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惊全国的检察官蒋英库团伙杀人案(8年内杀死26人)下集

HIGHT2025 史海奇谭 6,220 次浏览 , , 没有评论

 

 

 

 

 

 

接二连三杀人

 蒋英库杀害孟宪明的阴谋得逞后,使他更加胆大妄为,开始了疯狂的杀人行动。
 事过仅仅半个月,也就是孟宪明遇害之后的10月21日,某单位推销员宋立国到陶瓷公司讨要建楼的钢材款。
刚说了几句,蒋英库就开口骂人:老子就是不给钱,你能把老子怎么样?
宋立国气的说:欠债还钱,杀人偿命,我们都是在外面跑生意的,怎么连个信用都不讲?
蒋英库说:什么狗屁信用?你在肇东打听打听,谁敢跟我要账。老子心情好了,给你个万儿八千的。心情不好,一分没有。
宋立国气不过,忍不住说了一句:这不是耍流氓吗!跟无赖一样!亏你还是社会大哥呢?
蒋英库大怒,又故伎重演。
他说:你敢骂老子?行,有种你别走!
随后,蒋英库指使手下歹徒刘德持枪进屋,对准目瞪口呆的宋立国连开2枪。宋立国倒在地上挣扎,蒋英库亲自抢夺手枪,对准他的头上补了一枪。
之后,蒋英库气急败坏地对手下沈显贵等人狂喊:“你们还楞着干啥,还不抬出去处烧了”,从此宋立国神秘地失踪了。
由于宋立国并无仇人,又是去向蒋英库要账时候失踪,他家里人很快报警。
不过,在副局长张照伟的干涉下,该案又没有立案,仅仅将宋定为失踪人口。天大的杀人案,又这样不了了之了。
原肇东市涂料厂业务员吕宝珠,是第三个因讨要建材款惨死在蒋英库的枪口下的。
吕宝珠和蒋英库认识多年,也算是朋友,开始并没有追着要债。
但债拖了1年,一分钱也没拿到,吕宝珠只得去要了几次。 93年11月30日,蒋英库约吕宝珠到肇东镇四南的某饭店吃饭。吕宝珠在饭桌上又提出建材款的事,蒋英库敬了一杯酒说:“咱们是哥们,我的钱还能黄了你, 咱俩交情这么多年了,吃完饭你就到我单位找老刘(副总经理刘德)算帐,然后把钱全给你。”吕宝珠听蒋英库的答复心中很满意高兴,不觉被蒋灌了个半醉。吃完饭,醉醺醺的他坐着蒋英库的车来到了陶瓷公司。他哪里知道,取的不是建材款,等到的却是一张催魂牌。上楼后,吕宝珠坐在一会计室的一张单人床上,蒋英库从会计室给吕宝珠倒了一杯水。这杯水便把他送上了黄泉路,原来水里下了安眠药。喝完水后,本来就有些醉酒的吕宝珠,只感到昏昏沉沉,于是便躺在了单人床上昏睡过去。
这时,蒋英库凶相毕露,发狠地命令手下说:“沈显贵,你他们还等什么,快把他处理掉。”说罢扔给沈显贵一把手枪,对准吕头部连开几枪,吕宝珠就这样糊里糊涂地死在了朋友的枪口上。
同另外两个人一样,吕宝珠的家人去公安局报案,得到只是一个失踪人口登记。
连杀了3个要债的,蒋英库又将债主张国臣等人相继杀掉。此时肇东商场已经风传蒋英库杀了债主,剩下的债主也再不敢向他要债!蒋英库就把所有外债赖掉了,白白得了几百万。

更有甚至,蒋英库还利用自己在法院的关系,反咬一口。杀完人后,他不但对外声称他的欠款已经归还,而且还称又交给了死者新的订金。他还伪造相关法律文书,去法院起诉死者不能履行合同,最终弄得几个死者一家倾家荡产,厂子关闭,人员下岗无数。
不单是债主,一切跟金钱有关的人,他会一律“干掉”。

宋金仲夫妇并不是蒋英库的合作伙伴,而是陶瓷大厦的回迁户,由于回迁补偿问题一直和蒋英库纠缠。
1994年11月14日,57岁的宋金仲带着55岁的妻子孙淑芹接到蒋英库的通知,从家里带2万元钱到陶瓷大厦交回迁款。
蒋英库以找会计为由,领宋金仲来到车库。隐藏在一边的杀手王英利,突然冲出来,朝宋金仲颈部连刺数刀,直到他血淋淋的身体一动不动。随后,杀手王英利回到办公室,一步蹿上来,揪住孙淑芹的头发就往车库里拖。一路挣扎的孙淑芹看见躺在血泊中的丈夫,绝望地闭上了双眼……
接着,蒋英库等用刀将两人尸体各自卸成八、九块,然后随手一一抛进锅炉内。
区区2万元,送掉2条人命。


