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变态的北美华人杀手吴志达奸杀虐杀25名白人

HIGHT2025 史海奇谭 736 次浏览 , , , , 没有评论

华人在欧洲和北美大体是比较老实的,单个作恶的歹徒不多。今天提到的这个华人,却在美国做了一连串极为凶残狠毒的案件。他和白人同伙前后虐杀至少25人,至少有10名女性被他们囚禁性虐后残杀。一说这就是电影沉默的羔羊原型。

上面说了,华人在欧洲、北美、澳洲都是相当温和的。白人认为,华人和黑人、印第安人不同,他们能吃苦、能耐力强,性格温和甚至到懦弱的地步。即便华人遭受到各种不公、歧视和羞辱,他们多能忍气吞声。

美国的一份老报纸中,记载了白人流氓因鸡毛蒜皮的消失,当街暴打1个华人,最后开枪将它打死。期间,白人路人袖手旁观,几个华人路人也当做看不见,匆匆走过。

这些华人的想法很简单:这和我们没有关系,不要惹祸上身。

在全世界各地,白人都很喜欢使用华人劳工,认为他们绝对不会惹事,更不会犯罪了。

这种想法在1985年被打破。

6月2日的旧金山,一个电话打到警察局。

报警人:警官,我发现了一个盗窃案。

警方:请具体说一下。

报警人:我是**街五金商店的店员。我怀疑1个白人中年男人和1个亚裔小伙子,从我们店里拿走了一把钳子,没有付款。

警方:好,巡逻车马上就到。

巡逻车10分钟后来到五金商店,店员告知:那2人上了傍边停车场的1辆本田车。车子一直没动,就停在那里。

2名警察,立即赶到本田车边。

旧金山的治安很不好,黑帮和毒贩很多。

即便是这种微不足道的盗窃案件,小偷未必不会突然打你一枪。

这2个警察很有经验,没有轻敌。

1名年轻警察拔出手枪,在车边观察周边情况(防止被歹徒同伙偷袭)。

另1名老警察则握住枪把,高喊:先生,请把手放到方向盘上,我们要进行检查。

车里只有身材粗壮的白人中年男人,亚裔小伙子不知去向。

听到警察这声喊叫后,白人男人顿时全身抖了一下,双手却迟迟不动。

老警察非常有经验,知道这家伙可能要拒捕。

1秒钟以后,老警察拔出左轮手枪,对准白人男人:先生,马上用手抱头,然后离开车子。不然我就会开枪!马上照做!亨利(另一个警察),你注意周边,小心他有同伙。

这种情况下,白人男人抵抗一定会吃枪子。

万般无奈下,白人男人抱着头走下车,立即被按倒带上手铐。

白人男人留着一把凶恶的大胡子,头顶突发,双目露出寒光,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他自称叫做莱奥纳德.雷克(Leonard Lake),旧金山本地人,并不承认有盗窃行为,也不承认有亚裔同伴。

这家伙还说:警官,这是个误会,我是忘记付钱了。我现在就可以用现金付款。

这家伙看起来太凶恶,警察没有理睬他。

警察制服了雷克以后,简单搜查了他的车子。

在后备箱中,警察找到了还没拆封的钳子,显然就是刚刚盗窃来的。另外,警察还发现了一把装着消音器的手枪。

根据加州法律,私自为手枪安装消音器是违法行为。

老警察对雷克说:你知不知道,私自改装手枪是违法的?

雷克辩解:枪不是我的,车子也不是我的,我只是暂时借用一下。

老警察:车子是谁的?

