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锋枪扫射警车从容突围:01年邓永良武装绑架团伙杀22人

HIGHT2025 史海奇谭 575 次浏览 , , , , , , 没有评论

这是1个疯狂的团伙,这也是1个极端暴力的团伙。他们以绑架为生,凶悍狠毒,曾经和警方4次枪战,打死2个警察。一次枪战中,歹徒竟然用冲锋枪扫射警车,杀出一条血路。更夸张的是,他们还嚣张的喊叫“你们的家伙不行,干不过我们!哈哈哈!”

 

 

2002年1月18日,安徽省会大合肥和以往一样喧嚣、繁华。安徽省公安厅大楼中,却是一片紧张气氛。

这里,公安部特派5局4处安晓辉处长,紧急组织江苏、山东、河南、安徽四省公安厅骨干,全力侦破地跨四省的特大连续武装绑架案件。

与会的公安干警,不乏全省全国著名专家。此时,他们无一不是眉头紧锁,表情严肃。

干警们非常清楚:他们的对手不但凶悍之极,还特别狡诈。

我们先从3个月前的一起特大绑架案件,谈起。

2001年9月28日,安徽省宿州市砀山县,吴老板开着自己的豪车。

砀山县不大,只有几十万人口。县城位于安徽省最北端,地处皖、苏、鲁、豫四省七县交界处,是个重要的交通枢纽。

正是因为这个交通枢纽,小小的县城治安却不太好。警方跨省侦查甚至抓捕都有很大困难,很多罪犯在四省交界处流窜作案。仅仅2001年,砀山县内就有几起恶性案件,县公安局疲于奔命,焦头烂额。

除了著名的砀山酥梨以外,砀山县也是重要的物流中心,经济在省内算是不错的。

家住城关镇西关的吴老板,是县城的名人。农民出身的吴老板,从水果生意做起,很快发家致富。有了钱后,吴老板又转行做了更容易赚钱的建筑业。

在砀山县内,吴老板虽不算是第一流的富豪,也是有名有号的富人。

他在省会合肥和临近的江苏徐州,都买了房。

在砀山县,吴老板有多套住房,还建有1个别墅,家里有2辆豪华汽车。

农民企业家通常都比较高调。平时,吴老板带着硕大的金戒指、金手链,拿着高档手机,在县城街头仰首阔步。

28日下午,一个陌生的电话,突然打到吴老板的手机上。

这是本地手机,号码是陌生的。刚刚接通手机,吴老板就听到了略带外地口音的狰狞声音:你是吴老板?

吴老板:对,你是哪位?

陌生男人:你别管我是谁。告诉你,你闺女在我们手里。你要是还想见她,给我们168万。

像一盆凉水从头浇下,吴老板瞬间呆住了。

不管车子还在公路中间,吴老板急忙踩住了刹车。

此时的吴老板抱有一丝希望,会不会是朋友耍他?

吴老板:兄弟,你是不是开玩笑?

陌生男人:开玩笑,我开你妈的玩笑。你听听。

几秒钟,电话里传来女儿小兰兰的哭喊声:爸爸,救我。爸爸。

陌生男人又说:你现在就筹钱,然后等我们通知。记住,不要报警,不然就等收你闺女的尸。

啪,电话挂断了。

吴老板惊魂未定,头脑一片空白。

直到后面有车猛按喇叭“前面车干什么?怎么停在大路中间?”,吴老板才回过神来。

他急忙打电话给女儿的班主任,后者说:我正要找你呢?你家小兰兰怎么没来上课!

顾不上解释,吴老板急忙打回家,询问女儿在不在家?

妻子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是一早就出门上学了吗?你忘了?兰兰还跟你说了再见呢?

完了,吴老板一下子瘫坐在座位上,女儿真的被绑架了。

吴兰兰是吴老板的爱女,今年刚刚14岁,是初二学生。

吴老板把女儿被绑架的事情,告诉了妻子。

一瞬间,吴家里炸开了锅。

这边,吴老板毕竟是在社会上闯荡的人,很快恢复了理智。

怎么办?给钱?

168万现金可不是小数目,一二天内到哪里搞去?

况且,这伙歹徒是什么人?

不知道。

是吴老板的仇人吗?

