奸杀6人焚烧阴部的变态狂魔:2006年浙江董文语特大连环案

HIGHT2025 史海奇谭 768 次浏览 , , , , 没有评论

   

2006年3月开始,1个杀人狂魔在浙赣闽3省出没。短短2个月内,他奸杀作案5起,杀死6人、重伤2人。更可怕的是,受害者中有5人是女性,全部被残杀后奸尸甚至毁尸,焚烧了女受害者阴部。这个丧心病狂的恶魔又非常难抓,多次逃出警方的罗网。

 

2006年3月11日上午,浙江省金华市艾克医院,和往常一样人来人往。这是一家采用中医理论,治疗癌症的私人医院。治疗颇有些疗效,生意还是不错的。医院工作性质特殊,上班很早。早晨7点不到,医生护士纷纷到了自己的岗位。此时,药房的药剂师小李向主任报告:药剂师何瑞寅和张晓洁都没来上班。

何瑞寅和张晓洁是一对年轻情侣,都是21岁年龄。他们不是金华市本地人,在艾克医院药房工作时才认识的。

交往1年多后,2人确立了恋爱关系,还订了婚。

这2人是所谓的帅哥美女,何瑞寅是个1米八几的大个子,身材魁梧,相貌英俊,举止潇洒。何瑞寅收入不算高,人很大方,经常请同事吃饭,人缘很好。

而张晓洁则是娇小的南方女孩,个子不高,人也瘦弱。她是个很乖的女孩子,温柔和善,相貌清秀,深受同事们的喜爱。

此时,这对未婚夫妻都住在艾克医院为外地员工租的1栋5层的民房内:金华市西关街道上坞村上坞街53号。

何瑞寅和张晓洁工作能力都很突出,认真负责,从没有不请假就不上班的情况。

私立医院规模较小,药房每天排班只有3个人。

现在2个人没来,药房就运作不了啦。

主任赶快给2个人打手机,奇怪的是手机关机了。

主任也没有多想,认为可能是年轻人睡过了。

主任对小李说:我记得他们住在203室,你不是去玩过吗?你干脆跑过去敲敲门,喊喊他们。

   

主任下了命令,小李也不好说什么,只能去了。

员工居住的民房,距离医院只有五六十米。上坞街是一条很杂乱的小街,宽度不过三四米。小街的两边,都是密集的民房区。

小李快速走出医院,几分钟就爬上了居民楼的203室。

简陋的民房租金低廉,房东为了省钱,并没有安装防盗门窗。屋子里就1个木门,窗户也没有安装防盗网。

这里距离金华市政府只有一二公里,距离派出所不到1公里。按照房东的思维,哪个小偷敢来这里作案?还要什么防盗设备。

小李敲了几下门,里面毫无动静。小李隔着门大喊了几声,还是毫无反应。

小李有些无奈:这2人一大早跑到哪里去了?怎么不在家啊!

就在转身要离开的时候,他突然发现门是虚掩着的。

小李用力一推,门就开了。

真奇怪,怎么大清早的不关门啊?看来两人还是在家啊!

小李伸头进去又喊了几声,突然心里一颤。

小李是金华本地人,父亲是农村杀猪的屠夫,他从小就看老爸杀猪。此时,他清楚的闻到一股熟悉的味道,就是血腥味。

不由自主的,小李走了进去。

203室只有20多平方米,只有1个卫生间、1个小厨房,还有1个卧室,没有客厅。

   

小李进门后,一眼就看到那张大床。

此时的大床已经被鲜血全部浸透,被子丢在地上,上面赫然躺着2具尸体。

大个子的何瑞寅穿着短裤,双眼微微睁开,横卧在床上。他的颈部被用利器割开,几乎被割断,可以清晰看到颈椎骨。

更可怕的,是他的未婚妻张晓洁。她也横卧在床上,颈部只剩下一点皮粘着。她的双目圆睁,脸上流露着极度的惊恐。

张晓洁的下身赤裸,身上的睡衣也被掀开,似乎被人强奸。

小李又惊恐的发现,张晓洁的下身好像被火烧过,阴道内还插入了1支毛笔。

更可怕的是,在卧室的墙上,赫然用鲜血写着6个字:杀人者!恨社(会的)人。

这个惨烈的场面,超过了正常人的心理承受力。

小李惊恐的尖叫了几声,连滚带爬的跑下楼报警。

     

金华警方迅速出动。

刑警们赶到现场后,也惊呆了。浙江省比较发达,治安不太好,有很多刑事案件。不过,如此凶残狠毒的案件还是很少见的。

根据现场侦查,何瑞寅和张晓洁居住厨房的窗口和地面、卧室的地面,都有着带着圆点的男性运动鞋印。其中一些,是带血的鞋印。

根据足迹分析,鞋印的主人身高很矮,仅有1米6左右,绝对不是被杀的大个子何瑞寅。

同时,在何瑞寅和张晓洁居住的203室隔壁202室,也发现了类似的鞋印。

何瑞寅和张晓洁的钱包和手机失踪,楼下40米远处草丛中,发现了一双带血的粗纱手套。

何瑞寅和张晓洁是被用军用匕首一类的利器,割喉而死。这把匕首很锋利,歹徒下手也非常狠毒,一定要致受害者于死地。

看来,歹徒很有可能是个小偷。他是先进入隔壁的202室,发现厨房的门被反锁(这户人比较有安全意识),不能进入卧室寻找财物。

无奈之下,小偷只得爬到何瑞寅和张晓洁居住的203室,进行盗窃。

根据尸检表明,小伙子何瑞寅,是在没有防备下,被人突然用刀割喉而死的。被袭击时,大约是凌晨1点多,何瑞寅应该还在熟睡。

根据走访何瑞寅的家属,得知何在睡觉有频繁翻身的习惯。可能何瑞寅睡梦中突然翻身,正在盗窃的歹徒误以为何瑞寅醒来。

何瑞寅身材魁梧,而歹徒身材矮小。两人一旦发生搏斗,歹徒虽有刀,也很有可能不是对手。周边又是密集居民区,群众一旦听到呼喊赶来查看,歹徒也难以逃走。

所以,歹徒就干脆痛下杀手,将熟睡中的何瑞寅杀死。

而张晓洁死亡时间稍迟。应该是何瑞寅被歹徒杀死后,她才惊醒,试图喊叫。歹徒见状,用力掐住她的脖子,将她活活掐死。随后,歹徒怕她不死,将她的脖子割断。

让人发指的是,歹徒对张晓洁的尸体进行奸污,然后反复搜索,拿走了钱包和手机。

接着,歹徒用房间内的1支毛笔沾着鲜血,在墙上写了6个字。变态的歹徒,竟然将毛笔插入张晓洁遗体的阴道内,又用打火机点燃了阴毛,然后翻窗逃走。

看来,歹徒不但是极为危险的杀人犯,还有严重变态心理,绝对是恶魔。

根据现场分析,金华警方认为歹徒很可能是惯犯。

 

