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9年贵州威宁独行悍匪周二全:杀伤群众40人、强奸妇女近百名

HIGHT2025 史海奇谭 1,000 次浏览 , , 没有评论

 

周二全是个悍匪,多年盘踞贵州西部威宁县一角为非作歹。这个歹徒持枪背着炸药,游走于几十个山寨作恶。他前后打死打伤近40人,强奸妇女近百人。当地群众,被他吓破了胆。在妻女被周二全强奸时,有的群众竟然还蹲在门口站岗。这个穷凶极恶的家伙,究竟是什么来头。

 

 全国治安最乱的地方之一:贵州威宁

90年代,贵州治安乱。

那时候,贵州各地情况相差很大,有一点是共同的:社会治安很差、很乱。

以大城市遵义来说,90年代简直奇乱无比。

吸毒、贩毒、强奸、抢劫甚至杀人的案件,多如牛毛!至于卖淫、赌博、拐卖妇女儿童甚至打架,已经根本不算是什么事。

一些农村地区更是乱到了家,农民不敢随便走夜路。基本每个村都有吸毒人群。

这些人烂命一条,平时不是敲诈勒索,就是公然盗抢,遇到女性则调戏、骚扰甚至有机会就非礼,搞得农村乌烟瘴气。

贵州治安乱,而威宁治安最乱

贵州省公安厅认为,威宁可以说是全国治安最为恶劣的地区。

威宁县,全称是威宁彝族回族苗族自治县。它地处乌蒙高原的中心,平均海拔2200米。县内仅仅3000米海拔的大山,就有4座。

威宁县还有多条大河,森林、洞穴、山沟密布,地形非常复杂。

从乌蒙山向下看,只有区区几百米距离,往往要走上二三个小时。

这几百年来,县里偏远的村子,大体处于与世隔绝中。

一份资料中写道:这里的道路极其崎岖。不通公路的村落,在山间星罗棋布。有的村子,连当地的邮递员都找不到。无奈之下,只能让村民,自己定期到附近的乡镇取送信件。在全国的省份中,贵州以偏远和贫困著称,而这里又是贵州最贫困的1个县。贫困,并不是因为没有出产。这里的山上,有很多珍贵的药材和值钱的野物,还有30多种矿产。这些东西只要能够运到山外,就能卖出极好的价钱。可惜,难以通行的陡崖绝壁,关死了当地村民谋求致富的大门。

 

土匪的乐园

天高皇帝远,威宁县城的政府根本管不到村子。

自古以来,这里的村子都是自治。

说白了,就是谁强就听谁的。

早在宋代开始,小小的县城就成为土匪的乐园。政府屡次派兵来围剿,因地形复杂,基本都是铩羽而归。大部分来围剿的政府军,连土匪的影子都没看到。

这里的密林、山沟、洞穴众多,躲上几千人丝毫没有问题。

威宁县的名字,还是明末清初大汉奸吴三桂起的,后者也在这里长期剿匪。

这几百年来,土匪始终没有断绝过。

远的不提,就把百年内的土匪随便说几个。

民国元年(1912年),威宁匪首陈六安、陈小六等纠集羽党数百人,打家劫舍,无恶不作。

民国三年(1914年),威宁匪首梁大王率二千余土匪下山,烧杀掳掠、攻城拔寨、欺男霸女、绑架勒索。

民国十五年(1926年),威宁匪首虎云彪、刘云山等已经不满足在当地抢劫,转而劫掠云南昭通。

民国十七年(1928年),著名地质学家赵亚曾来这里考察。凶悍的威宁土匪认为赵亚曾是寻宝的,便将其抢劫后开枪打死。

1949年11月,解放军大部队攻入威宁。威宁和赫章两县土匪聚集万余人,公开和解放军作战。解放军使用重兵,花费长达1年时间,到第二年10月才基本消灭威宁赫章的土匪。

解放军共歼灭1.07万余土匪,击毙活捉的土匪大头目就有61人之多。

期间解放军也伤亡惨重,威宁县政府曾经被土匪捣毁,干部遭到土匪杀害。

看看,威宁的土匪厉害不厉害?