吴老板生意上有些对手,也不算是什么仇人,绝对不会绑架他的女儿。

究竟给不给钱呢?就算给了168万,这伙人会将小兰兰放回来吗?

不知道。

吴老板迅速赶到家,不下二三十个亲戚已经等在这里。

吴家的长辈们比较持重,认为应该给钱以保证孩子安全。168万一时凑不齐,可以讨价还价减少一些。况且家里亲戚朋友多,大家拼命凑一凑,还是拿的出。

吴老板的兄弟、姐夫、妹夫,则多主张要报警。

他们认为,歹徒的来路不明,怎么知道他们会放人呢?歹徒拿到钱后,很可能再杀人灭口。如果不报警,很可能人财两失。

大家激烈讨论到晚上8点,最终还是由吴老板拍板。

吴老板左思右想,终于决定报警。

为什么这么决定?源于吴老板对陌生男人的恐惧感。

在社会上闯荡了20多年,吴老板什么人都见过,包括一些坏人。这个打电话的绑匪,声音极其凶恶,让人感觉到他毫无人性。

吴老板认为,这种人恐怕不会留活口,根本就不可能放走兰兰,只能报警。

吴老板打电话给自己的熟人,砀山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张忠义大队长。

张忠义大队长是东北人,当年42岁,是个1米8几的大块头。因能力较为突出,他从宿州市公安局(砀山县属于宿州市)调到这里,担任大队长职务。

砀山县的治安不好,张忠义正为境内一起连续强奸杀人案,忙的焦头烂额。

萨沙:该案直到2006年才侦破,奸杀恶魔刘金忠前后作案8年之久。

即便如此,砀山县还是立即成立928绑架专案组,全力侦破吴兰兰被绑架案件。

当晚,一组民警进驻了吴家。

第二天上午,绑匪终于打来电话。

歹徒:姓吴的,钱准备好了吗?

吴老板:兄弟,168万太多了,我付不起。

歹徒:放屁,砀山县谁不知道你有钱?你跟我哭穷,不想要你闺女了?

吴老板:兄弟,我最近生意周转不过来,真的是拿不出来这么多。

两人激烈讨价还价了一通,歹徒让了步:行,你也别说我们不仗义。一口价,60万。你一个大老板,女儿的命总不会不值60万吧?

吴老板:好,60万就60万。能不能让我跟女儿,说几句话?

几秒钟后,电话又传来女儿的哭声:爸,快救我。我好害怕。。

没等吴老板说话,歹徒抢过电话,又说:你马上准备好钱,明天我会告诉你交钱的地点。记住,别报警。不然,让你闺女不得好死!

通电话期间,民警一直在傍边听着。

砀山县非常重视这个案子,苦于小小县城,办案能力有限,之前还没遇到过这么棘手的绑架案。

无奈之下,县城警方只能以勤补拙,将所有30多名刑警集中起来,24小时待命。

就在民警们部署明天抓捕计划时,狡猾的歹徒耍花样。

当晚19点28分,歹徒突然打来电话:姓吴的,你现在就出发,带着钱,就你一个人。到萧县大屯镇交钱。

一旁张忠义大队长,赶快对吴老板打手势,后者心领神会:这么晚,就我1个人,万一钱被人抢了怎么办?

陌生男人稍微犹豫了一下:好,你再带1个人。记住,只能2个人1辆车。要是我们发现你报了警,或者有别的车跟着,马上杀了你闺女。告诉你,我们可不是初出茅庐的生瓜蛋子,别惹急了我们。

吴老板慌忙带着钱出门。张忠义大队长让1个身手很好的配枪民警,化妆成他的表弟,坐在副驾驶位置。

这边,全县35个民警分为6组,乘坐多辆车,分几路跟踪吴老板。

此时,情况就对民警们非常不利。

砀山县是交通枢纽,去萧县大屯镇的公路晚上车辆却很少。即便有一些车,主要也是大卡车。

因经验不足,怕被歹徒脱逃,民警们使用了好几辆车尾随前进。

到了萧县大屯镇,狡猾的歹徒突然要求变更地点,让吴老板转向另一条农村小路上。

这条路,晚上根本就没有车辆。

吴老板的车上了小路以后,后面的民警没有办法,只能继续跟着走。

荒无人烟的小路上,就有了好几辆车了。这里没有路灯,车辆只能开着车灯。这不就是打广告吗?瞎子也知道怎么回事了。

于是,歹徒再次打来电话:姓吴的,你他妈真有种,竟然敢报警?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闺女的脑袋砍下来?

