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洗脑的杰作:17岁来中国,坚持对美作战几十年!成了日本英雄!

HIGHT2025 史海奇谭 2017-06-25 1,898 次浏览 , , , , 没有评论

 

日本,一个给中华民族造成了惨重伤害的国家,对于地理上相邻的中国,这个曾经的学生却穷尽了世间最残忍的手段来施加在老师的身上!

时间到了今天,我们时常反思日本在侵华战争时期为何这么“疯狂”!如果说中国的弱小助长了日本的施虐心理的话,那么日本这个民族骨子里传承并且演变成长的“军国主义”思想或许就是支持他们如此做的“源动力”!


在今天,当我们看到一个个彬彬有礼的日本人时,或许很难想象,他们,曾经披上兽皮,獠牙嗜血!在那样一个年代,军国主义的思想在他们的脑海中泛滥!言语是苍白的,血淋淋的历史证明了日本军国主义思想毒瘤的恐怖!这种恐怖,直到永远!!!

1922年3月,日本人小野田宽郎出生在日本和歌山县。


在日本全面侵华战争爆发后,小野田宽郎跟随自己的父母来到了中国武汉,这一片他们眼中的“大日本帝国占领地”成为了小野田宽郎成长的天堂!这一年,他17岁,日本人的身份使得他得以享受到诸多中国人没有的特权!穿英国的西装,开美国的汽车,这一切,都是他眼中的“皇军”带来的!年轻的小野田宽郎第一次真切的感受到了“军国主义”的美妙!

1941年12月7日,太平洋战争爆发!这一年,为日本军国主义胜利的事实而欢欣鼓舞的小野田宽郎,为了实现自己心中的所谓“皇道”!他毅然选择入伍成为了一名鬼子兵,


这一年,他仅仅才20岁!在中国长期生活的小野田宽郎此时已经完全成为了一副“中国人”的模样!如果不是翻阅他的履历,很难有人能够分辨他竟然敢是一个日本人!处于物尽其用的思想,拥有如此特长的小野田宽郎被送进了以培养间谍而臭名昭著的位于日本东京的“陆军中野学校”!


在这里,小野田宽郎受到了系统的谍报培训!他的身份,自此成为了一个“中国人”!很快,经过特殊培训的小野田宽郎便被送到了当时日本已经占领的菲律宾岛!小野田宽在这里的身份成为了“爱国华侨”!在这里,他,负责搜集华裔组织的抗日活动渗透,无数的华裔抵抗组织因为小野田宽郎被出卖!


他,就是一个耻辱的“鬼”!

但是随着世界反法西斯战场的节节胜利,1944年10月23日,在菲律宾莱特岛附近海域的“莱特湾”海面上,美国太平洋舰队与日本联合舰队爆发了人类迄今为止最大的一场海上决战!——莱特湾海战!


最终日本联合舰队惨败,随后,美军对菲律宾进行了登陆,除却部分日军得以撤退以外,其余大多数的日军选择了遁入深山,这其中,也包含着身份早已败露的“小野田宽郎”!小野田宽郎害怕“清算”!他明白,自己的手上沾了太多的血,在得到上官谷田义美的保证后小野田宽郎撤入了雨林打游击


临别前,谷田义美这样命令道:我们只是暂时撤退,最多三至五年,我们就会回来!为了“天皇陛下”你一定要坚持到最后一刻,即使只剩下你一个人!不能剖腹自杀,那是懦夫的行为!

就这样,接受了上官指令的小野田宽郎只能就这样无条件的“活下去”!


二十年的时间里,与他一起遁入丛林的鬼子兵因为各种原因一个个的死去,以至于到了最后,只剩下小野田宽郎自己一个人!

寂寞是令人更恐惧的!无数次小野田宽郎都想剖腹自绝,但是他心中的“皇道”不允许他投降,军国主义思想无时无刻不再毒害着他!自杀(违背命令)是耻辱的,投降是耻辱的,他就这样年复一年的“打游击”、“收集情报”、“活下去”!但是哪里还有什么战争?


到了最后,小野田宽郎唯一的任务就是“活下去”,在长达十几年的时间里,小野田宽郎一句话都没有说,它如同一个幽灵一般游走在菲律宾的丛林里,靠着野果、蜥蜴、蛇虫、果腹生存,或者偶尔打探情报时对周围农民庄稼的盗窃,以此获得他眼中珍贵的“粮食”!



