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一条感动美国的新闻,竟让无数中国人喊出:抗战胜利,全靠美利坚!

HIGHT2025 闲言乱语 2017-06-25 1,847 次浏览 , , , , 没有评论

最近,有这样一条新闻引起了小兵兵的注意:73年后,帮助中国的美国英雄终于回家了!

事情是这样的,据美国媒体报道:73年前,一位在中国参加抗日战争中牺牲的美国空军二战中尉:Robert Eugene Oxford,他于1944年1月25日在昆明飞往印度航线中殉职,时年24岁。七十多年后,他的遗䠹被发现确认运回家乡。2017年6月9日,他的葬礼在家乡乔治亚州举行,无数美国民众流泪送行。

当然,这场迟到了七十多年的归途也引起了全世界的注意。包括中国的众多网友们也纷纷发帖表示纪念,甚至不乏有人高呼:抗战胜利,我们需要感谢美国、抗战是靠美国原子弹打赢的、14亿中国人瑾誓:永远感恩……等等。

微博上一个美国的华裔移民律师(著名公知)的发帖

对于这些言论,小兵兵不打算做过多的评价和解读,也不想手撕公知,毕竟这个群体基本上已经告别“社会主义”了。但是,就“抗战是靠美国原子弹打赢的吗”、“抗战胜利,我们需要感谢美国吗”,这两个大是大非的问题,不可以不辩论清楚!

(一)

抗战是靠美国原子弹打赢的?

抗战结束有七十多年了,当年浴血奋战的中国老兵,还有多少人记得他们?也许下面这部微电影《老兵的约定》,会让你心头一震。

这部微电影的历史背景,正是发生在1943年的常德会战,这是抗战中22次大型战役之一。在二战的众多战场中,论时间之长,对比之悬殊,过程之艰苦,牺牲之惨重,一定非中国战场莫属。纳粹德国尽管很强,但美苏英旗鼓相当,只要顶住了闪电战,希特勒就只剩下被群殴的命运了。

但中日差距之大,几乎是以“明代”的水平来对抗已经现代化的日本,从9.18算起打了整整14年,其中单挑日本的时间长达十年,以冷兵器对抗日军的场面也并不鲜见。

▲在仍然占领对方大片国土的情况下投降,

在其它战场很少见,但这个胜利是货真价实的

胜利是那些不肯屈服,不肯放弃,明知不敌也要拼到底的中国军人打出来的,常德会战,就是抗战的一个缩影。严格来讲,常德会战是指从1943年11月2日到12月20日发生在湖南常德及近郊的战斗,不过,当后来的人们提到常德会战时,更多的是指从11月18日开始,持续16天的“常德守城战”。

▲日军指挥官,11军军长横山勇,

他没有料到57师会令他倍受打击

1943年下半年,日军在太平洋战场上败相已露,意欲在占优势的中国战场上讨回一些便宜,重振士气,而当时中国为了确保滇缅公路,将精锐部队调往西南也让日军感觉有机可乘。日军第11军按照大本营的指示,拟订了进攻常德,借机大量消灭中国军队的作战计划,还很罕见地出动了伞兵部队。

▲时年41岁的余程万是黄埔一期,

之前无甚声名,常德血战成就了他

常德是湘西北的重镇和门户,也是物资集结中心和交通要冲,日军意欲大量消灭中国军队有生力量,就要“攻敌所必救”,常德这种地区核心性质的城市必然会成为目标。

▲57师的代号为“虎贲”

蒋介石对于常德的态度也是“必保”,试图将计就计,将日军吸引在常德予以围歼,同时发出严令“一定要守住常德,驻军须与城共存亡”,而驻守常德的,正是第74军57师,师长余程万回复:“保卫常德,本师官兵极感光荣,均抱与常德共存亡之决心……”。

74军是在抗战中组建起来的一支部队,战斗力不俗,在之前的上高会战中表现优异,被授予第一号武功状飞虎旗,并得到了“抗日铁军”的称号,日军也畏惧三分。不过当常德城被团团包围时,日军指挥官横山勇却并不担心,因为守军仅是一支8千人的孤军而已(含63师188团和炮兵营),而日军则至少有两个师团。

