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对华决策内幕

HIGHT2025 史海奇谭 638 次浏览 , , , , , , 没有评论

2017年,在白宫一次会议上,总统经济顾问柯恩向川普出示商务部一份报告说,美国绝对需要与中国的贸易,不能搞关税战。柯恩说:“假如你是中国人,你要真想毁掉美国,只要停止向美国发送抗生素就行了。美国真的不生产抗生素”。九大抗生素,包括盘尼西林,美国都不生产,96.6%抗生素都从中国进口。

“总统先生,当妈妈的宝贝们要死于咽喉炎时,你想跟他们说什么?这跟美国的贸易赤字有关吗”柯恩质问川普。川普看着柯恩,表情怪怪的。川普说,那就去别的国家买。柯恩说,如果这样,中国会把抗生素卖给德国,德国再贴个牌,卖给美国。美国对中国贸易赤字下来了,但对德国的赤字又上来了,消费者还要为贴牌买单,“这对我们的经济有好处吗?”贸易顾问纳瓦罗则说,美国可以买别国的,不一定要买德国的。科恩说,问题都一样,只不过是在泰坦尼克号上换个座位而已

在贸易战中,汽车是川普着迷的产业,就业压力大,严重影响选票,尤其是底特律等“铁锈地带”。川普一直认为,中国严重损害了美国汽车产业和汽车工人。为说明汽车问题,柯恩为川普准备了最好的统计数据,但他知道川普不会看,就做了一张大大的图表。这张图表明,自1994年以来,美国汽车三巨头生产的汽车与卡车总数不到360万辆,而在美国其他地方生产的车辆差不多是360万辆。就是说,三巨头下岗的几百万人,大都分流到南卡、北卡等州。这跟贸易赤字无关,而跟美国国内法律有关。

川普问,那些空出来的工厂怎么办?柯恩掏出美国在世界贸易组织(WTO)的争端记录。川普根本不想看,就说“WTO是所有那我能造出来的组织中最糟糕的。我们输掉的官司比什么都多。”柯恩说:“总统先生,美国在WTO的官司85.7%都是赢的。”在家禽、钢铁、汽车、稀土等方面官司中,美国在WTO都赢了中国。美国使用WTO争端解决机制,已经迫使中国取消很多行业的补贴。川普说:“鬼扯,这全是错的”。柯恩说,没有错,数据都是从美国贸易代表那里来的,你可以叫莱特希泽过来,看看他是否认可。“我不叫”,“那我叫”。

在钢铁和铝的关税问题上,柯恩说服不了一根筋的川普,然后就去找副总统彭斯商量。彭斯说,“你做的对,但我不确定能帮你什么?”。柯恩说,如果增加关税,受伤害更多的就是的印第安纳州。彭斯来自这个州。

川普对贸易决策的记忆力,需要刺激才能想起来。川普的决策刺激主要来自三方面:

其一,看办公桌。眼不见,心不在。凡是摆在他白宫办公桌的东西,只要让他看到了,他就想决策,哪怕是看报纸;

其二,看电视。川普不爱看文件,爱看电视,尤其爱看福克斯电视台(Fox),往往看着电视就要发号施令;

其三,看纳瓦罗。贸易顾问纳瓦罗经常偷偷遛进川普办公室,经常给川普出馊主意,还往往绕开内阁成员,甚至总统秘书波特(Porter)。川普对华贸易战始作俑者就是纳瓦罗,还写过一本书《致命中国》。柯恩、凯利等人都讨厌纳瓦罗,都希望把他赶走,但赶不走,川普喜欢他。

川普受了刺激,就想说话,就想决策,事情一过,或刺激一过,基本也就过了。如果他再想起来某件事,那么这件事就得抓紧办了。

20171月,川普上任总统第5天,就做出第一个重大贸易决定,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PP),然后一直到4月份,没有新动作。这时,川普想退出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后来经过内阁成员软硬兼施,最后达成共识:威胁退出,但不退,要重新谈判。后来的结果,就是这个。退出NAFTA不成,川普还想在贸易上整点事儿,然后就想到了中国和韩国。撤出与韩国贸易协定,函都拟好了,贸易代表莱特希泽草拟的,已报送川普办公桌上,但被经济顾问科恩(Gary Cohen)从桌上偷走了。这时,川普开始打中国主意。

