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井》真实原型:潘申宝、余贵银团伙杀死52人诈骗煤矿 下集

HIGHT2025 史海奇谭 4,203 次浏览 , , 没有评论

 

 

 

 

 

 

 

在潘申宝被捕的同时,他的徒弟余贵银也没有嚣张多久。

余贵银比师傅还要阴毒的多,作案更多。

1998年11月10日,余贵银、王明金、王志明、卫三冬、唐朝汉带着余贵银找的“点子”唐朝家,来到辽宁省锦州市义县马金田的煤矿。

12日凌晨2时,由其他人望风,歹徒王志明用镐把将将唐朝家从背后打倒。唐朝家身体比较强壮,被打倒以后,还要挣扎着爬起来呼叫。

歹徒们急了,连续猛击其后脑和前额多次,终于将他活活打死。杀人之后,这群歹徒轻车熟路的将尸体拖到井口底部,制造了罐工笼坠井的假现场。

在医院自称是唐朝家哥哥的唐朝汉,抱着死者的头嚎啕大哭,直哭得死去活来。

矿主马金田曾经做过国有煤矿保卫科科长,曾经遭遇过类似的诈骗案件,颇有经验。他感觉这群人刚来2天,就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似乎不对劲。他细心地查看了死者的伤口。

歹徒王志明出手过重,死者后脑前额都已经塌陷,脸更是血肉模糊。矿主马金田判断:二十几米的井怎么就把人摔成了这样呢?

矿主马金田先是不动声色,看他们继续表演。果然,唐朝汉等一伙人急迫地向矿主马金田提出索要抚恤金5万元。马金田一边和他们侃价,一边察看他们的神色,总觉得他们的目光里有些闪烁不定和迫不及待。马金田佯装答应给3万元抚恤金,并安抚下5个陕西人之后,带着满脑子的疑团,来到了义县公安局刑警大队。

刑警队的侦查人员觉得事情有些蹊跷,就把5名陕西人传到公安局刑警大队。一查问就发现漏洞!这5个家伙的身份不明,名字全是假的,身份证也是假的。

余贵银的解释是,老家农村没有给农民发身份证。可是,此时是1998年,哪里有农村不发身份证的说法?这是假话。

刑警随即将5人分开盘问,发现他们对于矿难的过程说法不一,非常可疑。

于是刑警大队的技术人员赶到现场,检查是否受害者是失足坠亡。

技术人员在井底却没有发现血迹,但在巷道的深处,刑侦人员发现镐头震裂的缝隙处牢牢地附着几根头发,隐约间还有浅浅的血红颜色存在于镐头细小的纹络里;巷道壁上,有多处血迹。

技术人员判断:一切表明,巷道里曾发生过一场打斗。似乎唐朝家被人打倒以后,勉强向前逃了七八米,又被追上杀死。

鉴于此案有重大嫌疑,刑警队立即立案侦查,并且进行尸检。 

尸检结果表明:死者唐朝家头部有5处钝器伤痕,前额及颈部均有多处打击伤,造成大面积出血,唐朝家死于颅骨骨折、脑组织严重挫裂伤。这表明唐朝家不是摔死的,而是被人打死的。

既然是杀人嫌疑犯,待遇就不同了。

警方经再次讯问,还对他们动了大刑。5名陕西人吃不住打,终于有人交代了杀害唐朝家制造假象,敲诈矿主的事实。

唐朝家是几天前卫三冬在石家庄火车站,以来下井挖煤赚大钱为名骗来的一个“点子”,11月10日晚来到马金田的煤矿,11月11日20时开始下井挖煤。半夜零时,6个人中的3个人上了井,剩下唐朝家、余贵银和王志明继续干活。凌晨 2点,煤全部出完,唐朝家正欲从窑里往井口走,早有预谋的王志明举起镐把,对准唐朝家脑后猛地一击,没有丝毫防备的唐朝家当即被打倒。身体结实的唐朝家被打倒后,并没有死。强烈的求生欲望让他拼死站起,摇摇晃晃的一边呼救一边奔跑。可惜井下并没有别人,他的呼救没有人听见。

团伙老大余贵银见状非常惶恐,搬起石头追上去,向唐朝家头部猛砸一气。王志明惟恐唐朝家没被打死,将其身子翻转过来,拿起镐把对准他的脖子又是一阵乱打。没出10分钟,唐朝家便没了气。据几名歹徒交代,死者也不叫唐朝家,真名叫什么,他们也不知道,根本没有问过。

