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主义

兴汉小仙女 发布于 2019-03-31

​​
前言

在讨论之前,我们首先确认几个基本事实:

1、穆斯林大多不是恐怖分子

2、恐怖分子大多是穆斯林

3、伊斯兰世界和世俗世界产生普遍冲突。 


    要想了解伊斯兰,除了《可兰经》,应当多研究《圣穆传》和《圣行录》。大部分人认为《可兰经》是伊斯兰教的《圣经》,其实《可兰经》的教义量只占到伊斯兰总教义的1/7而已,教义中的6/7都是穆罕默德的教训,穆斯林的行为逻辑是以穆哈默德的言行为标准的。

穆斯林对世界的认知、对教义的理解大都源于清真寺阿訇的解读。很多穆斯林都没有完整地阅读经书原文,背诵教义不易,但是穆罕默德的故事却铭记人心。阿訇作为伊斯兰体制的受益者,很难对伊斯兰本身进行反思,即使个别人有反思也很快为体制所不容。最明显的例子,911恐怖袭击后,穆斯林世界对恐怖活动是什么样的态度?阿訇们有多少谴责和反思?

华人里面一些优秀的学者,比如李剑芒先生,对伊斯兰存在误读,可能有几个原因:他始终从宗教的角度看待伊斯兰,从外界的角度理解伊斯兰,从个体的角度看待穆斯林。

认识伊斯兰有三个关键问题

1、伊斯兰是宗教吗?

     世界上的其它宗教,现在都退回到了个体的私域范畴。比如,基督徒绝对不会要求占用公共道路进行祈祷,佛教徒绝对不会抱怨同桌的人吃荤食。世界上每个人都可以公开批评基督教和佛教,就算是嘲笑甚至焚烧《圣经》或《佛经》,也不用担心有信徒拿着刀枪来追杀。但伊斯兰完全不同。

对于真正的伊斯兰信徒来说,伊斯兰不只是宗教,更是天启的信仰和道路,是完美的生活方式,高于其它一切人为的文化和思想。简单的说,伊斯兰把宗教的外在与意识形态的内核进行了高度融合:

以政治制度的规则提供社会一种生活秩序,满足卑微个体对于宏大与秩序的诉求;

以经济制度的规则提供一种增长模式,使伊斯兰能够不断扩张;

以军事扩张的形式给了教徒一个目标,给处于绝望中的人们以改变现状的期望。

以宗教形式给教徒一个终极意义,解决了平等和人生的去向问题;

以社会规范的形式给了教徒一种特殊地位,形成社会分级。可以让最高权力牢牢掌握在专制者手中,维护统治稳定。

对伊斯兰明确的解读来自伊斯兰世界。作为伊斯兰大国的最高领导人和终生穆斯林,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曾表示:“清真寺是我们的军营,圆顶是我们的头盔,祈祷塔是我们的刺刀,信众就是我们的士兵。”

不知道李剑芒先生怎么理解埃尔多安的话?土耳其作为世俗政权,最高领导人这样的话,能否视作伊斯兰世界的政治宣言?到底是埃尔多安对伊斯兰的理解靠谱,还是奥巴马、默克尔对伊斯兰的看法更靠谱?

如果是某一位相信基督教或佛教的国家领导人说出类似的话呢?

不可想象。

伊斯兰政治纲领的具体实施,就是《沙里亚法》,这是伊斯兰教宗教法的总称,包括《古兰经》中所启示的、可靠圣训中所解释的安拉所有的命令和训诫

《沙里亚法》是每一个穆斯林必须遵行的宗教义务。

实施《沙里亚法》,是伊斯兰世界的共识。

那么在《沙里亚法》下的异教徒是如何生活的呢?