雷克回答:是罗宾·斯泰普利(Robin. S. Stapley)的。

老警察对雷克说:我不管车子是谁的。你现在被捕了。你涉嫌盗窃和非法改造枪支。

随后,老警察对雷克宣读了缄默权,简单搜了全身(没有发现什么),然后将他押回警察局。

雷克一路上没有说话,直到在警察局内被打开手铐,准备办理关押手续,他才开口。

雷克的第一句话是:真没想到,我竟然为了一把钳子翻了船。

第二句话是:警官,我的同伙是个中国人,叫做吴志达。

第三句话是:我知道迟早会有这么一天。

说完,雷克突然从拽下衣领,塞入口中用力咀嚼。

几分钟后,雷克倒在地上抽搐,十几秒以后休克过去。

警察们知道情况不对,立即急救并且喊了救护车。

在救护车赶到之前,雷克已经一命呜呼了。

医生闻了闻雷克嘴的味道:他是服用氰化物胶囊自杀的。胶囊应该就藏在衣领里面,他早就准备好了。

偷窃罪很轻微,非法改造枪支也可以缓刑,雷克为什么突然自杀呢?

这不符合逻辑。

唯一的可能是,雷克和他的同伙华人吴志达,还有什么严重罪行,可能会判死刑。

所以,雷克宁可自杀,也不愿意注射死刑。

旧金山警方立即高度戒备,首先发布了对吴志达的全城通缉令。

根据资料,吴志达25岁,穿大衣,中等身材,可能持有致命武器。

统治吴志达的同时,警方分三路,调查雷克的背景、雷克驾驶的本田车、雷克的家。

旧金山警方对本田车深入检查,立即被吓住了。

在车后座上,有一个明显的弹痕。更可怕的是,弹痕的附近有一些隐约的血迹。

看到,似乎有什么人被制服,躺倒在车后座上。此时,有人用手枪抵住他的头部开枪,将他活活打死。根据弹道分析,杀人的手枪,很可能就是那把带着消音器的非法枪支。

80年代,电脑还不那么普及。旧金山警方利用警方资料库,花了几个小时才查到,这辆本田车的主人根本不是雷克,也不是什么罗宾·斯泰普利,而是保罗·科斯纳(Paul Cosner)。

保罗39岁,在一家二手车行工作。他的妻子回忆,当天有个大胡子男人和亚裔小伙子来买车。丈夫保罗就同他一起试车,就此一去不回,至今已经1年之久。

显然,大胡子很可能就是雷克。亚裔小伙子就是吴志达。

他们枪杀了保罗,抢到了这辆车。

至于雷克所说的罗宾,圣地亚哥人,是一家名叫 “守护天使”保镖公司的职员。自去年4月罗宾被安排去保护朗尼一家,随后连同朗尼一家3人一起失踪。

在本田车的后座下,警方发现了一个盒子,里面有高达十几张张的信用卡,属于不同的人。

警方立即进行调查,发现信用卡的主人竟然全部都是失踪人士。

警方粗略分析,发现这些人一大部分认识雷克,小部分则是吴志达的熟人。

看来,雷克和吴志达杀的人恐怕还不止二三个。

搜查本田车收获颇丰,这边调查雷克和吴志达背景的警察也一样。

雷克的手枪

雷克和吴志达都是有前科的家伙!

雷克当年39岁,是旧金山本地人。

雷克从小就很恶劣,特别好色。他和很多女人搞在一起,曾经有过猥亵和性骚扰的行为,成为当地臭名昭著的淫棍。20岁时,名声过臭无法找到工作的雷克,只得参加了美国海军陆战队。

