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糊的狼:揭开极端宗教势力的画皮!

骠骑尉–松亭先生 原创

​​        在网上看多了揭露清真泛化、抨击伊斯兰恐怖分子的文章后,很多朋友开始认识到了极端宗教横行的危害,并且也有了与之战斗的心理。

  对于伊斯兰这个创立于奴隶制时代的特殊宗教,绝大多数聪明的中国人也对它有了本质上的认识。

  所以,在听到各地狂建沙化阿化的清真寺、再接触到各种清真泛化的食品物品、再看到各种伊斯兰恐怖分子发动袭击的新闻后,大家不再像以前那样那样麻木不仁——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了。

  相反,许多朋友开始有了一些实际的行动。

  大家逐步开始拒绝购买食品清真、拒绝进清真宗教餐厅吃饭,同时还选择了在网上评论发声、转发传播,让更多对清真泛化没有认识的同胞,得以清醒了过来。

  但是,随着对伊斯兰这种政教合一的体制了解得越多,看到更多发生在外国和中国的、各种极端伊教徒的暴行后,许多朋友的心情都非常压抑。

  大家不约而同地想问:伊斯兰极端主义真的无法克制吗?这个文明的世界真的要不可避免的伊斯兰化吗?

  说实在话,就我接触到的朋友来看,大家是真的非常郁闷甚至可以说是非常悲观。

  当然,大家的这种压抑悲观情绪,松亭先生本人曾经也是真真儿的有过的。

  自从一年前,我开始写这些抵制极端宗教的文章以来,我听得最多的一句便是:我们还有希望吗?

  这个问题,真的值得我们每一个人认认真真的来回答,同时也需要我们把前因后果讲得透透彻彻。

  因为不能分析得清楚透彻,大家心中的疑惑和悲观情绪,就将一直不能被打破。大家依然会“畏伊如虎,谈伊色变”!

  但是,这样一个关于家国和民族生死存亡的超级大问题,自然是很不好回答的。

  因为我们透过国际新闻都能看到,几乎所有伊斯兰国家和伊教徒团体,它们的实际战斗力其实都渣得不行。

  比如,以色列就能凭着弹丸之地的小身板,动不动对中东的伊斯兰国家和恐怖组织来上一通饱揍暴打!

  特别离谱的是,在五次中东战争中,以色列开创下了各种“以一打多”的奇葩战绩。

  至于各种小毛贼式的伊斯兰恐怖组织和恐怖分子,以色列更是打杀了不少。

  可是,吊诡的是,偌大的一个世界,却貌似只有以色列才是伊斯兰的克星。

  世界各国清醒的民众悲哀地看发现:

  从莫斯科地铁到伦敦公交车、从特拉维夫咖啡馆到昆明火车站、从巴黎街头到美国纽约世贸大厦,伊斯兰恐怖组织总在频频得手,给所在国造成巨大的人员伤亡和心理阴影。

  仿佛,极端伊教徒们成了“打遍天下无敌手”的强大力量,可以想凑谁就凑谁。

  而另一面,故且不说缅甸瑞典这样的亚欧小国,就连各自具有毁灭地球若干次的五大流氓,也依然却对它们无计可施、束手无策。

  标志性的事件是:

  中国《性风俗》一书的作者被重判、《撒旦诗篇》的作者拉什迪受到了伊斯兰的全球追杀。

  甚至于《撒旦诗篇》一书的意大利语译者Capriolo和日语译者五十岚一,以及荷兰导演提奥梵高都前后遇刺身亡。

  这一系列极端不合常理的事件,在世界各大国的绥靖下相继发生后,原本在世界角力中处于弱势的伊斯兰一方,吊诡地反而成了没人敢得罪的超级霸主。

  我想,看到这里时,大家一定和我是一样的心情:对无所作为的五大流氓,恨得牙痒痒的。

  我们可能忍不住想骂人:你们的民兵、白杨、东风呢?你们的米格、F16、歼20呢?揍它娘的嘛!