他是徒手攀爬进入2楼,又撬开窗户翻入室内,手法熟练。

有意思的是,偷东西最多判刑几年,根本没有必要杀人。

看来,这也许不是歹徒第1次杀人,他之前还背负有其他命案。

就是有命案在身,一旦被捕就可能死刑,歹徒才如此疯狂杀人。

案件还是有一些证据的,警方提取了足印、精液等物证。

该案性质极为恶劣,案发地点距离市政府近在咫尺,不远处又是大学城,金华市非常重视。

显然,案件也造成了恶劣影响。

案发后,居住在这里的艾克医院几十名员工,一瞬间全部搬离。

一种说法是,杀人也许是因医患纠纷。

在该医院的请求下,警方派出4名持枪警察,24小时不间断的驻守医院。

目睹现场的小李,陷入极大的恐惧中,身心几乎崩溃。他只要一闭上眼睛,就会在梦中看到血淋淋的现场,甚至还看到1个黑影持刀追杀他。直到案发后1年,小李仍然没有缓过来,不向任何人谈起此事。始终精神恍惚,连药剂师的工作也无法胜任。小李最终辞职离开金华,试图摆脱这种可怕的恐惧感。

惯犯且可能有命案,金华警方立即向周边省市发出协查通报。很快,他们有了收获。

 

金华奸杀案发生前一周,3月4日,江西省上饶市信州区施家山花果山发生了类似案件。

受害者也是一对小夫妻,地点是他们家民房的2楼。

男主人叫做江诗春,是个20多岁的小伙子,本地的农民。他的新婚妻子杨梅梅,已经怀孕8个月。

小两口住在2楼,江诗春的父母、江宗狗老夫妻,住在3楼。

当晚大概凌晨2点多,熟睡的江诗春突然感到,腹部的皮肉被妻子用力抓了一把。

这一下抓的非常重,把他从睡梦中疼醒。

惊醒后,江诗春依稀发现,屋里有光,好像是妻子手机的亮光。通过亮光,江诗春隐约看到屋子里好像有个人,手里拿着什么东西。

同时,他感到身上有一些黏糊糊的液体,很腥气,似乎是血。

惊慌之下,江诗春大声喊叫起来“爹!爹!出事了!快来!”

听到有人喊叫,黑影立即用什么东西砸过来。江诗春本能的用手一档,顿时手臂一阵剧痛,接着听到重物落地的声音。

见没有打倒江诗春,黑影似乎拔出了匕首之类的东西,准备靠近。

万幸的是,这几声喊叫惊醒了3楼睡觉的老爷子江宗狗。老汉睡眠不好,一下就被尖叫声惊醒。他立即起床大声询问出了什么事,还随手抄了一根木棍下楼。

黑影听到有人喊话和下楼的声音,也不知道有多少人,慌忙逃走。

此时,江诗春听到咚的一声,屋内的黑影不见了,有人从2楼跳了下去。

江诗春急忙开灯起床,瞬间惊呆了。

 

躺在他傍边的妻子杨梅梅,满头满脸都是血,枕头和床单上也是血。她的头顶被什么钝器砸了,颅骨塌进去一块。江高声呼唤妻子,又用力推了几下,妻子毫无反应。

江宗狗推开门,问儿子:怎么回事?

江诗春万分惊恐的回答:不知道。杨梅梅好像死了!

江宗狗喊道:你的手上怎么有血?

江诗春这才发现,他的右手,也就是挡住砸来重物的那只手,已经无法伸直。胳膊上面都是血,皮肉都破了,他受伤了。

砸伤他的,是屋内1块20斤的磨刀石。

看来,将杨梅梅砸成重伤的凶器,也是这块磨刀石。

江家立即报警,同时将杨梅梅送到医院。

杨梅梅受伤非常重,颅骨顶端被砸成粉碎性骨折。经过开颅抢救,这才勉强保住性命。

案发后25天,杨梅梅这才清醒。她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为什么在医院?

万幸的是,她的孩子没事。几天后,她生下了1个健康的女孩。

这边,警方在现场发现了很多足印。

根据现场分析,小偷先翻入了江家的邻居家。邻居不在家,所有门都上锁了。

小偷没有收获,又翻入江家。

进入江家2楼小两口的卧室时,突然杨梅梅正在充电的手机亮了。说来也巧,杨梅梅习惯不关手机就睡觉。当时,手机突然收到了1条诈骗短信(安溪发来的吧),屏幕就亮了。

这个亮光让小偷大吃一惊。他以为杨梅梅醒了,拿起手机照明查看。惊慌之下,歹徒随手捡起屋内的磨刀石,对准杨梅梅头部猛击。

被砸后,杨梅梅本能的用力抓了丈夫,由此两人都捡了一条命。

出事后,江家极为惊恐。

他们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也不知道歹徒到底有多少人。江家不敢在这里居住,将房子贱价出售,亏了差不多20万元。

所谓出大事,就看得清人情冷暖。杨梅梅重伤后,因是农民没有医保,医疗费高达几十万元。

江家承担了第一次住院的医疗费,但医生说杨梅梅还需要更换人造头骨,还要花费巨资。

江家感觉无法承担,就将失去劳动能力的杨梅梅送回了娘家。

 