吴老板大惊,哀求:没有,我真没报警。

歹徒:跟着你的那几辆车,是干什么的?

吴老板:是我几个亲戚,他们怕我出事,被你们害了。

歹徒冷冷的哼了一声,挂掉了电话。

 

这边,吴老板瞬间感到了极大的恐惧。

民警们被发现了?歹徒们会不会杀人?兰兰会不会出事?

就算不出事,歹徒们会不会打兰兰?会不会。。。?

兰兰被绑架已经十几个小时了,歹徒有没有给她吃东西,有没有虐待她?

父女连心,吴老板忍不住低声哭了起来。

坐镇后方的张忠义大队长,比吴老板还着急,急忙劝他冷静。

吴老板回到家后,吴家又是满满一屋子人。

报警解救失败,这次吴家长辈的意见占了上风。

大家一致认为报警不靠谱,现在吴兰兰非常危险,还是先给钱救回人再说。

于是,在吴家亲戚的抗议下,进驻吴家的那组民警被迫撤出。

第二天,歹徒没有打来电话。吴老板像热锅上的蚂蚁,坐卧不宁,一分钟也睡不着,一口饭也吃不下。

第三天,也就是10月1日凌晨3点,歹徒突然打来电话,说再给吴老板一次机会。

救女心切,吴老板偷偷避过警方,带着真正的表弟,两人带着钱出城。

歹徒认为吴老板曾经报警,对他特别警惕,不断变换地点。吴老板驾车先后辗转皖北地区宿州、淮北、阜阳、涡阳。

最后,歹徒选定在涡阳县,靠近涡河的1个小村子边交易。

吴老板和表弟下车后,刚刚走到村口,农村的狗就大叫起来。也许这个村子很少来生人,狗叫的特别厉害,惊动了躲藏在附近的歹徒。

歹徒们认为,吴老板可能又报警了,带着大批警察来抓他们。

于是,歹徒骂了吴老板几句,取消了这次交易,让吴老板继续等着。

电话最后,歹徒又让小兰兰和吴老板说了几句话,证明她还活着。

此时兰兰的声音微弱,似乎连哭喊都无力了。吴老板心如刀绞,却没有任何办法。

 

回到砀山县以后,民警们很快发现吴老板私自出城的事,主动上门询问。吴老板开始不承认,但随后一等6天没有歹徒的电话。吴老板急了,主动找到专案组大队长张忠义,交代了全部情况。

民警们立即再次进驻柳家,反复排查吴老板的社会关系,却毫无收获。

心急如焚等了6天后,10月7日,歹徒再次打来电话,要求吴老板带着钱赶到山东曹县,又让他进入火车站。

民警们远远跟踪,在火车站全面部署。

没想到,歹徒又打来电话,让吴老板搭下一班去郑州的火车,去郑州交易。

显然,如果吴老板去了郑州,民警很难继续追踪。

这种情况下,民警要求吴老板设法拖延。吴老板也心力交瘁,坚持和女儿通话后才上车。

歹徒大怒,骂吴老板没有诚意,这时候还敢讨价还价。

双方开始激烈争吵,吴老板强硬表示不通话就不上火车。

结果,火车开走,吴老板还在站台上。

那边电话中,传来一句狰狞的吼声:你等着给闺女收尸吧!

随后,电话断了,永远断了。

专案组在山东曹县连续等待3天,再没有绑匪消息,只得撤回砀山。此后,再也没有兰兰的任何消息。案件陷入僵局。

民警们没说,但吴老板全家都明白,兰兰已经遇害。

全家人天天以泪洗面。尤其是家里的老人,看到民警就像看到仇人一样,认为他们办事不利。

此案如此结果,参战民警们也深感内疚。他们用尽全力,辗转多省不辞辛苦,却没有救回兰兰。

刑警大队张忠义大队长还是吴老板的熟人,这下连面都不能见。

这边,砀山县公安局局长晁友福、副局长邵珠峰都是硬汉子。他们认为,事已至此,说别的没用。唯一能够做的,就是抓住歹徒,为小兰兰讨回公道。

这边,公安厅崔厅长也在案件上批示,要求继续侦查,一定要抓住绑匪。

 

