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学天使还是杀人恶魔?2006年行唐县残杀乞丐活取器官

HIGHT2025 史海奇谭 1,817 次浏览 , , , , 没有评论

杀人取器官,基本被定为谣言。这10多年来,有多很多歹徒凶杀取器官的谣言,一些传播者还被拘留甚至判刑。

今天说到的这起事件,是真实发生的。这种极度丑恶的案件,体现了人性中最恶劣的一面。可怕的是,参与者还有一些社会地位很高的医生,甚至博士后学历。

社会上的杀人取器官传说,基本都是谣言。

原因很简单,器官不是房子,也不是车。不是你随便杀了一个人以后,割了器官就可以用的。

以最常见的肾脏移植来说,需要配6个点位,至少要3个配上了才能考虑移植,医院一般推荐4个。

这个门槛决定了,你不可能随便在街上杀一个人,然后给另一个配型。

另外,器官移植并不简单。

人死亡以后,5分钟以后肝脏就会丧失功能,肾脏也只能维持在半小时内。

还是以肾脏为例,摘取必须保证在20分钟之内,移植必须保证在10小时内,时间越短越好。如果超过10个小时,即便是冷藏,肾脏就会坏死,不能用了。而随便杀死一个人,取了肾脏,你就要在几个小时内找到可以移植的人,配型再做手术,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如果有一个人被人突然杀掉了,说他是被取器官,这基本都是胡扯。