经法医鉴定,杨梅梅的伤势构成重伤甲级,江诗春的伤势构成轻微伤甲级。

警方又发现,小偷还在3楼房子内拉了一泡屎,还发现了多枚烟头。

看来,这个家伙绝对是惯犯,心理素质很好。他根本不怕在现场长时间停留,甚至能够慢慢抽烟。

接到金华方面的协查通报以后,江西上饶警方提供了现场的足印和烟头上的DNA等信息。

经过比对,和金华311奸杀案的证据完全一致。

可以确定,这2个案件都是同一个人所为。

这个家伙可能认为:在3月4日的案件中,已经将杨梅梅砸死(其实杨梅梅能够幸存是很侥幸的)。既然已经杀人,他更肆无忌惮,开始了连环的杀人行为。

3月20日,浙江省公安厅副厅长洪巨平、刑侦总队长徐定安、副总队长聂展云带领专家组来到金华指导破案。金华方面迅速组成专案组,案件也成为省级督办案件。

不过,专案组却忧心忡忡。

这个家伙是凶残变态的惯犯,恐怕不会主动停止犯罪,还会继续杀人。

显然,专案组的判断没错。

金华311案件后2周的3月29日,这家伙又杀人了。

 

福建省福鼎市山前街彩虹新区A8幢住户王家,惊恐的向警方报案:年仅16岁的女儿,被人强奸杀死在床上。

福鼎警方迅速赶到现场,王家上高中的女儿,被人残忍割喉杀死。小女孩满脸惊恐,下身赤裸,阴毛有被烧焦的痕迹。

王家父母和女儿分别住在两个卧室,相距不过几米。

根据现场痕迹分析,歹徒翻入3楼王家窗户,先是进入王家父母的卧室,偷走了裤袋中的300多元钱。随后,在女孩房间行窃时,这个女孩惊醒。

歹徒立即掐住女孩的脖子,将她活活掐死。歹徒怕女孩不死,又用匕首进行割喉,再对对尸体进行奸淫,又放火烧了阴毛。

实施完暴行后,歹徒才从容跳窗逃走。

根据女孩体内精液分析,这个恶魔就是金华311案件的凶手。

至此,在短短1个月内作案3起,歹徒杀死3人,重伤1人,奸尸2起。

通过这起案件,专案组更确认歹徒的心理素质很好。

女孩的卧室距离父母卧室很近,歹徒却能够从容作案长达二三十分钟,不怕被人发现。

同时,歹徒有明显仇恨女性的思想。

杀人也许是怕受害者叫喊,导致自己被抓。可是,杀人后的奸尸和毁坏尸体,就毫无道理。

显然,歹徒对女性有强烈的怨恨心理,借此报复和发泄。

还有,歹徒1个月内3次作案分别在浙江、江西、福建,说明歹徒是流窜作案。

对于这种流窜犯,警方是很头疼的。

这些人居无定所,甚至一天换一个地方。即便知道歹徒是谁,想要在大中国抓住1个人,谈何容易呢。

可怜的孩子,残杀孩子的家伙应该实施明代剥皮酷刑处死

 

与此同时,各种半真半假的情报,还在不断传来。

此时,金华秋滨工业园区某工厂反映,工人朱某4月4日后就不辞而别,没了踪迹。朱某失踪前,警方曾经来征集311案件的线索。看来,朱某非常可疑。

警方立即调查朱某,在老家将他堵住。经查,朱某失踪是因长期赌博和偷盗电缆线。看到警察来排查,朱某怕盗窃的事情败露,心虚跑了。在311案件发生的时候,朱某正在地下赌场,通宵推二八杠(江浙民间一种赌博),没有作案时间。

很快,又有新的线索。

311案现场附近某房东汇报:他的1个房客房,房租未结清就溜了。清理房间时,房东发现床下有件带点点血迹的衬衣。这个房客一米六几的个头,身板强壮,脾气暴躁。

显然,这与311系列案件刻画的案犯特征,非常接近。

警方立即追踪这个房客!花费了很大精力,警方才在金华市某城乡结合部将房客抓住。

结果也让警方哭笑不得。

此人是个锅炉工,因工作分配问题和车间主任打了1架。他用铲子打破了主任的头,鲜血飞溅到他的衣服上。这个锅炉工比较胆小,当天就跑了。

根据调查,311当天此人在工厂值班烧锅炉,没有作案时间。

 

串并案中,警方又发现2003年6月20日,金华江南某别墅区内的盗窃案件,现场也有留字的现象。

这起案件当时很快就破获了,案犯为2人,其中1人已抓获,现在十里丰监狱服刑,另1名在逃。

警方立刻赶往十里丰监狱,调查这个小子,结果啼笑皆非!

该案犯说,这些字确实是他写的,

当时他看到书桌上的纸和笔很漂亮,自己小时候又学过毛笔字。突然心血来潮,他就奋笔疾书留下了自己的“墨宝”,也就是“爷爷到此一游”6个大字。

至于系列案件,和他没有关系。他们是流窜浙江全身作案的惯偷!311案件发生时,他们根本不在金华。

更夸张的是,此案后,网上突然出了几个以“杀人者!恨社人”为网民的网友。

警方不敢轻视。

这会不会是歹徒杀人后,故意炫耀呢?

通过IP地址确认,两人分别在新疆和杭州。金华方迅速发函,请求两地公安机关协查。结果也是让人哭笑不得。

在几次案发时间内,这2人均未离开过当地,其中1人还是毛都没长齐的初中学生。

 

就在专案组奋力追踪歹徒的时候,让他们震惊的事情又发生了。

这个歹徒竟然回到了金华。

4月9日,金华市秋滨街道秋高村的居民紧急报案:2个女人被杀。

早上6点天还没亮,小区的送奶工发现了异常情况:12幢6号楼外竟然有1个木梯,通往304室。

304室是老房子,哪会天没亮就去装修。惊奇之下,送奶工找来了小区保安。

保安反复敲304室的房门,里面毫无反应。无奈之下,保安只得顺着木梯爬了上去,隔窗喊话。

喊了几句,突然保安大叫一声,连跑带跳的蹿下木梯:不得了啦!死人了!满地都是血!

