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案要案纪实——009.大连7·15雇凶杀人案侦破记

HIGHT2025 史海奇谭 2020-06-14 1,283 次浏览 , , , 没有评论

第一章:光天化日下的罪恶

位于大连市中山区三八广场附近的羽佳骨头馆以其风味特色赢得了顾客的青睐。今年7 月15日中午,这里生意红火,吃饭的人络绎不绝。饭馆最里边的20号桌旁坐着5 个三十多岁的男人,他们正在推杯换盏,喝得兴高采烈。1 点左右,两个端着五连发猎枪的壮汉突然冲进了饭店。吃饭的人们不约而同地停住了手和口,吃惊地望着这两个不速之客。20号桌旁的五个男人也看到了这两个人,由于素不相识,只是好奇地目视着两个人的行踪。那两个端枪的壮汉像是冲锋陷阵的勇士,无视满屋顾客诧异、惊恐、敌意的目光,径直朝最里边的叨号桌冲去。

正当20号桌旁的五个人感到莫名其妙时,两个壮汉已经持枪逼住了他们,接着大喝一声:“都站起来,不许动!”那五个人身不由己地站了起来。“砰!砰!砰!”两支枪同时射出了罪恶的子弹。对面一个人的胸口顿时出现一个大洞,血流如注,“扑咚”一声倒在了地上。另一个人的胳膊也中了一枪,痛得直叫。其他的人吓得或钻到桌子底下,或往旁边躲闪。

枪声一响,饭店里立时乱了营。吃饭的顾客和服务员慌作一团,有的跑进厕所、厨房躲避,有的挤向大厅的角落,也有的在寻找可以用作武器的东西,准备和凶手较量。两名歹徒不敢停留,端着枪匆忙离开了饭店。他们身后,死者伤者的鲜血,淌出几米远。顾客们有的盯着杀人凶手的去向,有的急忙报警,有的帮助把两个中枪者送去医院抢救。

两名杀人凶手提着枪,出了羽佳骨头馆后,沿门前的安阳街向东跑去,到了南北走向的永昌街口,便钻进了一辆等候在那里的出租桑塔纳轿车。此车随即先向南,然后沿育才街向东驶去。不一会儿,就逃得无影无踪。

第二章:查堵出租车

报警的电话打到了公安机关。中山区公安分局、市局刑警支队的领导带领侦查技术人员迅速赶到现场,在市局吕东辉副局长指挥下开展现场勘查和走访调查工作。

现场在抢救两名遭枪击者过程中已经面目皆非。掀倒的桌椅,摔碎的杯盘,洒落的酒和菜汤,以及死伤者流淌的鲜血更使现场严重破坏。在刑警支队副支队长苏重环指挥下,技术人员细致地勘查现场,甄别提取各种痕迹物证,先后找到了三枚猎枪弹壳和部分弹丸等罪证。刑警支队支队长于大军、中山分局局长刘福信指挥侦查人员分头询问死伤者同伴、饭店工作人员,走访杀人凶手逃离时沿途的群众。

下午2 点多钟,桂林派出所民警在走访中查明了杀人凶手逃离时乘坐的出租轿车的车号。吕东辉副局长当即指示市内各区的交警、巡警在路面上查堵这辆桑塔纳出租车。为了预防持枪杀人凶手仍在车上,还要求各单位在堵截时采取必要的安全措施。

随着查堵命令的落实,一张无形的大网很快结成。下午3 点多钟,沙河口区公安分局巡警在大连搪瓷厂附近的路面上发现了这辆桑塔纳轿车,并果断地将其截获,但车里拉的已经不是那两个杀人凶手,而是搭车的乘客。刑警支队干警火速前往,把司机带回审查。司机不承认拉过两个持枪歹徒,但此车的车号、车型、颜色、司机特征都与凶手所乘车完全符合,不应该有错。那么究竟是司机与杀人凶手有关系不肯承认,还是害怕承担责任不敢承认?经过对司机情况的调查,认为后者的可能性大。必须尽快促使司机说出杀人凶手下车位置及去向,以争取追缉的时间与战机。

副支队长刘乃兴、一大队大队长姜智友亲自做司机的思想教育工作,司机很快说了实话,并领侦查员实地查看了杀人凶手上下车的位置。

据司机介绍:那天中午乘车的是三个人,有一个人提着一个大牛津布旅行袋,里边装满东西。他们对三八广场的地形不熟,全靠手提电话里对方的指引才找到了羽佳骨头馆的位置,并在东边的永昌街口停车。他们叫司机稍候,提着旅行袋下了车,朝羽佳骨头馆走去。五六分钟后,三个人又提着旅行袋上了车,叫开车快走。在二七广场南侧,三个人提着旅行袋下了车。他们在车上有许多对话,并使用了手提电话,说话明显是沈阳鞍山一带的口音。