不过,这不是说这种案件不存在。萨沙看过的案件就有好几起,今天我们就说其中的一起。

2006年11月的一天,河北省行唐县的县城,乞丐仝革飞溜达到了自己的唐舅家。

作为十大暴力城市之首的石家庄市下属县城,行唐的治安也不佳。

在2013年前9个月,小小的县城公布的杀人案件,竟然有5起之多,治安可见一斑。

行唐县,也是著名的处女卖淫案的制造地。

仝革飞是行唐县龙洲镇东庄人,1967年出生,40岁。巴掌大的县城内,仝革飞也算有些名气。

仝革飞为什么会成为乞丐?主要还是因为他的精神病。

15岁时候,仝革飞读书用功过度,精神出现问题。根据诊断,他患上了精神分裂症。

这并不让家人感到奇怪,仝革飞的母亲马小桃也有类似的疾病。

这种疾病是一种无法治愈的疾病,因为至今还搞不清治病的原因。

毛主席的儿子毛岸青就有这种疾病。他享受了全国最好的医疗,仍然终生未愈,严重时候还曾经多次自杀。

发现儿子有病后,仝革飞的父亲给孩子治疗多年,效果几乎没有,最终只好放弃了。

一些医生曾经直白的告诉父亲:这病治不了,只能缓解。

仝革飞有病,并不算严重,也不打扰其他人。

他的病症主要是口中常念叨毛泽东语录,还喜欢到处写字,村里的墙角也有他写着语录的痕迹。

仝革飞从不打人骂人,也不会纠缠别人,平时很安静。

比较清醒的时候,他还愿意帮助村民做事。

同村的人说:他这人仁义温和,我们都挺可怜他,觉得这孩子可惜了。按照我们当地说法,他就是一个文疯子。

县城压根就没有精神病治疗的医院。区区穷困的农民家庭,也不可能将孩子送到大城市的精神科住院。

于是,仝革飞基本都在家里静养,平时就在村里乱转。

他的病情曾一度好转,就跟着父亲一起去县城的建筑工地打工,赚取生活费。

可以说,父亲就是他的支柱。

可惜,到了2002年,养了他20年的父亲去世,仝革飞当时35岁。

仝革飞再次受到重大刺激,病情加重,开始离开村子去几公里外的县城游荡。

此时,家中只剩下弟弟、大姐和同样有病的母亲。

按照农村风俗,姐姐嫁人以后是不会太管家里事的。

弟弟是普通农民,一直在家务农。他自己有几个孩子,经济负担非常重视,能够照顾母亲就很勉强,无力照顾这个到处乱跑的哥哥。

刚开始,哥哥仝革飞跑到县城流浪,弟弟都去将他找回来。

仝革飞有病,根本管不住,有时候晚上睡觉好好地,突然就爬起来走了。

这样坚持了1年多,弟弟也没了办法。他整日忙于生计,实在不能时刻盯着哥哥,也不能将他锁在家里。

好在县城也有几个亲戚,弟弟就请亲戚尽量照看一点,自己隔三差五去找一找。

他的大姐也经常去县城,将弟弟领回去,吃饭加洗澡,但一般第二三天仝革飞就跑了。

仝革飞在县城不乞讨,主要靠捡拾废品为生。有时候别人看他可怜,也主动给他一些钱。

城北开诊所的堂舅家,是仝革飞经常去的地方,有时候3到4天去一次,有时候天天去。

每次去,堂舅都管饭加留他睡觉。

仝革飞毕竟是个病人,有时候会在诊所里面疯言疯语。

有一次,满脸长须长发的仝革飞将一个小孩子吓哭,孩子妈妈数落她几句。

从此以后,仝革飞去堂舅家就少了。

总之,仝革飞始终在城里游荡,5年时间都是这样,一直没有出过任何事。

想起来也不奇怪,一个男性乞丐,又不惹事,谁会打他的注意呢?

直到2006年10月的1天,一切都变了。

堂舅正在看病,仝革飞突然冲入他的家中。仝革飞本来是有些怕堂舅的,从不敢打扰他。这一次,仝革飞却直接冲进诊室,像小孩子一样抱住堂舅。

堂舅大吃一惊,以为他病情突然加重了:革飞,你干嘛?

仝革飞浑身发抖,支支吾吾,却说不出话来。

堂舅知道情况不对,急忙对他进行检查。

这一检查,堂舅大吃一惊。

仝革飞的脖子上,有一道鲜红的勒痕,明显是被绳子勒的。手臂上有一个针眼,似乎是被人用针扎的。

堂舅急忙问:怎么回事?

仝革飞混乱的说了半天,堂舅才听明白了一些。

在行唐县城的网通大厦一带捡废品后,仝革飞走到一个小巷子,突然被人打了。事后,打他的人给了他一把一元钱的钞票,让他不要告诉别人。

从仝革飞的口袋里面,堂舅翻出来那叠毛票,证明他没有说假话。

这就奇怪了?

仝革飞在县城流荡了5年。区区这点大的县城,很多人沾亲带故,从没有人打过仝革飞。而仝革飞也从不惹事,怎么会有人去打他呢?

堂舅反复询问,可惜仝革飞是个病人,根本说不清是谁打了他,也说不清到底有几个人。

堂舅将仝革飞暂时安排在家里,不让他上街。

此时仝革飞也非常惊恐,几天都不敢出门。

随后的几周,仝革飞又开始四处游荡了,也没有再被人打过,堂舅就没有太在意了。

11月6日,仝革飞突然又出现在堂舅家,似乎受了惊。

堂舅问:怎么回事?

仝革飞支支吾吾半天,堂舅才听清楚,他好像看到了之前打他的人。

仝革飞领着仝革飞去找人,转了几圈,什么也没看到。

堂舅认为,可能是仝革飞发病出现的幻觉,但还是告诉了仝革飞的姐姐和弟弟。

11月9日一大早,不放心的仝革飞大姐赶到县城,找到了弟弟。

后来大姐回忆:我看到他的脖子上有掐的印,手腕上也有,胳膊上也有,很多指甲印。你问过他这些是怎么回事吗?他说有人打他了,那个人戴了黑眼镜的,有人打他了。我就叫他回家。我说有人打你就赶紧回家,回到家里吧,咱也有家,咱不是说没有家的人。回家吗?他光说知道知道,光对我说知道,他不往回走。

大姐劝仝革飞回家去,不要乱转了,但仝革飞就像没有听到一样。

大姐也拖不动他,无奈之下,只能自己回去。

让所有人没有想到的事情,就这样发生了。

9日下午,仝革飞突然从县城失踪了。

失踪的最初几天,家人以为他又是去哪里露宿了,并没有在意。

四五天后仝革飞始终没有出现,家人才有些着急了。

堂舅在县城里面找,弟弟在村子里面找,却毫无结果,没有人看到过他。

难道出事了?是不是仝革飞跑到公路上面被卡车撞了?还是失足掉到池塘里面淹死了?

就在家人商量要报警的时候,16日晚,行唐县警方突然主动联系仝家。

警方说,仝革飞出事了,让家人赶快来县城处理。

家人立即赶到县城。

等他们人到齐以后,民警直接带到了县医院的停尸房。

当时,不要说他的大姐和弟弟,就算见多识广的堂舅,也绝对没有想到仝革飞是死了。

在停尸房门口,3个人目瞪口呆,吓傻了。

最后还是堂舅沉得住气:民警同志,他这是怎么了?死了?