———-打手之一的蒋树渊,他也杀了好几个人。

 

 

 

 

贪财好色

除了贪财以外,蒋英库还非常好色,为色杀了很多人。

原肇东市南直路五道街恒利五交化商场老板李海,在生意场上春风得意。他原来只有一个小门面,现在变成了一个商场,可为腰缠万贯。
93年蒋英库因盖陶瓷大厦需要五金配件,与李海接触后,经常有业务来往。
一天蒋英库来到商场,找李海。李海不在,接待他的是一个30多岁身材高挑,面皮白嫩,面带风情的女人刘小梅,这是李海的老婆。
蒋英库本是个色魔,看见刘小梅如此的漂亮,心里动了邪念,谈成了这笔买卖后蒋英库有意让她赚了二万多元钱,博得了刘小梅的好感,后来他使尽浑身解数,在刘小梅身上下功夫,终博得了这个女人的欢心,于是两人开始频频幽会,做起了野夫妻。不久,李海发现了蒋英库与妻子的不轨行为,碍于蒋心狠手辣,加上还有借给他的一大笔还没收回的,只好忍气吞声。他想尽快结束这一切,要回钱后,带老婆去别的城市。
丈夫忍气吞声,并没有换来蒋英库的手下留情。
为了达到长期霸占刘小梅的目的,蒋英库让司机沈显贵将李海骗至陶瓷公司院内蒋英库的办公室。
李海落座后,蒋英库向李海摊牌说:“你媳妇刘小梅已经和我好上了,你和她分手吧吧。”李海听蒋英库说出这话气得暴跳如雷,威胁说:“蒋英库你听着,我在肇东也不是平头老百姓。你的检察官还想当的话,就离我老婆远点,否则我和你没完。我去纪委检举你,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李海哪里知道,他进了这个院子后,就已经不能活着走出这个大门了,蒋英库下决心要霸占刘小梅,岂能留着李海。两人在楼上互相漫骂时,沈显贵提枪进来,对准李海后脑就是一枪。可怜李海还不知道怎么回事,稀里糊涂的送了命。
 李海的突然失踪,刘小梅猜疑与蒋英库有关,开始恐惧蒋英库。但是,刘小梅通过和蒋英库的交往,知道蒋骨子里藏着残忍、凶狠,只得委屈求全,恐怕有一天丈夫的遭遇在自己身上重演。蒋英库不但霸占了刘小梅,还窥视商场的财产,让刘小梅继承丈夫财产以后,全部转交给他。刘小梅考虑自己有孩子要抚养,咬牙拒绝了。蒋英库于是心中怀恨,常常对刘小梅进行恫吓,有时逼得刘小梅夜深人静一个人独自涕哭。她知道蒋英库早晚要对她下毒手,霸占她的财产,她时常对姐姐说:“以后我死了,就是蒋英库害死的我……”
后来,刘小梅果然被蒋英库杀死,焚尸。
蒋英库不但杀了李海、霸占刘小梅,他对资色貌美的女人都垂涎三尺,只要他看上的女人,犹如狼吞羔羊一样,很难逃过他的魔爪,一旦玩腻了,就会毫不犹豫地杀掉另寻新欢。
刘秀丽是北方饭店(饺子城)的老板娘,当时才28岁,人长得柳眉凤目,风姿绰约,打扮入时,再加上一张巧嘴左右逢缘,为饭店拉了不少回头客,蒋英库就是其中之一。
自从他领略了刘秀丽那眉目传情,万种风流的招待之后,心中就欲火中烧,一再光顾妆英的小店。蒋英库不愧是风月老手,几次接触打撒钱之后,刘秀丽便投怀送抱。随了蒋英库的心愿,成了蒋英库砧板上的一块宰割肉。
后来蒋英库建陶瓷大厦,建成后刘秀丽就将北方饭店搬到了大厦下面的门市房,生意更加红火。蒋英库这个色魔,在肉体上占有了刘秀丽,在金钱上也时常露出要将刘秀丽的饭店据为已有。自从蒋英库有了这个野心之后,被刘秀丽查觉,两人的关系便开始紧张起来。再加上蒋英库在一次喝醉酒后,向刘秀丽揭露了自己杀死多人的老底,刘吓得浑身发抖。
酒醒后,蒋英库感到这个女人对自己的安全构成了威胁。他决定致刘秀丽于死地。
97年1月5日,蒋英库派人将她骗到蒋英库的杀人魔窟内,借故走开。两个青年冲了进来,他们是蒋助手刘德的儿子刘东、刘勘。这两人进屋后,不由分说将刘秀丽拖到车库内。刘秀丽知道蒋英库要杀人灭口,吓得跪地求饶,但毫无作用。
他们猛地将她按倒在地,用绳子将刘秀丽捆绑结实,又拿破抹布堵上她的嘴。不过两人都是第一次杀人,弟弟刘勘早已吓得瑟瑟发抖,说什么也不敢下手。哥哥刘东壮着胆拿起一把锤子,照着刘秀丽头部猛砸一下,刘秀丽头上的血溅了他一脸。见刘秀丽在地上抽搐,刘东一慌,锤子掉在了地上。蒋英库见半天没动静,进屋查看。 见刘还没死,他气的朝地上吐了口唾沫,骂了声:“废物!”便上前亲自动手。他从地上捡起锤子,对准刘秀丽的头部一连砸了十几下,直到刘秀丽一动不动,他才扔掉锤子,对二人说:“烧了!”

