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维吾尔族兄弟们,你们愿意和我吃一次汉餐吗?

HIGHT2025 闲言乱语 2018-08-29 863 次浏览 , , , 没有评论

既然南疆维族干部发出了一起吃汉餐的呼吁,同样一名南疆驻村汉族干部也向维族同胞发出了一起吃汉餐的邀请,这个邀请能实现吗?党员和领导干部在打破不合理的思想禁忌,移风易俗方面能否走在社会前列,起到领导和表率作用?我们拭目以待!

毕竟,能心无芥蒂坐在一桌一起吃饭的才叫一家人,原本是一家人却不能坐在一起吃饭的那叫分家。

 

1

今天,所有新疆人都在转发一篇文章,叫做《朋友,你不必专门为我找清真餐厅》。看完之后,我竟久久不能释怀。我也是一名普通的南疆公务员,我已经在新疆生活了12个年头。我虽然不是在南疆土生土长,但是我的妻子和2个孩子都是南疆土生土长的。我有一个儿子,我给他取的名字叫“卫疆”,守卫的“卫”、新疆的“疆”,我希望他长大后能够像我一样,为国家守卫新疆。

来到新疆的这12年里,我经历了新疆的最大转折点的所有的历程。开始的4年,我生活在北疆一个汉族人占绝大多数的地方,接触的少数民族很少。

最让我记忆深刻的是这样一件事情:我有一个好兄弟,汉族,他喜欢上了一位少数民族姑娘,而这位少数民族姑娘也非常喜欢他,于是他们相恋了。从此,我的这位兄弟每天陪着姑娘去清真餐厅,每月我们的集体聚餐活动也随之“调整”到了挂有清真标志的餐厅。每次的聚餐活动有10多人,而为了这位少数民族姑娘,我们10多人“尊重”她,选择又远价格又贵的清真餐厅。

他们相恋了四年,情比金坚,可最后还是分手了。因为这个少数民族姑娘的家长要求我的这个兄弟要去洗肠、要皈依伊斯兰教,要和父母断绝关系,父母死后也不能养老送终。不能吃汉餐他可以忍,要洗肠子他也可以忍,要皈依伊斯兰教他也可以忍,但是和父母断绝关系这决不能忍。于是一对鸳鸯就这样分离了。

2

2010年,我来到了南疆,到了一个全是维吾尔族的村庄。虽然刚经历了一次重大的暴恐案件,但依然挡不住他们的热情、开朗、好客,每到巴扎天(集市),数万人的集市就我一个汉族人,我和他们一起去逛街、一起去河坝游泳,走到任何一户维吾尔族家庭都会给我吃不完的瓜果。

然而到了吃饭这个问题上又陷入了尴尬。当时我工作的地方有7个工人,其中2人是男性维吾尔族,我们的单位有食堂,但是他们却不与我一起吃饭,他们宁愿每天啃干馕。后来领导视察,批评我们不讲“团结”,于是我们把灶具、锅碗瓢盆全部扔掉重新买了一套新的,让这两位维吾尔族同志和我们一起吃饭,但是没有吃两天,他们又去啃干馕了。后来我问他们,他们说汉族人做的饭不清真;汉族杀的兔子、鸡没有念经,也不清真。我们平时可以开玩笑、可以一起玩耍,可以亲密无间的聊任何话题,可是到了吃饭的时间他们宁愿啃干馕也不愿意和我们同吃一锅饭、同坐一张桌。

后来我调到了城市工作,我们单位有30多人,其中维吾尔族有3人。我每天上班要经过长途客运站,当时南疆没有通火车,要去内地普通人只能乘坐汽车,每天我都看见这些乘客大包小包的扛着包裹,而这些包裹里面装的是什么呢?装的竟然是馕。从南疆到内地,行程万里,在哪里不能吃上饭呢?然而,他们害怕去内地吃不上清真的饭,宁愿万里背着干馕,而新疆的干馕去了内地,立马因为潮湿发霉了。后来内地凡是新疆少数民族聚居的地方都要从新疆请厨子去,要从新疆派阿訇去。

每年我们单位都要举行同事聚餐活动,有时同事婚丧嫁娶请客,可是无论我在哪个单位、无论单位的少数民族有几人,最后选择的地方肯定是清真餐厅。我的少数民族兄弟可以到我家玩,但是他绝不肯哪怕喝一口水。

我永远也不会忘记,2011年夏天的一个傍晚,我在街面巡逻的时候,发现一个少数民族群众从汉餐店走出来,我们领队的一位维吾尔族领导当即把他拦住,质问他:作为一个维吾尔族人为什么要去吃汉餐?

