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少一宽政策副作用明显,应当酌实酌时取消!

HIGHT2025 闲言乱语 2020-07-24 398 次浏览 , , , , , 没有评论

本文转自新浪微博:茅台香菜

“两少一宽”出台后,中国处处照顾少数民族,给了很多好处、很多优待。但是,少数极端主义分子不仅不思感恩,反而在西方鼓动和支持下,变本加厉地闹事。

新疆事件的发生,有国际大背景,也有国内的原因。

恐怖活动是一个国际问题,首先是针对西方的,但中国不可能独善其身。如果说国际大背景难以控制,中国国内的事情是可以做好的,而且必须做好。

我们必须反思国内的原因。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1984年初,人大委员长彭真在讲话中明确强调对于少数民族中的犯罪分子“在处理上一般要从宽”。随后中央根据胡耀邦的指示,在向全国下发的中央5号和6号红头文件中专门规定对少数民族中的犯罪分子要坚持“少捕少杀,尽量从宽处理“。从宽处理包括刑事司法上的从宽和刑事立法上的从宽。

不能不说,这一政策副作用明显,产生了不良的政治效果和严重社会后果。有的地方对少数民族犯罪分子宽大无边,各民族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成了空话。这一政策实际上是为极少数民族分裂主义分子的犯罪行为开脱罪责,减轻或逃避惩罚。可以说“两少一宽”政策成了极少数民族分裂主义犯罪分子的“护身符”。对犯罪分子的宽大等同于对犯罪行为的纵容,是对广大人民群众的伤害。

中国历史上汉族对少数民族实行统治时,大都实行宽严相济的政策;而少数民族统治汉族时,均实行苛刻的歧视、压迫。

  毛主席对少数民族实行了历史以来从未有过的好政策。在毛主席的领导下,各民族宗教化越来越淡薄。上世纪八十年代以后,有的领导对毛主席的民族政策“拨乱反正”,民族化、宗教化倾向日益加重,宗教极端势力、民族分裂势力、暴力恐怖势力日渐抬头。

“两少一宽”出台后,处处照顾少数民族,给了很多好处、很多优待。但是,少数极端主义分子不仅不思感恩,反而在西方反华势力鼓动和支持下,变本加厉地闹事。地方官员受“拨乱反正”的束缚,往往右倾退让,企图“花钱买平安”。结果是“小闹给小好处,大闹给大好处。”闹事地区会因“闹事”而“发财”,得到了到更多的维稳编制、维稳经费支持。

“两少一宽”政策加大了少数民族与汉族的隔阂,刻意强调少数民族地区民族化、宗教化,助长了少数民族地区狭隘民族主义和极端宗教主义,还美其名曰落实民族和宗教政策,为极端民族分裂主义分子提供了生存空间。

因此,必须纠正“两少一宽”政策,取消不合理的照顾,禁止配带管制刀具,实行有限制的生育,取消降低录取分数线等不合理规定。

不合理、不平等的民族政策实质上带有歧视性,是对汉族的歧视,也是矮化少数民族。不平等的民族政策增加了民族间的矛盾和隔阂。“王子犯法,与民同罪”,各民族必须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

在共和国境内决不存在大汉族主义,同时在共和国大家庭中,不应搞民族搞特殊化,决不允许少数民族中极端主义分子“以小取闹”。

从长远讲,废除“两少一宽”政策,废除不合理的、不平等的特殊规定,所有统称中华民族,有利于民族团结,有利于消除民族隔阂,淡化民族意识,淡化宗教氛围。但远水救解不了近喝,政策的纠正和实行需要一个过程,不可能立竿见影,效果的显现有滞后性。

两少一宽政策副作用明显,应当酌实酌时取消!

分享&收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