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6年阿克苏715特大爆狱案件:12名暴徒武装攻击沙雅县城被全歼

HIGHT2025 史海奇谭 4,439 次浏览 , , 没有评论

1996年7月15日,新疆沙雅县发生了一起特大爆狱事件。12名犯人杀死4名武警,抢夺自动步枪,随后袭击了县城。最终,这伙恐怖分子被军警反攻,全部歼灭,9死3俘。这次事件中,我方军警共牺牲8人之多,县武警中队被攻破。

1996年7月15日17点30分,新疆沙雅县(阿克苏地区)塔里木监狱。第一中队98名犯人,正离开工作的棉花地,返回监舍。
新疆的监狱和内地的不同,犯人多进行各种农业耕种。
每天早上起来,管理犯人的狱警(管教干部、犯人一般叫他们“政府”)点名后,带着犯人去洗漱和吃早饭。吃过饭后,狱警带队离开监狱,赶赴耕种的田地。
期间,由持冲锋枪的武警负责协助押送,武警配备自动步枪,狱警一般不携带武器。
赶到田地以后,由武警拉出两道警戒线,犯人不得跃过。
狱警守第一道,武警守第二道警戒线。
如果有人擅自越线,武警就给予口号警告;犯人不听的话,武警一般对天鸣枪示警,再不听就可以开枪击毙了(据说击毙可以获得三等功)。
中午的饭,由另外的犯人送到田地,这样不耽误工作,也减少逃跑的可能。下午18点前收工,狱警过点名后将犯人列队带回监狱。然后犯人们吃晚饭、睡觉,结束一天的监狱生活。
7月15日,看起来和平时一模一样。
在2名狱警和4名武警战士的带领下,犯人们排场长长的两队,步行返回监狱。
沙雅县地处阿克苏地区,位于塔里木盆地。
就新疆来说,沙雅县并不算小,当年有人口10多万人。
沙雅县在阿克苏地区颇有些名气。除了有胡杨森林公园、艾吉乃姆古墓群等游览圣地,这里还盛产石油、天然气。
传说中,小小的沙雅县还是龟兹文化的发祥地。
龟兹文化是我国古代汉唐文化、古代印度文化、古代希腊文化、古代波斯文化交互融合并结合龟兹人文特点而孕育的有着鲜明民族特征、地域特色的一种文化综合体。

沙雅县城倒不大,纵横也就五六条街道。把沙雅县城放在萨沙所在的苏南,也就是一个乡政府。
县政府、公安局、看守所、武警中队、医院、中学、小学都相距不远,相隔一到二条街。
尤其武警中队和看守所最近,相隔一道墙而已。
乡武装部同武警中队,也就隔着2条街。
在当年,沙雅县的治安形势并不紧张。
这里多民族混居,维吾尔族人占百分之八十左右,民族关系大体融洽。只有少数偏远农村有些不安分的分子(这些村子的汉人基本为0),一般不会来县城闹事。
和新疆很多地方一样,沙雅县上驻扎着武警1个中队。和平时期,武警中队不满编,也就七八十人的样子。即便如此,相比内地一个中队五六十人,沙雅武警也算多了不少。
距离县城大概30公里,有新疆比较有名的塔里木监狱。这个监狱规模很大,关押犯人不少。

犯人有维吾尔、汉、回、哈萨克、柯尔克孜各民族,罪行不一,刑期不一。
监狱里的维族人不少,毕竟阿克苏的人口比例就是这样。狱警中,维吾尔族人也占34%。
塔里木监狱这么多年没出过事,曾被评选为模范监狱。
谁也没想到,一场惊天大案就要在今天发生。
极端恐怖组织,已经偷偷渗透了这个监狱。
在94年之前,新疆的恐怖袭击还是有限的。94年开始,袭击开始猛增。
7月15日之前,南疆刚刚发生一件大事。
1996年5月,喀什艾提尕尔大清真寺大阿訇阿荣汗·阿吉和儿子遇刺重伤,震惊全疆。阿荣汗大阿訇是自治区政协副主席、新疆伊斯兰教协会主席,在穆斯林群众中威望很高。
塔里木监狱以及沙雅县,也成为恐怖分子的目标之一。