保安立即报案,金华警方赶到现场,再次被惊呆了。

这是一间普通的出租房,住着一对年轻的贵州姐妹冉荣和冉敏。姐妹两人长得都很漂亮,在美容院工作。20岁姐姐主要帮客人按摩,18岁的妹妹刚来不久,负责帮客人洗头。

根据邻居反映,这对姐妹在正规美容院上班,并不是从事色情工作。她们平时穿着比较前卫,也有些性感,人总体还算正派,和邻居们关系也不错。

当晚凌晨2点左右,邻居似乎听到304室有女人叫了一声,随后就没声音了。

邻居没有多想,昏昏沉沉继续入睡,没想到竟然出了这么大的事情。

现场同311金华艾克医院案件,大同小异。

木梯是小区中一家装修公司遗留的,歹徒是顺手推过来使用,借此翻入室内。

姐妹两人都被杀死在床上,其中妹妹冉容,是在睡梦中突然被人割喉死亡的。她的衣服完好,没有遭到性侵犯。

 

而姐姐冉敏是惊醒后喊叫了一声,再被歹徒割喉杀死的。

姐妹两人被害后,姐姐冉敏被歹徒奸尸,又将1支“菌必净”药膏插在阴道内。

姐姐冉敏的尸体上,有多道刀痕。这是歹徒在杀死冉敏后再用刀乱划,似乎是在发泄。

现场只有姐姐的1部手机丢失,其他没有失窃什么财物,抽屉里就有几百元现金。

看起来,似乎歹徒这次不是为了盗窃,像是同姐妹两人有什么仇恨。

精液检测表明,歹徒就是系列案件的凶手。

专案组认为,此次案件似乎是报复杀人,随即对姐妹两人的社会关系进行排摸。

妹妹没有被奸尸,好像不是歹徒报复的对象。

经过调查,17岁的妹妹从老家来金华才二三个月,平时仅仅负责洗头,和客人接触很少,根本没有什么仇人。

姐姐则来金华时间比较长,社会关系相对复杂。

经过反复分析,和姐姐有矛盾的人只有2个,都是女性(女人一个眼神不对就能结怨)。作案人是男性,又是连环杀手,显然这2个女人和案件无关。

于是,案件又进入了死胡同。

 

在短短1个月内,金华发生2起恶性奸杀案件,一时间社会舆论哗然。

案发现场距离金华大学城不远,案件也引起了年轻学生的恐慌。一时间,无数谣言在大学论坛上面流传。

金华职业技工学校的某学生发了1个帖子,《金华惊现多起连环杀人案,犯人尤其喜欢杀女性!!!》。通过警方的熟人,这名学生了解到部分案情。少不经事的学生,出于好意,发帖警告同校女生要小心,结果惹了麻烦。

2天后,该学生就被拘留,理由是“严重扰乱了社会公共秩序,危害了群众安全感。”

学生辩解没有虚构案情,说的都是实话。对此,警方又解释“重大案情不应该由个人来发布,因为扭曲和夸大不能得到控制!”

乖乖隆地咚,好大的官威啊!

这次的案件,也让金华专案组很疑惑。

正常来说,歹徒既然是流窜犯,基本常识是:不应该短期内,回到同一个地方反复作案。

明明3月11日刚在金华杀了人,当地警方到处搜捕,火车站、汽车站、旅馆都有警方巡逻排查。

为什么歹徒又在4月9日返回金华作案?

身为惯犯的歹徒,难道不知道这是非常危险的吗?

这是违背常理的事情。

让专案组更没想到的是,歹徒还在肆无忌惮的奸杀作案。

4月9日案件后1个多月,又有新的案件发生。

 

江西省上饶县旭日镇旭日村,发生了奸杀命案。

当地警方迅速赶到现场,这是1所相当漂亮的小洋楼。洋楼的主人是1个商人,长期在广州做珠宝生意。

平时,家里只有商人27岁的妻子熊淑珍在家居住,夫妻两人没有生育。家中还有1个老年保姆,住在顶楼。

5月26日早晨,60多岁的老保姆起床推开2楼女主人的卧室,发现这个漂亮女人已经遇害。

女主人熊淑珍双手被捆绑在背后,下身赤裸,颈部几乎被割断,卧室的被子几乎被鲜血浸透。

老保姆当场吓得昏死过去。

醒来后,老保姆靠双手爬下楼报案。

经过警方分析,又是那个恶魔做的案子。

根据现场痕迹分析:歹徒发现这座小洋楼很漂亮,认为主人肯定有钱。他翻越围墙进入院内,又攀爬楼房的落水管越窗进入室内。

女主人熊淑珍比较警觉,很快发现了有人持刀入室。熊淑珍的胆子比较小,面对拿着凶器的歹徒,她没有敢于呼救,表示愿意给钱换命。

见熊淑珍不敢喊叫,歹徒将她的手脚捆绑起来,随后在室内寻找。

告诉大家1个经验:之前女主人的周旋都是对的,破财挡灾也完全正确。不过,一旦歹徒(尤其是没有蒙面的歹徒)要捆绑你,就一定要拼命。只要被绑住,你的性命就丢了9成9。被绑后,你失去了任何抵抗的能力,任人宰割。既然歹徒能够入室抢劫,就不会惧怕杀人,甚至就背负着命案。你被绑住,基本上就是死路一条了。

     

熊淑珍为了保命,应该是主动告诉歹徒:一楼车库的小汽车里面有钱。歹徒下楼去车里,取走了1000多元现金。

熊淑珍以为歹徒只是图财,不会害命。她哪里知道,这个歹徒已经是背负多条人命的恶魔。

熊淑珍已经被捆绑和堵上嘴,无法抵抗了。所以,这次歹徒没有先杀后奸,而是先将熊淑珍强奸。熊淑珍终于知道大祸临头,拼命挣扎,用脚猛踢,还用嘴咬伤了歹徒的手指。

歹徒非常矮小瘦弱,一度也制服不住她。在激烈踢打、撕咬中,歹徒的手套被扯掉。无意之中,歹徒在家具上留下了1个完整的手掌印。

此时抵抗已经迟了,熊淑珍还是被强奸,再活活掐死、割喉。

在歹徒作案期间,3楼的老保姆年龄大,耳朵背,并没有听到动静(不然也是难逃一死)。

这次案件发现了重要的证据,就是掌印和指纹。

短短2个月发生了5起恶性奸杀案件,金华专案组的压力无比巨大。

4月13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委员、公安部长周永康作出批示:各省联手,一定要及时把这凶手缉拿归案。

6月11日,案件久拖不决,公安部介入案件的侦破。

由此,浙闽赣311系列抢劫强奸杀人案,被列为公安部2006年第13起督办案件。

 

在强大的压力下,专案组立即将提取的掌印指纹,在全国范围内进行查找。

这是很可怕的任务!