2017年春天,贸易部长罗斯与中国谈判,并达成协议,中国进口美国牛肉,美国进口中国鸡肉。罗斯认为,这笔交易是力大无比的业绩,然而,被美国媒体骂得灰头土脸。《纽约时报》标题就是《在第一轮贸易谈判中,中国几乎就没让步》。在白宫一次会议上,川普痛骂罗斯:“我无法相信你达成这样的交易。你为什么不跟人说?也没有跟我说。你只是自行其是。这笔交易太糟糕了。我们上当了。罗斯,你以前就这样。”

川普指的是,1990年,罗斯作为投资银行家,代表博彩业老板,曾对川普怒火中烧。然后,罗斯与川普达成交易,承认川普的名人价值,并允许川普逃避破产。川普指着79岁的罗斯说,“我原以为你是个杀手,但你已经过气了。你不再是谈判好手。我不知道怎么回事,但你已经输了。我不相信你了。我不想让你再去谈什么判。”罗斯还试图为自己辩护,美国会向中国出口更多的牛肉,但川普不买账。

201754日,农业部长珀杜(Sonny Perdue)到白宫战情室,简报农业在贸易中的作用。美国获得非常敏感的情报显示,如果美国向中国增加关税,中国会报复。中国非常清楚,如何让美国遭受经济和政治痛苦。在这一点上,中国是博士,美国才上幼儿园。中国人知道,什么国会选区生产什么产品,比如说产大豆的选区。中国人也知道,那些政治立场摇摆的选区,对共和党确保众议院控制权的重要性。对这些选区或州,中国可能会有针对地列为关税打击目标。中国会盯上共和党参议院领袖麦康奈尔(McConnell)所在的肯塔基州,还有众议院领袖瑞恩(Paul Ryan)所在的威斯康星州。

过了几天,商务部长罗斯(Wilbur Ross)列出贸易赤字的重要性。罗斯说,贸易赤字就是北极星,是美国经济不稳定和疲软的标志。川普的注意力就在贸易赤字上,他提醒所有人,都应该专注贸易赤字问题。

总统秘书波特不这么认为。他虽然是最年轻的官员,但敢对着内阁大员们说,至少对于单个国家来说,贸易赤字不是事儿,认为贸易赤字问题很严重的想法很荒谬。他认为,美国贸易政策,特别是贸易协议,并不是贸易赤字的根本驱动力,赤字取决于经济条件,取决于国家能够性价比最好地生产各种商品,取决于储蓄率,还有货币价值,所有的保护主义贸易政策,都不符合美国经济利益。罗斯反驳说,他在华尔街工作多年,挣了几十亿美金,他知道市场如何运行,而波特不懂供给需求。如果美国对中国追加关税,中国报复,美国还可从其他国家买到产品。

201768日,川普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开会,讨论钢铁关税问题,这是川普注意力非常集中的地方。科恩、罗斯、波特、马蒂斯都参加了,挤在狭小的办公室里。罗斯说:“我们准备动手了,我要提交这份报告”。他向总统建议,向对手国家,尤其是中国,征收惩罚性关税的税额。如果中国加速对美国出口钢铁,美国将追加高额惩罚性关税。

罗斯说完,波特就提出很多法律问题,其中一个问题就是,商务部没跟国防部商量。根据法律,商务部应先与国防部协商,以决定钢铁进口是否威胁国家安全。罗斯说,已与国防部商量过。国防部长马蒂斯当即回应,没有任何人跟我商量这事。罗斯说,他跟助理国防部长沟通的。马蒂斯说,“你从来没跟我商量”。波特指出,法律上,应该与国防部长商量,而不只是国防部的某个人。

川普一听,这是两个部门撕逼,很不耐烦,快疯掉了,赶紧说:“罗斯,跟马蒂斯谈,把问题赶紧解决了。我很讨厌处理这种事。要迅速处理,因为我要做这件事。”波特提出法律问题,是为拖延时间,马蒂斯帮波特解围。后来,马蒂斯跟罗斯说,国防部长出具意见前,需要部里做进一步的分析。这又耽误了很多时间。后来,国防部给马蒂斯的分析报告说,美国军用钢铁不到美国需求总量的一半例。