他成为1名雷达技术兵,驻扎在越南岘港。

7年兵役期间,雷克2次因为精神问题入院治疗。

当时是越南战争期间,很多士兵都出现精神问题,雷克的发病也没有被人重视。

27岁时,雷克退伍,留在军港城市圣何塞讨生活。

之后几年,雷克结了婚又很快离婚。

一说是雷克心理严重变态,经常性虐妻子,还强迫妻子参加换妻活动。

妻子忍无可忍,断然和他离婚。

离婚后期间,雷克没有正当职业,主要以打零工和盗窃为生。

1981年,雷克因盗窃被捕,他辩称有精神问题从而得以缓刑,没有入狱。

期间,雷克通过交友启事,认识了在大学担任助教的第二任妻子芭拉斯(Claralyn Balasz)。

芭拉斯虽在大学工作,却和雷克一样严重心理变态,暗中吸毒和滥交。

结婚以后,两人颇有臭味相投的感觉,开始搬到一处偏僻的农场居住。

在农场里,两人经常参加换妻,抽大麻,一说雷克还让妻子卖过淫。

这两人名声很差。

但美国是自由社会,只要没有违法和侵犯别人,你想做什么都可以。

所以,他们的行为没有被警方重视。

不知道什么原因,仅仅1年后,芭拉斯突然和雷克离婚,回到自己的娘家。当时芭拉斯已经怀孕。

一般认为两人的感情很好,离婚似乎没有道理。

从1982年开始,雷克同华人吴志达相识,整天混在一起。

同年,FBI联邦调查局接到报案,说是雷克和吴志达在农场私藏枪支。

FBI特工突袭农场,逮捕了雷克和吴志达,但只发现几支无照的猎枪枪支,还有大量来源不明的弹药。

审讯中,吴志达主动承认枪支弹药都是从黑市买的,因为价格较低,同雷克无关。

于是,吴志达被判处1年半徒刑。

而雷克则交付6000美元后被保释。

1984年吴志达出狱,立即找到雷克,两人又混在一起。

看来,知道雷克所作所为的人,只有同伙吴志达和前妻芭拉斯。

吴志达逃得不知去向,只能问问芭拉斯了。

在审问芭拉斯之前,警方发现这女人也有异常。

雷克杀人盗取的十几张信用卡,都有使用的记录,大部分用于支付雷克和吴志达的一些日常消费。

不过,有一个信用卡登记在失踪者兰迪·雅各布森(Randy Jacobsen)的名下,则是和芭拉斯有关。

信用卡支付了一个账单,是芭拉斯父母名下一栋森林中小木屋的费用(发电机使用的柴油)。

另一路警察,直接找到了芭拉斯。

面对警方的盘问,芭拉斯显得很紧张。

她承认,前夫雷克有着很严重的变态心理。

芭拉斯对警方说:雷克的变态是与生俱来的,当然家庭也有关系。6岁时,雷克父母就离婚了,雷克和姐姐、弟弟都去和祖父母居住。在少年时期,雷克就有变态的性欲,曾经强奸过亲姐姐。姐姐和弟弟要去报警,却被祖母有辱家门的理由拦阻,让雷克逃出法网。雷克曾经对我说,他的祖母也是变态,曾经拍摄过儿童时代的他和姐姐的裸照。雷克不但强奸过姐姐,在未成年时就杀过人。

警方:杀的是什么人?

芭拉斯:就是他的弟弟唐纳德(Donald)。雷克强奸了他的姐姐后,还一直骚扰她。每当这个时候,弟弟唐纳德总是挺身而出,保护姐姐。雷克认为唐纳德是他的敌人,对他非常仇恨。当时两人都是十几岁的少年,还在上初中。一次,雷克引诱弟弟同他去爬山。他说等到两人爬到山顶,他找了个机会将他推下悬崖跌死。警察来调查过,但雷克咬定是唐纳德自己失足。警方没有证据,加之雷克还未成年,事情也就不了了之。

警方:你是什么时候知道这件事的?

芭拉斯:这是雷克醉酒后,无意中和我说的。我听说后,不寒而栗,立即逃回娘家,随后起诉离婚。当时我已经怀孕六个月,但实在不愿意和杀人犯一起生活。这太危险了。

警方:雷克还有过什么罪行?他为什么突然自杀。你们毕竟生活了1年多,你肯定知道什么?

芭拉斯欲言又止。

此时,警方突然提到雷克用抢来的信用卡,支付芭拉斯父母名下一个木屋的消费(发电机使用的柴油)。

芭拉斯大吃一惊。

警方立即指出:芭拉斯,这是很大的案件。如果你隐瞒真相,也是非常严重的罪行。

芭拉斯表示要联系律师。

警方给了她电话。

在和律师交流了一通后,芭拉斯表示愿意交代。

芭拉斯是这么说的:雷克有个好朋友,叫做吴志达,是个香港人(当时还不算是中国)。吴志达比雷克小得多,今年才25岁,雷克已经39岁了。我们离婚前,他们两人不认识,他们说是通过雷克刊登的征友启事才认识的。我们离婚后,雷克来看过几次孩子,每次都带着吴志达。吴志达英语不错,和我聊过几次。

警方:你们聊什么?