▲74军是抗战期间唯一能同日军打成1:1的部队

横山勇的自信不是没有理由——中日两军总体差距大,日军在战前筹划时通常按一比七来计算兵力,面对战斗力强的中国军队,这个比例会上升到一比五或一比三,但无论按哪个来算,日军的优势都非常明显,常德似乎唾手可得。

但真打起来,日军才发现,这次碰到了硬骨头。有飞机坦克协同,使出了毒气和细菌武器,付出一万两千人的伤亡,才勉强攻进常德。能在实力悬殊的情况下,把日军打得心惊肉跳,除了在火力配制、战术运用方面的因素外,战斗到最后一人,最后一弹的坚强决心和意志,绝对是予以日军重大杀伤的第一原因。

孤军守孤城,单挑四倍于已的凶悍强敌,以善于坚守而著称的余程万自知没有退路,他在将平民疏散之后,向部下发布了文告——

“常德在东北临洞庭,南靠沅江,显然是一个置之死地而后生的背水阵。在战术上,是不利于固守……无论敌寇对我们施以如何大的压力,我们唯一的答复,是血,是死,是光荣!”

在给妻子的信中,余程万写道:“此次奉命保卫常德,任务固甚重大,但余以为光荣,已决心为国牺牲,誓歼顽寇……”

师长有必死之念,部下自然做得到慷慨赴死。在这座无险可守、背水而战的小城,57师的8529名战士的确是血战到底,绝无退缩,“有一墙守一墙,有一壕守一壕,有一坑守一坑”成为全师的共同纪律。从野战打到巷战,没有一处是日军能够轻松拿下的。

▲清朝的常德城地图,可作为参考

常德一共有6个城门,大小西门、东门和北门是战斗最激烈的地方,日军进攻小西门遭到顽强抵抗,一丈多深的护城河,几乎被尸体填平。日军每占领一个阵地,都是在守军全部阵亡的情况下才能得手。巷战开始后,余程万下令不得随意变更防守位置,不少士兵都将下半身埋进弹坑,仅留上半身和枪械进行战斗,直至牺牲,是名副其实的“死守”。

从27日开始,守军已经到了各自为战的局面,28日的战斗最为惨烈,各级指挥官伤亡已经超过95%以上。由于久攻不下,天皇极为恼怒,下令第三师团必须于两日内进占常德,否则将予以严惩。天皇训令不敢不听,但对手又极其顽强,第三师团的师团长山本三男压力山大,向下属训话时,竟然涕泗横流。

师团长都被打哭了,这种情况可不多见。日军向城内抛撒传单,故意“围三厥一”,甚至丧心病狂地使用了毒气和细菌武器,企图动摇守军的军心。从11月27日开始,日军已经增兵至三万人,火炮数百门,而守军仅剩下五百余人,弹药所剩无几,兵力对比几乎接近1:100!

▲常德城被打成了一片瓦砾

但无论是毒气,细菌,火攻,还是心理战,统统不管用,57师仍在坚守,不跑更不降,恼羞成怒的日军火炮推到前沿打直瞄,才能一点一点地向前拱动。

▲常德会战中抓获的日军俘虏,

眼神中流露出困惑与不服

▲英勇牺牲的柴意新被追赠为中将,

团长追赠中将,非常罕见,

新中国也授予他烈士称号

表现英勇的57师仅幸存83人,而外围的救援部队也打了不少血战。预备第十师师长孙明谨救援心切,位置过于突出,遭日军突袭,混战中身中四弹牺牲。据日军记载,发现一名“高级军官”的遗体后,日军让一名被俘的上尉前来辨认,确认后将孙师长安葬,并恭立墓牌,上书“支那孙明瑾将军埋葬处”——勇敢的中国军人,就连敌人也得心生敬佩。

▲抗战胜利后,余程万找到作家张恨水,

将这场血战写成了小说《虎贲万岁》

常德会战被称为“东方的斯大林格勒战役”,日军战后以“凄绝”形容,认为是“堪为保卫上海战役后最激烈之一次”。日军伤亡惨重,不得喘息,连战场都没来得及打扫就慌忙撤离——常德收复后,城内发现大量日军尸体,被集中掩埋于城外,称为“倭坟”。

▲被缴获的日军旗帜

57师的顽强作战不仅给日军造成了重大伤亡,更令鬼子见识了中国人的抵抗意志——看起来根本就没有打赢的希望,守军却战至了最后一人!面对这种精神,无论对手是谁,都会为之胆寒,为之敬重。在万般不如人的情况下,中国人正是靠着这种不屈不挠的精神才能撑到底。