杀人凶手与死伤者素不相识,他们对大连地形不熟,又是明显的沈阳鞍山一带口音。这些情况表明,此案是一起雇用外地杀手作案的特大持枪杀人案。

第三章:寻踪觅迹

雇用外地杀手杀人是侦破难度较大的案件。因为公开露面的凶手是外地人,又与被害人没有关系,很难找到他们。雇用外地杀手的本地雇主不到杀人现场,既没有作案时间,也没有痕迹物证,不抓到杀人凶手就很难拿到雇主的证据。在新刑诉法已经实施,对证据要求比较严格的情况下,不能指望通过审查本地雇主嫌疑人破案。

然而,雇用外地杀手来大连作案也绝非易事。雇主需要给杀手安排食宿、交通工具、向导、枪支凶器;需要摸清被害人的活动规律或指定时间的准确位置;还得设法让杀手认准目标,以免打错了人等等。这些工作一个人很难完成,往往需要帮手。下这样大的决心,花费这样大的精力做这件事,雇主必然与被害人有较大的利害关系。这些,又是破获这类案件的有利条件。中山区公安分局副局长金超、刑警大队长刘树椿带领干警与刑警支队侦查员一起连夜开展工作。他们围绕被害人的情况,与被害人有利害关系的人广泛深入地进行调查。

死者初某,37岁,家住中山区新柳街。他被一枪击中左胸,心脏被打碎,左腿也有枪伤,显然是这次袭击的主要对象。胳膊被打一枪的伤者,当时站在他身旁,很可能是跟他沾了“光”。初某1983年因抢劫等罪被判处死刑缓期工年执行,送新疆劳改。以后改判为17年有期徒刑,1992年办理保外就医回到了大连。他干过空车配货,倒卖过海产品,在社会上也不甘寂寞,提起他的绰号“大烟”,不少人都知道。几年来,跟他闹过矛盾或有种种利害关系的人实在不少,有一些人的矛盾还很大,利害关系还很深。侦查员们对这些人逐人进行调查。

在与初某有利害关系的嫌疑人名单中,张秦溢的名字引起了刑警的格外注意。此人原名张新勤,绰号“小五”,与被害人初某是同案。1983年被判无期徒刑,并且同送去新疆劳改,后经改判减期也在1992年回到了大连。今年春天,他与7 次杀人、30余次持枪抢劫的李汉垣、史连生等人拉上了关系,成了朋友。4 月12日夜,他带着李汉垣、史连生去欣浪娱乐宫与朋友吃饭。席间,话不投机,与朋友争吵起来。朋友打电话叫来一群帮手,把他们打得头破血流。杀人成性的亡命之徒李汉垣哪能受得了这个气,立即跑去张秦溢家拿回来一支五连发猎枪,朝着对方就扣扳机,眼看一起血案就要发生。然而,由于李汉垣不熟悉此种枪的性能,所以连扣几下扳机却没能打响。原以为就要毙命的人们忽然醒悟过来,冲上去拼命夺下李汉垣手里的枪。李汉垣余怒未消,没过几天便查清了打他的人的身份,并发誓要一个个地全部干掉。但是六天后,李汉垣、史连生等8 人被刑警支队一举抓获,这等于救了那些人的命。

欣浪娱乐宫事件的第二天,负责打击流氓恶势力和团伙犯罪的刑警支队六大队就得知了这一事件,并着手查处。张秦溢是这一事件的当事人,又是李汉垣所用枪支的窝藏者,理所当然地成了抓捕的目标。然而,张秦溢已经带着与他姘居的女人夏兰逃离了大连。张秦溢是否回大连?“7.15案件”能否和他有关?刑警支队一大队、六大队充分利用过去对张秦溢等人的工作基础进一步开展侦查。

第四章:苦心经营

经过调查,在众多与死者初某有利害关系人中,张秦溢的分量越来越重。原来,初某出狱回大连后,在海港、南关岭一带干起了空车配货的生意。这是一种靠威胁等手段争夺了市场就能多挣钱的生意,张秦溢曾帮初某干过。1995年,张秦溢自己办理了营业执照,明正言顺地开起了配货中心,并挤走了初某。眼看每年上百万元的收人丢掉,初某当然不甘心,但由于自己的势力已经不如张秦溢,也只好忍气吞声。今年4 月,张秦溢东窗事发,逃离大连躲难,这给了初某卷土重来的机会。初某纠集一伙人,来到张秦溢的配货中心,对业务人员说:你们都回家吧,这个活由我来干。这些从业人员有张秦溢遥控指挥没有回家,还继续干。初某就组织人抢他们的生意,使他们难以再干。张秦溢的配货中心年收入在百万元以上,他怎能放弃这块肥肉?就此分析,张秦溢具备雇用杀手作案的思想基础。