  可是,没有一家出手,几大流氓全都在和稀泥。

  那么,导致这种奇怪现象的悖论,到底是如何产生的呢?

  依松亭先生看来,根本原因其实只有两个:

  各个文明国家被“人道、和平、世界大同”等虚幻的普世价值捆绑住了手脚,最最主要的还是各大流氓之间的互相拆台!

  作为中国人,我们关心的当然只是和中国相关的势力方,特别是中国和西方的在面对伊斯兰时,各自是采取的什么“对伊”政策。

  名词解释:这里所说的“对伊政策”,是专门指对穆斯林和伊斯兰国家的政策,而且还只是政府制定的具体政策条文,还包括惯常的做法等等。

  先来看看欧美等西方国家国内的情况。经过战后几十年的黄金发展期后,欧美发达国家的民众提前过起了刀兵入库、马放南山的生活。

  人们相信,只要坚守“自由、平等、博爱、民主和法制”这些代表着人类的先进文明的普世价值和政治体制,人类就将成为真正的命运共同体,实现世界大同。

  可是,这一切在顽固地坚持按古兰经行事的伊教徒们看来,不但非常荒唐可笑,还极端的傻白甜!

  比如,在英国穆斯林的游行队伍中,它们便打出了“不要民主,只要伊斯兰”的鲜明主张。

  在日益严重的极端伊斯兰势力威胁面前,欧洲白左们固有的那些虚假幼稚的理念和政策,显得无比迂腐而又苍白无力。

  欧洲政客们现在对以前那些“普世价值”的坚持,刚好反过来成了葬送这些价值观的挖掘机。

  我们不得不说,西方特别是欧洲各国,在这方面完全就是走火入魔了,已经到了要亡国灭族的境地。

  比如,我就看过一个视频。一大群穆斯林在伦敦街头示威时,不但高喊着“让英国人下地狱”等极端口号,甚至还有鼓吹对英国人发动圣战。

  可笑的是,全副武装的英国警察站在旁边一点办法都没有,反而还在温驯地为他们维持秩序。

  视频上方,有一个傻到家的白左发的弹幕:“这里是言论自由的社会,他们有权表达自己的意见。”

  我去!原来猪就是这样蠢死的。

  没错,这就是西方白左们搞出来的“政治正确”,形象一点说,就是外国版的两少一宽。

  毫无疑问,这是对西方自己国内主体民族赤裸裸的逆向歧视!

  在现在西方的政治环境下,公民可以自由地批评总统总理和执政党,但却没有谁敢说黑人或穆斯林半个不字!

  谁要是真的这样干了,不等对方动手,自己国家的法律就先把你收拾了!

  你可以公开地大声说白人、黄种人体力比不上黑人,但谁敢明目张胆地说黑人的智力比不上白人?

  在荒唐的“政治正确”的影响下,白人的民族意识被打压得最低,而穆斯林等少数族裔则受到各鼓励和优待。

  本来,保护少数族裔和公民的宗教信仰自由是完全合理、应当的,但现在的问题是,全走偏了。

  保护少数族裔变成了对西方自己主体白人的打压,保护宗教信仰自由成了保护伊斯兰。

  在西方,和伊斯兰教相关的人和事,全成了摸不得的老虎屁股!

  当然了,中国也没少受这些西方白左们的毒害,大家如果是将上面的情形套到中国国内,似乎也非常的相似……

  ​大家都知道,世界上绝大多数的恐怖分子都是极端伊教徒。既便不是全部,也至少有八九成。这是客观事实。

  所以,假如在反恐方面重点监控极端伊教徒的话,无疑可以节省成本、提高效率。

  然而,目前西方各国信奉的“普世价值观”却不允许它们这么做。

  因为白左们认为,谁也不能因为某人的教徒身份,把未犯案的人当成重点防御对象,哪怕他正准备在下一分钟犯案。否则,就是种族歧视。

  只能可悲地在他犯完事后,任由其他的教徒跳(包括下一次的凶手)出来说“他不代表伊斯兰。穆斯林可能因此受到歧视,社会各界要宽容!”

