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色情杀人狂阿部定的一生 下

HIGHT2025 史海奇谭 608 次浏览 , , 没有评论

1935年,身为艺伎的阿部定,遇到商业学校校长大宫五郎。大宫五郎对她非常迷恋,为她赎身,还私下娶她做妾。

不过,社会地位很高的大宫五郎,已经40多岁,根本架不住如狼似虎的阿部定。几个月后,大宫实在受不了阿部定变态的性欲,被迫将她介绍去石田吉臧的饭店做了女招待,用的是一个假名。

其实,大宫知道石田是著名的淫棍,又有极强的性能力,让阿部定和他去鬼混。

果然,2人没有几天就勾搭上了,几乎天天淫乐。

期间,阿部定发现石田竟然还是个受虐狂。

阿部定终于找到个差不多般配的伴侣,2人情投意合,私奔到了这家旅馆。

私奔之前,阿定哄骗大宫,骗到了私奔的资金。杀人案后,大宫作为重要的嫌疑人被拘捕、调查。最终他被无罪释放,却无颜面对学校的毕业生,黯然会乡下隐居。

这边,一个是虐待狂一个是受虐狂,就开始了很多不同寻常的事情,包括鞭打、针刺、火烧,以此为乐。

在一次交合的时候,阿部定用腰带勒紧吉臧的脖子,这让两个人体会到了从未有过的快感。石田吉臧很快晕了过去,昏睡到第二天才清醒。醒来后,石田吉臧居然央告她说:下次在勒的时候,不如一下勒死的舒服。

此时阿部定虐待的兴头也越来越大,不满足于让情人受伤,而是希望杀死他。阿部定出门去买回了尖刃和菜刀。在下一次的交合后,趁着吉藏睡着,阿部定用腰带死死勒住了吉臧。吉臧很快惊醒,但他并没有抵抗,任由阿部定将其勒晕。阿部定此次并没有停手,活活将吉臧勒死。

勒死吉臧以后,阿部定没有任何恐惧感。

她事后回忆:我杀死石田之后感到非常安心,好像卸下肩头重担般的心情轻松。匆匆喝完1瓶啤酒后躺在石田旁边,感觉到他的嘴唇很干燥,便用自己的舌头舔湿,拂拭他的脸庞。我一点也感觉不到自己在死尸旁边,石田似乎比活着的时候还可爱。

直到早上我都和他躺在一起,一下子玩玩他那东西,一下子把他那东西碰触自己那里。在把玩之中我也想到,杀了石田我自己也非死不可,觉得必须离开这里。就在这样想的时候,我摸着了石田那东西,决定把它割下来带走。我以前就说过要割掉石田那东西。我拿出牛刀,摆在那东西根部,没有马上开割,花了相当时间,中途牛刀还滑落割伤了他的腿。

伤口大量出血,我用卫生纸按着,又用左手食指沾血涂在自己穿的长衬衣袖子和领口上,又在石田的左腿上写着“定吉二人”,在垫被上也写了。接着用牛刀在石田的左腕上刻上自己的名字“定”后,在窗边的铝盆中洗手。我撕下枕边杂志的包装纸,包住那重要的东西,把石田脱下来的六尺兜裆布缠在腹部,把那包东西塞在里面。穿上石田的衬衫裤子,再穿上自己的和服,系好带子,收拾房间,把沾血的卫生纸丢到厕所。打点好后,拿着报纸包的牛刀,和石田吻别,然后帮尸体盖上毯子,用毛巾盖住他的脸。上午八点左右,下楼自己叫计程车离开。

由此,阿部定杀人没有任何疑问,但警察对于她为什么毁尸始终不能不理解。

警方问:为何要将石田的阴茎割掉带走?

       答:因为那是我最爱的东西,如果放着不动,入殓时他老婆一定会摸到。我不想让任何人摸到它,而我必须丢下石田的尸体逃跑。只要有石田的阴茎在身边,就觉得像还和石田在一起,不会寂寞。至于说为什么在石田腿上和垫被上写定吉二人,杀了石田就意味着石田完全属于我的,我是有意让大家知道。所以把我们的名字各取一字,写定吉二人

        问:石田的左腕上为何还刻个字?

        答:为了把我刻进他的身体里,所以刻上我的名字。

       问:为什么穿走石田的兜裆布和内衣?