民警:是的,我们发现他的时候,他就死了。

堂舅:啊?那他还是被车撞了,还是淹死的?

民警:。。。我们是从一个井里面,把他捞上来的。

堂舅:那就是淹死了?奇怪啊,他平时是有些疯,头脑也不是很糊涂,怎么会失足掉到井里面?

民警:他不是失足。

堂舅:不是。。难道是有人把他推下去的?

民警:也不是。这样,你们先辨认尸体吧,其他的事情等会再说。

仝革飞的大姐是个普通农妇,根本就不敢进去。最后,只有弟弟和堂舅心惊胆战的走进停尸房。

只看了一眼,他的弟弟就差点昏晕过去,他后来回忆:尸体赤身露体,头发盖住了脸。当时我满脑子悲愤,我不敢相信会有这么残忍的事,也不敢认,第二天早上才认出来。

弟弟不敢认,好在还有多年行医的堂舅。

堂舅用颤抖手扒开头发,看到了仝革飞的脸。

行医30年的堂舅见过无数死人,此时也吓得差点跌倒。

死者就是仝革飞,已经面目全非,不成人形。

他的双目微睁,嘴角扭曲,脸部浮肿的不成样子,呈现一种吓人的肥胖感。

他的脖子上有明显的勒痕,头部还有一块打击的伤痕,血肉模糊,似乎是被什么钝器打伤的。

堂舅还发现,仝革飞的嘴唇全部烂了,但这不是被人打烂或者戳烂,像是被他自己咬烂的。

一般来说,只要极度的疼痛或者惊恐,才会导致这种情况的发生。

因尸体赤身裸体,有行医经验的堂舅一眼就发现,腹部胸部都有刀口,这是手术的痕迹。

堂舅也没有多想,认为可能是法医已经验尸过了。

走出停尸房,2人惊魂未定,却又听到一件难以置信的事情。

民警告诉他们,仝革飞不是被人推入井中淹死的,而是被人活活杀死的,目的是为了取器官。

仝革飞的5个器官被取出,其中3个留在公安局,另外2个不知去向。

经过民警的叙述,仝家3人大概知道的事情的经过。

15日下午,石家庄市桃源刑警中队接到一个报警电话,电话是一个武汉某著名医院医生打来的。

医生:民警同志,我报案。

民警:出了什么事情?

医生:我怀疑我被人骗了,牵扯到一起杀人案中。

民警:什么?杀人案?怎么回事?

医生:是这样的。我是武汉***医院器官移植中心的医生。你也知道,中国每年几十万人等着移植换肾,肾脏却只有三四千个,供不应求。肝脏也是一样,每年几万人排队,肝脏只有一千多个。这些器官基本都是被处决的死刑犯,又没有国外的公平分配机制。每个医院要搞到这些稀缺的东西,都要各显神通,找关系。上个月,我认识的陈某杰医生,他是武汉某著名医院的医学博士后,很有名气。他说他认识行唐县的司法人员王朝阳,专门负责处理死刑犯的尸体。王朝阳说下个月有个死刑犯会被执行,只要给些好处费,先考虑给我们医院。

民警:这和杀人案有什么关系?

医生:您听我说啊。我说好处费可以给,但你要先给我配型,看看我这里的病人合适不合适。没多久,王朝阳给了我血型和化验报告。我们进行配型,结果发现有病人配上了。器官移植的惯例,对于病人来说,亲属肾源要花费在10到20万,死刑犯肾源花费40到50万,这个差价是很大的,您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吧?每个医院都在拼这个,我们也不能落后,就同意给王朝阳好处费,让他安排。我带着助手,还通知了我在北京某著名医院的一个同学,让他一起参加。

民警:你接着说。

医生:2006年11月14日,我们根据安排赶到石家庄,陈某杰找了个车把我们接到行唐县牛仔王大酒店。王朝阳说死刑是明天天亮前执行,让我们第二天5点前必须赶到。15日凌晨4点,陈某杰把我们喊起来,我们3个人和陈某杰以及他的助手,共5个医生,赶到了地点,竟然是离县城约20里的一个废弃变电站。王朝阳就等在这里,说就在这里手术。这里连灯都没有,只有几个手电筒照明。我借助手电筒一看,只见地上布满了黑色的羊粪,还有一捆玉米秸秆散落在地上,屋子的门已经被人拆走。这种地方能做手术吗?

民警:你就开始怀疑了?