  于是,爱心泛滥的白左和收了外国伊斯兰组织钱的女犬们立刻戴上伊斯兰的头巾走上了街头——游行支持穆斯林。

  而被死于伊斯兰恐怖分子炸弹和刀枪下的倒霉蛋,则只能悲哀地惨死!

  另一边,受到鼓舞的伊斯兰恐怖分子又开始了下一次袭击的准备,如此周而复始…

  这样一种状况,就是天王老子来了,估计也没有办法真正控制恐袭的发生吧。

  由于西方国家的执法和安全部门被绑住了手脚,所以他们的反恐措施也就成了荒唐的笑话。

  中国有一个成词可以用来形容白左政客们的愚蠢,那就是“守株待兔”!

  你不去监控那些最爱搞恐袭的群体,只在火车站、机场等公共地方严防死守,能有什么用?

  你能把全国所有地方都守起来防起来吗?人家想找一个薄弱点还不容易吗?

  住宅小区、酒店、超市、甚至大马路等各种地方,都能让你防不胜防!

  果不其然,通过电视新闻报道,我们总能时不时的听到欧洲发生暴力犯罪和恐怖袭击的消息。

  伊斯兰极端主义在白左们制造出来的这种优渥环境下,自然是如鱼得水地迅猛发展了!

  或许,西方民间那种以知识分子、娱乐和体育明星为核心的“圣母婊”左派人权分子才是最要命的。

  他们高高在上地禀持着空洞的人文情怀,呼吁“反对种族歧视”和“人权平等”。就像中国的那种圣母婊明星、傻叉文青和小清新一样。

  当然,坚守一种好的理念本身并不是什么坏事。

  但是,当他们错误地将这一切用到伊教徒身上后,无疑就成了爱心泛滥的自虐,犯了东郭先生的错误。

  于是,各种形同卖国、令人瞠目结舌的事便出现了:

  圣母婊们积极维护恐怖分子的人权,反对本国政府强硬反恐;

  站在道德制高点上,要求自己的同胞们接纳并优待对自己充满敌意的中东伊斯兰移民;

  对本国无辜民众受到的伤害和袭击视而不见,却一心钻法律的空子,要求保护敌人的“合法权益”……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说他们就是恐怖分子的内应和同伙都不为过。

  当然了,中国这种圣母婊也不少,大家可以将她们对号入座。

  除此之外,西方国家的选举制度也给了穆斯林们钻空子的机会。

  它们繁殖力比欧洲本土白人高得多,久而久之便形成了对选举有重大影响的票仓。

  而鼠目寸光的西方政客们为了拉选票,便不惜出卖国家和民族的利益讨好它们。

  而且这还有雪球效应,讨好它们越多(放宽移民政策、提高对它们的福利等),他们的数量就越多,对下一次选举的影响就越大,导致获得的优惠也进一步增多。

  最后,恶性循环、没完没了……

  这是一场野蛮与文明的斗争,野蛮的一方可以不择手段地进行攻击,而文明的一方被自己的文明绑住手脚,无法以牙还牙,就永远只能被动挨打。

  ​至于涉及伊斯兰的对外政策,西方国家就更加进退失措!