几百年来,威宁县的偏远地区,完全处于无政府主义,由盘踞的土匪、恶人说了算。

久而久之,当地形成了特殊的民风。

强悍的村民多加入匪帮,以暴制暴。

老弱病残的老百姓没有为匪的能力,只能做顺民,委曲求全,忍气吞声。

为了避免惹祸上身,村民们对恶势力早已养成了“低眉顺目,不敢得罪”“各家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的习惯。

 

恶人谷现实版

随着改革开放,威宁又渐渐退到以前的老样子。

这里很多村子和山寨,处于政府监控之外。

只有出大事了,才会有乡里的一二个公安赶来处理。

说起来,这里的民族也很复杂。

汉族、彝族、苗族、回族共18个民族,七八十万人口在此聚居。即便村子偶尔出现陌生人,也不会引起什么重视。

偏偏在这里物价很低,生活又十分容易。只要能弄一笔钱,在这里过几年舒服日子是很轻松的。

一些负案在逃的罪犯,往往逃到威宁来躲藏,其中不乏省督部督的重犯。

更惨的是,威宁县属于三不管地区,它位于贵州西北部,同云南、四川接壤。

一旦罪犯逃到这里,四川、贵州、云南警方容易互相扯皮,推说罪犯在别省辖区,不愿意插手。

这种消极怠工的结果是,威宁的逃犯越来越多。

来自警方的统计,全国20%的逃犯会跑到威宁县;而在贵州本地作案的歹徒,更有七成会隐匿在乌蒙山的山寨里。

到二十一世纪初时,这里的逃犯人数众多,各省的都有,五花八门。

有人笑谈:威宁县几乎可以召开一次,全国犯罪成员代表大会了。

单单靠威宁县自己,根本对付不了这么多的逃犯。

直到今天,威宁县也是国家级贫困县,当年就更别说了。

县公安的办案经费奇缺,干警待遇也低,当地女孩都不愿意嫁给穷警察。

全县警察加联防队员,一共只有300多人,还不到威宁县境内逃犯总数的一半。

姑息养奸,造成威宁县盘踞大量的逃犯,治安极差。

威宁公安局前局长林科俊回忆:我1998年到这里就职,接手的第1件‘礼物’就是积累下来的几百起命案。登记在册的逃犯,就有近700人,其中大半属于重特大逃犯。

这700多逃犯,没有一个是好惹的。

他们中的大部分人,都是杀人、放火、武装抢劫的歹徒。

躲在威宁这个地方的逃犯,越来越多。这些恶人不可能安分,很快开始争夺生存空间。

一些恶人开始独霸一方,盘踞某个村或者某个山寨。

更夸张的是,恶人还开始黑吃黑。

没有本事的恶人,常常面临被更恶的恶人讹诈乃至奴役的地步。

这酷似古龙《绝代双骄》小说里面的,恶人谷!

经过激烈的“生存竞争”,在当地形成了号称为十大恶人的超级恶人。

自然,不管是大恶人还是小恶人,他们共同欺辱的对象,自然都是老百姓。

在这些恶人的淫威下,当地老百姓受尽摧残。

 

穷凶极恶的周二全

就像东邪西毒上面,还有个中神通一样。

在十大超级恶人之上,竟然还有个家伙。

此人是威宁当地赫赫有名的独狼,残忍狠毒,无恶不作。

他就是:周二全!

土匪的惯例是:兔子不吃窝边草,一般不会骚扰本地的乡亲。

周二全却正好相反。

他自己是威宁人,祸害的却都是县里的老百姓。

上面说了,威宁本来是700多逃犯各霸一方的局面。

可是,面对凶恶之极的周二全,即便是逃犯们也唯恐避之不及。

周二全身高1米8几,满脸是毛,相貌凶恶野蛮。

他体格偏瘦,力气却很大,野外生存能力非常强。

他是标准的亡命歹徒,身背十多起命案。

这家伙平时睡在山上的树林或者洞穴中,经常在夜晚袭击山寨。

每次袭击,周二全都是全副武装。他身背1支火药枪和1个炸药包,腰挎长砍刀或者杀猪刀。

在山寨里,周二全肆无忌惮的抢劫、强奸,谁敢抵抗就杀谁全家。

恶人自有恶人磨

开始,一些逃犯被周二全激怒。

他们认为周二全竟然赶来抢地盘,决定对付他。

在黑吃黑的对抗中,这些外强中干的逃犯瞬间溃败。

先对付周二全的,是个名气很大的陕西车匪路霸。

在抢劫时,这个家伙曾持刀将2个司机砍成重伤,随后跑路。

见周二全来村子里作恶,陕西路霸觉得丢了面子,决定将他吓走。

周二全刚走到山寨门口,路霸就将他拦住。陕西路霸凶神恶煞的挥舞着匕首,大叫:老子在小学时候就敢砍人,也是有名有号的。你他妈算老几,敢来我这里撒野?