医生:我觉得不对,哪有在这种破烂地方做手术的?根据管理,应该在停尸房或者刑场里面,由司法人员监督下做手术。这现在是怎么回事?完全不对头啊。王朝阳见我们有些不对,急忙说刑场就在这里。我就更奇怪了,哪里有在这种地方执行死刑的?陈某杰见我们怀疑,赶快说这是王朝阳私下搞关系的,法院其他人不知道。王朝阳还说,一会执行死刑时,可能犯人会喊,但你们千万不要出去张望,以免被法院的人看到,惹出麻烦来。等执行完后,我喊你们过去,你们再派个人去帮我抬尸体。我们也都是小医生,听从领导命令来的。到了这个地步,我们没办法,就只好做完了手术设备,干等着。

民警:你们听见死刑犯叫了?

医生:这倒是没有。5点40分左右,王朝阳跑来,说已经执行了,快来个人。陈某杰的助手就去帮忙,2人带着尸体,放在这间房子的地上。当时尸体没绑手,也没穿上衣,上半身就光着的。陈某杰拼命催我们快做手术,我们就用几个手电筒照明,15分钟就取走了肾脏、肝脏、胰脏、脾脏共5个器官。期间,我看到尸体的头上有血迹,但不是枪决的痕迹,像是用什么钝器打的。陈某杰把我们送回石家庄,让我们各自回医院尽快移植。在回去的路上,我越来越觉得不对,感觉这是杀人案。

民警:你为什么说是杀人案?

医生说:有几个疑问,第一,这个死刑犯头发很长,还有很长的胡须。我搞移植久了,知道看守所里每月要剪头发,死刑犯怎么可能留长头发呢?第二,就算是私下开后门,按照规矩肯定要有司法人员在场,但一个穿制服的都没有;第三,死刑犯为什么是赤裸上身的,没有穿看守所的背心?第四,最重要的是,这个死刑犯头部是完好的,就是说不是枪决。我当时问了一句,怎么处决的?他们回答是注射死刑。我在路上才想起来,行唐县哪里有注射死刑的条件?而且他的头上还有钝器打击的伤,这怎么解释?注射死刑为什么要打头部?这岂不是大怪事。想到这里,我才醒悟了,赶快给你们打电话了。

民警:你这个电话打的很对。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11月15日前后,不要说行唐县,整个石家庄也没有犯人被处决。这绝对就是杀人案。你现在不管在哪里,赶快来石家庄市局投案,协助我们调查。

医生:。。。好吧。

根据医生的交代,石家庄刑警大队立即联络行唐县的公安,迅速出动。

在石家庄机场,民警们首先扣住了等在准备登机的博士后医生陈某杰。

陈某杰倒是很聪明,迅速洗清自己。

他推说一切都是王朝阳在骗他,告诉他有这个死刑犯,让他帮忙联系医院。

事后,陈某杰给了王朝阳1.5万元的好处费。陈某杰自称是纯属帮忙,其余一概不知,愿意和警方合作。

根据陈某杰的介绍,警方兵分两路出动,一路扑向犯罪现场,也就是那个废弃的电站;一路则赶赴行唐县东井底村,抓捕王朝阳。

赶赴废弃变电站的刑警,一进屋就发现地上大片滴落血迹。追踪血迹,民警毫不费力的来到一口废弃的水井边。从水井里面,警方捞出了受害者的尸体。根据尸检,死者先被注射了大量的麻醉剂,然后又被打击头部,最后被勒死。显然,这是一起谋杀案件。

那一路刑警,在村子里将王朝阳当场抓获,但同村的3个同伙则不知去向。在王的家中,警方找到赃款以及带铁锁的铁链四根,钢丝绳、粗线绳、已使用的注射器和未使用的注射器各一支。