  他们一方面,无法做到强硬对待有威胁的伊斯兰极端势力,比如沙特伊朗等国;

  另一方面还对在中俄等国的反恐行动持双重标准,多次对咱们正当的反恐行为说三道四,甚至要维护伊斯兰暴恐分子的“人权”。

  有些人简单地认为,西方国家遏制中俄,伊教徒们的人权问题只是借口。

  我觉得这种说法只说对了一半:

  一方面,确实有这种原因在里面,强大的中俄是它们的竞争对手,也是的潜在威胁;

  但另一方面,确实有价值观的因素在里面。比如那些白左“圣母婊”们,他们会运用影响力向政府施压,迫使政府进行干涉。

  再说,国内政治也会体现在外交上,西方大量穆斯林人口选票的增长,也然成为了政客们不敢轻易忽略的因素。

  而这,也正是松亭先生反复提醒大家不要想着看西方笑话的一个重要原因。

  本来,中国的体制在反恐和抵制伊斯兰化方面,有着巨大的优势。

  然而,却由于某些偏向性政策,以及“稳定压倒一切”的习惯性思维,常常使得官方在“去极端化”问题上畏首畏尾。

  特别是个别地方对伊教徒们百依百顺、所求必应,甚至违法了也不敢正当执法。

  在处理极端伊教徒和其他民众矛盾时,又无原则地偏袒伊教徒,造成其他民众的利益受损。

  这种绥靖和放纵,客观上导致了宗教极端势力在过几十年的迅猛发展。

  在对外政策方面,受“三个世界”理论和冷战思维的影响,我们对热衷于搞伊斯兰扩张的阿拉伯国家警惕性太小。

  而在民间,许多不长脑子的民众出于对美帝霸权的不满,以为“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傻乎乎地以为阿拉伯伊斯兰国是自己一边的。

  当然,现在这种蠢货少了很多。这还得感谢埃尔多安这只哈士奇!

  要不是他各种花式支持东T的分裂分子,在中国治疆问题上说三道四,我估计现在中国的吃瓜群众还看不清它们的邪恶本质呢。

         (土耳其反华游行)

  另外一个导致欧洲伊斯兰泛化的原因,可能大家都忽略了,这就是欧洲(基督徒世界)和以色列及美国犹太集团之间的相互牵制。

  因为在欧洲,一直就有着上千年的排犹传统。二战后虽然这种思想上不得台面了,但老百姓骨子里的情绪却是没法消除。

  所以,松亭先生一再的提醒大家转发这些揭露极端宗教危害文章的意义就在于此:尽可能地形成一种全民性的共识和情绪!

  其实,西方当时推动犹太人到中东建国的一个重要目的就是:把自己国内的犹太人弄走,让他们到中东和阿拉伯伊教徒们相互伤害。

  现在,有美帝犹太集团支持的以色列占着优势,欧洲佬便或明里暗里地支持起了阿拉伯伊斯兰国家。

  每次以色列防卫得过当一点时,欧洲佬经常就会跳出来又是谴责又要制裁的。

  而从犹太人那边看,最危险的敌人绝对是欧洲的民族主义,因为他们在历史上不止一次差点被灭族。

  相反,战五渣的伊斯兰势力,反而威胁小得很可怜。

  因此,犹太势力对于打击欧洲人的血性可谓不留余力。

  什么多元文化主义、什么政治正确、什么圣母婊女权婊,后面通通都有以色列和美帝犹太势力的影子。

  所以,你要说是美帝故意摆了欧洲佬一道,似乎也很有道理。

  打烂中东,祸水西引。随手将实力强大、可能成为自己竞争对手的欧盟弄解体,无疑于是一步妙棋!

  毫不客气地说,正是各方面势力的矛盾交织和相互拆台,才给了伊斯兰极端势力疯狂生长的空间。

  现在,这些伊斯兰极端势力长成了一群硕大的纸狼,看起来似乎特别吓人!

  最后,世界诡异地形成了现在的局面:

  一方面,世俗民众中的某些胆小鬼,看着这一只只的大纸狼,吓得屁滚屁流,几乎就要自己戴上黑头巾、穿上丧尸大黑袍准备当奴隶了!