在监狱关押的犯人中,有一个叫做库尔班·毛拉买提的犯人,是极端恐怖组织的头目。
去年他从阿富汗偷偷返回新疆进行暴恐活动,被我公安人员抓获,判处若干年有期徒刑。
被捕入狱后,库尔班·毛拉买提和沙雅的极端分子头目阿不力米提.居曼联络,继续从事恐怖活动的策划。
库尔班·毛拉买提知道,极端思想不容易被普通犯人接受,就专门找那些犯有重罪的犯人。
96年前后,司法比较严格,有不少刑期超过15年的重刑犯。
很多重刑犯都自暴自弃,觉得吃苦还不如去死,有较强的亡命精神。
很快,库尔班·毛拉买提发现了重刑犯阿巴斯·吐尔逊。
阿巴斯·吐尔逊是个杀人犯,1995年因故意杀人被判处无期徒刑。
根据惯例,阿巴斯·吐尔逊至少要在监狱服刑20年以上。
他不愿意在监狱吃20年的苦,多次宣扬要和监狱同归于尽。
2个家伙一拍即合,开始恐怖行动的策划。
他们的方法是找到重刑犯,一边用极端思想对他们进行蛊惑,一边用暴力进行威胁“不加入我们就让你死”。
在这种情况下,先后有10个重刑犯加入了他们的恐怖组织。
根据库尔班·毛拉买提的计划,他们准备在监狱中暴动,然后攻打沙雅县城。
计划确定后,狡猾的库尔班·毛拉买提告诉其余的11人,一定不能暴露,要伪装积极骗取监狱的信任。
在长达半年时间内,这12人的表现相当好。他们从不惹事生非,听从狱警的指挥,工作也很积极,连续突破监狱给他们的指标。

当年的狱警素质不高,很多是军人转业甚至社会招聘而来。加上监狱比较重视生产,狱警一定程度忽视了对犯人思想的掌握。
用他们的话来说:能够完成生产指标加上不打架闹事就行。
在这种麻痹思想下,狱警们被表面现象蒙蔽,失去了警惕心理。
这边,库尔班·毛拉买提和阿巴斯却筹划了半年时间。
这一期间,沙雅的极端分子头目阿不力米提.居曼在外面给他们各种接应。
这伙人建立了严密的组织,制定了详细的计划,还搞到了武器。
通过阿不力米提.居曼的帮助,这伙人竟然将4把匕首带进监狱。
监狱牢房,经常会被武警突击检查。他们就将匕首用布条拴着,垂在厕所的粪坑里。
同监舍的犯人知道他们藏着武器,却畏惧这伙人什么事情都能做得出来,不敢向上面汇报。
7月15日,就是这伙恐怖分子选定下手的日子。
在前一日,他们详细安排了行动的细节,将匕首分发给4个核心骨干,约定回监狱的路上就动手。
此时,预警和武警战士却茫然无知。
根据惯例,4名背枪的武警,分别走在队伍的首尾,2名狱警走在队伍的两侧。
库尔班·毛拉买提认为,狱警没有枪,容易对付,关键是要搞定4名武警。
12个人对付4个没有戒备的武警,问题不大,麻烦的是武警有枪。
只要有1个武警没有被制服,这12人恐怕性命难保。
况且,这12人毕竟不是特种兵,即便约定同时动手,总有前有后。
哪怕1个武警发现同伴被袭击,立即开枪还击,他们12人也没有好下场。
这个问题解决不了,库尔班·毛拉买提在半年内犹犹豫豫,不敢下手。

经过长达半年的观察,库尔班·毛拉买提和阿巴斯分终于摸到了窍门。
从田地回监狱的路上,有一片树林需要绕过,形成了一个大转弯。
90多人的队伍走到这里,要从中间折成两截。前面的武警看不到后面,后面的武警也看不到前面,不能互相支援。
显然,这是下手的绝佳时期。
今天,他们就准备这么干,在这里突袭武警。
很快,长队走到这处转弯处,从中间折成了两截。
见机会到了,库尔班·毛拉买提突然用维语大喊了几句暗号。
于是,早已偷偷走到武警身边1到2米的恐怖分子,立即全部动手。
12名恐怖分子分为4组,每3人对付1名武警战士。他们分工明确,有2人负责拉手脚和武警背着的枪,1人持匕首负责杀人。
猝不及防下,这4名武警战士根本来不及反抗,就被连拖带拽拉倒,随后被匕首连续刺中要害。
短短二三分钟内,4名武警战士全部牺牲。
恐怖分子们,迅速抢到4支81式自动步枪和150发子弹,将枪口对准了2名狱警。
这2名狱警没有武器,无从抵抗,只得举起了双手。