谁知道,周二全什么也没说,直接轮起长刀就砍。

路霸名气很大,可惜色厉胆薄。他平时也就是欺凌弱小,对付可怜的卡车司机,哪里见过真正的亡命徒。

见周二全上来就要杀人,陕西路霸顿时怂了。他根本不敢搏斗,转头就跑。

周二全不依不饶,一直追到村口,一刀将路霸砍倒。

中刀后,陕西路霸吓得将匕首丢掉,跪在地上求饶。

周二全还不解恨,又砍了几十刀,将路霸砍死后大卸八块。

东北流氓只剩嘴

一个人对不了周二全,好几个人呢?

这还真不是看人多人少,关键是有没有胆量。

一次,周二全去另1个山寨勒索。

3个打群架致人死亡的东北流氓,躲在这个山寨里。见有人来抢地盘,3个流氓大怒。他们有的拿着钢珠枪,有的拿着三棱刺,有的直接拿着1把斧头,迎着周二全冲过去。

根据打群架的惯例,1个人哪里对付得了3个人,周二全肯定要逃了!

谁知道周二全也不是傻蛋,他很机灵。

见对方人多,周二全突然炸药包拿在手上,用打火机点燃。

东北流氓本来是想砍周二全几刀,将他吓走。

发现炸药包被点燃,东北流氓吓得屁滚尿流,脚不点地的逃出山寨。

这边,周二全踩灭导火索,用火药枪开了一枪,将跑在最后的流氓打倒。

见同伴被打倒,另外2个东北流氓却根本不敢回来救人。

这个流氓背后得皮肉都被霰弹打烂,留下终身残疾。

这2件事以后,其他恶人对周二全产生强烈恐惧感。

每当周二全出现在山寨外,原来称王称霸的恶人们就纷纷躲避。他们宁可让周二全在自己的“地盘”上横行,也不敢干预。

于是,周二全更加肆无忌惮,成为恶人中的恶人。

负案在逃的杀人犯

那么,周二全究竟是什么人?

连萨沙也不知道。

为了营造和谐的社会治安环境,重大案件都是机密,擅自泄露也是犯罪。

萨沙只知道周二全是1963年出生,曾经杀过人,被判死刑、缓期执行。

服刑期间的1990年,27岁的周二全不知道用什么方法,突然越狱。

越狱后,周二全逃回老家威宁县东风镇采拖村。

至于周二全之前为什么杀人?杀得是什么人?不要说萨沙,连后来专案组的民警都不知道。

之前被判死缓,现在又越狱,一旦被捕周二全肯定是死刑。

横竖是死,周二全抱着活一天赚一天的态度,疯狂凶残到了极点。

每到一个山寨,周二全不但要抢劫,还要强奸妇女。

这个山寨没有足够的财物,周二全就抢走家里的小孩子,卖给人贩子。

如果遇到有人抵抗,周二全就会毫不犹豫的杀人,甚至灭门。

周二全做的一些案件,今天看来简直匪夷所思。

周二全每到山寨,都要奸淫妇女,甚至还让被害人家属为他站岗。他强奸的妇女,高达近百人。

 

无人寨

贵州威宁县东风派出所联防员罗招举说:在罗窝寨这里,周二全制造了一个无人寨。

1998年的1个夜晚,周二全闯入罗窝寨,将村民杨兴华的妻子强奸。

畏惧周二全的淫威,杨家没有敢于抵抗。杨妻是当着丈夫的面,被周二全强奸的。

周二全施暴以后,觉得杨兴华的妻子貌美,决定将她抢走作为压寨夫人。

杨兴华的妻子大惊,哭喊着不愿意离开。

而男主人杨兴华和2个未成年的儿子,也跪在地上哀求周二全。

周二全见状,动了杀心。

他首先用杀猪刀将杨兴华捅死,又杀害了2个孩子。

见丈夫和孩子被杀,杨兴华妻子冲上去周二全扭打,也被一刀捅死。

山寨就那么大。

周二全作案时,其他几户都听的清清楚楚,却没人敢出门制止。

杀了4人以后,周二全大摇大摆往外走,正巧遇到了联防员罗招举的伯父。

年轻人不敢出面,反而是这个七老八十的老头跑了过来。听到孩子哭叫声,老人忍不住赶来救人。

看到老人跑来“管闲事”,周二全上去捅了十几刀,将他活活杀死。

把杨家灭门以后不到3个月,周二全再次袭击了罗窝寨。

此次他作案的对象,是距离杨家右侧50米是一户崔姓人家。

周二全强奸了崔家女主人后,又想将她抢走。

这个女人也不愿意走,于是周二全又将崔家全部砍死。

在2家人被灭门后,山寨里剩余4家慌忙外逃,罗窝寨成为无人寨。

这些,只是周二全无数暴行之一。

 