仅仅浙江省刑事案件的存档,就有400多万份。

2006年,浙江还没有计算机自动比对指纹技术。依靠人力比对,这简直就是不可能完成的。

好在,专案组有着明确的侦破方向。

歹徒不惜冒着巨大危险回金华作案,似乎是故意给金华警方制造麻烦。可以合理推断,也许是金华警方曾经打击过这家伙,他故意2次来金华杀人以报复。

所以,金华专案组决定:优先查询本市犯罪记录。

事实证明,这个思路是正确的。

金华警方首先对本市的4万份存档进行比对。

6天后,专案组有了巨大收获。

 

在枯燥的对比中,技术中队长王卫斌突然发现,1个叫做“涂典波”的湖南桑植人,有重大嫌疑。

根据指纹比对,可以确认涂典波的指纹和歹徒的完全一致。

2006年,涂典波在金华市盗窃时被抓住,送到看守所拘留数月。涂典波自称是湖南桑植人。

专案组立即请湖南桑植方面协助调查,却毫无收获。

湖南桑植根本就没有这个人,显然涂典波是假名字。

当时,涂典波被关押在金华市看守所。专案组立即调查了看守和他的狱友,希望得到一些线索。

知道这是非常严重的专案,看守和狱友都不敢隐瞒。

看守认为,涂典波肯定不是湖南人,而是一口浓重的浙南口音,好像是温州人。

那时,涂典波只是盗窃一二千元的蟊贼,看守所也懒得查根问底,拘留几个月后将他释放。

倒是涂典波的狱友,提供了非常重要的线索。

这个狱友说:涂典波这人性格很内向,不爱说话,整天阴沉着脸。他对看守所很适应,像到了家里一样。我是温州人,听得出他也是温州口音,大家是老乡。有1次涂典波对牢头出言不逊,被几个人按倒殴打。我赶快站出来,帮着说了几句话。牢头给我面子,就放了他。涂典波对我很感激,有时候跟我聊几句。我看他对看守所很适应,就问他是不是经常进来。这家伙得意洋洋地说,他从小就和看守所打交道,还进过温州和杭州的监狱呢。

 

根据这个狱友的介绍,警方立即赶赴温州和杭州,调查历史的存档。

很快,他们有了重大收获。

根据指纹比对,涂典波果然在温州和杭州坐过牢。他的真名叫做董文语,是浙江省温州市平阳县龙尾乡百尖村人。

这家伙1978年出生,今年28岁,已经有过多次服刑经历。

1998年20岁时,董文语和流氓打架,持刀将人捅伤,因犯故意伤害罪被温州市鹿城区人民法院判刑1年6个月。

1999年4月释放,仅仅5个月后,他又在1999年9月10日犯盗窃罪,被杭州市滨江法院判刑2年6个月,2002年3月刑满释放。

2002年释放以后,董文语以小偷小摸为生。从2002年到2006年,他因为盗窃,先后在浙江金华江南、东阳、福建等地多次被拘留。

 

警方立即赶到平阳县龙尾乡百尖村,调查董文语。

这是个大山中的贫穷村庄,几乎与世隔绝。年轻人都出去打工了,只留下老人孩子。老人只会说方言,听不懂普通话,和外来人沟通非常困难。

在村长的帮助下,警方来到了董文语的家。房子常年没有人居住,已经倒塌了一大半。

根据村长的叙述,警方了解了董文语的过去。从某种意义上,董文语的童年和少年是非常悲惨的。

董文语的父亲叫做董希定,是村中有名的坏种。董希定从小就有好吃懒做、小偷小摸的恶习,是村中的公害。

长大以后,董希定变得强横暴戾,好赌好色,还动辄就和人打架,出手特别狠。

因盗窃和打架,董希定是公安机关的常客,基本每年都要被捕。

专案组赶来之前的2006年1月,董希定又打伤了人,负案在逃。

村民们对此见怪不怪:董希定本来就是个混蛋。

董希定17岁时,董文语的母亲、邻村的17岁女孩金美珠,由父母包办(一说是换亲),嫁到了董家。

从此,金美珠开始了地狱般的生活。

   

刚刚嫁过来,金美珠就发现丈夫董希定好吃懒做、脾气暴躁。平时,董希定不是和村民打麻将、推牌九,就是在家里睡觉。一旦没钱,董希定就去向父母讨要,或者去邻村甚至本村敲诈勒索或者寻机偷盗。

家里大小的活都是金美珠负责,稍有不慎还会被董希定一顿打骂。

金美珠回忆:他整天在外面赌博,回到家就要吃饭。他的饭必须预先盛好,冷好。他吃的时候如果觉得烫,立即掀翻桌子,扇我几个耳光。

农村女孩金美珠没有文化,深信嫁鸡随鸡的道理。虽然丈夫不是好东西,金美珠还是老实过日子。

结婚6年内,金美珠连生了2个儿子,小儿子就是董文语。

丈夫是个懒汉和流氓,金美珠只能自己想办法养活全家。当时金美珠的公公,也就是董文语的爷爷还活着。老头子很有做生意的头脑。在他的提点下,金美珠和姐夫家合作,承包了500颗树,做起了松香的生意。