手持自动步枪的库尔班·毛拉买提,对着剩余的80多犯人(大部分是维吾尔族人),高喊宗教口号,要求加入同他们的队伍,一起攻打沙雅县城。
没想到,根本没有人理睬他。
加入库尔班·毛拉买提一伙的,主要是生活无望的重刑犯。
余下这些人的刑期很短,有的下个月就要释放,谁愿意去这样发疯。
这几十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人赞同。
傍边的杀人犯阿巴斯破口大骂,要求所有人一定要参加,但犯人们还是没有反应。
1个犯人还说:阿訇说,杀人犯是要下火狱的。
听到这句话,疯狂的阿巴斯竟然对准自己同胞开枪。
哒哒哒,6名犯人被当场打死,还有3人被打伤,到处血肉横飞。
其余犯人见这伙疯子行凶,吓得纷纷卧倒在地上。
已经开了枪,监狱方面很快会发现,这里不能久留。
那么,一口气杀光剩下的70多人?
一来子弹不够,二来没有这么多时间,恐怖分子们必须马上走。
阿巴斯和库尔班·毛拉买提一伙迅速逃走,留下了10具尸体。
侥幸生还的70多名犯人,立即跑步回去,向监狱方面报告。
他们跑回监狱已经是10分钟后,这些家伙已经跑远了。
他们押着2名被俘的管教干部走上公路,拦截了1辆路过的卡车,强迫狱警开车杀向县城。
2名狱警知道他们要攻打沙雅县城,焦急万分。
但恐怖分子的枪口指在身上,他们又能怎么办呢?
车子距离沙雅县城还有10多公里时,开车的狱警认为不能再开了,不然要出大事。他故意乱操作,导致车辆熄火。
这名狱警谎称车子坏了:车子发动机有问题,要修一修。
聪明的狱警下车时,顺手拔走了钥匙,然后跳入棉花地狂奔。
阿巴斯大怒,立即用开枪射击。
哒哒哒,一发子弹击中狱警的肩部,打断了锁骨。
这名狱警仍然咬牙逃命,手中紧紧攥着钥匙。
遗憾的是,当时的人没有手机,沙雅县郊区又极为荒凉。等到狱警找到电话,告知恐怖分子不是向外地逃窜,而是攻打沙雅县城时,县城内的枪战已经开始了。
这样一来,卡车就无法开了。

12名恐怖分子被迫跳下车,又拦截了一辆东风牌卡车,强迫另一名狱警开车。
开到县城附近的加油站,车子真的出故障了。
这伙人骂骂咧咧的下车,抢走了加油站里的沙雅县棉麻公司脱绒厂吴正承包的1辆桑塔纳小汽车。
吴正和脱绒厂临时工廖玉坐在车中聊天,猛然看到一群拿着枪的人靠近。他们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双双被打死。暴徒们拉开车门,将2具尸体踢出驾驶室。
一辆小车不够,他们又劫持了县百货公司1辆双排双座的小货车。小货车司机被匕首刺中腹部,受重伤,滚落在公路边。
2辆车也坐不下这么多人,他们又拦路抢了2辆摩托车。
乘着这阵混乱,聪明的狱警悄悄溜到加油站的小厕所旁,骑一辆几乎没油的摩托车逃走。
这边,恐怖分子发现狱警失踪,知道他立即会报警。
不能再等了,他们立即分乘2辆车和2辆摩托,杀向沙雅县城。
2辆汽车在前,2辆摩托车在后,杀气腾腾。
让阿巴斯他们尴尬的是,后面骑摩托车的2个小子却乘机溜走了。
这2人刑期也就七八年,虽不算短,内心深处却不愿意去送死。
看同伙如此残暴,连杀10人,这2人感到很大的恐惧,认为这样胡来必死无疑。
乘着库尔班·毛拉买提和阿巴斯不注意,这2人偷偷将摩托车骑入一条岔路,加速后逃得无影无踪。