928专案组民警经验有限,却也有自己的判断。

他们认为,这伙歹徒作案极为老练狡诈,对皖北、鲁南的地形非常熟悉,绝非初犯。

这伙歹徒,很可能之前就做过同类的案子,就是在四省交界处。

根据这个分析,砀山县开始调查周边的同类案件,立即就有了收获。

仅仅4个月前,砀山的邻县:江苏省丰县,也发生了同类案件。

丰县是江苏省徐州市下属县城,经济发展一般。

不过,苏北的特点是,无论再穷的地方,都有一堆大富人。他们怎么致富的,大家猜猜看?

2001年5月22日晚10点,在外面吃饭丰县石油公司干部朱英,突然接到电话。一个狰狞的声音告诉他,朱英9岁的儿子牛牛被他们绑架。

朱英急忙询问妻子,晚上8点,牛牛去公仆三巷的公厕途中失踪。门口邻居说,似乎看来有个男人,将牛牛抱上了1辆面包车。

歹徒勒索50万赎金,双方讨价还价到30万。

朱英怕人财两失,随后向丰县公安局报警。

第二天晚上,朱英又接到电话,让他带着钱去山东省菏泽市下属的单县,然后又去安徽省的砀山县。

丰县这种小地方,刑警也缺乏侦破这种大案的经验。

 

期间,歹徒发现了跟踪的警车,立即扔掉手机,不再和朱英联络。

10天后的6月2日,萧县酒店乡丹楼村村民冯领,去自己麦地干活。突然,他发现地里有个麻袋,似乎有血迹。冯领用镰刀割开麻袋,看到了1个小孩的遗体。

这就是可怜的牛牛。

根据尸检表明,牛牛一直活到5月30日,才被歹徒用绳子勒死,抛尸萧县。

父亲朱英看到儿子牛牛的遗体后,当场昏死过去。

现场的民警和围观群众,很多也留下了眼泪。这伙歹徒太狠了,连这么小的孩子都不放过。

 

显然,这起案件和砀山县吴兰兰绑架案,高度相似。甚至,歹徒还让朱英赶赴砀山县交钱。

丰县警方曾经录下了歹徒的通话内容。

砀山县专案组,立即将这个录音带,放给兰兰的父亲吴老板听。

吴老板瞬间听出,这就是绑匪的声音。

由此,2个案件并案,丰县公安局还专门抽调4名民警在砀山帮助工作。

只是,目前的线索还太少。

除了歹徒驾驶1辆面包车以外,几乎没有任何有用的信息。

同时,歹徒的手段非常熟练,似乎在丰县的作案也不是第一起。

于是,丰县和砀山县警方,又对周边类似案件进行摸排。

这一下,他们都被惊呆了。

自1999年以来河南省周口市、许昌市、驻马店市发生的至少9起绑架案与砀山928绑架案件,基本一致。

更夸张的是,这伙歹徒竟然是持军用武器的武装团伙,曾经和警方发生过枪战。

2000年12月15日,河南省周口市西华县发生一起类似的绑架案。1名徐姓商人的中学生儿子,被歹徒绑架,勒索50万元。

万幸的是,河南坏人多,河南民警的办案经验,远比江苏、安徽的同行丰富。西华县区区一个小县城,刑警们竟然处理过多起类似案件,颇有经验。

萨沙:上面这句话,怎么感觉听起来很奇怪。

 