芭拉斯:随便聊聊。吴志达自称是香港有钱人家的孩子,父母一直希望他好好读书。但他从小品质就不好,整天打架闹事。香港圣若瑟书院上中学时,他曾经放火烧毁了礼拜室,被赶出了学校。父母只得将他送到英国约克郡留学,高中时又因为盗窃商店被开除(吴志达根本不缺钱),被迫回到香港。1980年父母出巨资,让他来美国上大学,结果来美国几个月,就因为开快车交通肇事,被大学清退。他又换了别的大学,但很少去上课,主要借此以学生签证留在美国。

警方:听说他曾经入伍过,所以和你前夫雷克很合得来。

芭拉斯:对,吴志达后来自愿参加了海军陆战队,试图借此获得美国合法身份。吴志达是个聪明人,也有着强健的体魄,很适应军队的生活。即便如此,1年多后,他就被赶出了军队。在夏威夷驻扎的时候,吴志达喝醉了酒,同战友盗窃了价值1万多美元的武器,包括:1挺机枪、昂贵的夜视仪和榴弹发射器等等。吴志达解释只是为了找乐子,恶作剧。结果他只是不名誉退伍,没有被严惩。后来,他就遇到了雷克,两人虽然不同种族,却都是海军陆战队,又同样变态,就整天混在一起。

警方:他们都做了些什么?和你父母的那个小木屋有什么关系?

芭拉斯:我确实不知道。不过,肯定不是什么好事。雷克杀过人,吴志达也不是什么好人。吴志达有时候会用余光盯着我冷笑,面露杀气,搞得我非常害怕。离婚前,雷克把大部分财产都给了我,但要走了一个木屋。就是我父母的遗产,森林深中的一个木屋。他们有时候一住就是十天半个月。我猜,那个地方肯定有什么问题。

警方:我们马上去法院申请搜查令,明天就去搜查。

第二天,警方却发现芭拉斯,已经连夜去过了木屋。

警方很很愤怒:女士,如果被发现你转移或销毁了物证的话,我们会以妨碍司法公正的名义起诉你。

芭拉斯辩解:我只是拿走了那里的一些录像带,上面记录了我和雷克的性爱画面。我可不想让你们看到。

警方将芭拉斯暂时扣押起来,然后赶赴木屋。

沿途只有一条泥土路,刚好能够经过一辆车。道路没有维护,到处都是坑洼甚至倒下的横木。区区30多公里,警方的4辆吉普车,也开了整整一个上午才赶到。

这是个几乎与世隔绝的地方,密林中的木屋。

最近的邻居也相隔十多公里。即便在木屋附近开枪,也基本不会有人听到。

木屋并不大,有1个客厅1个卧室1个厨房和1个仓库,屋后山上还有一个类似防空洞的东西。

让警方震惊的是,刚刚破门而入,他们就发现客厅墙壁和天花板上的累累血迹,木质墙壁上有几处清晰可见的弹孔。

显然,雷克和吴志达曾经在这里开枪杀过人。

客厅中摆放着一套高档的音响,上面写有哈维的字样。

几个警察立即想起了一宗案件。

大约1年前,住在这个区的哈维一家3口丈夫哈维·杜布斯(Harvey Dubs)、妻子黛博拉(Daborah)、儿子肖恩(Sean)突然失踪。失踪之前,他们曾经登报出售一套音响。

