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特勒的死忠:战斗到最后的德军

HIGHT2025 史海奇谭 1,908 次浏览 , , 没有评论

1945年5月7日上午2点30分,曾经不可一世,而今只剩一些残部的德国国防军总司令阿尔弗雷德·约德尔走进了位于法国兰斯的盟军最高指挥部,当他签署《德国投降书》后,二战欧洲战场的战事终于正式结束了。

根据该文件的规定,所有第三帝国剩余的陆,海,空军将在5月8日晚上11点1分或此时间之前停止敌对行动。正如预期的那样,绝大多数被战争拖垮了的轴心国军人都服从了命令。然而,在一些地方,一部分德国部队拒绝投降,其中一些人在最终投降前又坚持战斗了数天甚至几个礼拜。看看这些德军最后的坚持吧:

欧战胜利后第一天

数以千计的德军被困在苏联占领的波兰战线上,他们用了24个小时才放下武器。德军步兵被孤立在靠近港口城市但泽沿海的防御工事,5月9日向红军投降之前,他们继续坚守阵地。来自德国第四集团军的散兵游勇依然抵抗了一整天,他们的部队在东普鲁士海利根布卢特口袋战役中被全歼。同样,驻扎在爱琴海希腊群岛的德军也没有立刻放下武器投降。

欧战胜利后第五天

直到5月13日,德国战败后五天,位于捷克斯洛伐克的国防军和党卫军残部才停止战斗。同样,占据波兰窄海尔半岛的德国军队几乎在正式停战整整一个星期后才向苏联投降,在5月13日和14日,他们中活下来的人最终走出了战壕和碉堡。

南斯拉夫祖国军和他们的德国盟友 图片来源:WikiCommons

欧战胜利后第六天

5月14日,30000名南斯拉夫祖国军(切特尼克)的士兵、亲纳粹的克罗地亚人和德国的正规军与共产党游击队的军队在南斯拉夫/奥地利边境的Poljana附近展开了激战。为期两天的对抗夺去了400条生命。在接下来的几天,该地区的英国军队强行遣返数千名南斯拉夫轴心国合作者,他们中的许多人在刚刚返回自己国家后就被新成立的政府军大批处决。

刚刚向美国海军萨顿号投降的U-234。图片来源:WikiCommons

德国潜水艇U-234直到5月14日才投降。当战争正式结束时,这艘XB型潜艇航行在北大西洋中间。潜艇上的人员有前往柏林在东京大使馆的纳粹军事使节和技术顾问,以及自1943年就在德国的两名日本海军武官。除此之外,U-234还携带着希特勒想送给他远东盟友的半吨铀。艇长约翰·海因里希·费勒直到5月10日才得到投降命令,此时这位34岁的少校决定高速前往美国海岸。费勒担心如果他和他的船员被英国或加拿大军队俘获,可能会被关押更久。

U-234在德国正式投降六天后,才由美国驱逐舰萨顿号顺利俘获于纽芬兰海外,费勒的两名日本乘客选择了自杀,而不是面对进入战俘营的耻辱。萨顿号的船员带着他们的战利品航向缅因州的朴次茅斯海军造船厂,在那里美国政府收缴了U-234艇上携带的铀,并有可能将其添加到了后来丢在广岛和长崎的原子弹原料里——至少一位作者曾如此暗示。潜艇本身最终被凿沉于科德角,所有艇员被遣返回国。

“战争结束了老兄,回家吧。”海峡群岛奥尔德尼岛上的一名英国警官向一名德国士兵确认。

欧战胜利后第八天

一星期后,英国海峡群岛的德国驻军在五年的占领之后终于向联军部队投降了。奥尔德尼的轴心国部队在官方投降之后第八天——5月16日——之前仍掌控着这块区域。

德国格鲁吉亚营的士兵在荷兰特塞尔岛上发动兵变。

欧战胜利后第12天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在欧洲战斗到最后的轴心国部队根本就不是纳粹死硬份子,他们甚至不是德国人。1945年4月5日,驻扎在特塞尔弗里斯兰岛的德国882塔玛丽女王步兵营的800名格鲁吉亚应征兵与他们以前的德国国防军战友兵戎相见。战斗持续了好几个星期,直到欧战胜利之后依然继续。起义的士兵都是苏联红军前成员,在1943年于东线被俘虏之后,被迫为第三帝国服务。作为纳粹格鲁吉亚军团的一部分,该部队被命令到特塞尔加强“大西洋壁垒”的防御。

随着盟军在1945年初开始进军德国,柏林命令882营转移到内陆,以帮助阻止英美两国的前进。在向这项自杀性任务出发的前几天,该部队的士兵叛变并在岛上屠杀了400多名德国士兵,许多受害者在睡觉时被杀害。驻扎在岛上其他地方的防卫部队打退了叛变的格鲁吉亚人,并利用广播求援。在接下来的日子里,2000德国增援部队前往镇压起义,而这场起义现在则得到了荷兰地下党以及普通平民的支持。这个曾经平和的15公里长的岛屿,在战争中大部分时间都远离战火,如今却成为了一个战场。

德国的镇压是快速和无情的——超过500名格鲁吉亚人被抓获并被立即处决,他们的尸体被扔进了万人坑。但是,前来镇压的德军现在却被蜂拥进入荷兰的盟军部队切断在特塞尔,变成了一枚孤子。战事直到5月20日才终止。当时加拿大军队登陆并解除了双方的武装。当战斗结束时,有近800名德国人死亡。

此后不久,苏联军警就监禁了格鲁吉亚人,其中许多人后来被莫斯科扣上了叛徒的帽子,并被监禁或枪杀。接下来的几十年里,苏联政府放松了对特塞尔的格鲁吉亚人的立场,甚至将一些在那里作战的义军称为苏联英雄。2005年,格鲁吉亚总统米哈伊尔·萨卡什维利也访问了该岛,以纪念牺牲的同胞。到今天,这场战役的纪念碑仍然伫立在特塞尔。这场起义被认为是欧洲战场的最后一场战斗。

在欧战结束100多天后,U-977停泊在阿根廷。图片来源:WikiCommons

欧战胜利后第101天

当VII型潜艇U-977从挪威的克里斯蒂安桑首次起航进行战争巡逻时,德国全线崩溃了。 这是1945年5月2日——德国投降之前不到一个星期。刚刚上任的艇长海因茨·舍费尔曾收到命令航行到英格兰南部海岸,溜进朴次茅斯港并在停战之前尽可能多地击沉英国军舰。认识到这个任务是徒劳的,24岁的艇长反而航向阿根廷以寻求政治庇护。 经过107天的航程,其中连续66天在水下,U-977于8月17日抵达阿根廷马德普拉塔,该艇艇员们正式要求大赦,然而事不遂人愿,他们被交给了美国海军。舍费尔最终回到了家,写下了记录这次惊险航程的《U-977——66天的水下航行》。

欧战胜利后第119天

第二次世界大战最后一支投降的德国军队于1945年9月4日缴械,此时距离欧战胜利已近四个月。这些人变身成了巴伦支海偏远熊岛上的一群挪威海豹猎手!在战争晚期,这支小分队被派到遥远的北极哨所去建立一个气象站。5月份的时候,他们与总部失去了电台联络。最终,这支德国部队和平地放下了武器。


发表评论

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