西华县的刑警们,没有像江苏、安徽同行那样胡来,派大量民警随便跟踪甚至围堵。西华县警方以1辆车跟踪,其余警车都在几公里甚至十几公里外围部署。

于是,歹徒没有发现异常情况,当然也不会终止交易。

1名歹徒出面,喝令徐姓商人将车门打开,亮着车灯。在确认车上没有其他人时,歹徒才让徐姓商人下车交钱。

在徐姓商人交出11万元赎金后,果然有1辆车出现,上面共有3个歹徒。他们将小孩子丢在路边,随即开车离开。

徐姓商人也赶忙将孩子接走,驾车高速离开现场。

见人质已经安全,尾随的西华县警车上4名民警,立即将手枪的子弹上膛。这辆警车突然冲上去,试图进行抓捕。

万万没想到是,4名歹徒竟然拿出2支54式手枪、1支56式冲锋枪和1支自制手枪,对准这辆警车疯狂扫射。

车上的民警,做梦也没想到歹徒会有冲锋枪。

枪战中,车上4个民警使用54式和64式手枪还击,哪里是冲锋枪的对手。

手持冲锋枪的歹徒,似乎受过军事训练,射击非常准确。

短短一二分钟内,冲锋枪子弹像雨点一样扫入车内,将开车的民警胸部射穿。

民警中弹后,车子失控翻倒了。负重伤民警,经过抢救才侥幸脱险。车上另外3个民警,也不同程度的受伤。

事后发现,这辆车上被冲锋枪击中6发,被54式手枪击中5发子弹,打出了11个弹孔。

见警车翻入路边,歹徒们竟然停下车,狂笑:“你们的家伙不行,干不过我们!不跟你们玩了!哈哈哈!”随后驾车就走

与此同时,其余外围的警车立即追击,双方又在公路上展开追逐。

混战中,歹徒一面用冲锋枪扫射,一面将车上的2袋石灰丢下,到处都是烟雾。

此时警方被迫减速。

没想到,歹徒突然又扔出1枚手雷,将一辆警车的前车窗和车头炸烂,车辆也失去控制。

歹徒乘机突围逃走。

其实,就算警方能够追上去,他们火力还不如歹徒,根本对付不了这伙人。

家属损失了11万元,万幸的是孩子没事。

枪战中,1名民警受重伤,另有几人轻伤。

这些民警尽力了,也付出血的代价。但小地方的警察,根本没有受过这种训练,也没有合适的武器,对付不了这种武装歹徒。

绑架又使用军用枪械杀伤民警,案件震动了河南省公安厅甚至公安部。

专案组询问了人质孩子,得知歹徒共有4人,都持有枪支。因刚上车就被蒙住眼睛,孩子不知道歹徒的长相。孩子说其中几人好像是河南口音,不过不能确认。

孩子还说,这伙人曾经说过,他们已经做了四五十个案子,打死打伤三四十人。他们还说曾警方枪战过2次,打死过2个民警。一个外号叫做老骚的胖子,自称亲手杀了15人。

这个胖子还说,警察都是拿工资养家的,吃国家的,不会拼命。他们歹徒是用命换钱,吃自己的,不拼也是死,所以比警察厉害的多。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王八蛋倒也有歪理。

 

当时的民警根据弹道分析,发现这伙歹徒罪行累累。

他们曾经在1998年11月22日河南省兰考县城,抢劫了一辆摩托车,将车主宋百峰开枪打死,又捅了几十刀。

同时这伙人,还在1998年5月25日,于安徽省阜阳市抢劫摩托车。将车主梅海山、李刚开枪打死,抢劫了2辆摩托车。

这两次作案中,曾有人看到他们的相貌,认为他们有时是3人,有时是4人。

通过相貌的描述,警方又发现他们同,1995年安徽省蚌埠市持枪抢劫出租车案件有关。

这次是2人作案,手持54式手枪,试图将司机杀死后抢车。这个司机比较机灵,果断跳车逃走。车辆失控后,和一辆大货车碰擦。

2名歹徒不敢久留,弃车逃走。

根据司机描述,认定就是这伙歹徒中的2人。

以上3起案件,已经非常恶劣了,还有更恶劣的。

早在1995年1年内,河南连续发生十几起恶性抢劫案件。

1辆开往浙江温州的客车,在河南省界上,被几名蒙面歹徒持枪抢劫。因旅客试图反抗,歹徒开枪打死1人,抢劫了1万多现金。根据弹道分析,这支54式手枪就是系列案件的凶器。