       答:那上面有石田的体味,等于把石田的纪念品留在自己身上。

1936518日,阿部定以杀人罪被逮捕。各大报纸一起报道,这件匪夷所思的大案。“女淫魔阿部定”,瞬间震动了当时的日本社会。

显然,阿部定很多的供述显然和常人思维不同,检方开始怀疑她有精神病。对阿定的精神鉴定结果显示,她为虐待狂和恋物癖,还有癫痫病。

有意思的是,阿部定自认为没有精神病,也不是色情狂。

她自己曾经交代:我最遗憾的是,世人误解我是色情狂。对这一点我想申诉,我是不是变态性欲者,只要调查我过去的经历就可明白。我即便做艺妓时,也曾不收费和人性交。在男女关系中不会忘记自我,有时也会顾虑时间情况而和对方断然分手。

我也有理性战胜感情、不为男人痴迷的时候。但是只有石田,我认为他太完美了。勉强要说他有什么不好,只能说他品格稍微差点,但我反而喜欢他的单纯,全心全意地迷恋他。我的事情公诸社会后,被人当做笑话传诵,但女人喜欢心爱男人的阳具是理所当然的。

有人本来讨厌生鱼片,但老公喜欢,自己也跟着喜欢;穿上老公的棉袍就高兴;喝喜欢的男人喝剩的茶水也觉甘美;男人嚼过的东西放进自己的嘴里,更觉得幸福。

男人替艺伎赎身,是为自己能独自占有这个女人的身体和心灵。像我这样因太爱男人之余,而做出这种事的女人,这世上一定还有。当然女人有各式各样,也有人重物质甚于爱情,就算我因为爱得过火做出这种事,也不能认为我是色情狂。

 

对这个审判,日本法院也很头疼,因为根本没有先例。众多法律专家再三研究,认定为因情乱性,犯人有一定程度精神问题,可以从轻判决。

最终,阿部定被判有期徒刑6年。

通常犯人都是坐火车去监狱,成为名人的阿部定是坐汽车去的栎木监狱。为什么这样?

主要是阿部定名气极大!!一旦乘坐火车,她肯定会引起众多人围观,甚至会形成大的骚乱。

服刑时,阿部定连广播体操都没听说过,一开始感觉精神痛苦,却颇能吃苦,也服从管理。

她在监狱里劳动比别人多干一倍的活,成为模范犯人。然而,当石田的1周年祭日到来时,他的癫痫症发作,又哭又闹,倒地不起,用水桶当头泼在女看守身上。在女看守的说服下,阿部定才恢复了平静。这期间,阿部定读了有关各种思想的书,皈依了佛教。

1941年,“皇纪纪元2600年”进行全国大赦,阿部定提前出狱。

 

出狱后,阿部定在姐姐家住了几天,后住到以前的情夫秋叶正义夫妻的家里(秋叶已经转入保险业)。秋叶夫妻成为她的监护人。

此后的7年间,阿部定用刑警起的假名吉井昌子生活。她在赤坂的饭馆打工,认识了个小公司职员并与其结婚,夫妻两人住在谷中的公寓。

阿部定的丈夫是个懦弱的公务员,根本不知道妻子的真名。

东京大轰炸时,阿部定家被炸毁,全家疏散到茨城县结城郡宗道村(下妻市),在那里帮人家干农活。

战争结束时,夫妻两人住在琦玉县川口市。

1947年,一直苦苦寻找她的媒体,终于发现了阿部定,开始对她的连续报道。

她的丈夫此时才发现,妻子居然就是大名鼎鼎的阿部定。这个胆小的丈夫吓得立即逃走,再也没有和她见面。

直到1970年代的这段时间里,阿部定的事迹开始不断地被各种媒体炒作。很多剧团,也开始排演以此事件为蓝本的节目。

阿部定1个人孤独的或者,先后担任温泉旅馆服务员、饭馆服务员、酒吧老板娘等等职业。此时的阿部定,是个工作认真努力的人。

1959年,因表现优异,阿部定得到了东京餐饮界协会颁发的优秀服务员奖状。 

阿部定本人于1974年失踪,当时她已经69岁,一说她去寺庙隐居,直到72岁去世。

晚年看见过她的人说:阿部定看上去那么温和,同普通的老奶奶没什么区别。

不过,阿部定始终是阿部定,她没有变。

根据她的朋友们回忆,即便在60多岁高龄,阿部定还在用金钱,引诱不到20岁少男同她上床,乐此不彼。

阿部定的真面目,究竟是什么呢?

(完)  

发表评论

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