看来,哈维一家的失踪,很可能是中了雷克和吴志达的毒手。

也许是吴志达和雷克谎称需要音响,将这3人骗到木屋里杀害。

客厅的血迹如此明显,谁能够看得到。

而芭拉斯既然来过木屋,就不可能不知道这点。

显然,芭拉斯也对警方隐瞒了事实,或者干脆就是共犯。

让警方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些残酷的发现竟然只是开始。

警方走进卧室,发现了一个大衣柜。

打开大衣柜,里面发现了几十件女性的内衣裤。这些内衣裤的尺寸不一,显然是不同女人的。

更可怕的是,这些女性内衣裤基本都浸透了鲜血,似乎这些女人都已经遇害。

警方继续搜查,掀开床垫,发现床板全是凝固的鲜血,被染成暗红色。

肯定有不少女人,是躺在床上被杀死的。

另外,也发现了一些男人的衣服。

其中一件衣服上印有“丹尼斯搬家公司”的字样。

警方又想起了一起失踪案。

3年前,“丹尼斯搬家公司”的2名黑人搬运工,工作期间突然失踪。

现在看来,他们也是被雷克和吴志达所杀。

推测2人雇佣搬家公司工作后,将黑人搬运工杀死以赖掉费用和灭口。

警方又进入了仓库,发现了一些散落的工具、一个木制工作台。其中,工具中的斧头、锯子上都是血迹斑斑,似乎曾经用于杀人或者切割尸体。

另外,仓库的一脚还有个焚化炉,炉子外围是很厚的防火材料,极度耐高温。

种种发现,让警方大惊失色,立即要求增援。

几个小时后,增援的法医、技术专家、警犬赶到现场。

技术专家,首先发现仓库不对劲。

根据仓库的建筑结构,不可能只有那么一点的空间,似乎有密室。

很快,警方打通了木板,找到了这间密室。

几乎所有警察,都被惊呆了。

这完全是1个囚室、刑室。

密室正中放着1张双人床,1个写字台,几本书和1个台灯。床上挂着手铐和各种刑具,显然这是囚禁人的地方。

墙上有一块木质的牌匾,写着“米兰达行动”。

米兰达行动取自英国作家约翰·福尔斯的小说《收藏家》。小说讲述了一个孤僻青年,绑架囚禁暗恋女孩米兰达的故事。

在密室的一面墙上,警方发现了几十支的非法枪械,包括一些军用武器。

这还没什么!

在另一面墙上,警方震惊的发现了21张女人的全裸照片。这些女人从12岁到30岁不等,照片上的女人都摆出了各种性感挑逗的姿势。

然而,所有女人都面露惊恐,显然是被逼的。

照片下有一台电视机、一台录像机和十几盘录像带,根据人名一一排序

警方立即播放了一盘,所有人立即目瞪口呆。

录像带中,雷克和吴志达轮流虐待毒打1名女子,最后又轮奸了她。

期间,两个恶魔用了很多极端残忍和变态的手段,折磨这个女孩,让从警30年的老警察也不敢相信。

案件结束后,警方将所有录像带销毁,避免流入社会导致引起惊恐。

当地警方很快认出受害女性,他叫做布兰达(Brenda),同丈夫朗尼。儿子一同在去年失踪。

失踪前,布兰达偷偷告诉邻居,他曾经看到1个男人在森林里面埋藏东西,似乎是尸体。

自然,这个男人就是雷克或者吴志达。

奇怪的是布兰达并没有报警,只是请了1名“守护天使”公司的保镖罗宾(就是文章开始的那个人)来保护他们。

然后,保镖罗宾自身尚且难保,和朗尼全家一起遇害。

根据录像判断,孩子被押到木屋后就被枪杀,丈夫朗尼、保镖罗宾和妻子布兰达则被折磨了多日,才被杀死。

当时媒体报道:视频里,布兰达被捆在椅子上,她低声请求放过她和她的丈夫孩子,而一旁的其他受害人都瑟缩在墙角。吴志达走过去,告诉布兰达,“你的孩子已经睡死过去了。”他手中拿着滚烫的烙铁,强迫她当众跳脱衣舞,一当布兰达停下动作,烙铁就会落在她身上。期间,雷克对布兰达怒吼:“好好配合我们,你还可以像个囚犯一样活着,为我们洗衣做饭,听我们指挥,被我们X。你们可以说不,下场就是被绑在床上强奸,然后像狗一样被拖出去枪毙。”

