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的黑历史, 盟友沙特(中一)

书接上回,现在我们来聊也门内战

也门内战的明面上主要是现任总统哈迪和反对派胡赛武装组织,以及在那个区域晃荡的地方武装组织若干,基地组织分部,ISIS成员彼此的内斗。在他们的背后是中东两大世仇,仿佛魔门和正派的伊朗和沙特(或者说魔门和另一个魔门?)。这可以说是中东的冷战,而这祸乱根源可以追溯到很久以前。

当然一句话把这归结为逊尼派和什叶派的斗争,其实是太过偷懒。这是为3,5分钟把新闻归纳完的速食媒体之过,也是我们这个浮躁年代必然产物。

所以笔者决定转一大圈从头说起。

首先要先厘清的是伊斯兰教这个大概念。声明一下笔者并非伊斯兰教信徒,这里只是阐述历史以便于众位看官闹明白这复杂关系。

曾经的阿拉伯帝国是公元7世纪到公元13世纪的超级大帝国,领地亚非欧大陆。而这个帝国是由先知穆罕默德一手建立起来的。穆罕穆德全名是全名是阿布·卡西木·穆罕默德··阿布杜拉··阿布杜勒穆塔利卜··哈希姆。念完之后还没有还没有掉头就走的众位亲友,我这里先行谢过。我们之后都叫先知,先知出身望族,但因并非长子,而且家道中落,所以少年时就开始行商漂泊。行走江湖的时候先知接触了基督教和犹太教,这为后来创立伊斯兰教打下了基础。

等到25岁娶了个特别有钱的寡妇后,穆罕穆德开始有了更多的时间去做更大的事业,在很多神迹传说逸闻的考证中,15年后,40岁的时候他就悟道了。客观的说比起佛祖一出生就步步生莲,耶稣五饼二鱼,穆罕穆德应该说是渐进型的,在上帝的启示下,大天使的帮助下,一步步走上阿拉伯半岛的政治和精神领袖之路

是的,你没看错。上帝就是真主,穆罕穆德遇到的就是大天使加百利,而穆罕穆德自认就是耶稣预言的未来救世主弥赛亚。基督教和穆斯林的源头是共同的,只不过对于谁是未来的救世主就各表一枝了。这和很多年后广西金田有个落第秀才就很有创意的做了另一种解释,把自己变成了耶稣的弟弟,硬是给马夫约瑟又搞了个帽子还是有本质区别的

这个当今世界三大宗教之一的伊斯兰教就是一个40岁不识字的阿拉伯人遇到天使后在麦加附近的山洞里创建出来的。而在余下的二十多年里,穆罕穆德还给自己赢得了政治家和军事家的头衔,而且是真主派到人间的最后一位先知,拿走了《可兰经》的最终解释权。任何一个奇幻小说作者都不敢这么设置的情节,就这样真实的发生了。这难道不是神迹吗?

后来先知撒手人寰,他的事业未竞。他的战友们纷纷扛起大旗继续革命,前后4个被称为四大哈里发(意先知的继承者)时代。而到了第四位哈里发阿里的时候,这个宗教分裂成了两派,一派是逊尼派,另一派是什叶派(有兴趣的朋友可以谷歌或百度这段公案)

这里不再细说两派的区别和渊原,只想说往往是同一宗教的互相杀起来才狠。天主教和新教如是,就连看破名利,戒除贪嗔痴的大和尚们,在五祖传到六祖的时候也是拎起来戒刀要砍人头的。

千年前的争斗以什叶派失败,逊尼派成为主流告终。逊尼派越发世俗,希望稳固。什叶派百折不挠,天生故骨子里有种抗争精神,这没什么对错,一表一里,一阴一阳,很符合科学发展观。

阿拉伯帝国容纳吸收,把波斯人,突厥人,北非的当地人,都变成了伊斯兰教信徒再流传到土耳其奥斯曼帝国。随着一战帝国崩塌,到了上世纪民族主义抬头,中东冒出无数个新国家来。

这里面一个是继承了奥斯曼帝国哈里发头衔的沙特阿拉伯,可以说是逊尼派的正朔。而原本跟美国好的穿一条裤子的伊朗,因为1979年宗教领袖霍梅尼一唱天下白,成了原教旨主义伊斯兰,也就是什叶派的大本营。

旧恨从来未了,新仇更是不断。

沙特自不必说,美国的坚实盟友,军队装备之好令人乍舌。伊朗也是第四大原油生产国。虽然被美国制裁的日子不好过,但底子依旧相当的厚实。加上在冷战时代转换于美,俄之间,虽然在武器装备上比不了沙特,但彼此对上也难分高低。

但有趣的是,这两个国家却从没有交过手。他们始终是在通过别的国家打着代理人战争。之前是沙特赞助伊拉克来对抗伊朗。伊拉克的萨达姆本人是逊尼派,于是美国人入侵伊拉克时得到了什叶派和库尔德人(这帮人是没有国家的民族,他们想在伊拉克和土耳其境内建国)的帮助。于是新的伊拉克政府变成了什叶派,这下和伊朗走的近了。

于是沙特大为紧张,尤其是2010年阿拉伯之春之后。

阿拉伯之春在整个中东国家掀起了一股推翻政府,建立新秩序的躁动。这对于还是君主制的沙特简直就是噩梦中的噩梦。而对于革命起家,始终和各地什叶派保持着联系的伊朗却是绝对利好。

当宛若焚风的阿拉伯之春来到也门,可以说沙特要比当时的也门总统萨利赫还要紧张。

因为也门一旦成为什叶派掌控,在地理上伊朗可以从伊拉克和也门两路包抄沙特。而且亚丁湾是阿拉伯半岛的重要门户,说句俗话这是兵家必争之地。

而也门本身似乎也注定是个乱源。

在一帮财大气粗,富的流油的表兄弟身边,也门顶着摩卡咖啡发源地头衔的小国,却是个穷亲戚。石油发现的晚,石油工业没起来,别的又啥都没有。原本也门就分裂为南也门和北也门,合并之后本来准备好好过日子,结果周围亲戚都闹分家,于是他们也决定闹一把。

总统萨利赫在跟胡塞武装干大半辈子后,让位给自己的副总统哈迪,各方会谈准备坐下来把问题四四六六说开了。

越说水越开,最后直接就打上了。

哈迪见势不妙,一路跑到沙特组建流亡政府。

2015年1月我们年轻的MBS王子升任沙特国防部长,在这之前他经商做慈善,一掷千金。

2015年3月沙特组建联盟,发动了“果断风暴”行动,王子誓要为也门流亡政府复国。从这之后也门遭遇了“空前的人道主义危机”,到2017年平民伤亡人数过万,此后再无统计数字,国家发展力跌至137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