在蒋英库冷酷的内心世界,杀人是一件平常的事情。早在建陶瓷大厦时,蒋英库就结识了开粮油经销店的女老板邵某。邵某特别钟爱饰品,浑身上下总是珠光宝气。
1997年8月,蒋英库将安眠药掺在果酒里骗邵某喝下,趁她昏迷之际,用尖刀刺进了她的心脏。

蒋英库把染了血的手洗干净,然后开始从容地摘取“成果”:一条金项链、一只金手镯、一条金脚链、5枚金戒指。这些价值2万多元的饰品被蒋英库以6000元低 价销赃后,很快挥霍一空。蒋英库在爪牙蒋树渊的家中找“三陪女”时,发现“三陪女”的首饰价值不菲,将3名“三陪女”一一除掉,谋财害命。

蒋英库好色成僻,杀人成隐,凡是被他看中的女人很难逃脱他的魔爪。在短短的8年间,被蒋英库所玩过的女人就有二十多个,其中被他杀害的就有6人。


————这些女人贪图小利,被蒋英库搞上手,最后都送了命。

亲兄弟也杀

在蒋英库的犯罪集团里,有一个小弟是他的叔伯兄弟,叫蒋树海。

在参予谋杀李海的犯罪中,蒋树海被蒋英库逼着参与了杀人分尸,事后被吓得精神失常。蒋树海产生了一种恐惧心理,后来无论在什么场合碰上着警装的人,就条件反射浑身颤抖,口中念念有词在说:“我没犯罪、我没杀人、我没杀人”。
这样的场合令蒋英库在场也惊出了一身冷汗,想将他杀掉灭口,不过蒋树海毕竟是本家兄弟,杀了他有些不忍,又无法向叔叔交代。后来蒋英库怕蒋树海到处乱说:“在肇东市七南五委租了一个房子,将疯子关了起来!”
这个秘密住宅只有蒋英权知道,将房门上锁,门窗都用木条钉死,每天两顿饭由蒋英权送来,连大小便都在屋里。
时间一常,蒋英库觉得也不是办法,决定将蒋树海领回集贤县老家处理掉。但老家人多,叔叔婶婶时刻不离的看着有病的蒋树海,实在没有机会下手。蒋英库无奈,只得又将蒋树海带回肇东软禁。这时,他对蒋树海更加苛刻,每天由两顿饭改成了一顿饭,想让他在这个小屋里自己死了完事。
蒋树海有些精神失常,但是还没有失去理智,有些时候还是清醒的。他知道蒋英库把他关起来是什么用意。然而三哥蒋英库对他看的太紧,没有脱身的机会,这间小屋把他憋得快要发疯了。
在他的哀求下,蒋英库同意带他回海城一趟,其实蒋英库是在寻找机会处理掉这个心腹之患。
蒋树海回海城后,将一肚子的话向自己的亲哥哥蒋树涛倾诉,把蒋英库在肇东杀人的事实,和逼他杀人的经过都告诉了蒋树涛。
听完弟弟的一切诉说之后,蒋树涛气不打一处来,找到蒋英库当面质问他为什么逼蒋树海杀人。蒋英库矢口否认,说蒋树海精神有毛病,胡说八道。蒋树涛说,疯子才不会说假话,你还把我们当亲戚吗?
两人大吵了一场,兄弟反目,海城呆不下去了,蒋英库把蒋树海又带回肇东。蒋树涛对弟弟兄弟情深,执意要送蒋树海回肇东精神病院治疗。蒋英库怕蒋树涛到肇东后,把他的罪行暴露给公安机关,在火车上开始对蒋树涛下毒手。他派得力杀手沈显贵、王英利、蒋树渊三人一路追杀到沈阳。