与此同时,警方发现木屋后面的山上的防空洞傍边,有明显挖掘痕迹。

警察们立即进行发掘,顿时挖出一个大坑。

现场的警察回忆:“当我们在挖的时候,我还以为我进入了墓地,一会这发现了一只鞋,那挖出了一只脚,你想不到在每块石头下面都藏着什么,也不知道这条路挖到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大坑中,包括2名黑人男子(推测是搬运工)、2名白人女子、1名儿童和另外6具高度腐烂的尸体。

最后分析结果,这分别是6具男尸,3具女尸还有2名男童。

其中一名尸体被证实是34岁的兰迪·雅各布森(Randy Jacobsen),也就是信用卡被盗刷的人,于去年10月失踪。他曾在报纸上刊登广告出售自己的货车。兰迪的女友告诉警察,她认识雷克,算是熟人。雷克曾给自己介绍过工作,让她去帮忙种植大麻,但是被自己拒绝了。男友兰迪和雷克也认识,因雷克曾经骚扰她,兰迪同雷克争吵过。

另一尸体是38岁的朱莱塔(Donald Giuletti),生前曾在一张黄色小报上招过妓,而后被吴志达引诱到木屋枪杀。

这还不是全部,警方又挖出高达50袋的零星尸骨残骸、一本长达250页的日记,雷克详细记载了自己和吴志达2人是如何选择受害人,并折磨将其杀害的。

日记最前面,写着雷克的几句“心得”:“上帝创造女人,她们生来就是替男人洗衣做饭、生儿育女。”“你喜欢一个人,就选择放手,如果她真的离开了,那么即便是天涯海角也要把她追回来杀掉。”

根据日记显示,雷克和吴志达2个变态认识以后,深感是知己,无话不谈。

雷克告诉吴志达,他曾经亲手杀死过弟弟,还强奸折磨过自己的姐姐。

雷克认为这是一种非常过瘾的犯罪,吴志达听呆了,对雷克心服口服。

没有多久,两人就决定继续杀人。

雷克和吴志达带着一个20多岁的白人妓女,来到这个木屋。

这个白人女孩做梦也没想到,等待她的是什么。

到了木屋以后,这个妓女就被关在密室中,遭到毒打、性虐和轮奸,还录像了全过程。

妓女惊恐万分,多次痛哭求饶,表示只要放了她绝对不会报警。

吴志达却冷笑着告诉她:你肯定会死在这里。你可以哭,可以叫,就跟他们一样,但是一点儿用都没有。这么说吧,我们是很……哈哈哈……无情的!

于是,这个妓女最后被开枪打死,随后分尸,尸块被丢入焚化炉烧掉。

骨灰和残骨则被埋入后院!

有一段时间,焚化炉处理太多尸体出现故障,两人就把碎尸丢去喂鸡。

从此开始,1983年到1985年,雷克和吴志达连续绑架了几十人。

其中大部分的受害者,都是雷克或者吴志达认识的人,一些还是熟人。

他们通常被骗到木屋,被2个歹徒持枪制服。随后,儿童和男人会被雷克和吴志达枪杀或者勒死,女人则被留下囚禁,受尽虐待和轮奸后,再被杀死。

这些女人有的可以生存几天,有的可以生存1个月,时间长短完全看两个变态的心情。

自然,生存1个月未必是件好事,女人会受到各种酷刑,直到吴志达、雷克厌倦。

罪证确凿,尤其是存在施暴的录像带,这起案件顿时震惊了全美。

警方认为,根据录像带和照片,吴志达和雷克杀死了至少25人,只找到12具尸体残骸(其中1具只有手臂)。

其他10多具尸体,不知道藏在哪里。

被害的也包括婴儿

美国方面开始对吴志达进行全国通缉。

很快加拿大安大略省有人报警,发现了吴志达的踪迹。

吴志达有个姐姐,住在加拿大的卡尔加里市。

警方认为:吴志达是个很狡猾的歹徒。他知道在美国迟早会被抓住,就逃到加拿大。加州没有废除死刑,以吴志达的罪行肯定会处死。加拿大1970年就废除了死刑。如果吴志达在加拿大犯罪,根据美加引渡条约,他被引渡回美国很可能不会被处决。所以,吴志达很可能继续在加拿大行凶。