由于独立检察官穆勒对川普进行通俄门调查。这成为川普心头大患,一直都不爽,而且非常牵扯精力。跟中国打贸易战,在追加关税问题上,川普还经常走神,去关注穆勒调查。

更让川普不爽的是,在川普解除联邦调查局(FBI)局长科米的职务后,川普曾召见穆勒,希望这位老局长接替科米,但被穆勒拒绝,可是,穆勒隔天转身就接受了司法部任命,担任独立检察官,去调查川普。穆勒整个动作,川普都一直不知情。穆勒检察官,享有非常广的授权,是之前所有独立检察官都没有的,可以调查跟总统有关的所有事情。

川普不仅想对中国征税,还想把中国列为货币操纵国。川普曾质问财政部长姆努钦,为什么不把中国列为操纵国。姆努钦说,几年前中国是货币操纵国,但现在不是了。川普反问说:“你啥意思?就说它是,就这么做,去宣布中国是操纵国”。姆努钦解释说,美国法律对货币操纵有专门规定。川普说,美国把事情弄颠倒了,现在美国水深火热,而别的国家在赚我们的钱。就看看这些破事儿,全都由我们买单,这些国家都应该是美国的“保护国”。科恩说,实际上,这对美国经济有好处。川普说,“我不想听这个,全都是鬼扯。”

2017825日,川普决定要迅速采取行动,退出NAFTA、退出美韩贸易协定、退出世界贸易组织(WTO)。川普说,我们已经说的太多了,要行动,要退出。

实际上,川普随意性强,忘性大。川普对贸易战,对追加惩罚性关税,无论是对盟国,还是非盟国,并没有特定概念,也没有偏好,只要想起来了,不管是盟国,还是非盟国,都一样,都要求签总统令。普对中国关税战有想法,但注意力并不集中,再加上穆勒调查他的通俄门,更是心不在焉。可是,他身边的策士则不同,有针对性,特别是针对中国,几乎高度一致。在美国贸易赤字问题上,川普有三大盟友,商务部长罗斯、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和贸易顾问纳瓦罗。

比如,川普曾自夸与中国领导人关系好,国家安全顾问麦克马斯特就在身边提醒说,中国是美国经济入侵者,正在利用美国总统,正在计划取代美国的世界领导地位。川普经常嚷嚷要退出NAFTA,要退出美韩贸易协议,都被身边人拦下,并逐渐把目标引导中国身上。至少有两次,川普下令起草总统令,跟中国无关的,均被身边人起草完、送到总统办公桌上,再从桌上偷偷拿走,还有两次则故意推迟。

经过几个月准备,柯恩与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共同向川普报告,要求总统授权对中国知识产权问题展开贸易调查,授权源于《1974年贸易法》“301条款”。这个授权既可向中国秀肌肉,还不至于毁掉中美贸易协议,总统还可以绕开国会,单方面行动。

川普身边人认为,中国破坏了知识产权保护中的所有规则,什么都偷,从科技公司的商业秘密,到盗版软件、影视作品等。川普政府评估,因为中国知识产权盗窃,导致美国损失6000亿美金。

301调查给美国贸易代表一年权限,调查并决定中国是否违反知识产权保护。如果“罪名成立”,川普就会下令对华惩罚性关税,还可以让欧盟、日本和加拿大协调跟进,一起对付中国,孤立中国。川普同意,签字授权。

不过,刚开始,在总统官邸的内部经济会议上,川普对中国还是有顾虑。他说,他刚跟中国领导人谈完,他不想针对中国,我们在朝鲜问题上需要中国帮助。对外发表谈话时,他不想点中国的名字,不想危及与中国领导人的关系。可是,川普秘书波特说,这份总统备忘录就两页纸,很短,其中5次提到中国,只对中国的。这几个月,一直讨论的也都是中国。川普回应说:“No, no, no, I don’t want to make it China-specific. Let’s just do it for the whole world.”(不,不,不,我不想专门针对中国,要针对全世界)

波特说,这个案子就是针对中国的,我们绕不开这个事实。川普说:“那好吧!总之,我会签字,但我不想在讲话中提到中国”。波特说,如果不提针对中国,就没法解释我们这样做是啥意思。川普最终“欧克”。不过,在公开讲话中,川普只提中国一次。柯恩和波特都希望总统尽快授权调查,以分散川普对钢铁和铝关税的注意力。