就这样,民族与民族之间开始产生了隔阂,这个裂痕越来越大。在这样的“环境”下,我生活的地方民汉关系开始紧张,什么饭店都必须挂上“清真”字样,汉族店主的餐厅即使厨子、服务员都是少数民族,可少数民族顾客依然寥寥无几。市场上出现了“清真”牙膏、“清真”盐、“清真”玩具、甚至“清真”的水。一些维吾尔族开的饭店对汉族和少数民族甚至提供不一样的餐具(汉族和少数民族顾客的餐具分开)。开始出现一些维吾尔小孩子对我吐口水、辱骂我,我的妻子为此伤心哭了好几次。

 

3

再后来,政府开始治理“清真”泛化,特别是陈书记到疆后,全面贯彻了“保护合法、制止非法、遏制极端、抵御渗透、 打击犯罪”的原则。“清真”泛化的问题得到了极大的遏制。现在的南疆,已难以发现“清真”泛化的影子。

我们在大力的宣讲“四个讲清楚”,其中一个就是讲清楚“穆斯林和维吾尔族的区别”,维吾尔族不等于穆斯林。随着在南疆生活的时间不断增加,我的维吾尔族朋友也越来越多,微信上的好友1000多人,最少500人是维吾尔族。可吃饭问题依然是最大的“隔阂”,只要有维吾尔族朋友,哪怕只有一个,我们也只能选择去少数民族(10个)开的餐厅,有的时候维吾尔族兄弟为了让我们这些汉族朋友能够吃一顿自己喜欢的餐食,主动提出不参与聚餐。虽然他们不再像以前那么特别在意清真或者不清真,但是到汉族餐厅吃饭依然是禁忌。好多次,我开玩笑给我的维吾尔族兄弟说:我们去吃个汉餐吧,但也仅仅只能停留在玩笑上。

在新疆生活了12年了,我尊重了我的少数民族兄弟们12年。可作为一个汉族人,我也有自己的习俗,我也想被别人尊重哪怕那么一次。可是我却从来不敢要求别人哪怕就“尊重”我一次。但我心里惧怕啊,怕被扣上所谓“破坏民族团结”的罪名。作为汉族人,需要有博大的胸襟。在新疆的所有汉族人早已经习惯了无限度的“尊重”我们的维吾尔族朋友,这些“尊重”貌似已经形成了“惯性思维”,所有的人已经潜移默化的认为不采取这些“尊重”的措施就是“破坏民族团结”的表现。

现在,在党和政府的领导下,经过各族干部群众的最艰苦的努力,南疆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宗教极端思想已经不再是笼罩在人民群众头顶的乌云。每一个人都在发声亮剑,每一个人都明白穆斯林不等同于维吾尔族,每一个人都知晓要尊重民族风俗习惯。但尊重是相互的,尊重民族风俗习惯不等同于只尊重“少数民族”的风俗习惯。就像那篇文章说的一样,我们需要相互尊重,作为中华民族的一员,汉族人的风俗习惯也需要得到兄弟民族的尊重。

 

4
 

今天,我在微信朋友圈里疯狂转载了《朋友,你不必专门为我找清真餐厅》,邀请我的维吾尔族兄弟们能够跟我吃一次汉餐,1000多人的好友,超过500人的维吾尔族,竟然没有一人响应,甚至连一个点赞的都没有。虽然我们的世俗化工作做得非常好,但依然差的太远。宗教对维吾尔族的巨大影响并不会在一朝一夕中改变,千百年来形成的禁锢依然像一把无形的锁。但是我知道,这把锁迟早会被砸得粉碎。

最后,我还是要呐喊一声:我的维吾尔族兄弟们,你们愿意和我吃一次汉餐吗?

分享&收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