丈夫不干活,金美珠只能自己下地苦干,2个儿子交给了公公婆婆抚养。

当时家中一年可以出8000斤松香,卖到江西的化工厂,能赚一笔钱,生活不成问题。

在爷爷奶奶家,董文语和哥哥也很受照顾,尤其奶奶对他们很好。

多年后,董文语还回忆:奶奶对我是最好的,是唯一关心我的人。

不过,这段时间并没有维持多久。董文语七八岁时,89岁高龄的爷爷因病去世,第二年奶奶也去世了。

金美珠无奈,只能将2个儿子接回家。丈夫董希定什么都不做,也不管孩子,金美珠只能又当爹又当妈。

可是,她白天要去地里干活,儿子根本没有人管,也无法上学。由此,董文语只有小学2年级文化,识字不多。

此时,家里又出了新问题。

游手好闲的丈夫董希定,竟然搞上本村1个老女人。女人比董希定还要大几岁,两人公然住在一起。

自从和这个女人好上后,董希定很少回家。偶尔回家一次,就是来要钱或者打骂老婆孩子,不让他们吃饭睡觉。

 

金美珠性格软弱,逆来顺受,忍气吞声。

只是,人终究是人。这样长期非正常的生活,是长久不了的。

在董文语11岁的时候,被折磨虐待多年的金美珠,突发精神分裂症。恍惚中,她离家出走到了邻县,被人拐卖。

13年后,她才被当地村干部解救出来。当时金美珠的病还没有全好,勉强能生活自理,却说不清自己的家在哪里。

无奈之下,村干部介绍金美珠,认识了温州市永嘉县碧莲镇缸窑村的老单身汉余祥顶。余祥顶因家里贫穷,始终没有娶妻,为人却也忠厚善良。

两人相处了一段时间,金美珠发现这个老光棍对她很体贴,就嫁给了他。

经过1年贫穷但安逸的生活后,金美珠的病情基本恢复,也想起了自己住在哪里。于是,金美珠回到白尖村,寻找前夫和2个儿子。前夫董希定因欠下大笔赌债,这几年都不知道逃到哪里去了。

大儿子已经20多岁,目前在上海打工。

小儿子董文语则早在11岁时就离家出走,现在不知去向。听人说,他四处行乞,还做过和尚。

大儿子和董文语都很仇恨母亲金美珠。他们不知道母亲是发病后出走的,以为她是抛弃了2个儿子,自顾自走的。

金美珠听说,只有大儿子和董文语有过联系。

   

警方迅速赶到上海,找到了董文语的大哥。

大哥是个很老实的农民,在上海做瓦工为生,赚些辛苦钱。

听说弟弟董文语杀了好几个人,大哥惊得目瞪口呆。

大哥向警方介绍:我和董文语没有什么联系,关系也很淡。我妈失踪的时候,我13岁,他11岁。我爸从来不管我们,就知道和那个老女人鬼混,要么就是去邻村打牌。我们开始是去姑妈家吃饭。吃了半年,姑父很反感,说什么“救急不救穷,这什么时候是个头”“他们又不是没爸爸,这算怎么回事”“董希定家里的事情不能惹,他没事还来找事呢”。后来,姑父就给我们几袋米,让我们自己回家吃饭。我们家不但没油盐,连锅都被我爸卖了。我们借了一口锅烧饭。经常煮一锅饭,兄弟两人吃几天,什么菜都没有。

大哥又说:后来姑父说,我们又不是只有一家亲戚,应该大家一起来给米。别的亲戚不同意,于是姑父也不给了。这样我们就没饭吃了。我当时13岁,就去邻村的砖厂打工。这是重体力活,一天下来,人像散了架。董文语11岁,也想去。可惜他个子小,才1米50几。砖厂嫌他矮干不了活,不要他。当时我自己吃了上顿没下顿,哪还能管董文语?我让他自己想办法。有1天我回家,发现他人没了。过了几天也不见人,知道他离家出走了。说实在的,我也不难过。咱兄弟生在这种家庭,生在这种人情淡薄的村子,还能怎么办?只能自己想办法活呗!我同情董文语?谁同情我啊!

警方:董文语去了什么地方?

   

大哥:2年后,他回了老家,是被遣送回来的。他说离开温州后,他先去金华然后爬火车去了杭州。在杭州,他想找工作,但个子矮没人要,只能乞讨。杭州那边有几个丐帮,乞讨都是有规矩的。他不知道规矩,在别人的地盘乞讨,被一群乞丐打的头破血流,差点死在西湖边。当时又没钱看病,只好抢了路边1个女人的包。被抓后,董文语说他18岁。这样他被关到看守所,这里至少有饭吃,也能看病。被释放以后,董文语不敢在杭州乞讨了,就跑到上海去捡破烂,为吃口饭。在上海,董文语吃了垃圾桶里面的什么有毒食物,倒在街头发抖挣扎。当时他就躺在市中心,来往路人没有一个管他死活,绕着走。他就这样躺了2天,就剩一口气了。后来,路过个老流浪汉,看这孩子可怜,将他背到医院打点滴,这才活了过来。董文语后来就跟着他,两人一起捡破烂和乞讨。几个月后,老流浪汉晚上过马路不小心,被卡车撞成重伤死了。流浪汉的命不值钱,定为无名氏随便火化了。董文语就自己流浪,直到1年多后被警方抓住,遣送回来。

警方:你弟弟够苦的啊?后来怎么样了?

大哥:董文语回来时,我也跑到外地打工去了,家里根本没人。他在破房子住了1个月,还是吃不上饭,就又出去流浪了。他自己跟我说,老流浪汉死时,留给他400元钱。第二次离家出走(其实已经没有家了),他不想再乞讨了,要正经找个事做。当时他15岁,喜欢武术,就去郑州一家武馆去学少林拳。河南骗子多,这家武馆也是骗子。这伙人骗了他400元钱,然后让几个大汉把他赶了出去。他没办法,扒车到了登封少林寺学武功。他说给少林寺那些和尚不停磕头,头都磕起了大包,但是他们还是不收他。董文语没钱又没出路,就又四处流浪乞讨、捡破烂。17岁的时候,董文语对社会失望了,觉得活着没意思,就去寺庙出家,当了1年和尚。

 

警方:什么?董文语还做过和尚?