  而另一方面,极端伊教徒也在大家的纵容之下,以为自己真的从中东的一只小蠢羊变成了一群硕大的大绿狼。

(欧洲恐袭击不断)

  这就很有意思了:

  尽管世界上绝大多数的非穆斯林都极为憎恨和恐惧伊斯兰恐怖势力,但伊教徒们却在这种——因为别人的恐惧带来的好处面前,沾沾自喜。

  而且,几乎所有的穆斯林原旨主义者,都自认为古兰经的真谛无坚不摧。

  这些极端伊斯兰分子没有半点威胁别人的军事和科技力量,却意想天开地梦想着统治世界,要做“大地的代治者”。

  为了实现虚幻的征服梦想和贪婪欲望,伊斯兰狂热分子不得不拿着匕首和棍棒,进行各种夸张而又绝望的表演。

  它们幻想着手拿步枪的自己变成了雄狮,得意洋洋地癔想着掌握核弹、远程轰炸机、航母战斗群的列强们变成了绵羊……无论它们如何作死,也不会对它们大开杀戒。

  可真实的情况却是:它们不但没有征服别人的手段,也没有保卫自己的力量。

  作为一个没有任何像样的军事和科技实力的落后群体,阿拉伯人和其他伊教徒们,可没少被列强胖揍!

  所以,伊斯兰极端主义在世界各地的猖獗,最大可能等来的将是血染四海。

  由于伊斯兰的保守退化,导致的伊教徒们的疯狂和极端,不会增加它们那怕一丝一毫的力量。

  相反,这些疯狂和极端的表演,却足够促使所有非穆斯林民族主义的苏醒和崛起。

  伊斯兰恐怖分子的屠杀表演和作恶多端,不可能对非穆斯林造成真正实质的伤害,却足够刺激所有非穆斯林无差别的刻骨仇恨。

  伊斯兰极端分子的中世纪野蛮兽行视频和宣言,不可能将非穆斯林打败,却足够唤起非穆斯林心底原始的激情和野蛮。

  事实上,与极端伊斯兰分子竭嘶底里的乱嚎不同,欧洲的骑士们正以其特有的冷静,在周密地计划如何彻底的清除他们眼中的敌人了!

  而原本阻止这一切的封印——左派多元化思想,正在被极端伊教徒们,以惊人的效率彻底撕碎。

  依松亭先生的分析,世界留给伊斯兰极端势力的时间,已然不多了。它们能否顺利地退回到中东的沙漠里,也许都是未知之数。

  ​首先,世界各国政府对伊斯兰的态度已经发生了巨大的转变。

  最近几年,英德荷等欧洲多国领导人都曾宣布过“多元文化”政策的失败,强调要坚持主流价值观。

  在法国全国、意大利和西班牙部分地区,已经开始实行针对伊教徒的头巾禁令了。

  这些转变虽然还很微小,效果上也远远不够,但毕竟在铁幕上撕开了一道口子,以后的变化可能更大。

  而在美国,特朗普上台后更是宣布了“禁穆令”。目前看来其顺利进入第二个任期的可能性非常大,依特朗普的作派,没有连任压力后,将会进一步打压伊斯兰的势力。

  而中国,在反恐和去宗教极端化方面也取得了可喜的进步。

  现在政府对暴恐、分裂和宗教极端分子严厉镇压、严格管控宗教传播媒介、强硬压抑极端思想,以前地方放任乃至喂糖的作风得到了较大程度的扭转。

  其次,最最重要的是,世界各国主体民众的民意都在觉醒。

  在西方,民间反伊斯兰的情绪正日益高涨,各国爱国右翼政党的支持率都在节节攀升。意大利“五星运动”、德国选择党等,以前我们中国人从未听说的小党正在欧崛起。

  同时,西方针对穆斯林的示威甚至暴力活动正在日益增多,这将更大程度地促使这种情绪进一步加温。

  新西兰枪击案,无疑便是这种反伊情绪的个体总爆发。

  格兰特骑士的自白书,现在已经传遍了几乎所有的社交媒体。我们这些不相关的中国人读来都感慨万千、扼腕长叹,那些欧洲的白人们读到后,他们又将作何感想?