超级淫魔

周二全当着丈夫面强奸妻子,这男人竟然不敢抵抗?

杨家和崔家的男人,怎么这么没用?

其实,没用的远非这2家。

周二全前后强奸近百名妇女,基本都是当着她们家人的面:丈夫、孩子、公婆、父母。

比如村民杨二保家,也在1个夜晚被周二全袭击。

周二全将杨二保从被窝里拖起来,命令他到门口去蹲着。

当晚,周二全将杨二保的妻子强奸,随后堂而皇之的睡在他的被窝里,一觉睡到天亮。

而杨二保根本不敢保护妻子,只敢蹲在门口发抖。

到了第二天早上,周二全离开时,又强奸了杨二保年仅16岁的女儿。

不到1年,杨二保被活活气死。

周二全从1990年开始作案,到1992年已经作案几十起,当地民愤极大。

周二全的存在,让威宁县负责税收、计生的官员都不敢开展日常工作,不敢下乡。

自1992年起,公安部、贵州省公安厅每年都将周二全,列为重点抓捕对象。

威宁、毕节及附近六盘水、昭通等地,先后出动了数千警力抓捕。

搞笑的是,抓捕持续了长达7年,却毫无收获。

直到1999年,周二全仍然逍遥法外,不断作案。此时他已经杀死群众12人,重伤24人,强奸妇女近百人,更抢走卖掉了几十个孩子。

抓捕无效还是是其次,关键配合警方提供线索的村民,都倒了大霉。

1992年5月,周二全老家采拖村的村民邓运光,外出时同民警打了个招呼。

几天后,邓运光就被砍死在家中,一同被杀的还有他8岁的儿子。

威宁县的老百姓,对无能的警方极为不满。

几年内,至少上百户举家搬离威宁。这些人走之前,毫无例外的将警方痛骂一顿。

数千村民,尤其是周二全案件的受害者,集体上访。

由此,周二全的名字终于传到了北京,震动了公安部。

王俊卿

 

4大高手

案件终于受到高层重视,成为公安部督办案件。

这样一来,就完全不同了。

威宁县方面立即成立了专案组,又成立了专案抓捕组。

这个抓捕组,共有16人,均是全县的精英警察。

他们分为4个小组,任务只有1个,就是抓住周二全。

16人中的核心小组,是4个颇有能力的民警。

抓捕组组长,叫做王俊卿,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副大队长兼追捕中队长。

王俊卿是退伍的军人,也是富有刑侦经验的老警察。

他前后指挥了上千次抓捕任务,没有伤亡1个民警。因为表现突出,他曾经荣立三等功5次,二等功1次。

民警张美德是大力士,是个很有意思的人。他是本地人,非常强壮,身高1米8,提供101公斤。他曾经背着1个体重150斤的负伤逃犯,跑过十余公里山路。他还曾经背负七八十公斤警用物资,几次翻越2500米乌蒙山。

力气大的代价是,他吃的超级多,堪称大胃王。

张美德一顿饭能吃5斤面条,10几个鸡蛋(萨沙不相信,有人能吃这么多吗?)。有一次,他奉命穿便衣进村侦查。张美德走进村里小吃铺,一边吃早饭一边守候。他前后吃了15个粑粑又喝了4碗粥,惹得村民一起赶来围观。才吃了个半饱的张美德,怕暴露身份,急忙走出小吃铺。临走之前,他忍不住又买了几个粑粑,塞在口袋里。

因为能吃能喝,区区1000多元工资,根本不够养活张美德一家。

无奈之下,他的妻子不得不在县城蹬三轮车,挣钱维持家用。

民警陈文光是1名神枪手,曾经在100米外一枪击毙持枪毒贩,子弹穿心而过。皮肤白皙的陈文光,却是1名猛将。在3个月内,他和2个战友先后抓住了13名重大案犯。

民警赵强则是飞车王,特别擅长开车。在贵州山区开车,本来就很吓人。

一次山路飞车追捕逃犯后,同事们没人再敢坐他的车“快是快,太吓人了,2个轮子悬在山崖外”!