大哥:是啊,他有个外号就是小和尚。18岁的时候,他觉得做和尚也不是长久之计,决定去参军。他又回到老家,应征入伍。因为长期流浪、营养不足,他的发育很不好,身高才1米58,不符合要求,不能参军。从这以后,董文语又四处流浪。一些流浪汉开始教他扒窃,他就开始小偷小摸。我看他这样不是办法,就介绍他一起来做瓦工。他散漫惯了,不能愿意吃苦,觉得瓦工的活太脏太累,做了1个月就不干了。

警方:他又去扒窃?

大哥:可不是吗!吃偏门,迟早要出事。1998年,他20岁,在温州扒窃时候遇到另外1个小偷,说抢了他的地盘。2人打起来,都动了刀子,结果那个小偷被捅伤大腿,受了轻伤,董文语被抓起来判刑1年半。放出来以后,我介绍他去杭州工厂打工,在流水线上搞装配。

没想到,这小子和我爸一样,根本吃不了苦,懒得很。他干了1个月就不干了,又去扒窃。他说流水线不是人干的,每天早上六点晚上晚上八点,赚一点点钱,还经常被拖欠。还是扒窃容易来钱,有时候一天就能偷到上千元。

 

警方:听说他就是在杭州,被女人捅了一刀?

大哥:是啊。我听说,他扒窃期间,在杭州包养了了1个小姐,外号叫什么长发妹。董文语对这个小姐挺好,但小姐哪里有什么感情,还不是图你的钱。才2个月,这个小姐就把他的钱骗光了,搞得董文语自己都没饭吃。董文语发现后,气的打了她一顿。结果第二天,这个小姐去董文语的出租屋,把自己东西全部拿走。董文语跑出来阻拦,被这小姐对着头上砍了一刀,留下1个伤疤。董文语当时没有还手,但从此以后特别仇恨女人,觉得女人都不是好东西。没几个月,他又因盗窃被杭州警察抓了。释放不到半年就犯案,重判了2年半。

警方:后来你们还有联系吗?

大哥:这事以后,我就很少和他联系。我觉得董文语和我不一样。我像我妈,老老实实,能忍能吃苦。董文语活脱脱就是我爸,天生好吃懒做、又暴力又极端,迟早出大事。对了,3月中旬,他打手机问我“妈住在哪里?”我告诉他,他好像去了。你们可以去问问我妈看看。

 

3月中旬?

董文语在3月初就杀人了啊!她还敢去看他妈吗?

警方立即赶到董文语母亲金美珠那里。

下面就是一份访谈金美珠的记录:3月21日早上8点半左右,金美珠在屋前砍柴。村委会旁边通往自家的路上,走来1个年轻小伙,他穿着牛仔衣,黑色毛衣套在里头,背着个黑色双肩包,一言不发,站在金美珠身后。金美珠回头看了一下,觉得有点奇怪,年轻人只是站着看,不说话,她想:“这人站在这里干吗?”然后继续砍自己的柴。

大概过了“有半小时”这么久,年轻人终于打破沉默叫了一声:“妈,我是董文语。”

  “董文语是我儿子啊!”金美珠扔掉斧头站起来,抓住了儿子的手。

金美珠已经十多年没有见到儿子。她拉着董文语的手时,眼泪流下来了,她想到没有妈妈的儿子过得很苦。董文语跟妈妈金美珠说:“妈 妈不要哭!你哭我就走了。”金美珠赶紧把泪抹掉:“我不哭,我不哭,那你就留下来陪妈妈。”坐在凳子上,董文语说:“好。你不哭我就不走。” 说这句话的十天前,他在金华杀了一男一女,割喉,对女死者的尸体还实施了侮辱性侵害。做完这些,他在房间里找了支毛笔,蘸着血写下了“杀人者恨社人”的大字。

他到的第三天,金美珠又哭了一次。这次是讲到儿子头顶的伤疤,长达四厘米的伤疤,听说是他7年前在杭州时,被女朋友用刀捅的。金美珠哭的是,儿子的命苦,什么女孩子这么狠啊,要拿刀往儿子头上扎。对于这个女朋友的事,董文语也没有多说。

 

金美珠始终觉得,儿子是怨恨自己的,才十多岁,爸爸不管,妈妈也不管。但她不敢说这个话题,每天就尽量地做些好吃的给儿子,有时煮粉干,有时煎鸡蛋,有时炒墨鱼。董文语说:“好久没吃妈妈煮的菜了,很好吃。 ”金美珠赶紧趁机说,“那你就在妈妈这里不要走了吧。”董文语不吱声了,然后说:“我要出去赚钱啊 ,在这里又没有工作。” 董文语叫老实巴交的继父余祥顶为“伯伯”。走之前的那天,他跟“伯伯”多聊了几句:“我妈在这里,我看你疼她,我也放心了。”

3月27日早晨6点,金美珠在屋里准备做早饭,董文语进了屋,跟妈妈说准备走。金美珠说:“文语啊,你吃了早饭走啊,吃了走啊。” 董文语没应,走到屋外,对站在屋前的余祥顶说:“伯伯我走了。”

做好早饭的金美珠唤儿子的名字时,这才听余祥顶说,已经走了! 金美珠冲出门,一路沿着公路追去,她追一段就喊一声:“文语!”一直走了2公里,不见人影,她只好折回家来。 两天后,董文语在福建省福鼎市再次行凶,这次他杀死了一名16岁女孩,之后还奸了尸。

 

确认董文语是系列奸杀案凶手后,8月公安部发布了A级通缉令,悬赏10万元抓捕奸杀恶魔董文语。

期间,董文语不断在全国各地出现。

这家伙有丰富的逃窜经验,很难抓住他。

警方资料记载:7月初,专案组从福建莆田涵江分局获得一条消息,6月29日曾有个身高一米六左右的年轻人,到一小寺庙试图出家。经寺庙里的和尚辨认,这人很像董文语

8月中旬,专案组获得一条重要线索,董文语在广西桂林火车站旁出现!专案组立即派人快马奔赴桂林,可惜扑了个空,董文语快了一步。

10月23日,温州瑞安1个群众,发现自家一间较为偏僻的闲置房内好像有人住过。现场还留下了一本《青年文摘》杂志和其他可疑痕迹,书上写有董文语字样。瑞安警方立即提取痕迹物证进行鉴定,确定果真是董文语。专案组立即派出人马赶往,可是董文语又一次销声匿迹。