§ 要缴纳很重的人头税(丁税),及地税 

§ 不准参军 

§ 不能举行公开宗教集会 

§ 所建造的房屋不能高于穆斯林所建造的 

§ 所穿的衣服与穆斯林所穿的不同,通常要佩带作为识别的徽章

§ 对穆斯林表示尊敬,例如让座 

伊斯兰教法其它的规定还有 

§ 不准公开出售他们的宗教书籍,只可在他们当中发行,出售 

§ 在法庭中的见证不具有和穆斯林同等的效力 

§ 不准携带自己的武器 

§ 隔离在少数族群居住区,让他们在政治经济上成为社会的下层 

· 若一个穆斯林杀死一个非穆斯林,不需判死刑

· 若一个非穆斯林杀死一个穆斯林,就要接受伊斯兰律法判为死罪 

· 非穆斯林没有尊荣,不准一家公司的穆斯林老板授权给一个异教徒管辖一个穆斯林

…… 

充斥着赤裸裸的歧视和剥削

可以清晰地看到,伊斯兰只是以宗教的形式展现,实质上是一个包罗万象的政治纲领,既包含个人私域的行为规范,更囊括了社会公域的整体规则,完全可以称之为伊斯兰主义

伊斯兰主义=宗教形式×(政治制度+经济制度+军事制度+文化制度)

伊斯兰主义,是一种以宗教为外包装、誓要征服所有其他思想与生活方式的意识形态。

2、伊斯兰是和平的吗?

有句俗话,有温和的穆斯林,没有温和的伊斯兰。个体的穆斯林可能是温和的、礼貌的、谦卑的,但作为群体的伊斯兰是极具侵略性的。有调查报告,穆斯林群体的行为模式依据人口比例而不同,人口比例越多,越具有侵略性和暴力性。

李剑芒先生从伊斯兰经典里面读出了和平,那是对经书的表面理解。

在伊斯兰的头脑里,和平的经文(麦加)和暴力的经文(麦地那)都是对的,只是后启示的经文(麦地那)优先,我们可能会说这逻辑上矛盾,但是伊斯兰的世界观不认为这是矛盾的。这就是伊斯兰的两面性(duality),当穆斯林群体在一个社会羽翼未丰时,伊斯兰引用麦加的经文来安慰卡菲尔(非穆斯林),说服并麻痹他们,当他们逐渐占优势,认为自己是安全的,则以麦地那的经文为准。

一些穆斯林对伊斯兰可能有温和的解读,但是真正能持久扎根在伊斯兰内核的只有穆罕穆德的暴力解读。

事实上,伊斯兰与伊斯兰原教旨主义,两者至多只是程度的差别,不是本质的差别。

看一下伊斯兰的扩张史。

伊斯兰从公元7世纪创立以来,一千四百年的传播过程,只有一百四十年没打仗,91%的战争加上9%的和平,累计约有2.4亿异教徒被杀。

人类历史上首次明确定性的“种族灭绝”,就是1915-1916年期间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对亚美尼亚人的大屠杀。在一年多的时间里,信奉伊斯兰教的突厥人,总共屠杀了130-150万信奉东正教的亚美尼亚人。至今为止,土耳其不仅教科书上谎言连篇,而且封杀任何有异议者,土耳其刑法中有一条荒唐的“侮辱土耳其民族罪”,以此惩罚对该大屠杀的事实和定性有异议者。

人类之耻 亚美尼亚大屠杀

当代的波斯尼亚、科索沃、车臣、阿尔巴尼亚、孟加拉国、索马里、黎巴嫩,这些地区的伊斯兰化过程,都充斥着血腥和暴力,无一例外。黎巴嫩原来基督徒略占优势,70年代是中东最美丽的发达国家之一,随着人口对例的变化,黎巴嫩已经沦为失控之地。车臣现在名义上还在俄罗斯联邦管辖之下,但1980年代以来原来的非穆斯林人口被迫逃亡,现在已经是全部伊斯兰化,强硬如普京也只能收买当地军阀卡德罗夫代为管制,俄罗斯其实已经失去车臣。在泰国,90%人口是佛教徒,但南部是穆斯林聚居区,穆斯林层出不穷的暴力事件,迫使占泰南人口1/5的佛教徒被逼搬家,泰南很可能完全穆斯林化。

再看一下东南亚号称温和穆斯林典范的马来西亚、印尼,虽然号称是民主国家,但穆斯林群体的特权是赤裸裸的,对其它族群的岐视是公开的。在马来西亚,华人处于少数(人口占比25%),他们的权利被剥夺。而在印尼,华人处于更少数的时候(人口占比5%),就时常遭到集体屠杀。这二个所谓的穆斯林民主国家,无论法治水平还是文明程度,都远远比不上夹在他们中间的弹丸小城,那个威权的不民主的新加坡。