见有同伙逃走了,库尔班·毛拉买提和阿巴斯也顾不上去追,直接冲入沙雅县城。
恐怖分子们都是本地人,熟知县城的一切。他们的第一个目标,就是县武警中队。
客观来说,恐怖分子只有4支枪,武警中队还是能够对付的。
没想到,因为判断出现问题,导致武警中队部署失误,警惕性也不够,给了恐怖分子可乘之机。
资料中写道:7月15日17时41分,沙雅县公安局接到塔里木监狱报案后,立即向县委、政府报告。县委、政府领导火速来到公安局,采取紧急处置突发事件措施:一是迅速成立了以县委书记为组长,公安、武警、人武部等部门代表参加的临时“处置突发事件”领导小组;二是县公安局2位副局长带领10名民警、13名武警分别在古力巴克乡、新沙路口设卡堵截罪犯;三是县公安局民警一律着装严阵以待,随时做好战斗装备;四是召开各单位、各部门负责人参加的紧急动员会议,通报塔里木监狱暴狱情况,做好防范工作。
沙雅县“处置突发事件”领导小组出现的错误的判断,认为这伙恐怖分子人数不多,有只有4支枪,不可能鸡蛋碰石头杀向县城。小组认为,恐怖分子很有可能向外地逃窜,遂全体出动进行堵截,调动了绝大部分武警和民警。
就在公安武警前往塔里木腹地各路口追堵时,恐怖分子却意想不到的杀进沙雅县城。这群丧心病狂的恐怖分子根本就没有逃跑的计划,而是要制造更多的杀戮。恐怖分子一进县城就直扑沙雅县武警中队抢劫武器,然后试图攻打看守所制造更大的混乱。

18点10分,10名恐怖分子高速开车,直接冲到武警中队门口。恐怖分子甚至没有下车,就在车中端起枪扫射。
哒哒哒,子弹密集的扑向武警中队门口的那名持枪哨兵。
一瞬间,哨兵身中数弹,倒在血泊中。同时中弹的,还有一个无辜的老人。
老人是驻地某武警干部的岳父,从内地老家过来看望女儿。
本来老人准备几天前就走了,被女婿苦苦挽留多住了几天。
今天傍晚,老人像以往一样出来散步,刚走到门口就被子弹扫倒,莫名其妙受重伤。
枪声响起,小小的县城里顿时一片混乱。
正在逛街的几十名维族和汉族群众,以为是有歹徒武装抢劫,都跑来看看怎么回事。
这伙恐怖分子已经杀红了眼,发现有见义勇为群众跑来,立即对准人群疯狂扫射。
哒哒哒,子弹横飞,几个各族群众被当场打死,还有7人重伤。
死者中,有1名刚刚从内地来沙雅旅游的青年。
这个小伙子在亲戚家住了4天,今天骑摩托车路过武警中队门口,被子弹击中头部死亡。
见恐怖分子凶残开枪,群众迅速四散逃开,县城街上一瞬间变得空空荡荡。
杀死哨兵,打退见义勇为群众后,这群恐怖分子继续冲击武警中队驻地。
中队驻地规模很小,只有几间平房。其中1间是军械库,由1名游动哨兵站岗。
这名哨兵只有1支54式手枪,对付不了5支自动步枪(已经有人捡起牺牲哨兵的枪)。哨兵刚刚开了1枪,就被子弹扫倒,负重伤。
此时,几乎所有的武警战士都去郊外设卡了,驻地只有2名哨兵1名通讯员和1个指导员。
2名哨兵被打倒,通讯员当天被派往其他单位送信件(当年还没有快递),侥幸逃过一劫。
剩下的那名指导员不知去向。坊间传说枪响后,他明明有1支手枪,却吓得躲在宿舍床下没敢出去。事后,该指导员被开除党籍军级,赶出武警队伍。

打倒2名哨兵后,恐怖分子冲到军械库门口,开始用力撬门。
此时,突然射来几发子弹,打的这群暴徒四散躲避。
子弹是哪里来的?来自傍边看守所的高塔。
县城的看守所只有巴掌大,关押的犯人只有区区几人而已。
整个看守所,只有1名所长和4名民警执勤。
突然之间,民警们听到一墙之隔的武警中队,响起密集的枪声,都大吃一惊。
这里的看守所和内地不同,由兵营改造,60年代修建有一座砖石结构的瞭望塔。
所长急忙带着2名有枪的民警,爬上瞭望塔,查看隔壁武警中队的情况。
等他们爬上瞭望塔,这群恐怖分子已经冲入中队内部,开始撬军械库的大门。
情况万分危急,就要所长决定该怎么办。
对方有10人,配备5支自动步枪。而所长他们只有3人,携带1支54式和2支64式手枪。这3支手枪,恐怕还拼不过1支81式自动步枪。
火力悬殊,兵力悬殊,强行交火等同于送死。
万幸的是,看守所所长心理倒是很清楚。
这种紧要关头,一定要不惜代价和恐怖分子作战,尽量拖延时间。
沙雅县城不大,在郊区设卡的武警和民警距离县城也不远,最多只要二三十分钟就可以杀回来增援。
此刻县城枪声大作,郊区的部队应该已经紧急朝着县城赶。
只要能够坚守一二十分钟
可是,目前县城没有什么兵力,无人可以阻拦他们。
一旦恐怖分子抢到武器,肯定会四处杀人,血洗县城无辜平民。
这种情况下,看守所所长毅然下令开枪。
多说一句,在当年的新疆,是否开枪一定要上级下达命令。即便面对生命危险,军警如果擅自开枪,可能会受到严厉的处分。在一些大事件中,一些武警战士被打伤甚至打残,仍然不敢随便开枪。所以,所长下令开枪是冒着一定风险的,事实证明他做的完全正确。