当车的某个地方出现损伤,他凭听觉就能查出问题。

 

强龙不压地头蛇?

这4人配合,曾经在雨中狂追了几十里山路,捉住了1名强奸犯。

被捉住时,强奸犯难以置信:我爬山涉水从没遇到对手,你们怎么能追上我的?

后来这个强奸犯发现了奥秘,原来这4个民警都将鞋子扔在路边,是赤脚踩在泥地里追他的。

代价是,4个民警脚上全是血痕!

除了追捕,潜伏也是他们的特长。

他们曾经在1个农舍中蹲守了7天7夜,皮肤都被蚊子咬成了荔枝皮,最后抓到了逃犯。

1999年10月,专案抓捕组成立,要求迅速抓捕周二全。

没想到,难度出乎预料的大!

神枪手民警陈文光回忆:最大的困难,不是对付不了周二全,而是我们不敢进村。我们怕给老百姓带来杀身之祸。

村民们根本不敢提供线索。他们认为警方无能,根本对付不了周二全。

周二全从1990年开始作案,9年了也没事,反而告密的村民还被杀害。

所谓强龙不压地头蛇,村民觉得擅自和警方合作,最终只能白白送掉自己的性命,周二全却毫发无伤。

对于老百姓的态度,警方颇感羞愧。

 

中队长王俊卿回忆:我曾说必须在春节之前,将周二全抓获归案。给当地老百姓、给当地的政府,一个满意的答案。我带领3名队员,在没有逃犯照片和详细的资料下,以周二全的居住地为圆心,15公里的范围内进行摸排线索。

在很多地方必须得靠两只脚走。有的乡镇一走路就几十公里的山路,而且是悬崖峭壁。有时候就是在晚上,就在山里面睡,就在岩洞里面睡。就在岩洞里面过夜。晚上了,累了找不着了,就从山里拾点柴火来,烧一个火。四个人围着火取取暖。实在太困了,就打一打瞌睡,打个盹。

即便是这样,我们始终没有发现周二全的线索。所有走访到的受害人,没有一个敢开口的。

对此,大力士民警张美德表示可以理解:平时周二全都带着杀猪刀,还有杆火枪,威胁人家。跟人家妇女和姑娘睡觉,还要叫人家在门口给他放哨。如果谁敢抵抗,就杀谁一家。周围的老百姓更是,用方言讲叫做慌作一团,胆战心惊。提到周二全,就相当于是老虎来了,谈虎色变。

我们说来抓周二全,好多老乡向我们投来疑惑的目光。有的老百姓还说,周二全抓了十多年了,出动几百人都没有抓到。你们4个人想抓周二全,这恐怕是不可能的事。我们去走访老百姓,他们连门都不开,更别说提供线索。

 

负责指挥的中队长王俊卿回忆:当时我们的处境是,前面都是好象是万丈深渊。每天晚上,我睡觉根本就睡不着觉。夜半三更,我爬起来拿那个笔记本翻,翻所有以前干过的工作。为什么?怎么一点线索也没有。批评我、处分我我都不怕。我最怕的是,跟老百姓无法交代。周二全万一再继续作案,再杀人,我们就没有脸见当地的老百姓了。

他们4人开始调整方向,从被害人的亲属,转向了周二全的家属。在对周二全三代亲属的调查中,得知周二全曾经差点把个远亲杀掉,二人有仇。这个远亲一直怕周二全赶尽杀绝,很可能和警方合作。对于我们来说,这条线索无疑是雪中送炭。但是我们和周二全的这个远亲,接触了不下十次,没有任何进展。

大力士民警张美德也回忆:那天,我们4个人,又偷偷的去周二全远亲家。我们知道,他是怕周二全发现,所以根本不敢跟我们说。于是,我们就挑了个周二全绝对不会来的时候,大雨中的夜晚。

飞车王赵强回忆:当天晚上下大雨,那个地方海拔比较高,连我都不敢开车去。最后我们四个人,就从山上从树林里草丛里钻。慢慢慢慢地,不敢打电筒。大概是凌晨一两点钟吧,二点左右我们就到他家附近去,都不敢去敲他的门。我们就去敲他的窗户。一敲,那老百姓一开始不敢讲话。