  也许,在某个不知名的小酒馆,一个年轻的德国小胡子正在慷慨激昻地演讲格兰特的故事;

  也许,英国罗瑟勒姆的某个白人男子正在一边擦拭手枪,一边为自己曾经的怯懦哭泣;

  而在伊教徒遍地的法国,某个美丽的法兰西姑娘也许正在下定决心像贞德一样引领人们!

  西方“政治正确”这件丑恶的皇帝新衣,终有一天会被人撕得粉碎,而伊斯兰的本质也将会被各国的网友彻底揭开。

  毫无疑问,在这个移动互联网的时代,伊教徒是无法堵住全天下网友的悠悠之口的。

  所以,我们所有不愿屈服于极端宗教弯刀下的中国人,都应该努力地转发这些揭露它们罪恶的文章和信息,让它们将中国带回中世纪黑暗奴隶制的阴谋灰飞烟灭!

  我相信,随着爱国民族主义的复兴,欧洲爱国右翼势力的增长已是必然,将来全面执政已是必然。

  要知道,欧洲可是爱国民族主义的发源地,孕育过希特勒、拿破仑、斯大林这样的狠人,那里的人民是绝不可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祖国沦陷的。

  还有虚伪的人权“圣母婊”和女权婊们,也是不会永远站在穆斯林一边的。

  本质上,穆斯林们的价值观和他们是截然对立的,比如在迫害同性恋、歧视女性等等方面。

  现在穆斯林在欧洲的势力逐步坐大、极端伊教徒在各国罪行累累,这两者反目成仇将是早晚的事。

  再看咱们中国。平时网友们的意见可谓五花八门,经常会为了各种问题和事件吵得面红耳赤。

  但是有一点,只要涉及到极端伊教徒,左中右的各派网友立马就能团结一致。

  不管我D好不好、要不要搞普选式民主、或者说怎么搞民主,这都是中国人内部的问题,早晚都能得到解决。

  但是,抵制伊斯兰化这个事情,无疑却是关系到整个民族生死存亡的大事。咱们中国人还是分得清轻重!

  如果说,七五和一连串的暴恐事件之前,大家对伊教徒的看法还主要是厌恶的话,现在则是彻底的仇恨了。

  还有一点,就是国际上的各派伊斯兰恐怖分子有了合流的迹象。

  比如说,“高加索酋长国”在争取车臣独立的同时也在反美反以;

  “基地组织”一边反西方,一边也为车臣及东突恐怖分子摇旗呐喊;

  而最近的“伊斯兰国”恐怖集团,则同时在对几乎所有的世界大国宣战……

  这一切,将有助于世界各国打破虚伪的“政治正确”、放下彼此的成见,最终停止相互拆台。

  比如,13年初的波士顿爆炸案,凶手正是美国一直同情、包庇甚至为之与俄国交恶的车臣伊教徒。

  这足让很多装逼的美国人清醒过来:美国虽然可以玩双重标准,称车臣极端伊教徒是“自由战士”,但在伊教徒们看来,你美国人跟俄国佬一样,全都是该下火狱的卡菲勒、都是圣战的对象!

  这一切,最终将促使在其他各方面有着矛盾的世界大国暂时放下彼此的歧见,团结一致收拾伊斯兰势力。

  为了促成去极端宗教的那一天早日到来,我们每一个人都应该尽一份力。

  华夏大地是我们历代汉族先祖尸山血海开拓出来的,绝不能任由中东沙漠邪教绿化。

  我们绝不能像温水里的青蛙,坐视吞噬华夏文明的水彻底烧热。因为我们在睡觉,伊教徒却在日拱一卒地扩张势力!​​​​

  朋友们,睁开眼吧!挥手上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