许多人都认为是美国的原子弹结束了战争,此话也不能说是错,但如果自己顶不住,先放弃了,垮掉了,不要说原子弹,就是上帝也救不了——天助自助者,一个国家,一支军队,或者一个人,就得有那么一种绝不服输的浑劲和认死理的坚韧,才能配拥有与命运相搏,并且扭转乾坤的机会。

▲为生而战,为希望而战,

这是正义势力与法西斯的根本区别

(二)

抗战胜利,我们需要感谢美国吗?

现在有一种观点是“沒有美国参战,中国击败曰本是不可想象的”,很多极端亲美人士也一直在鼓吹“不歌颂美国援华,就是在抹黑美国对中国抗战的决定性贡献,就是忘恩负义。”

那,我们真的需要感谢美国吗?先给大家看一则有趣的法律条文。

纽约州刑法典 115.05条:二级帮助犯

【如果一个人,在相信自己可能在帮助罪犯进行一等重罪的情况下,而仍然给该罪犯提供途径和机会去犯该罪;并且他的行为客观上也确实帮助了该罪犯进行此一等重罪;那么这个人属于二级犯罪协助。二级犯罪协助属于三等重罪。

下面再提供一些资料。

“日本杀人犯没有刀剑,美国给了他们”。

【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将军这样说。一九三九年十二月一日,我到老河口李将军的司令部,第二天,他请我向我们美国同胞捎一封短信:“中国希望美国宣布对日本完全禁运战争物资。我相信美国人民对中国是同情的,对日本狂轰滥炸不设防的城市是特别反对的。但是美国人民的意志完全受制于少数资本家的私利,这是可怕的事情。日本杀人犯没有刀剑,美国给了他们。”】

——[美]史沫特莱:《史沫特莱文集——中国的战歌》新华出版社(好像是1985年版,从译者序言落款中推测),352页

【“队长说我是一个中国的美国朋友,一群士兵围上来,七嘴八舌谈起世界大事来了,我听出他们纷纷议论一个给鬼子出售卡车武器的国家的人是否享有进入流波渔镇的权利。我们的队长替我说话,出售卡车武器给鬼子完全同我无关,那是爱钱如命一无所知的美国“商人资本家”干的事。”】

——同上书,304页

【“象我的心情一样,阴郁而又怀念。我一次又一次地想象钟毅死难时的情景,我一幕又一幕地见到他站在河边,挥手道别,“一路顺风……”出现在我的眼前,这“是希望和信念的象征。”听!他说话的声音就在我的耳边。我看见了敌人的飞机、大炮、坦克、汽车穿梭般的来往,那些杀人武器都是来自我们美国军火商人,我的身心充满了痛苦,无限凄枪。我看见了扑向唐河师部的鬼子在横冲直撞,每个窗户,每条壕沟,烟雾滚滚,火焰熊熊,烧遍了四周的原野。我听到了火光声中,麦田地里钟毅用手枪对准自己的枪声。这幕景象好比全中国的景象,全世界的景象,我的心象一潭绝望的死水。我没有回到一七三师去和我的朋友战死在一起,被我自己国家买给日本杀人犯的刀剑利器所杀死,我自己感到可耻。”】

——同上书,354页

【“七月二十八日,敌人的海军飞机对红十字会本部和医疗中心进行了一次特别的迂回轰炸。空袭过后,医生们为伤兵动第二次手术,为恢复健康的士兵准备临时住处。林博士动手设计,分散隔离病房,医务工作更加困难。这天晚上,林博士拿了一块炸弹巨片进来,深有感触地瞧着弹片说:“我想了一下,把炸弹片制成特别奖章送给那些把战争物资卖给日本人的美国公司。””】

——同上书,446页

【“日本国内的石油生产还不到需要量的十分之一,四分之三从美国输入,其余靠由荷属印度呢西亚输入,因此,断绝石油输入,就意味着迫使日本陷入除了消耗国内储藏的石油之外,别无他法的困境。当时贮藏的石油量九百万千升,即便不打仗也只够两年的消耗,如果发起作战行动,会更快就消耗净尽。军部,尤其是没有石油寸步难行的海军,最担心缺乏石油。7月31日,永野军令部总长上奏:‘这样下去的话,只有两年用的贮藏量。如果打起仗来,一年半就消耗净尽,因此,只有现在就动手’。”】