根据5个犯罪嫌疑人的供述和对现场的核实,公安干警分析认为,发生在马金田的煤矿上的案件绝非偶然,他们在义县作案绝不仅仅是一起。

果然,调查结果查明:1998年9月和10月,义县的刘春荣和富荣强两位矿主分别被几个陕西矿工索走1.7万元和2.8万元的抚恤金。


————–王宝强在电影中的一个裸镜。这些歹徒骗到钱以后,非赌即嫖,将杀人得来的赃款挥霍一空。

 

经过突审,余贵银交代团伙还有几个人临时分开,在不远的辽宁省阜新市作案。

刑警立即追查,果然,这几个家伙也杀了人。

余贵银团伙另外几个成员,霍彦军、朱章波、钱正明、刘瑞平、岳仁志、刘方佑和化名刘兵的郭兵及被他们骗来的“点子”刘宇,来到辽宁省阜新市清河门区王福军的君颖煤矿。第一天矿主王福军没让他们干活,第二天下井安全无事,第三天他们把领班的老工人支走,井下就剩下这7个陕西人了。

这时也就是上午9点半左右,这6名歹徒开始对被他们骗来的“点子”刘宇下手了。他们用斧子和铁锹把刘宇活活打倒,然后用石头砸死。

之后这伙歹徒推倒一根顶柱制造了“塌方”现场。王福军用车把刘宇送到清河门北山医院。自称是他哥哥的“刘兵”,哭得鼻涕一把泪一把的。

辽宁省阜新市的清河门区没有火葬场,矿主王福军就把这6名陕西人和已死亡的 “点子”刘宇用车拉到了与阜新市毗邻的义县,并把6名陕西人安排在义县棉麻公司旅社。

王福军想以3万元了结此事,可是这伙陕西人嫌太少,王福军告诉谈判的人说,3万元多一点也可以。就在这伙陕西人来义县的时候,义县站前派出所民警给刑警大队打来电话,说在义铁旅社发现一名自称“老三”的形迹可疑操陕西口音的青年,来找一个叫“李杰”的陕西人。跟着“老三”,民警们跟踪到了棉麻公司旅社,把在阜新市清河门区作案的歹徒全部抓获。

经矿主富荣强确认,在这伙恶魔中朱章波、钱正明正是他的矿上发生事故时,分别冒充死伤者亲属,同他谈判要钱的两个人。

余贵银交代,他作案数量比师傅潘申宝还要多,可谓青出于蓝。

1998年4月,余贵银、卫三冬等9人结伙,在江苏徐州贾汪区的一个个体煤窑里作案。魔鬼一样的这伙歹徒,用镐把和木棒一连打死两名无辜矿工,之后他们又把两名死者抬到无人处,叠放在一起。然后,他们在两个尸体之间引爆了两个雷管和四节炸药,两个“点子”顷刻被炸得血肉横飞,惨不忍睹。矿主以为这是放炮事故,做梦也没想到可能是杀人案,吓得半死。事后这伙歹徒向矿主敲诈了 6.4万元的“抚恤金”。

1998年5月,余贵银伙同张先军(化名张军)、张先兵、胡昌元及潘家富、赵良贵(后二人在逃)经预谋将潘家富找来的“点子”起假名“潘家幸”,胡昌元找来的“点子”起假名“刘永华”带到徐州市青山泉唐村12井采煤。

5月21日凌晨3时许,张先兵持镐把,胡昌元持斧头在井下先后将两个“点子”打死,又是叠在一起引爆炸药把尸体炸碎,之后骗取了抚恤金5.3万元。

1998年春天,在河北省邯郸市峰峰旅馆,张军、王明金、于友儿、项真利、冉老五一起商议“办事”。于友儿从火车站骗来一个19岁的“点子”,把“点子”哄骗到河南安阳的一个煤窑后,

下手将其杀死。歹徒用搞把多次重击这个小伙子的头部,将他打倒。让歹徒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小伙子命大,居然没死。但因为颅内出血严重,小伙子成为了哑巴。

项真利充当哑巴的家属,向矿主敲诈。鉴于小伙子没死,最终矿主只给了他们4000元看病钱。

事后,丧心病狂的歹徒们竟然没放过这个“点子”。一个月后,项真利、卫三冬又花言巧语地把已有了戒心的哑巴,骗到了秦皇岛驻曹营镇的一个煤矿。几个人残忍地将其打死,然后又诈骗了矿主2.7万元。恶魔们从一个“点子”身上捞了两次钱。

余贵银等罪犯用上述类似的手段,把采煤用的斧子、铁镐、炸药等工具,用在与他们同样有血有肉的工友身上,一年多的时间里,疯狂作案27起,杀死 38人,重伤1人,诈骗矿方抚恤金70余万元。