敲了一会那老百姓就问,你们做什么?你们是干啥的?我们说我们是公安局的,前次来过的。他就讲,他说我不是告诉过你们,不准再到我家来嘛?我说不是的,今天我们是路过这里,下大雨,我们到你家来 躲一躲雨、避一避雨。我说,我们已经一天没吃东西了,到你家再找点东西吃。

 

王俊卿回忆:后来以后他就悄悄地把门打开,就打开这么一条缝。我们就侧过身子进去,他就马上悄悄把门关上。我们到他家里面,他灯都不敢点。他说你们不要讲话,讲话怕别人发现。后来就把火点着,烧了点土豆给我们吃。在这个过程中,我就在他家里面,就把这个鞋带解开。解开以后我就把鞋反过来,一倒从鞋子里面,水和泥浆就哗哗地往外流。当时我就发现,他那个眼神一直看着我。通过这么一个事情,他对我也发生了改变。

神枪手民警陈文光笑着回忆:后来吃好这个土豆以后,他就讲,看你们这个精神,你们是真的想抓周二全。我说是的,不管我们付出多少代价,我们都要抓他。后来我们在临走的时候,他终于讲了两句话。他说周二全具体住在哪里,他不知道,但是这个人没跑远。他应该就是在我们威宁县和云南省宣威市交界处躲着,很可能是公鸡山。

王俊卿回忆:那天晚上,我们四人吃完土豆,匆匆地离开了。按照那个远亲提供的线索,把周二全锁定在云南宣威喳格镇的公鸡山。通过当地派出所的协助,我们果然发现了公鸡山上有异常情况。当地村民反应,山上某个山洞里有1个窝棚里,住着一对贵州夫妇。他们像野人一样生活,还生下了一男两女。

显然,这很符合周二全的特征。

根据情报,周二全曾掳走了威宁的1名已婚妇女,作为压寨夫人。

 

那么,这个男人究竟是不是周二全呢?

大力士民警张美德走访期间,得到一条重要线索。

所谓穷凶极恶的周二全,竟然也孬种过,被人砍断了手指。

有一次,周二全杀入某个山寨,发现一户刚刚搬来的广西人家。

周二全冲入这家,看到只有1个女人和1个孩子在家。

于是,周二全将火药枪和炸药包丢在院子里,拿着杀猪刀进屋,试图强奸女主人。

让他没想到的是,这个广西女人性子很烈,也不知道周二全是谁。女人丝毫不屈服,上来就夺刀,两人激烈搏斗厮打起来。这边,家里才11岁的男孩子也抄起板凳,朝周二全的脑袋上砸。

一时间,周二全竟然制服不了母子两人。

就在打斗期间,这家男主人突然回来。

刚刚搬到这里,这个广西男人也不认识周二全。

见妻儿被人袭击,男人毫不犹豫,顺手操起菜刀,对准周二全就砍。

这下就把周二全砍愣了。

这么多年来,从来没人敢和周二全搏斗。哪怕这家里有十个人,见到周二全强奸他们的老婆、儿媳妇,都是只敢下跪求饶。

周二全急忙挥舞杀猪刀,想要抵抗。谁知道,这男人一刀砍下,将周二全食指斩下半截。

周二全受伤后,惨叫一声,杀猪刀掉在地上。

这边,那个女人也抄起家里的斧头,朝着周二全脖子上就砍。

周二全大惊,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

他仓皇逃出门外,捡起了放在院子里的火药枪和炸药包。

大家是不是以为,周二全要持枪杀回去复仇?

呵呵。

面对追出来砍杀的一家三口,周二全吓得屁滚尿流。

他根本没敢回头,拖着火药枪和炸药包,一溜烟的逃入山林。

之后,周二全再也没敢去这个山寨。

那么,周二全就少了一截手指,这是重要的特征。

通过走访公鸡山的群众,王俊卿中队长得知:窝棚里的贵州男人,少了一截手指。

显然,这家伙就是周二全。

那么,现在要怎么抓他?

上山去抓?不太可能。

公鸡山的村民介绍:周二全行踪不定,平时经常不在窝棚里。同时,他的窝棚在个山洞内,上下只有1条单人小路,易守难攻。如果警察强攻被周二全发现,只要扔几块石头就能挡住。

在村里抓人?