 

董文语再次失踪,直到2006年11月16日,他意外受伤被抓捕。

当天,四川宜宾市外象鼻镇方水村8组的1栋3层民房,发生盗窃案。

睡在2楼的女主人张桂英,常年和丈夫在夜间捕鱼,眼神很好。

凌晨2点,张桂英依稀听到房内有声音。她睁开眼,发现门口有个人影。张桂英定睛一看,确认是个身材不高的男人。他立即高声呼救“有贼啊!抓贼!”

听到有人喊叫,小偷立即跑出房门,试图从阳台跳下去。

也许是冤魂缠身,这个小偷突然被一根电线绊了一下,一头栽了下去,导致右腿粉碎性骨折。

警察很快赶到,发现了这个重伤的小偷。面对警方盘问,小偷一语不发,多次试图逃走。

 

经过搜查,小偷身上有1把匕首和1个日记本。

翻开日记本,警察顿时吓呆了。日记本里面赫然写着:“今天我杀了两个人,像电影里演的一样,杀人就像杀猪一样”“我恨社会,社会也恨我” “真没想到我的人头直(值)10万元,以前自以为是烂命一条,没想到还有人出钱让我死。今天,我来到云南边境,本想逃去缅甸,可一想身边的钱已所剩不多,出境后也是死路一条,还不如再回金华杀个痛快。”。

警方发现他的日记本中,还夹着1张报纸,新闻标题写着《悬赏十万,缉拿凶魔董文语——此人有可能逃往广西》。

宜宾警方迅速与311专案组取得联系,11月16日上午,宜宾、浙江警方通过照片等信息,确认该男子就是公安部A级通缉嫌疑人董文语。

通过DNA检测,确认董文语就是系列奸杀案的作案人。

证据确凿,董文语也无从抵赖,很快承认自己的所作所为。

 

董文语认为,自己作案不单是为钱,还是报复社会。他认为自从11岁妈妈发病出走后,社会对他没有任何关心和帮助,自己的亲戚甚至哥哥也是对他不闻不问。流浪期间,没有人在意他的死活,也没见到有任何福利机构帮助他。期间,他还遭受了无数的欺负和殴打,能够活下来算是幸运。唯一帮助过他的,就是那个后来惨死的老流浪汉。

自认为周围的人对他冷漠无情,甚至伤害他,这让董文语有着严重的心理问题。

显然,董文语有着非常明显的反社会人格障碍,对社会有着深深的敌意、仇视,进而发展到杀人。

董文语认为自己就是在求死:我太绝望了,活下去根本没有意义。现在我能做的要么自杀,要么杀人。我实在不甘心就这样死去,我选择了去杀人。知道自己被通缉后,我就想有机会再多杀几个人,其他没有多考虑。想想自己活得这么惨,人家活得那么好,真是不甘心。就算我去自杀,也要有人陪我,所以我选择去杀人。

根据董文语交代,他攻击杨梅梅、杀死艾克医院的未婚夫妻等等,都是发现他们可能醒来。

   

董文语身高只有1米58,连高大的女人都不见得打得过。一旦出现搏斗,他就很有可能被抓住。他本来就有人命案,一旦被抓住就是死刑,干脆先下手为强、杀人灭口。至于杀死女人后又奸尸甚至毁尸,则是董文语仇恨所有的女人,借机报复发泄。

至于杀死那对贵州姐妹,更是如此。他白天偶遇贵州姐妹的姐姐。见她穿着性感,董文语认为她是小姐,曾经口哨调戏她。结果,这个姐姐大骂了董文语一通,说话很难听。董文语又气又恨,决定报复,当晚潜入将姐妹两人杀死,还将姐姐奸尸。

至于为什么冒险2次在金华作案?是他盗窃被金华警方拘留期间,因不老实交代,曾经挨过打。

董文语故意在金华作案甚至写字,就是给金华警方制造麻烦以报复。

话说回来,董文语的悲惨遭遇,并不是他犯罪的理由,更不是杀害无辜者的理由。你悲惨,你就能滥杀无辜?

董文语不是毫无机会。他明明有几次好机会,可以走上正行。比如他的大哥,两次给他介绍工作。如果董文语能够干下去,说不定今天也结婚生子,安稳过日子。可是,他每次干了1个月,就嫌太辛苦赚钱少,离开工厂继续去盗窃。

董文语的大哥,和董文语的遭遇差不多,却能够靠劳动正常生活。

对于弟弟为什么犯罪,董文语大哥一语道破:董文语之所以犯罪,除了长期流浪、性格扭曲,主要是继承了父亲的犯罪基因。我父亲今年已经50岁了,还背着案件在社会上流窜呢!

 

最后要说的是,金华的2起案件都发生在城市的出租屋内。这些案件,只要出租屋安装了防盗门窗,就完全可以避免。房东为了减少成本,根本不顾租客死活,没有安装防盗设备。由此,董文语才得以轻松作案成功。

更夸张的是,凶案以后,房东对凶宅仅仅重新粉刷,再次出租给大学城的1对学生情侣、贵州的1个打工家庭。

这2家租客,根本就不知道这里曾经发生过命案。

2007年6月8日,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认定被告人董文语犯故意杀人罪、抢劫罪、强奸罪、盗窃罪、侮辱尸体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董文语没有上诉。

2007年11月28日,背负6条人命的董文语,在金华被执行死刑。

 

而董文语的母亲金美珠,还在村里等着小儿子回来。

她觉得:说不定哪天,董文语来了就不会走了。

金美珠曾经得过精神分裂,没有1个亲戚朋友敢告诉她:恶魔董文语,早已被执行了枪决。

 

发表评论

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