事实证明,警方判断非常正确。

7月6日,加拿大卡尔加里市一家商场发生枪击案。

1个华人试图盗窃食物被报案发现。两人争执期间,华人突然拿出手枪,对保安就射,将他打伤。

奇怪的是,歹徒并没有逃走,而是弃械投降,被加拿大警方逮捕。

被捕后,这家伙承认自己就是吴志达。

和警方预料的一样,吴志达在这里投靠姐姐失败后(姐姐不敢窝藏他),就故意开枪行凶,从而避免被引渡到美国。

果然,吴志达被加拿大判处4年半徒刑。

在这里,吴志达又讲述了一番自己的理论。

加拿大警方:吴志达,你和雷克为什么杀这么多人?

吴志达:我们两人都是核战末日理论的崇拜者。我们认为世界迟早会爆发核战,到时候一切文明都会被摧毁。到时候,世界会沦为野蛮的地方,一切都要靠武力求生存。所以,我和雷克在森林里面的木屋后修建了防空洞,准备了武器和粮食。

加拿大警方:我们问你为什么杀人?

吴志达:我还没说完呢?除了武器和粮食,我们还需要女人,以生育后代。但现在的女人,没有谁会愿意和我们隐居,所以我们就去武力绑架她们。她们一旦反抗,我们就将她们杀死。雷克和我拍摄的21个裸体女人中,有6个人没有敢于反抗,我们就把他们放了回去。

加拿大警方:我看你们的脑子有问题。

吴志达服刑期间,美加两国开始激烈交涉,要求引渡吴志达到美国受审。

拖了2年之久,1991年,加拿大最高法院才允许引渡吴志达回美受审。

同年,吴志达在加州受审,被指控犯下12项谋杀罪,如果罪名成立一定会死刑。

然后,引渡之前,美国政府被迫同意加拿大的要求,也就是尽量不对吴志达处以死刑。

吴志达利用自己的狡诈头脑和父母的财力,尽量拖延审判。

他用过的理由千奇百怪,比如监狱待遇不好、食物凉了、自己的眼镜不合适、服用的晕车药会妨碍自己出庭辩护等。

他甚至投诉代理律师辩护不力,一共换了10个律师,最后干脆提出自己辩护,这又为他赢得了一年的宝贵时间,拖延审判进程。

吴志达辩称自己是在雷克胁迫下,被迫参与。他也并没有杀人,只是虐待、强奸而已。

审判拖了8年,知道1999年2月,法院判处吴志达11项罪名成立,判处死刑。

法官在判决中认定:“没有证据显示,吴先生受到任何的胁迫,他也并非处在雷克的意志强迫之下。”

至于雷克的前妻芭拉斯,没有证据表明涉案,顶多是知情不报,被宣判无罪。

自然,加州平均死刑从判决到处决,都要超过16年时间,但吴志达则更长。

审判后长达接近20年,吴志达仍然没有被执行,关押在圣昆西监狱。

吴志达在监狱中的日子还不错。

他本来是个25岁的高瘦青年,现在已经变成了50多岁的大胖子。

目前看来,吴志达似乎很难被判处死刑。1976年至2006年之间,加州一共只处死13名死囚。

自2006年以来,加州没有对任何死囚执行死刑。

有意思的是,施瓦辛格第二次连任加州州长期间,曾经努力推动死刑执行,但没有成功。

从2012年开始,加州民众反复要求废除死刑,很多人支持。

一旦加州废除死刑,这里700名死刑犯也会同样受益,自然也包括吴志达。

虽然警方及时将录像带全部销毁,但仍然有片段流传到社会。吴志达和雷克的这些录像,被美国社会定义为最血腥和变态的录像之一。据说第一看到录像的人,都会有着巨大的心理震撼。


发表评论

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