于是,3个民警从瞭望塔上,用手枪不断向军械库门口射击。
这一下,就将恐怖分子打懵了。
面对不知道哪里来的子弹,恐怖分子惊慌失措,四散躲避。有人胡乱朝周边扫射,有的则朝着可能有人的营房反复射击,呯呯呯,子弹横飞。
恐怖分子胡乱射击了七八分钟,这才发现子弹是从看守所的瞭望塔上射出的。
于是,在阿巴斯的命令下,所有人一起对准瞭望塔射击。
哒哒哒,子弹将瞭望塔打的火光直冒。
暸望塔是60年代建成的土哨,年久失修,破烂不堪,不具备防弹能力。2发子弹射穿砖石,击中1个民警的肩膀和大腿,顿时血如泉涌(事后该民警被授予二等功)。所长命令另一民警,赶快将伤员背下去,自己则手持双枪,坚持向下射击。
阿巴斯他们见瞭望塔仍然不断射击,恼怒之下,集中火力连续扫射。
哒哒哒,子弹密集射过来,将瞭望塔打的千疮百孔。塔内子弹横飞,所长手臂被子弹擦伤。眼见这里实在待不住,所长被迫从塔上冒死跳下逃生。
点击播放GIF/196K
点击播放GIF/196K
点击播放GIF/196K
点击播放GIF/196K
这边,恐怖分子终于砸开了军械库。让他们失望的是,里面并没有多少武器。
县武警中队绝大部分战士,正在郊区巡逻,将长枪短枪都带走了。
恐怖分子们反复寻找,只找到1挺班用轻机枪和1支手枪。同时,他们从死伤的2名哨兵身上,又抢到1支自动步枪和1支手枪。
加上之前杀死武警抢到的4支自动步枪,一共有了8支枪和2500发子弹。
搞到武器以后,这伙恐怖分子按照计划,准备攻击县政府进而血洗县城。
他们准备冲出去的时候,正好遇到县公安局预审股民警周福林。
周福林骑自行车在外办事,并不在所内。
听到枪声以后,他不知道是恐怖分子袭击,立即来查看怎么回事。一位逃走的群众拉住周福林说:你不要过去了,前面已经有1名武警战士被打死了,很危险。
但周福林没有畏惧,仍然勇敢的冲到案发现场,正好和恐怖分子迎面相遇。
见这10分杀气腾腾的向外冲,周福林忘记自己手无寸铁,拦在门口大喝一声:“站住!”
最前面的阿巴斯举枪就打,哒哒哒,周福林头上和胸膛中弹。
周福林是上海人,早在1964年就支援新疆,从条件优越的大城市到了荒凉的边疆。
32年时间,周福林认真负责,兢兢业业,口碑很好。
中弹以后,周福林一度还有知觉,被赶来的战友背走。
周福林烈士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不要管我!