蒋树涛很聪明,他偶然在后撤上看到王英利在跟踪他,知道自己的生命有危险。情急之下,蒋树涛冒险跳下行驶的火车逃走,腿部摔伤成了残疾。就这样,他还是被王英利赶上刺了一刀。双方激烈搏斗中,蒋树涛胳膊又被刺伤。本来是活不了的,正巧此时乘警下车,调查为什么有人跳车、王英利见有警察赶来,慌忙逃走,蒋树涛捡了一条命!他想报警,又畏惧蒋英库有很多警方的朋友,只得放弃。蒋树涛从此不敢在家中居住,整天东躲西藏怕蒋英库再派杀手来暗算。

蒋树涛逃走以后,蒋英库立即将无人照顾的蒋树海领回。
在陶瓷公司的车库里,蒋英库致使手下把蒋树海活活勒死,然后焚尸灭迹。处理掉后,蒋英库认为可以瞒天过海,松了一口气。


————–黑龙江的朋友告诉萨沙,他们很多小地方都是无法无天的。只要有关系有钱,在这些县城杀了人都没事。他有个亲戚把人砍成重伤,居然最后私了解决了,一天牢房没坐。这也是东北年轻人,逃离东北的一个原因。

杀朋友全家,杀同伙

蒋英库六亲不认,连本家兄弟都杀,何况朋友。
有个在火车上做买卖的刘少贝和蒋英库是好哥们,住陶瓷大厦2单元5楼。平时刘少贝嗜赌如命,还喜欢说大话,吹牛。
刘少贝由此酒后吹嘘自己很有钱,还有手枪。蒋英库听说刘少贝有钱有枪,马上在刘少贝身上打主意。蒋英库以向他借钱投石问路,探看他的虚实。
于是,蒋英库在四南一饭店,安排了一桌丰盛的酒菜请刘少贝吃饭。在酒桌,刘少贝举着杯说,你要别的我没有,要钱你就说吧,用多少,蒋英库对着刘少贝伸出5个手指说:“我借5万元”,刘少贝一听哆嗦了一下,但是已经吹了出去,话也不好收回,只得回家将5万元现金取来,蒋英库给刘少贝出了借据。没想到,这5万元反而让他送了命。