班农是川普大选胜选的操盘手,他对川普赢得大选的信心,比川普自己还足。川普就任后,班农出任首席战略师。因为特立独行,在白宫没待多久,就被川普赶走,接受《火与怒》一书作者访谈,大爆白宫与川普内幕,川普不爽,就此两人断绝关系。班农离开白宫后,川普公开说,他跟班农再无关系。

 

实际上,班农一直在川普脑子里。川普继承了班农留下的唯一世界观:在世界上,中国才是美国真正的对手。这是班农一贯立场,也一直呼吁美国对中国保持警惕。今天看,美国政府还是延续并强化了班农的对华思路。

20181月,川普召集纳瓦罗、柯恩、罗斯和波特,在椭圆形办公室开会,讨论关税问题,讨论白热化,言语尖锐。柯恩指出,关税对地缘政治、国家安全、贸易市场、股票市场都有危害,会把川普减税等改革成果全都消耗掉。川普回答说,“你是全球主义者,我再也不在乎你想什么了。”

纳瓦罗和波特接着辩论。波特说的每一点,都遭到纳瓦罗的反驳。罗斯时不时插话,支持纳瓦罗。纳瓦罗认为,关税获得商界与工会大力支持,有助于2018年中期选举。纳瓦罗与波特吵得不可开交时,川普插话说,你波特就是个律师,又不是经济学家,纳瓦罗是。川普说:“我一直知道柯恩是全球主义者,我还不知道你他妈的也是。”

这时,办公厅主任凯利过来,川普跟凯利说,小心波特这个家伙说的话。会议结束,没有任何真正的结论,只提醒川普,在一份备忘录签字,在钢铁关税实施前,继续推动针对中国的301调查。这是白宫既定的策略与共识。

228日晚上六点半,罗斯、波特、纳瓦罗走进川普办公室,说服总统在301调查完成前,继续推进钢铁关税。这是美国整个的贸易策略。早前,罗斯准备了一份报告,坚持认为,增加钢铁和铝的进口,会威胁美国国家安全,总统可以不经过国会,获得追加关税的权力。然后,罗斯与纳瓦罗安排美国钢铁企业大佬次日前往白宫。这次会议,凯利和柯恩都蒙在鼓里。

柯恩认为,如果完成了针对中国知识产权的301调查,美国就会广泛获得盟友的支持,然后一致对付中国。这样,全世界绝大多数国家都会反对中国,中国就会被孤立。钢铁关税应该搁置,集中力量搞301调查。柯恩的意见没有被川普采纳。

最后,柯恩得出结论是,川普并非真的想处理美国贸易赤字问题,就是想让手下人相互斗,总统本人从来没有长期的战略思考。然后,柯恩就去向总统解释,他要辞职的原因。最后,柯恩反复认识到并最终确认,川普总统就是个职业骗子

波塞特(Tom Bossert)是川普的国土安全顾问。2018年春天,美国广播公司(ABC)邀请波塞特出镜。当时,川普正积极准备跟中国的关税战。同时,美国网络安全正遭遇挑战,中国、俄罗斯、伊朗和朝鲜都具备攻击美国网络系统的能力,可导致美国电网中断等问题。波塞特上镜前,征求川普意见,如果谈到中美贸易问题,该如何表态。

川普跟他说,在网络安全上要硬,在贸易问题上要软,对贸易问题的表态,既要表明美国要对中国1500亿美金商品征税,然后,川普又说,1500亿不算事儿,要征收5000亿美金,以显示美国对中国的强硬,但还要显示软的一面,那就是,川普跟中国领导人关系很好,能通过两国领导人友好关系解决贸易问题。川普还说,如果中国不买美国大豆,美国就自己来买。

此外,20179月,联合国大会期间,阿塞拜疆总统阿利耶夫给川普说,中国从阿富汗开采了大量的铜。川普一听,非常愤怒,说美国花数十亿美金在阿富汗打仗,中国跑过去偷铜。然后,川普找阿富汗总统,要求给美国独家拥有阿富汗矿产资源的权利,不要让中国再去偷袭。加尼未置可否。201827日,麦克马斯特在白宫召集小范围会议,听取商务部长罗斯的报告。当天早上,罗斯刚刚跟阿富汗代理矿业部长谈完,然后,罗斯在白宫说:“中国人在阿富汗什么也拿不走。”

 

注:本文根据美国调查类畅销书《恐惧:川普的白宫》诸多章节,还有其他一些资料,编译整理而成。

 
 

发表评论

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