村里人听说王朝阳涉嫌杀人被抓,都惊呆了,根本不相信。

在他们看来,王朝阳是个普通不能再普通的农民,哪里有胆量杀人,更别说做出这么残忍的事情。

后来报道写到:王朝阳1975年出生,在家排行最小。王朝阳的大哥王向阳说,王朝阳高中没念几天就上了县里的劳动技校。毕业后,很多同学工作都不错,王朝阳则被分到一家水泥厂,这让他心里有些失衡。王朝阳适应不了水泥厂的重体力工作,就回到了家。“他比较固执,又有点文化,所以也不怎么跟我们说话。”之后,王朝阳在沧州一家橡胶板厂工作过一段时间。有一天,王朝阳突然辞掉了橡胶板厂的工作回到家里,说是老家这边有人给他介绍对象。在家里,王朝阳花7000元买了头奶牛,想用它来生小牛,发现这头牛不能生育后,又以2000元贱卖。养牛失败后,王朝阳和人合伙买了一台六轮农用车跑货运拉水泥。但很快又陷入困境,由于经常被罚款,他拉水泥赔了二三万元。买车的钱,有几千元是从王朝阳的女朋友那里借来的,因为女朋友年龄偏大,王朝阳一直拖着不愿意结婚,但也没钱还债。后来女方上王家催债,还大闹王朝阳姐姐家。2005年腊月,王朝阳前后大约欠债3万多人,上门催债的人络绎不绝。无奈之下,王朝阳在年关躲进了山里,回来时得了感冒,很是落魄。

被捕后,王朝阳根本就没有抵抗,很快交代作案经过。

32岁的王朝阳身高不足1米7,表情木讷,说话结结巴巴,似乎很老实。

第一眼看过去,王朝阳完全不像是杀人犯,更不像是这种灭绝人性的歹徒。

民警:你小子还是人吗?这种事都能做得出来?你说说看,你是怎么想到杀乞丐取器官卖的?

王朝阳:我也是被逼急了,欠了三四万元的帐,债主天天上门,有家不能回。

民警:那你小子不能出去打工吗?三四万元,又不是三四十万,干个几年就能还清吗?为什么跑去杀人?

王朝阳:我也是昏了头了,自己好吃懒做,就想通过捞偏门致富。跑运输的时候,我认识几个酒肉朋友。有个人告诉我,卖肾能赚大钱。一个肾能卖一二十万,倒手一次也能赚到好几万。

民警:那你去卖自己的肾啊?怎么去杀人?

王朝阳:我听人家说,肾脏卖了以后,对结婚和生育都有影响。医生要求捐肾的,都必须结过婚生过孩子。我还没结婚,不想把自己搞成这样,就去打别人注意。2005年,我开始是找卖肾的人。找了几个月,我发现找不到这些人,遇到的基本都是骗子。如果找到有卖肾的人,我也要给他们一大笔钱,自己拿到的就少了。后来,我想到一个点子,干脆找一些乞丐或者痴呆杀掉。这些人在县城和农村都有不少,没人管没人问,多一个少一个没人关心。就算发现他们被杀了,我和这些乞丐也没交集,警察抓不到我。

民警:你就这样找到仝革飞呢?

王朝阳:是啊。仝革飞是我们行唐县有名的乞丐,疯疯癫癫的。10月份,我先找到了中间人,就是那个陈某杰医生。他自己是不做手术的,专门做中介。他说没问题,但只肯给1.5万元。我说2个肾才给这点钱太少,最少要给5万,人家医生最少给你十几二十万呢。陈某杰说,你爱要不要,我这里从来都是这个价。我当时逼急了,心想1.5万也比没有好,就同意了。我找了同村的王晓辉、刘会民、王永良这3个人帮忙。10月份一天,我们先在小巷子里面将仝革飞勒住,抽了血,准备去做配型。抽完了以后,我给了他一把零钱,说是逗他玩的,让他不要告诉别人。我把血液样本的报告交给陈某杰,过了一二周,他跟我说有人配上了,可以做手术。我和他定好了时间,11月15日。

民警:然后你就去抓仝革飞了?

王朝阳:是啊,我就准备再去抓仝革飞。6日的时候我准备下手,谁知道他看到我了,竟然想起了以前抓他的事。他大声尖叫,跑到他堂舅诊所去了。我怕被人发现,没敢去追。没办法,一直等到9日,这才抓住他。他大喊大叫,我们好不容易把他堵上最,绑起来,关到上方乡上方村南废弃旧变电站。那里面什么都没有,就让他睡在秸秆上,每天给他两个窝头。关了6天,到了约定时间,我先给他注射了兽用麻醉剂,他就昏死过去。我怕药量不够,就用钝器用力打他的头,然后送到医生们在的房间里。

民警:然后呢?

王朝阳:他们取了器官,很快就走了。我把尸体扔到傍边的井里面,期间滴了很多血,我也顾不上擦。反正就算发现乞丐死了,也没有人知道是我做的。处理完以后,我去找陈某杰,他给了1.5万元就走了。我当时很气愤。

民警:你杀了人,还气愤什么?