蒋英库火力侦察成功之后,就决定等时机成熟干掉刘少贝,洗劫他全家,将钱和枪抢来。
1995年9月1日,中午蒋英库按着设好的圈套,将刘少贝骗到陶瓷公司车库里,蒋指使蒋英权、蒋万忠(蒋英库外甥)、王英利下手!刘少贝做梦也没想到,好朋友会来杀他,被蒋英权从背后一棍子打晕,随后又被刺了七八刀,送了命。
蒋英权发现刘少贝穿着一双三A牌棕色皮鞋,说:“这双鞋是高档名牌不能扔,得留下来”,说完扒下来穿在脚上,之后,蒋英库说,抄他家,把5万元借条找回来,把他的枪拿回来。
接着,嚣张至极的歹徒蒋英权、王英利、贾永、万忠4人,居然大摇大摆开车来到陶瓷大厦2单元5楼,刘少贝的住宅。
刘少贝妻子朱小琴闻听敲门声,将门打开,蒋英权首先冲进屋。朱小琴刚问一句:你们干嘛?
蒋英权就用手枪,对准朱小琴头部开了一枪,朱当时被打死。王英利随后进屋,看到刘少贝的儿子刘少龙8岁,刘少莽6岁放声大哭,凶残的将孩子掐死。这几个歹徒居然就在刘少贝的家里,用菜刀碎尸。
然后由贾永推着自行车驮着两丝袋碎尸块,运回蒋英库的魔窟焚尸灭迹。
杀了朋友,同伙也不放过。
王英利,男,38岁,陶瓷公司业务员,蒋英库犯罪集团骨干成员,曾参与多起杀人犯罪。
93年10月,王英利在肇东陶瓷大厦光天化日之下,同收取暖费的尹汝海发生争吵厮打。已经有几条人命在身的王英利,用尖刀连刺对方多刀,将他杀死。随后,王英利潜逃到蒋英库在哈尔滨市太平区的一个饭店内,向老大寻求保护。
在饭店里,王英利把杀人过程向蒋英库和盘托出,希望老大给他些钱,让他逃走。凶残的蒋英库听后心头一惊,认为警方肯定追查杀人案。一旦王英利逃亡期间,被警方抓住,难保不会供出自己的罪行。
蒋英库连本家兄弟都杀,何况一个闯祸的手下小弟。蒋心生杀机,暗中吩咐蒋英权,蒋树渊两人藏在厨房内,诱使王英利走进去。王刚刚进屋,就被两人用匕首刺倒。 两人一阵乱刺,将这个同伙活活杀死。然后,在饭店厨房内,两个歹徒将王英利尸体支解,在饭店炉子内倒上柴油焚烧。当时正赶上西南大风,烟囱窜起火苗和浓烟。好心人的邻居前来告知,防止火灾。邻居进屋后,蒋英库怕罪行败露,告诉蒋英权,蒋树渊准备好,一旦被发现,对邻居下手。万幸的是,邻居只在门口喊了几声,见没人答应,就没有往里走,返回了门外,只差一步就送了命。邻居走后蒋英库等人虚惊一场,继续焚烧尸体。

刘德,原陶瓷公司副经理,蒋英库犯罪集团骨干成员,曾参预杀害吕宝珠等人多起犯罪。刘倒是没有闯祸,但他酒品不好,喝醉了嘴上无锁,无话不说。蒋英库对他不满,认为他难保不会泄露几句杀人的秘密,决定除掉他。于是,设计将哈市太平区先锋路6道街姚淑华找来,共同设计。98年11月以找刘德办事为由,将其骗至肇东镇北八道街玻璃厂铁路线附近的平房内。

蒋英库手下歹徒持枪,将刘德、姚淑华两人同时杀死灭口。

最后一个案子,就是杀了两个检察官。


———–杀人焚尸的场所。一个检察官居然能在办公室里面杀了20多人都没事,堪称吉尼斯世界纪录了。

杀检察官导致垮台

2000年,蒋英库借调到省检察院搞基建工作,他刻意结交认为有用的人物,当时在省检察院工作的袁成就是其中一位。两人天天混在一起,称兄道弟。同年3月,蒋英库偶然见到袁成与债主潘淑珍吵架。潘淑珍指着袁成鼻子:“姓袁的,这件事你要办不了就把钱还给我,否则,我让你扒下这张皮。” 原来,袁成曾答应为潘淑珍办事,但收了钱后,却一直未办。见兄弟被骂,蒋英库火上来了:“兄弟,你先走,我替你解决这件事情!”袁成将信将疑地离开了。

蒋英库对潘淑珍说:“咱俩谈谈吧,他的钱,我给还!”在交谈中,他给了蒋树渊一个眼色,蒋树渊趁潘淑珍不备,用尼龙绳勒住了她的脖子……潘淑珍被焚尸灭迹之后,其家人报了案。得知潘淑珍失踪后,袁成吓得一身冷汗。本以为蒋英库也就是吓唬吓唬潘,最多打她一顿,没想到居然杀了人。袁成越想越怕,他开始慢慢地疏远蒋英库。老谋深算的蒋英库又何尝看不出:“好你个袁成,你不够意思,我替你杀了人,你还不理我了?”他心想:“既然你知道潘是我杀的,那我也得杀了你!”

由于袁成身份特殊,蒋英库心想:“别说我不仗义,我给你找个陪葬的。”他精心制订了一个杀人计划:私奔!
蒋英库计划杀袁成的同时,再杀一个和袁成比较熟悉的女人,随后借口两人私奔。
在两检察官失踪前的数小时,哈市道外区南七道街184号楼的一套一屋一厨的住宅里,蒋英库、蒋英权、蒋树渊,正紧锣密鼓地策划着杀害袁成与果东梅的犯罪阴谋。