这家伙背着炸药包,万一爆炸了,众多村民会遭殃。

中队长王俊卿经验丰富,他认为:最合适的抓捕方案,就是在路上守株待兔。

就算炸药包爆炸,也误伤不了群众。

这样,王俊卿安排李彪强等3个当地民警,化妆后在村里监视。

他们4个人,则守在下山的必经之路母鸡沟,等着周二全。

守了2天,王俊卿接到村里民警的报告:下午,那个贵州男人拿着手表来村里修,但无人会修。贵州男人没有办法,决定下山去找个会修表的老汉。

王俊卿让李彪强他们3人,远远地跟着周二全,不要打草惊蛇。

这边,王俊卿4人都穿上了防弹衣,还戴上了钢盔,将手枪上了膛。

虽然有丰富的办案经验,4人还是很紧张,这次抓捕非常危险。

中队长王俊卿回忆:周二全平常都是有火枪、杀猪刀、炸药包。这3件东西,他是从不离身的。他就到处扬言,哪些要去抓他,他杀死一个算一个,杀死两个算一双,至少要抓三五个人垫底。

民警们等了2个小时。

 

到晚上9点多,他们终于发现:山路上有一束手电筒的光线。

中队长王俊卿冲在最前面:他快到我们蹲的那里了,我们就站起走路,往他来的方向走。因为我们不打电筒,他也不知道我们是干啥的,看不清楚。他走到我面前了,我就上前盘问他,土话问他,我说你是做什么的?他不正面回答。问他的时候,他就往悬崖里面走。

我说你肩上扛的,是什么东西?我在拉他的手的同时,我突然把他背着的炸药包抢下来。在拉他手的同时,太凑巧,我的手就拉着他那个断了一节的这个手指。他就是杀人强奸狂魔周二全。我一边把炸药包往山下一扔,一边抱住他,用威宁话大喊“张美德,快点,就是这个人。”

王俊卿抓捕经验丰富,动作也很迅速。

抱住周二全以后,他立即用一个绊子,将他摔倒在地,死死压住。

此时,几米外的大力士民警张美德、飞车王赵强、神枪手陈文光,飞速扑上来。

赵强最机灵,他先飞起一脚,将那个炸药包踢到悬崖下,防止意外的爆炸。

让王俊卿没想到的是,周二全很瘦,力气却极大。

被放倒后,周二全用力一推,瞬间挣脱了王俊卿的搂抱。

一秒钟后,周二全将手伸入怀中,去抽那把杀猪刀。

生死关头,经验丰富的中队长王俊卿,突然用力抓住了对方的睾丸(中国武术的精髓啊,插眼踢裆)。

一般人遭到这样的打击,会迅速失去抵抗能力,甚至痛晕过去。

没想到,强悍的周二全只是痛吼一声,一脚将王俊卿踢开。

王俊卿这一招,为战友争取了几秒钟时间。

此时,飞车王赵强和神枪手陈文光已经扑了上来,一人去扭周二全的手臂,一人去抓他的头发。

谁知道,周二全反应非常迅速,身手也不错。他迅速一滚,滚出2米远,随后抽出了杀猪刀,准备朝着民警砍去。

此时,力气最大的张美德扑了上来,死死抓住周二全持刀的胳膊。

张美德是个大力士,周二全用力挣扎,根本挣不动。

几秒钟后,另外3个民警也冲上来。

陈文光和赵强,每人按住周二全的一条腿。王俊卿则按住了,周二全另一只手。

4对1,手脚都被按住,周二全仍然奋力挣扎。他张嘴,用力咬住了王俊卿左手的手指。

剧痛下,王俊卿挥舞右拳,猛击周二全的头部,几拳就打歪了他的鼻梁。

但周二全还是不松口,王俊卿的血一下就流了出来。

情急之下,张美德用膝盖,对准周二全腹部猛踢几脚,将他的肋骨踢断了3根。

受了如此重的伤,周二全倒是松开了口,但还是用尽全力厮打,头撞口咬,根本制服不了他。

搏斗了长达20分钟,5人还在纠缠厮打。

期间,周二全几次要抱着民警滚向悬崖,同归于尽。

见情况紧急,神枪手陈文光稍加思索,终于掏出手枪,朝周二全的脚踝打了一枪。

呯,这发子弹将周二全的双脚打穿。

不要小瞧这发子弹,它让周二全鲜血直流,力气越来越弱。

此时,云南当地民警李彪强等3人,也敢来参加了搏斗

扭打40分钟后,周二全失血过多,终于被7个民警制服,躺在地上不动了。

此时的王俊卿等4名警察,都是伤痕累累。

周二全伤得更重。

他的鼻梁被王俊卿打断,肋骨被张美德顶折了3根,脚上还中了陈文光1枪。

 