这4名看守所民警的英勇表现,为增援部队争取到了宝贵的时间。
在10多分钟内,县武装部和部分赶回来的武警,紧急冲到中队门口。
当恐怖分子刚刚冲出大门,就同武警战士们正面遭遇
这伙恐怖分子见有人拦截,立即开枪射击,武警战士们也纷纷开枪。
双方在沙雅县城街头,展开激烈枪战。
哒哒哒,呯呯呯,子弹密集的就像打仗一样。
让人无语的是,武警火力还没有恐怖分子强大。
县城周边执勤的武警主要携带手枪,而恐怖分子却有5支自动步枪和1支轻机枪。
混战中,我方一度被恐怖分子火力完全压制,战士们只能冒险零星还击。
危急期间,县武装部长突然想起有重武器。
在县武装部的仓库里,还有1挺老式重机枪。这挺53式重机枪已经老掉牙了,使用超过30年时间,被戏称为革命古董。子弹也不多,只剩几百发。该枪主要用于武装部的民兵日常训练。说白了,就是让民兵见识见识什么是重机枪。
到了这个地步,也顾不上这枪还能不能打,先用了再说。
武装部长命令紧急取出这挺重机枪,对恐怖分子进行火力压制。
在看守所所长建议下,将机枪搬上看守所的瞭望塔。
当时官兵回忆,53式重机枪重达40公斤,平时一个人根本就搬不动。因军情紧急,机枪手高度紧张,似乎忘记了机枪的份量,一个人扛着就上塔了。
架设好机枪以后,机枪手立即猛烈射击。
让所有人没有想到的是,这挺朝鲜战争期间打垮美国佬的古董枪,仍然威风不减。
哒哒哒哒哒哒,重机枪密集的子弹,像旋风一样扫向恐怖分子的侧翼。
恐怖分子们措手不及,完全被重机枪火力压制。
短短几分钟内,3名恐怖分子先后被打倒,2死1重伤。
见连续被打倒了3个人,恐怖分子惊慌失措,误以为武警大部队杀回来了。他们迅速放弃血洗县城的主张,开始逃窜。。
剩余7人以密集火力向中队门口扫射,不顾受重伤的那名同伙的死活,全力杀出一条血路。
见恐怖分子试图上车,武警立即连续开枪,将桑纳塔车前后轮胎全部打爆。
恐怖分子也用轻机枪疯狂扫射,压制住了武警的手枪。其余恐怖分子跳入那辆双排货车,冲出县城,杀向红旗乡。
有人问,重机枪为什么不射击了?没子弹了。

县武装部机枪手没有经历过实战,高度紧张,拼命射击压制敌人。重机枪实战射速高达每分钟300发,几分钟内就把几百发子弹打完了。
武警战士们立即乘车追击,双方在公路上展开激烈追击战。
武警只有1支自动步枪,但交给了射击技术最好的战士。
恐怖分子的自动步枪虽多,甚至还有轻机枪,毕竟是乌合之众,不太会用枪,射击技术不高明。
由此,双方杀得旗鼓相当。
哒哒哒,子弹射入恐怖分子车内,又将这辆货车方向盘打坏,恐怖分子2人中弹身亡。
剩余5人被迫跳下货车,劫持了一辆停靠在路边的中巴。
中巴车的司机,当地农民刘玉宗父子还没明白怎么回事,被他们几枪打死,横尸公路。
恐怖分子继续逃窜,武警们猛追。
混战中,武警再次击毙1名恐怖分子。
这场追击中,武警凭借1支自动步枪和几支手枪,已经连续击毙3名恐怖分子。
这群穷凶极恶的暴徒,明白已经穷途末路。知道不是武警对手,他们竟然还在滥杀无辜平民。
他们沿途胡乱扫射公路上的无辜群众和房屋。在乱枪下,个体装璜户戚雪、个体司机张军、塔里木监狱退休干部王春德先后中弹死亡,学生谭小红、马木提等5人被打伤。
18时45分,暴徒们驱车逃至新沙路口,被赶到的设卡民警拦住。
见民警没有设置路障,阿巴斯下令“别慌!等他们靠近我们,就射击。”但是,民警并没有向他们靠近,而是用车载话筒命令他们停车!熄火!下车!
狗急跳墙的阿巴斯便命令开车的同伙:“加大油门冲过去!”车夹杂着枪声和子弹呼啸着向哨卡冲撞了过来,没有任何防撞拦截设备的设卡民警,不得不放弃堵截。
混战中,中巴车的油箱被击中。
车辆行驶了几十分钟,汽油逐步耗尽。
19点20分,余下4名恐怖分子跳下车子,逃到路边哈勒哈塘村附近的一片沙丘上。
此时,领头的库尔班·毛拉买提已经被击毙,阿巴斯带着其余3人顽抗。
这里有大片沙岗、红柳林和维吾尔族人的坟墓,地形十分复杂。