早7时许,蒋英库坐在床沿上,两手扶床,用眼睛看一眼四弟蒋英权和叔伯弟蒋树渊,他眼神抖动了一下,咬牙切齿地说:“他妈的,袁成和我过不去,今天就是他的祭日。你们俩是我的亲兄弟,别人我是信不着,呆会买点菜和果品,炒上几个菜,请他俩喝酒,在酒中下药让他们酒药进肚迷糊去,然后把他俩处理掉”。两人见蒋英库如此说,心里打了个冷战,他俩跟着蒋英库没少杀人,但是,听蒋英库说要杀检察院的人心里有些害怕。蒋英库眼里闪着凶光盯着二人,令两人不寒而栗,他俩心知今天这事做也得做,不做也得做。蒋英库的脾气他们是知道的,如果不答应,五弟蒋树海的下场就降临到他们头上,(蒋树海是参与了蒋英库杀人之后灭口被杀的)。两人一齐点头应允,蒋英库见两人答应了,收回了逼人的目光。眼角闪出一丝狞笑说:“蒋树渊,快去买菜准备好,我去把袁成、果冬梅调出来,还是老办法,制造一起桃色陷阱,让这对男女一起失踪,一切都按我说的办,”说完他开门走了。
上午10时左右,蒋英库用手机给蒋英权、蒋树渊打电话,催问准备好没有?蒋生春回答:“已经准备好了”。蒋英库叮嘱说:“他们来了之后你就说是搞装璜的,有人欠你三十万元,请他俩帮忙打官司,事成之后给好处费10万元”。说完,他将手机关了。
中午11时许,一辆紫红色桑塔纳轿车,停在了184号楼的楼下,从车上下来两男一女,女的是果冬梅,男的是袁成。蒋英库殷勤地将两人朝楼上让,两人那里知道,自从他们上了蒋英库的车,就已经摸着阎王鼻子了、三人顺着楼梯进了屋,酒菜已经摆好。蒋英库指着蒋树渊说:“这是小刘,就是为了他的案子”。说着话袁成两人便坐在了床上,蒋家三兄弟开始陪二人喝酒。渴酒中三个人假意地谈了一些打官司的事情,每人喝了一杯白酒后,果冬梅表示没有酒量,不能喝酒。蒋英库又陪果冬梅喝了一杯果酒,这酒蒋树渊已经做了手脚!两人喝完酒后就被迷倒在双人床上,蒋英库见两人都药倒了,就起身出去了,临出门时,对蒋英权、蒋树渊说:“快点收拾他们,干利索点”。并且叮嘱:“谁来也别开门”,说罢开车走了。
过了半个多小时,两人心有余悸不敢下手,这时蒋英库又打来电话催两人快 下手,蒋英权在电话里说:“三哥,能行吗?”将英库在电话里骂道:“真完犊子,杀那么些人都不害怕,他俩你咋就不敢了,快点干我马上回去,别让我看见活口”。两人一见三哥发怒,心里不敢不从,从床底下抽出了一根准备好的白色尼龙绳,先将果冬梅勒死,然后又将袁成勒死。蒋英库从外面回来,马上从床底下拿出一把剔骨刀,一把菜刀和二十多个黑色塑料袋,开始、碎尸灭迹……

事后统计,蒋英库在8年内一共杀死26人之多。

2000年12月18日贾永落网。
2001年1月9日蒋英库集团主要成员刘东被肇东警方抓获,集团其他成员李国辉、苏国才、蒋英纯相继落入法网。
2001年1月14日,蒋英库犯罪集团骨干成员蒋英权被肇东警方抓捕归案。
2001年1月19日,主犯蒋英库在双鸭山市集贤县被警方抓捕归案,这一天蒋树渊在集贤县福利屯卧轨自杀。

法院认定,自1993年至2001年间,蒋英库团伙先后在哈尔滨、肇东等市,采用枪击、刀刺、绳勒等手段,进行杀人、抢劫犯罪,杀死26人,并全部将被害人 的尸体肢解,焚烧灭迹,手段残忍、作案隐蔽。蒋英库等5名犯罪分子分别犯有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的组织罪、故意杀人罪、抢劫罪、故意伤害罪等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有趣的是,蒋英库的保护伞,肇东冬公安局副局长张照伟仅仅被另案处理。最终怎么处理了,不知道,没人知道,萨沙找不到任何资料,根本就没有公开。为什么呢?还是家丑不可外扬的思想吧!到了这种地步,还要保护所谓的自己人。也许,这就是蒋英库能够肆无忌惮的根本原因吧!

不怕黑社会,就怕社会黑啊!


发表评论

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