王朝阳:这孙子不是东西。本来他说只要2个肾脏,最多给1.5万。结果他们当天割了2个肾脏、1个肝脏、1个脾脏还有1个胰脏,价值恐怕六七十万。他就给我这点钱,大头肯定都被他吞掉了,太黑了。我欠债三四万,这1.5万不够还债,我不是白白杀了一个人,让他赚了大钱?

2007年7月,石家庄中级人民法院审理认为,王朝阳的行为已经构成故意杀人罪,遂依据我国《刑法》的有关规定,以故意杀人罪判处王朝阳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11月王朝阳上诉被驳回,随后被枪决,这个垃圾人渣死有余辜。

其实,这个案件还有很多疑问。

涉案的几个医生,有2人吊销了医生执照,但仍留在原单位工作,没有受到任何惩处。他们被认定是不知情,被王朝阳欺骗的。

至于涉及的某著名医院,器官移植研究所被卫生部勒令停业整顿,不准开展任何器官移植手术,副所长被撤职。

事后,由陈某杰出面,在县公安局里给予仝家6.5万元补偿,要求仝家不再追究医生责任,后者答应了。

所以,这事也就完了,大事化小,小事化无。

在很多人严重,乞丐的命本来就不值钱。

作为医生,又是涉及器官移植的医生,难道不知道基本常识吗?

移植必须有死刑犯或者家属签署的正式捐献文件,必须有司法人员在现场监督,必须在规定的场合手术。显然什么都不符合,为什么敢于去做手术的?

最后报警的医生,说明还有基本的良知。那些没有报警的医生,你说他们完全不知情,谁信啊?

最后,说一件让大家听到以后,今晚会难以入眠的事情。

庭审期间,王朝阳曾经有一个供述。他说:正在切割器官时,仝革飞突然抬起手臂抓了一个医生的臂膀一下,有名医生踩住仝革飞的胳膊,很快就弄完了。

大家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吗?

从活体上获取器官后移植的存活率,是大大高于从尸体上获取的。

对于这群禽兽不如的家伙,应该以眼还眼。活着将他们的器官全部摘下来,喂狗。

这就是一起器官买卖案件。 王朝阳只是打手而已,上面应该有主使者。 王朝阳为了区区1.5万元去杀乞丐,这没有道理,更别说还要将这点钱分给另外3个同伙。 不谈其他器官,即便是2个肾脏有非常之前。在另外一起同类案件中,广州某医生就给了伪装成司法人员的杀人犯20万元。 换句话说,其中的绝大部分利润,没有到王朝阳的手上。 那么,钱去了哪里?到了陈某杰手上,或者是不知名的其他人?总之肯定有这么个人。 但无论陈某杰和隐藏人物,均不承认捞了这笔钱,显然就是有人在维护他们。   再说,说所有参与的医生都不知情,显然是不可能的。 在如此匪夷所思的地方,做这样的手术,智障也能发现情况不对。如果不是抱着私下买器官的想法赶来,谁会在这种地方做手术? 大家注意一点。所有医生没有提到看到的尸体脖子上有勒痕,说明那时候乞丐没有被勒。但法医验尸时候是有勒痕的,说明乞丐是被勒死的。手术期间,乞丐曾经用手抓住医生。那么,唯一的结婚是,他很有可能只是被麻醉且头部被砸晕,做手术的时候压根还活着。也就说,乞丐如果731的受害者一样,是被活着解剖的。 而医生明明看到他在活动,竟然踩住手继续手术,这种举动不就是故意杀人吗? 你要说之前医生不知情,此时看到人没死,真相一清二楚,还能继续手术吗? 事实上,根本没有人停止手术。 那么,唯一的推论是。 王朝阳只是打手,他是奉命寻找乞丐作为猎物,事后分一点小钱。 中间是有人操纵的,医生中至少有人明白这就是犯罪,就是赤裸裸的杀人买卖器官。既然都是犯罪了,干脆做的更绝一些。尸体器官的移植存活率较差,为了发挥利益最大化,就将乞丐活着取器官。 说来说去,这些人就是一伙的,不是什么被欺骗。 不知道为什么,其中竟然有医生竟然反水,主动报警。于是,这件事穿帮,但医生们还是没事,枪毙了王朝阳一个人。 其实,这起案件如果不是有医生窝里反,是非常难以侦破的。王朝阳和乞丐素不相识,警方很难侦查到他。 更重要的是,死者是一个乞丐,他的死活也许根本就没有人关注。如果几个月后甚至几年后,有人才发现乞丐的白骨,恐怕只会定为正常死亡,不了了之。

 

发表评论

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