追击的武警迅速下车,将他们盘踞的红柳林包围。
天已经完全黑了,恐怖分子有3支自动步枪和1挺轻机枪,武警战士火力不如敌人。
武警战士几次突击,都被恐怖分子火力封锁,上不去。
恐怖分子都是当地人,很熟悉地形,巧妙的利用高高的沙丘和一人多高的红柳林隐蔽自己。
在黑夜中,武警战士不知道恐怖分子躲在哪里,强行冲击必然会有伤亡。
上级认为恐怖分子已经是瓮中之鳖,没有必要付出无畏的牺牲,等天亮了再强攻。
同时,武警方面向上级请求支援。
20点,沙雅县附近解放军驻军某师接到紧急增援命令。
驻军立即行动,由中越战争英雄、现任副师长的邵永生担任前敌指挥。邵永生率领4连60名挑选出来的骨干战士,迅速赶到哈勒哈塘村增援。
23时05分,连在方副团长和邵永生副师长带领下,赶到现场。
同时,其他增援部队不断赶到。
5日21时25分,阿克苏地区公安局机关20名民警,首先抵达沙雅。
21时35分,根据地区领导的命令,民警们前往红旗乡与县公安局、武警中队执行追捕任务的队伍会合,堵住恐怖分子可能潜逃的通道。
22时27分,塔里里监狱平暴小分队赶到。
22时36分,库车、新和县公安局2支小分队赶到现场。
阿克苏地区公安局防暴大队突击队因车辆陈旧,只得租车出警,晚上23时57分才赶到(靠!)。
周边被里三层外三层的围了起来,设置了7个卡点,保证一只苍蝇也飞不掉。
当时的资料写到:借着月色,参战人员开始在无遮无掩的平地上构筑简易的防护掩体,没有铁铲就用手挖,两个多小时,挖出的一个个小坑仅可以勉强遮挡身体。静了下来,才感到饥肠辘辘,一些战士们已经十多个小时没有进食了。蚊虫“草船借箭”般疯狂地飞扑到身上,犹如张开血盆大口的猛兽,仿佛要把人吞掉。同志们强忍着奇痒无比的叮咬,没有吱出声,悄悄地用手一按,血红一片。同志们就这样忍着饥饿和蚊虫咬,默默地潜伏在小坑内

整整一夜,4名恐怖分子多次试图突围,都被乱枪扫射退了回去。
见突围无望,疯狂的恐怖分子不断打冷枪并且狂喊狼叫,向军警们挑衅。
16日凌晨6点,天已经蒙蒙亮了。
为了避免歹徒突围,上级下令开始准备进攻。
根据指挥部的作战方案,前敌指挥部命令队伍迅速缩小包围,由地区公安处部分参战民警、部队4连负责正面阻击;塔里木监狱小分队负责右翼;5名地区公安处民警负责左翼;库车、沙雅、新和县公安局参战民警负责后翼,切断顽敌退路;2名民警作战场通讯联络、传达前敌指挥部命令;2名民警向敌人开展政治攻势,喊话劝敌投降。
“你们已经跑不了,赶快缴枪投降吧!”
“如果再负隅顽抗,我们就开火了!”
民警喊话半个多小时,这4人就像没听见一样,还向喊话的方向扫射,嚣张至极。
7点开始,军警开始缩小包围圈,前进了50米,准备开始最后的攻势。
经过商讨,2个攻击组分别由参谋李安军和排长宋晓强指挥,发动主攻。
2个攻击组很快展开,从侧翼两侧包围过去,迂回绕过恐怖分子的火力网。
不过,4个恐怖分子都是本地人,对环境还是非常了解的。
攻击组刚刚接近,他们就发现了,立即用4支自动武器疯狂扫射。
哒哒哒,子弹如雨点一般泼来,一人高的红柳都被打成两截。
2个攻击组一时不能前进,只能就地隐蔽。
见攻击组上不去,正面火力组开始发威。
邱永胜副师长和方副团长指挥十几名官兵,利用4挺轻机枪反复扫射压制恐怖分子。
哒哒哒哒哒哒,敌我互相扫射。
大约5分钟后,我方火力彻底压住敌人。恐怖分子缩回树林隐蔽,枪声开始稀疏。
8点25分,2个攻击组已经前进到距离树林不到60米距离,战斗一触即发。

