这个老货便是笔名“金庸”的查良镛。在他的小说里,汉人被他打压丑化得简直不成样子。

  比如,他的小说里没有一个汉家皇帝是英明神武的。相反异族的首领则比比皆是:完颜阿骨打、康熙、甚至耶律洪基。

  大“送”皇帝自然没有一个是好的,就连日月重开大宋天、一举光复汉室的洪武大帝朱元璋,也被他写成了阴毒的小人。

  相反,他的满清主子皇太极则是虚怀若俗,不但把前来复仇的袁承志给折服了,最后还差点从杀仇敌变成救仇敌。

  最最严重的是,金庸还在小说中颠倒黑白。

  比如,双手沾满汉人鲜血的铁杆汉奸吴六奇,也在他笔下摇身一变,竟然成了豪气干云的反清义士。

  “明史案”中可耻的告密小人查伊璜(金庸祖上),也被他美化成与顾炎武和吕留良相交莫逆、并驾齐驱的反清名士。

  而转战江淮、湖北、四川各地抵抗蒙军入侵达30多年、多次击退蒙军、取得过骄人战绩的一代名将吕文德,反倒被金庸塑造成了贪生怕死、猥琐无能的可憎小丑。

  金庸小说中对异族殖民的美化,可谓无耻至极。

  他通过小说人物韦小宝的口说,“只要给老百姓好生活,管他皇帝是本族还是异族”,这其实是在为英国殖民者讲话。

  当年,事实上异族管治也并不好,是他这个腆着脸凑上去想当奴才的人自己觉得好。

        (丑陋的辫子戏)

  而在《白马啸西风》里,他则通过女主李文秀之口直口“我就是不喜欢汉人,哪怕你很优秀,我也不爱!”

  在金庸的作品中,汉人官吏几乎就没有正面的形象:

  卑鄙无耻的段天德、残酷屠杀契丹百姓的宋兵、被令狐冲戏弄的小丑军官等等,全被他写成清一色的人渣;

  而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则是英明神武的皇太极、鸟生鱼汤的康熙、豪迈的完颜阿骨打、讲义气的拖雷、精明强干的忽必烈……

  少数民族的同胞,也别觉得他对你们就好。

  在金庸笔下,护卫祖国西南疆的云南少数民族,也是被他丑化得非常厉害的。比如段正淳,就被他从头黑到脚了。

  大家是不是觉得松亭先生是在黑它们?是啊,我就是在黑它们。

  这些内奸狗贼,不黑白不黑啊。笔在它们手上时,它们卖国求荣、胡编乱造,今天咱们就揭开它们的丑恶面目。

  别来给我说,它们文笔还不错。如果你这样认为,那是因为你们以前没看到过松亭先生的文章,没看至过“罗霸道”、“傲骨铁心”等大师的作品。

  是时候溯本追源,重拾我汉家的文明自信了!

  吾辈不出,徒令宵小猖獗耳!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