在法国、英国、澳大利亚这些发达国家,一些穆斯林集中的社区,也有越来越多无视当地的法治和文化、试图执行沙里亚法的案例。

即使在伊斯兰内部,其不同教派之间的仇恨程度,一点不比对非教徒的仇恨程度差。ISIS是逊尼派,在他们的占领区,至少有10座古老圣殿和什叶派清真寺被摧毁。

什叶派清真寺和神庙被炸毁

伊斯兰的千年发展史,充斥着歧视和暴力。就算世界全部伊斯兰化,和平也不可能到来。

伊斯兰的和平,在哪里?

3、伊斯兰的目标?

伊斯兰世界有过辉煌,也有过屈辱,现在更是全面落后。

伊斯兰世界的确曾经辉煌过,但那只是战争的辉煌。如果农耕时代的军事成就能够算作辉煌的话,游牧民族确实可以认为自己曾站在世界巅峰。但事实上,即使是蒙古人极为推崇的伟大人物成吉思汗,对人类文明都没有一点一滴的贡献。

现在知识界还继续这样的说法,称伊斯兰是知识的源泉,因为欧洲人失去了他们的传统知识,而睿智的阿拉伯穆斯林在“黄金时代”里保存了所有的文化知识。而真相真好相反,那个伊斯兰文化巅峰时代,实际情况是穆斯林毁掉了90%的文明之书。伊斯兰的文化政策:“如果书里包含的是古兰经已有的内容,那我们已经有了,烧了它。如果书里包含的是古兰经没有的内容,那么这书就是错的,烧了它。”穆斯林所到之处,绝大多数图书都遭此厄运。欧洲、北非、印度被伊斯兰大军横扫,欧亚的古典文明几乎被完全毁灭。

中国有类似的例子,满清皇帝组织编撰《四库全书》,这难道是对中华文明的继承和保护吗?籍着保护的名义,大部分古代典籍都被毁灭了。

无论伊斯兰的历史真相如何,

有曾经的辉煌,就有对复兴的渴望;

有屈辱的历史,就有对报复的渴望;

有落后的现实,就有对强盛的渴望。

在穆斯林的世界里面,伊斯兰是超越国家的存在。伊斯兰的复兴,也自然成为伊斯兰世界当政者的常用口号。投身伊斯兰的复兴,成为激进组织领导人的理想。

国家或文明的崛起通常有二条道路,一是和平崛起,现代的商业文明可以通过工业化后和平崛起,比如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瑞士、丹麦、瑞典;二是以战争的形式崛起,传统大陆文明、农耕文明、游牧文明,通常是以战争的形式崛起,比如德国纳粹、中华文明、奥斯曼帝国。

伊斯兰世界本质是游牧文明,因其封闭性,而无法完成工业化转型,近代以来一直处于贫穷落后的状态。中东发现巨额石油财富是个转折点,成为伊斯兰主义复活和扩张的经济支柱。

因为在政治、军事、科技全面落后,所以伊斯兰主义以恐怖袭击的方式来挑战世俗世界。比如,卡扎菲指令情报机构炸毁泛美航班制造洛克比空难,基地组织劫持多架飞机撞世贸大楼,伊斯兰激进分子在欧洲、美国、澳洲、中国发动恐怖袭击。

如果激进组织在军事上能力有提高,那冲突的模式,将不会止于恐怖袭击,而是升级为现代战争,ISIS就是现实的例子。

如果ISIS获得大规模杀伤性武器,那将是人类的危机。

激进的暴力活动容易被世俗世界警惕,除了无比纯洁善良的白左,全世界人民都知道,恐怖袭击和伊斯兰的密切关系。但更危险的其实是伊斯兰意识形态的入侵,这是由所谓的“温和”穆斯林进行,如果非得要把穆斯林分为激进穆斯林和温和穆斯林的话。

同样是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的解读,他严肃地说:“温和伊斯兰这个词是丑陋和讨厌的…没有温和伊斯兰或者不温和的伊斯兰,伊斯兰就是伊斯兰。”。