——[日]藤原彰:《日本近现代史》第三卷,商务印书馆1992年3月印,第86页

【“他们(日本)明白,没有石油、废铁和其他至关重要的进口物资,就无法维持他们在中国的地位。”】

——[美]墨菲:《亚洲史》16章第五节

【“美国宣布对日本实行全面贸易禁止。这立刻得到英国和荷兰的支持。日本80%的石油进口依靠美国,这使它面对着不能忍受的抉择:或者选择战争,或者放弃自1931年以来所有的大陆收益(这是美国恢复贸易的条件)。”】

——[美]杰弗里.帕克:《剑桥战争史》,吉林人民出版社2001年3月,第549页

很多人说,二战的时候,美国帮中国打败了日本鬼子功德无量,美国对中国有恩。而事实上,我们根本没有必要,也不应该为抗日胜利的事感谢美国。

打个比方,有个人无缘无故把你一脚踹进河里,就在你快淹死的时候,他似乎良心发现,又跳下河把你救了上来。你是否应该感激涕零地说他救了你的命,是你的再生父母?

当然不是,谁感激谁是贱骨头。

我们现在有很多居心叵测的人总在宣扬美国一直对中国很好,说什么用庚子赔款办学啊,不承认满洲国啊,支援抗日啊等等。他们却忘了一个基本事实:从1931年日本大举侵华开始,都是谁在给日本提供军事物资?

正是美国!

日本是一个资源贫乏的国家。近代以来,他的每一次战争都必须依靠列强的援助才能支持下去。侵华战争也不例外。当时的日本,80%的石油要依靠美国供应。此外还有战争所需的金属,尤其是铁,也要大量从美国进口。就这样,日本的物资还是很缺乏。所以军队不装备冲锋枪,20吨以上的坦克也几乎不造。所以在1941年美国对日本宣布全面禁运,这就直接导致日本面临一个抉择:要么对美国开战,要么放弃1931年来获得的全部大陆利益。要想日本放弃全部大陆收益,可能吗?绝不可能。要不日本打仗打了10年白忙活了?所以只有选择和美国开战,并进军东南亚夺取石油资源。

也就是说,从1931年到1941年的十年间,日本用来侵略中国,杀中国人(包括南京大屠杀)所用的战争物资,大部分是由美国提供的。如果没有美国的这种支持,日本根本就无力大规模侵略中国,而且即使侵占了整个东北和华北,没有美国提供的物资,最终也保不住。

还用说什么呢?正是美国在后面,帮助日本将中国推入了惨遭屠杀的血海。正如李宗仁所说的:日本杀人犯没有刀剑,美国给了他们。

更可笑的是,美国虽然从一开始就拒绝承认伪满。说日本的行为非法,非法行为造成的状态不予承认。冠冕堂皇,义正词严。可是不承认归不承认,军事物资照旧一船船运给日本,好让日本把这种非法状态继续维持下去。如果你承认伪满,那我反而原谅你了,因为你可以说自由贸易嘛。可是你明明知道日本在用你提供的物资干非法的勾当,你还给他送东西,这是什么性质?说难听一点,这不就成了白天立牌坊晚上作婊子了吗?

有人说,卖东西给日本,是美国民间私人行为,政府管不了。那么问题来了:既然政府管不了,那10年之后为什么政府又对日本搞禁运了?这不是恰恰证明美国政府其实是可以管也有能力管的吗?所以,结论就是:美国知道日本侵华是非法的;美国知道自己出口给日本的物资是日本侵华的必要条件;美国有能力阻止自己出口这些物资给日本;美国在长达10年的时间里没有阻止自己出口这些东西给日本。

所以中国的反侵略战争获得了胜利,但我们需要为这个胜利感谢美国吗?借用刑法术语,美国的行为顶多算个犯罪中止,顶多给你算个减轻处罚的情节。东京的被告席上没有美国总统,已经够便宜你们的了,还感谢?

至于“援华”什么的都是利益,当时的苏联老大哥已经在欧洲锐不可当,要是亚洲这块儿再不出手抢占先机,他老美还怎么实现当“世界警察”的梦想呢?

分享&收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