 

 

至此,流窜全国多年的潘申宝、余贵银团伙告破。这伙人前后杀死52人,诈骗矿主近百万元,全部用于挥霍。

 

不过,这群歹徒也有几次失手的时候。



———–盲井的问题,从根本上说也是制度性问题。请问除了中国以外,哪个发达国家有过这种事情?别说萨沙整天说什么民主。萨沙的民主观点不是口号,而是具体的各种保护底层人民的法律、政策、手段。民主才是中国的未来,也是普通老百姓的保护神,这是稍微有些智商的人都应该知道的。

 

1997年10月初,歹徒成寿斌在河北武安王口矿将“点子”肖阿三骗到邯郸峰峰矿区,经与郑吉宽、陈代富、陈路军(在逃)商定将肖阿三带至江苏“处理” 掉。在江苏省青泉镇煤矿井下,陈路军安排肖阿三在事先埋好炸药的地方干活,将炸药引爆,当场将肖阿三的右腿炸断右眼炸瞎。

这个煤矿的安全流程较好,矿方人员发现出事,立即下井抢救,将肖阿三的流血止住,保住了性命。

当抬着肖阿三上井途经跳台时,陈路军、成寿斌、陈代富为杀人灭口,将已经昏迷,毫无反抗能力的肖阿三掀下跳台,企图摔死。

幸好矿方的医生觉得他们形迹可疑,一直跟着他们。此时医生及时接住坠落的受害者,让他们未得逞。

这伙歹徒见穿帮,没敢要钱,慌忙逃离煤矿。

 

失手并不止这一次!

这年11月中旬,歹徒郭光平、张安军及郑吉宽、陈代富、陈代明、荀大顺窜到山西的灵石县段纯镇逮家庄煤矿。他们将郭光平从陕西省白河县骗来的“点子”詹召先化名为“郭大财”,于11月13日许在矿井下由张安军、陈代富用木棒将詹打死,并伪造冒顶事故。之后郭光平冒充死者亲属,向矿方索赔!

矿方发现郭光平拿出的郭大财身份证和户口本上的照片,同詹召先本人长相有很大区别,起了疑心。

电话去郭大财身份证居住点公安局调查,发现郭大财根本没有外出,更没有死,而是一直在家务农。这伙歹徒知道不好,仓皇逃走。

 

同年,性质极为恶劣的打点子案件依法重判。

2000年,山西晋中地区(现晋中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被告人潘申宝、张安军、王从兵等10名主犯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其他被告人雷永华等,也分别被判处死缓、无期徒刑和有期徒刑。

同年7月,经辽宁高院裁定核准,以故意杀人罪判处被告人余贵银、卫三冬、钱正明、王明金、霍彦军、朱章波、王志明、刘方佑、文绍堂、岳仁志、国自斌死刑。

该团伙先后高达近百人,全部为清一色的陕西安康市汉阴县人,被捕的仅有三分之一,还有69人负案在逃。

此系列案件也成为小说《神木》的原型,该书后来又被导演李杨搬上荧幕,取名《盲井》,获得了国际大奖。然后,由于电影题材敏感,在中国大陆地区被禁播。

 

潘申宝还交代,类似打点子的团伙还远远不止他们这几个。

有另外几伙来自陕西汉阴、紫阳、白沙等地的几十名安康老乡,以同样的方式和手段,在山西、江苏、河南、河北、辽宁等地流窜杀人骗钱。
仅仅1998年,各地警方共查明做这种“点子”买卖的歹徒共202人,横跨陕西、山西、河北、江苏、河南、辽宁6省,作案100多起,杀害了无辜的“点子”100余人,敲诈钱财200余万元。

 

更令人震惊的是,潘申宝、余贵银团伙歹徒在外逃的同时,居然还在以同样手段作案,时间跨度竟然长达10多年。

 

团伙负责找受害者的罪犯赵良锋当时逃走,随后自行组织团伙。 

从2006年12月到2007年11月,不到一年的时间里,赵良锋就制造了6起“矿难”,平均不到两个月就有人死在这个团伙手下。

 

而类似案件也越来越多,已经不局限于安康汉阴县人作案。

几年前,在四川雷波,当地发现“盲井犯罪”的门道后,还有村民圈养智障人士,供犯罪者“赎身”买走。在四川籍安某等案中,他们花费3500元买来一名智障男子,在煤矿井下用石块砸死,将案发现场伪造为顶板塌陷的假象,遂以死者亲戚的身份向煤矿索取赔偿。一时间,四川雷波籍歹徒在全国各地作案数十起。