埃尔多安对伊斯兰的认识,不知道李剑芒先生怎么判断这些话,难道意思表达得还不够明确吗?激进与温和,仅仅是推广伊斯兰意识形态所用方式的差异。激进穆斯林用武力进行推广,而温和穆斯林的推广方式,是用政治、经济、法律、言论、民主、生育、教育、慈善等方式。(可参阅前激进穆斯林伊希克·亚伯兰Isik Abla的有关论述)

不信?看看埃尔多安怎么说,他公开敦促在欧洲的土耳其人多生孩子,扩大本民族的影响力。“生3个孩子是不够的!要生5个!之后你们就是欧洲的未来!”一国总统公开煽动民众通过生育掠夺欧洲各国的公共资源,霸占当地社会未来的话语权!

赤裸裸的坦率,类似的例子不少。

伦敦穆斯林市长萨迪克卡恩在恐怖袭击发生后,说“恐怖袭击是生活在大城市中的人必会遇到的一部分,全球的大都市都必须准备好面对这类事件。”如此的轻描淡写,让袭击看上去很正常,并让人们对伊斯兰恐怖袭击不再敏感。不知道,这位穆斯林市长,如何将伊斯兰教义(唯主独一、男尊女卑、反同性恋)和伦敦市政府的管理工作(宗教自由、男女平等、同性恋权利)兼容起来。

纽约911恐怖袭击后,美国穆斯林团体保持集体沉默,却组织了大规模的反歧视游行。中国昆明恐怖袭击后也是一样,只见到汉族呼吁不要歧视某族,不见某族人主动站出来谴责暴力、和暴徒切割。穆斯林群体总是抱怨外界有歧视,但他们自己有过多少反省呢?

穆斯林群体不会反省,因为他们坚信伊斯兰完美。

穆斯林群体不敢反省,因为外部的批评者是“宗教歧视”,内部的质疑者结局更惨。看一下伊斯兰国家对退教者的惩罚

红色是退教者死刑,褐色是退教判刑和剥夺权利

对穆斯林群体有一个形象的比喻,在穆斯林人数不占优势的时候,“温和”穆斯林要求法律保护,说那些坏事都是激进派干的,你们必须尊重我们,否则就是种族歧视;在穆斯林人数占多的时候,伊斯兰教法就成了法律,你们必须皈依我们,不入教就受压迫,或格杀勿论。

极端派在前面杀戮,温和派在后面洗地,千百年一直都是这一套。

一旦穆斯林占群体优势,在伊斯兰教法实施后,伊斯兰群体获得政治、经济、文化等各种特权,非伊斯兰群体受到全面制约,整个人口变为穆斯林只是时间问题。

看到伊斯兰的理想了吗?

占领全世界,这就是伊斯兰主义的目标。

伊斯兰一旦控制某个国家,在穆斯林看来,异教徒的文明对伊斯兰毫无价值,命运就是被摧毁,以前文化的痕迹将被抹去。佛教在我国新疆地区曾是主要宗教,但是现在佛教的痕迹几乎消失。巴基斯坦原来与印度同样信奉印度教,但是随着伊斯兰征服者的到来,巴基斯坦现在也几乎伊斯兰化。阿富汗原来曾是富裕的佛教国家,巴米扬大佛是世界最大的佛像,但随着阿富汗的伊斯兰化,2001年塔利班武装将其炸毁。

阿富汗喀布尔 伊斯兰化之后

如果中国被伊斯兰化,中华文明会遭遇何种命运?结果就二个字:

毁灭!


小结

伊斯兰的本质,就是以宗教外观展现的伊斯兰主义。

伊斯兰主义是一种社会革命的政治纲领,一种誓言消灭其它一切文明和文化的意识形态

土耳其近日公投,已经脱离凯末尔推动的世俗化道路。回顾一下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的话,“没有温和伊斯兰或者不温和的伊斯兰,伊斯兰就是伊斯兰。”作为最强大的伊斯兰国家的领导人,他已经明确表达了观点,伊斯兰将继续向世俗世界发起挑战。

东突,东突厥。突厥,土耳其。

中国的东突问题,会面临更严峻考验。

包括中国在内的世俗世界,都面临伊斯兰主义的威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