刑警支队经过侦查,发现张秦溢在6 月中旬回到了大连,由于被通缉,他只能东躲西藏。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是他雇用外地杀手来大连作案,需要找人帮忙。而这些帮忙的人必须是他所信赖,又能公开活动的人。刑警支队运用各种侦查手段,很快查出了十几个有嫌疑的人,并初步确定此案是张秦溢雇人所为。市局副局长吕东辉主持刑警支队和中山分局领导认真分析了案件进展情况,认为此案如不获取足够的证据,并将雇主和主要凶手同时抓获,将很难诉讼,甚至形成骑虎难下的被动局面。因此,在证据尚不充分、张秦溢行踪不清、凶手尚未查出的情况下,不能公开触动其他嫌疑人。要欲擒故纵,麻痹主要犯罪嫌疑人肥功夫下在秘密工作上。

根据专案侦查工作的统一部署,中山区公安分局在搞完张秦溢配货中心等项调查后,逐渐停止了工作。刑警支队一大队、六大队在搞完张秦溢亲友调查之后,也停止了公开调查和缉捕工作,半个月后,社会上传说公安机关已经放弃了对此案的侦查,张秦溢的亲友也四处散布:“大烟”是该死,他的死与“老五”无关。

与此同时,秘密侦查工作却一刻也未放松,虽然张秦溢等人的传呼机、手提电话换了一个又一个,躲藏地点也在不断转移,可是,刑警支队和有关侦查部11多种侦查手段并用,密切监视着他们的行踪。

对张秦溢雇来的外地杀手的调查工作,也在高度保密的情况下不断深入。张秦溢在沈阳、鞍山及周围城市的狱友、亲属、朋友被一个个地过筛子,有可能与他们一同来大连作案的人也被纳入了视线。凡是基本特征与三名杀手符合的,都进行了秘密调查,并让见证人辨认其照片。经过一段时间的工作,刑警支队二大队在沈阳查出绰号“二刚”的谢明刚有重大嫌疑。此人今年32岁,住在沈阳市沈河区万寿寺街。1983年因伤害罪被判处无期徒刑,是张秦溢在新疆劳改时的狱友。此人与张秦溢不断有来往,特征与拉过杀人凶手的出租车司机提供的拿旅行袋的人相似,经照片辨认和进一步侦查,基本认定是被雇用的杀手之一。

在这段时间,刑警支队一大队、六大队通过对张秦溢筹划此案可能助手的秘密侦查,获取了一批可靠的证据,收网的时机成熟了。

第五章:抓获雇主

8 月16日是星期六,大多数人都在休息。上午,侦查部门获悉张秦溢已经从外地回到了大连。刑警支队一大队刑警立即赶来,与侦查部门一起对张秦溢可能涉足的几个地点进行了秘密监控。看着别人在喝大酒、吃大菜,侦查员们饥肠辘辘的肚子格外难受。可是,为了即将到来的胜利,大家咬牙坚持。时间一小时一小时地过去,吃饭的地方席尽客散,却仍不见张秦溢的踪影。侦查员们更加紧了对张几个落脚点的秘密守候。

下午5 点20分左右,在沙河口区李家街辉绿岩厂附近,一个三十多岁中等身材的男人与,个女人走出了张秦溢已离婚大嫂所住的楼房。他们与一个小青年会合,搭了一辆出租车向市中心开去。是张秦溢和夏兰!侦查员根据照片虽然早已认出了他们,但由于此地离张秦溢大嫂家太近,不符合秘捕的要求而未在他们上出租车前动手。出租车沿华北路上了立交桥,又拐进中山路。车驶到中山消防队附近时,突然被两辆轿车逼停。张秦溢刚想发作,两边车门已被侦查员们封住,乌黑的枪口逼住了他。张秦溢、夏兰和那个小青年(张的侄子)被塞进轿车,带到刑警支队。

良好的开端。不仅秘捕张秦溢于得漂亮,而且同时抓到了他的两个助手。必须抢在消息传到沈阳之前抓到“二刚”谢时刚及他的两名同伙。吕东辉副局长与刑警支队长于大军、刘乃兴果断做出了决定。正患重感冒,家里还来了远方客人的二大队大队长曲彬二话没说,与副大队长王慈文带领干警连夜赶往沈阳。

前一段的侦查表明,张秦溢雇用杀手作案的主要助手是绰号“邵四”的杨成立。此人33岁,家住中山区捷山街,曾因流氓罪被判刑,至今尚未察觉对他的侦查,近日仍正常活动。六大队大队长宋士光带领干警在杨成立经常涉足的渔市码头整整守候了一夜,没能发现杨的踪影。