1999年11月8日晚上10点,横行乡里、作恶多端的杀人恶魔周二全,在潜逃了近10年之后,被威宁追捕中队抓住。

多年后,中队长王俊卿仍然兴奋的回忆:我记得当天晚上把他关押好,办好手续,送到看守所,好像快4点钟了。我当天晚上就很兴奋,一夜没睡着觉。

2006年9月,王俊卿被评为“全国特级优秀警察”。

周二全作案至少上百起,杀了12人,杀伤数十人,强奸妇女近百人,抢走孩子数十人。

  中队长王俊卿:多大年龄了?

  周二全:37岁

  王俊卿:什么文化?

  周二全:没文化,文盲。

   王俊卿:你家还有几口人?

  周二全:4口人。

    王俊卿:你叫什么名字?

    周二全:你们不是知道了吗。

    王俊卿:要你自己说.

    周二全:我就是周二全!

因作恶多端,周二全很快被判处死刑。

在处决之前,出于人道主义,看守所允许周二全,见了他抢来的老婆和3个孩子。

周二全竟然也有些伤感:那个女人,带着孩子们来看我。她没有说一句话,只是呆呆地望着我;孩子们站得远远的,他们还是和以前一样怕我,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喜欢过我。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我马上就要死了。以前我我想到什么就去做,从来不会想什么代价,没有想到伤害了很多人。我以为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变。直到我快要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我才发觉我完全变了。

1个月后,恶贯满盈的周二全,被执行枪决。

这个案子很惊人,也很让人费解。

最令人不可思议的是,周二全在当地流窜9年之久,杀死12人,杀伤24人,甚至强奸妇女近百人。这里面很多强奸妇女的时候,还让受害人丈夫,父母去站岗,居然他们也就听话了。

即便如此,周二全还残忍的灭门2家人,他们仅仅是哀求不要抢走他们的女人。

有意思的是,曾经有2伙逃犯试图对付周二全,都是被他一吓就软了,根本没有真正搏斗。

从开始到最后,只有广西人那家,敢于和周二全直接拼命,还砍断了他半截手指。

看看那几家人的下场,似乎这家广西人必死无疑。

让人万万没想到是,最终结果是周二全落荒而逃,后来也没敢把他们怎么样。

讲到这里,大家应该清楚地看到,周二全也是外强中干的。

诚然, 他很凶残,很疯狂,也有很多武器,毕竟只是单身一人。

就一个山寨而言,少说也有几十人,男人最少有十几个人。

这么多人,自然可以对付区区一个周二全。

如果是今天,周二全有枪,农民只有冷兵器,说不定农民不敢随便反抗。

但当时是90年代,贵州民间尤其是山寨,村民有很多土枪、火枪。

就武器上来说,村民和周二全是差不多的。只要村民敢于拼命,单身的周二全就算三头六臂,也不是对手。

退一步说,就算村民怕周二全的炸药包,不敢正面反抗,至少也可以暗算吧。找机会放冷枪就是了,周二全还能刀枪不入?

春三十娘被至尊宝暗算,都恢复了蜘蛛精的原型呢!

结果让人大跌眼镜,几十个山寨的村民,长达9年内根本不敢反抗,坐视妻子和女儿被他强奸。

 

为什么会这样?

道理很简单。

周二全和其他的恶势力,不过是利用人民恐惧心理,创造了以恐惧控制地方的模式。

周二全只有1个人,不可能对付的了这几十个山寨,更对付不了总数不下上万的村民。

他能做的,就是用暴力和凶残,先吓倒他们。然后,周二全创造一种模式,就是谁敢与抵抗,谁就会倒大霉;谁不抵抗,就能好一点。

这样一来,很多逆来顺受的村民,自然就选择委屈求援,不敢于抵抗,甚至和恶人合作。他们心里这么想,如果我合作,说不定就会放过我们。

有人惊讶于,抗战中区区几个日本兵,为什么能统治数万人的中国县城?

道理也是一样。

周二全这种人能够横行这么多年,是很能说明一些问题的。

至于警方的办案能力,大家有目共睹,也不需要多说了。


发表评论

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