 

据《人民法院报》2011年报道,2007年以来,自福建一煤矿首次发现杀人敲诈这种残忍的手段作案后,辽宁、云南、湖北等 9 省也陆续发现近 30起此类案件,死亡人数近30人。众所周知,这类案件没报案的是报案的十倍,真实发生多少案件还是未知数。

 

今年  6月6日,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检察院发布通报称,2016年5月30日,巴彦淖尔市人民检察院将对一起“杀人伪造矿难骗赔案”提起公诉。

通报称,艾汪全、王付祥等74名嫌犯先后在山西、陕西等6个省区故意杀害17人,再伪造矿难,骗取赔偿款。

这类案件,恐怕短时间内不会消失,还会继续。

对杀人伪造矿难骗取赔偿案件,司法导向一贯是严厉惩处。34起公开案例显示,有56名被告人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或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即便如此,还是有人前赴后继铤而走险。

对此,华北科技学院安全与社会发展研究所教授颜烨称,“盲井式犯罪”属于高风险、高利润犯罪,尤其是近年来提高赔偿额度后。

发生于2004年的陕西铜川“11·28”矿难特大事故,当时遇难矿工的初步赔偿标准还是4.464万元。

针对矿难多发,当年年底煤炭大省山西发布《关于落实煤矿预防重特大事故发生的规定》,明确发生死亡事故的,矿主对死亡职工的赔偿标准每人不得低于20万元。随后,这一标准被各地效仿。

目前,矿难赔偿标准依据2011年施行的新《工伤保险条例》。该条例规定,职工因工死亡,其近亲属领取丧葬补助金、供养亲属抚恤金和一次性工亡补助金。其中,一次性工亡补助金标准为上一年度全国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20倍。以2015年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1195元为例,当前矿难赔偿仅此一项就不得低于62万元。

据悉,这几年打点子系列案中,嫌疑人伪造矿难,拿到的赔偿在50余万元至80余万元间。参与的嫌疑人,依角色不同而分赃不同,实施杀人的可一次性分到20余万元,参与赔偿谈判的能分到两三万元。

 

“穷、偏远,(杀人者)没有获取财富的途径。耸人听闻的矿难骗赔案参与者几乎都来自贫苦的偏远地区,以陕西、山西、云南、四川等省份的偏远地区居多。而被害人,也同样深陷贫困的泥潭。在河北邯郸案中,被色诱的两名被害者都年过三十却没能成家,离乡下矿,只为着女案犯的一句话,“打工挣钱,回家结婚”。

至于有些人质疑是穷困导致杀人,办案民警曾经一针见血的说: 贫穷,不能成为任何犯罪开脱的理由。其实歹徒和他们所在的村子,并不是当地最穷的,以汉阴县为例,在陕西也属于中游。陕西更穷的地方还有很多,犯罪的情况都比较少见,更不用说如此情形恶劣的犯罪行为。贫困的确会成为社会问题的导火索,但贫穷本身并不是什么罪恶,也不应该成为极端犯罪的挡箭牌。简单就是一句话,你穷就可以杀人?



————更可怕的是,时至今日,仍然存在这种打点子的团伙。除非中国煤矿彻底改革,不然这种恶性团伙就不会消失。

 

还有一些深层次的东西。

这20年来类似案件都是以老乡为单位,基本都是同一个村人作案。包括陕西、云南、四川等等!

为什么一个村子的人,明知道这是伤天害理,断子绝孙的勾当,却乐于参与,至少也是不去报案呢?

盲井的导演说的很好:我觉得最让我感到恐怖的是这个村里没有人劝说,没有人站出来从正面来引导他们,比如说鲁迅《阿Q正传》你记得阿Q到了城里,带回来很多衣服,在村里偷偷的卖,有的人就从他那买,有的人就再不许阿Q上门,一个村子里分成两种态度。这个村就居然没有抵抗的,居然没有不许跟这帮人联络,而且把他们当做英雄,把他们当做致富的这个时期的骑士,这个时代的弄潮儿。就看见回家盖房子了。我听说村里人对此有一种含糊,你说这是不是一种典型的中国人心理,就是说大概知道是这个事,但是大家也不大提,就好比说咱们几个朋友,我知道你是杀人越货的,但是我也不会跟你问起,我当然不会给你举报,就是这么一种心理。实际上这是中国文化中,我们劣根的一面,就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顶多我敬而远之,我不跟你凑了,但是也不去把这个事情说出来。现在要追问的就是既然已经发生了,我们应该有什么样的弥补措施和惩治措施跟上,以后不会有效仿的人。


发表评论

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