就在此时,7班副班长孙国富,突然看到1名穿白衣服的恐怖分子。这小子在树林边缘不断转移阵地,向我方轻机枪连续射击。
孙国富见状,二话不说,对准他就开枪。
呯呯呯,三连发准确的打过去,白衣恐怖分子胸口中弹。他“啊”的一声栽倒在地,手中自动步枪甩出10多米远。
孙国富准备继续补枪的时候,侧面突然冲出一个穿着蓝衣服的恐怖分子。
看到同伙被打倒,他立即对准孙国富射击。
哒哒哒,双方相聚不过10多米,孙国富本来是难逃一劫的。
万幸的是,恐怖分子之前似乎没用过自动步枪,射击技术不高明。除了第一发子弹擦着孙国富头皮飞过以外,其余几发子弹全部打到了天上!
这边,距离孙国富副班长不到10米的战士夏峰,发现情况危急,迅速对准蓝衣恐怖分子射击。
两人激烈对射。
孙国富乘机连续翻滚,脱离了的危险区域。
随即,孙国富副班长对准蓝衣恐怖分子就是1个精确的点射。
呯,子弹准确射穿了蓝衣恐怖分子的大腿。
恐怖分子惨叫一声,半跪在地上。
也许发现自己伤势沉重,难以逃脱,这个恐怖分子似乎不愿投降,宁可求死。十几秒后,蓝衣恐怖分子突然单腿站起来,将上半身完全暴露在我们的枪口下。
孙国富当然没客气,呯呯就是2枪,夏峰也连开数枪。
蓝衣恐怖分子像麻袋一样倒在地上,身上全是弹孔。

就在孙国富和夏峰开枪之时,剩下的2个家伙偷偷的赶来了。
剩下的2个人中,就有头目阿巴斯。
这家伙很狡猾,一直前进到10多米外才突然开枪。
哒哒哒,子弹密集射在孙国富和夏峰身边,2人万分凶险。
关键时刻,孙国富对夏峰高喊:你快走,我来掩护。
随即,孙国富副班长勇敢的同2名恐怖分子对射。
夏峰则冒险突围,从枪林弹雨中匍匐后撤。
短短几秒钟内,数发子弹擦着夏峰身体飞过,好在都没有没有击中。
此时,左右夹击的恐怖分子却射中了孙国富。
呯呯呯,哒哒哒,一发子弹击中孙国富头部。
见孙国富被击中,夏峰和增援来的几名战士悲痛万分,一起向敌人还击。
激烈枪战期间,一名战士冲了上去,将孙国富拖了下来。
遗憾的是,子弹击穿脑部,孙国富副班长早已牺牲。
直到牺牲时,孙国富还是紧握着冲锋枪,保持着射击的姿势。
孙国富副班长牺牲时,年仅20岁。他在老家有个未婚妻,两家订好今年退伍后就办喜事。这喜事,永远不可能办了。
牺牲后,孙国富被授予“边疆卫士”的英雄称号。

目睹战友牺牲,官兵们愤怒至极,不惜代价猛攻残敌。
副指导员李军林亲自指挥,官兵们朝着恐怖分子隐蔽的树林连续投掷了19枚手榴弹。
期间,2名恐怖分子不断向外疯狂扫射,做最后抵抗。
阿克苏地区公安刑侦处长郭双,拿起一枚手榴弹正准备投掷。他突然发现,1个恐怖分子探出身子,将枪口对准了十几米外的一名维吾尔族民警。
关键时刻,郭双顾不上多想,冒险伸出半身,向恐怖分投弹。恐怖分子发现有人投弹,顾不上射击那名维吾尔族民警,转而向郭双开枪。
呯,一发子弹击中头部,郭双当场牺牲。郭双投出的手榴弹,也将这名恐怖分子炸伤。

连续的爆炸声后,敌人的枪声停了。
官兵冲入树林,发现头目阿巴斯已经被炸得血肉模糊,死于非命。
不过,还有1人不知去向。
10点10分,官兵四处搜索,发现了最后那名恐怖分子。
他已经被手榴弹炸成重伤,仍然不断射击反抗,被我们乱枪击毙。
8月5日,另外2名骑摩托车在逃的恐怖分子,在若羌县被我公安机关抓获。

此次的暴乱,是新疆历史上又一次大规模暴力袭击事件。
除了9名恐怖分子被击毙,1名重伤被俘以外,我方共牺牲军警8人(公安民警2人,武警战士5人,解放军战士1人),另有大量无辜群众甚至同监狱犯人被杀死。据说后来的追悼会上,沙雅万人空巷,花圈从礼堂摆到了公路上。
大家要牢牢记住,为了保卫边疆而牺牲的8名军警战士们。他们的平均年龄,还不到22岁!
大家有机会可以到沙雅,看看邮电招待所的一堵墙,至今还留有清晰的弹孔。
对于新疆问题,参考蒋介石的一句话就行了:该赏的赏,该罚的罚,该杀的杀!!!


发表评论

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