极度缺乏药品的小野田宽郎养成了所有的“好习惯”,坚决不喝生水、坚决不在雨天走出自己搭建的小屋,为了不被“敌人”察觉,小野田宽郎甚至不敢在白天走出雨林到河里洗澡!只敢在夜深人静的时刻悄悄的打水回到雨林中用布条擦身体!

一切,都是为了“活下去”!一切都是为了等到“皇军的反攻”!


长久的“丛林生活”敏锐了他的“五觉”,从树叶的摩擦中他就可以听出是哪些动物经过; 从一阵风中的气味,他便知道最近的“猎物”在距离多远…..

二十年以来,他都在等待“谷田义美”的命令!小野田宽郎就这样一个人孤零零的生活在丛林里,或者我们可以说他就这样一个人生活在自己孤零零的军国梦里!他在石板上刻画“将战争进行到底”的话语,他在芭蕉叶上描绘出“天皇的肖像”!他在睡梦里一次又一次的幻想着“皇军登陆”的那一天!望着天上北飞的美军战机,小野田宽郎以为美日的鏖战仍在继续,他以为这一切都是“日军中国派遣军”反攻所造成的结果!


这一切,直到1974年2月得到了终结。日本探险家铃木纪夫在菲律宾的原始森林中宿营的过程中遇到了一个主动上前接洽的“野人”!没错,这个野人就是“小野田宽郎”!从铃木纪夫走进雨林的一刻,小野田宽郎便密切的注视着这个人的一举一动,直到他看到了这个人身上的“日本国旗”标志!他知道,“接头的人”来了!


但是在之后的沟通中,小野田宽郎被铃木纪夫告知:根本不存在战争!战争早在29年前便已经结束了!得知这一切的小野田宽郎根本不相信这是事实,难道自己近三十年以来的战斗都是“毫无意义”的吗?难道自己这么多年的坚持,只是一个“误会”!!!小野田宽郎一改多年来的冷静,他陷入了一种“癫狂”的状态!

没有人知道在那一夜他想了些什么,第二天,他拒绝了跟随铃木纪夫走出雨林,他执拗的表示:自己要得到长官谷田义美少佐的命令!


在得到他的允许之后,铃木纪夫对小野田宽郎进行了一个简单的拍摄,以此作为归国后寻找谷田义美的证据。

就在一个月以后,谷田义美找到了,经过近三十年,谷田义美再一次的站到了小野田宽郎的面前向他宣布了“取消行动”的命令!并且同时宣布,小野田宽郎的一切军职全部取消,他现在自由了!


自由了?小野田宽郎拒绝了日本政府一百万日元的“慰问金”,将这一笔钱捐给了“靖国神社”。他将自己二十余年的经历整理编撰成为了一部自传《决不投降——我的三十年战争》。


他在日本受到了英雄一般的欢迎,他的书籍热销多年而热度不减!对于二十余年以来的对超过三十余名菲律宾人的进行射杀并不表示悔恨,按照他的话说:那是战时!

小野田宽永远的活在了1944年,一切日本右翼旧军人的聚会他都会准时到场慷慨激昂的向人们宣讲“爱国主义”!


对于和平宪法中的一系列限制军备的条款,他表现出了极其不理解的憎恶!每当日本军歌响起时,他都会激动地流下泪水!


小野田宽,一个活在新日本的“旧军人”!这是日本对于他一系列行为的评价,

但是,难道日本真的是新的吗?现在的日本和过去的日本真的是截然不同的吗?一种令一个日本兵能够独自在雨林中持续抵抗二十余年的精神,难道真的随着一直投降书的签订便“灰飞烟灭”了吗?不!没有消亡!

日本人民爱好和平的鬼话只是自欺欺人者的自我愚弄!


靖国神社依旧是日本的“圣地”,日本的右翼政党现在正掌握着日本的未来,就算是这一个抵抗了二十多年的鬼子兵,在日本也是英雄一般的存在!而一整本书都在宣扬所谓的“皇道”精神的老兵回忆录,在日本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销量!一度名列热销榜第一,超过了同时代村上村树的热销书籍!


这样一个日本,真的是“新日本”吗?与其说他们是披上兽皮的人,不如说他们是披上人皮的野兽!


发表评论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