一大队大队长姜智友、副大队长李志忱带领干警对张秦溢等三名犯罪嫌疑人紧张突审了一夜,正如事前所预料的一样,他们都是矢口否认。

天亮了,张秦溢三人一夜未归,又无任何消息,不能不引起他们亲友的怀疑,甚至可能与杨成立等张的好友研究对策。但给抓获杨成立提供一个机会。侦查员们对张秦溢的主要亲友逐人进行了秘密监控。功夫不负有心人。17日下午,通过对张一个亲友的监控,果然发现了杨成立的行踪。侦查员们不露声色,跟踪观察他的去向,以便发现还不掌握的同伙。下午3 点10分,杨成立乘坐的出租车在五五路被逼停在了路边,他带着出逃的用品被抓获归案。

第六章:生擒杀手

赴沈阳抓捕杀手的刑警支队二大队于警于当天(16日)深夜赶到了沈阳。由于谢明刚正在筹备开精品店,常不在家住,他们没有贸然进谢明刚家,以防止谢不在家而打草惊蛇。第二天,沈阳市刑警支队选派得力人员配合工作,他们利用本地人的有利条件,巧妙地了解出谢明刚在其岳父家。赴沈小分队与沈阳同行立即兵分两路,一路在谢家附近守候,防止谢回家,另一路火速赶往东陵区前进乡谢的岳父住处。下午4 点左右,前进乡派出所的民警和治保干部领着“市”里来的警察在村里逐户查“外来人口”。当查到谢明刚岳父家时,民警指着正躺在床上睡觉的谢明刚问他岳父:“这是谁?”“是我女婿。”话音刚落,侦查员们已经把他的双手铐住,谢明刚在睡梦之中被抓获。

初战告捷。曲彬大队长按照刘乃兴副支队长的要求,利用谢想争取活命的心理和对张秦溢可能供述的担心,迅速迫使谢明刚供认了自己的罪行,并要求戴罪立功,协助抓获另两名杀手——杨明、杨文忠。

晚上六点多钟,谢明刚在一群“朋友”的陪同下来到他家附近的一家饭店,要了一个包间。七点多钟,谢给杨明打传呼,请他过来吃饭。约一小时后,一辆三轮摩托车停在了饭店门前。杨明从车上下来,走进包间,就被埋伏在门里门外的刑警们摁倒在地,锁住了双手。这个直接开枪打死初某的凶手只好束手就擒。杨明今年36岁,住沈阳市南塔街,个体商贩,1982年因抢劫被判刑8 年。

诱捕最后一名杀手杨文忠的行动却没有这样顺利。杨文忠今年35岁,住沈阳市铁西区重工街,个体出租汽车司机,1984年因盗窃被判刑13年。尽管谢明刚多次打传呼,杨文忠一直没有回音。谢明刚给他家打电话,他妻子反问:杨文忠几天没回家,不是说和你在一起吗?谢忙说昨天和我分了手才应付过去。杨文忠哪里去了?这实在是个谜。只要有一线希望,就要做十分的努力。第二天,赴沈小分队在采取其他措施的同时,又与沈阳特警队及派出所的民警一起,在杨文忠家附近秘密守候。下午4 点多钟,一个留小胡子的壮汉走进了包围圈。杨文忠?明显的特征使侦查员们一眼就认出了他。某侦查员一个“大背”将杨文忠摔倒在地上,其他侦查员一齐扑上,铐住了他的双手。至此,沈阳的三名被雇用的杀手,大连四名主要策划者和参与人全部落人了法网。

经过审讯,到8 月20日,七名犯罪嫌疑人在证据面前先后供认了犯罪事实,使这起轰动了大连市的雇用杀手持枪杀人案件真相大白。

张秦溢为了保住自己的财路,在南方躲藏期间,就委托也是初某好友的杨成立几次劝初不要与他抢生意。但初某不肯罢手,张秦溢就偷偷返回大连与夏兰、杨成立等人密谋要教训初某,并让侄子等人寻找已经有提防的初某的行踪。张秦溢通过沈阳的谢明刚找杨明、杨文忠作杀手,先后三次来大连行凶。前两次,因没找到初某而未干成。7 月15日中午,杨成立得知初某在羽佳骨头馆喝酒,他配合沈阳杀手作成了这起案件。案后,杨明、杨文忠先回了沈阳。谢明刚从张秦溢手中拿到钱后也返回了沈阳。张秦溢、夏兰随后也逃离大连躲避。他们自以为此案筹划得天衣无缝,可没想到从外地返回大连的第二天,就被捉拿归案。等待他们的将是法律的公正的裁决。

分享&收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