不到1个月后,这支手枪又在洛阳打死了1名出租车司机,抢走桑塔纳出租车。

在几天后,新郑市警方发现路上有辆桑塔纳很可疑,怀疑是被盗车辆,将其拦住盘查。

期间,3名歹徒突然开枪拘捕。一名民警头部中弹,当场牺牲。另一名民警腹部中弹,倒地不起。剩余几个民警,立即开枪还击。

混战期间,1名歹徒被子弹击中手腕,丢下了1支54式手枪,仍然驾车脱逃。

逃跑期间,歹徒凶残的碾压了腹部受伤的民警,后者光荣牺牲。

持枪拘捕枪战杀死2名警察,这可是惊天大案。该案件被列为河南省当年10大案件之一,仍然长期没有线索。

根据分析,歹徒遗弃在现场的54式手枪,不是国内的手枪,而是当年抗美援越时送给越南的武器。歹徒应该是去越南,购买的这些武器。

看来,追查武器这条线索也中断了。

除了以上的案件,从1995年开始,长达6年内,这伙人在河南、安徽、山东、江苏、河北等地,持枪作案高达60多起,可以证实遇害者就有20人之多,另外10人重伤。

这60多起案件,大体分为两个阶段。

在2001年之前,歹徒多在四省交界游走,以持枪武装抢劫为主。受害者主要是行储蓄所,公路沿线加油站,棉花收购点,银行取款人等等。

目前可以确认的抢劫案件,就有33起。这伙歹徒非常凶残,视人命如草芥。四省交界处,当地民风强悍,经常有人起来和歹徒搏斗。

于是,这伙歹徒遇到反抗,就立即开枪杀人。

他们先后开枪杀死16人,杀伤7人,抢劫汽车8辆,摩托车8辆,机动三轮车2辆,现金14万余元。

枪杀16人,这绝对是全国数一数二的特大案件。

没多久,歹徒们也有些害怕。

这样持枪乱来,目标太大,动静也太大,很容易出事。

从2001年开始,歹徒转为相对隐蔽的绑架作案。他们在四省交界出游走,选择各县的有钱人,趁其不备绑架他们的孩子,然后勒索赎金。

在歹徒看来,这种绑架不用舞刀弄枪的明抢,相对比较低调,不容易出事。

即便如此,还是有多名群众和民警,在绑架案中被他们打死打伤。

此次丰县、砀山县案件又是2条人命,将受害者总数提高到22人。

鉴于歹徒作案如此之多,社会影响极大,又持有军用武器,震动了公安部。

公安部将该案定为督办案件,要求在2001年内务必侦破该案。

 

专案组经过反复分析,得出以下结论:

第一,     歹徒选择的对象,是8到17岁家庭经济状况较好的学生。选择学生的原因是他们社会经验不足,年纪小,不可能抵抗。同时,孩子是父母的心头肉,家属一般肯定会出钱救人。

第二,     歹徒选择的交接部位和地点多是城乡接合部离公路不远,便于军事作战的地形。这是歹徒的高明之处,他们通常在1省准备,然后去另1省作案,事后立即逃窜到第3省。

各省警方执法一般局限于本省,这就为侦查、抓捕这伙歹徒带来很多障碍,影响了办案的效率。

第三,     歹徒具有一定的军事素质和射击技能,至少拥有4支以上军用制式枪支,懂驾驶技术。

歹徒中至少1到2人曾经当过兵,能够熟练使用56式冲锋枪、54式手枪和手雷,枪法也不错。

第四,     绑架人质后,固定由1名胖子歹徒与家属联系,操一口不标准的普通话。因人质年龄都太小,不能辨别具体是什么口音,只是偏向于是河南人。

第五,     绑架后,交接的时间比较紧,一般为当天交接或不超过次日,不长时间周旋,要么勒索成功,要么杀害人质。

这也是歹徒厉害之处。短平快的作案,让警方来不及反应。短时间内,歹徒要么拿钱潜逃,要么杀人潜逃,几乎不可能抓住他们。

第六,     作案人员成分复杂,分工明确,一般交钱地和释放人质地不在同一现场。可以看出,这些歹徒作案手段高明,是相当有素养的有组织犯罪团伙。

第七,     歹徒凶恶狠毒、胆大妄为。

普通的绑架案,歹徒通常作案一次就至少潜伏半年。但这伙歹徒每隔2到3个月就作案一起,甚至1个月一起,完全属于顶风作案,胆大之极。同时,这伙人的心理素质很高,一看就是惯犯。即便遭遇警方围堵,他们能够冷静枪战,使用各种武器杀出血路。目前可以确认的枪战,已经有3起。

 

总结上述案件的规律及绑匪的特点、消失的区域,专案组把太康的东部、鹿邑的西部、淮阳的北部、郸城的西北部的22个乡镇划为重点排查区域。

显然,案件有很大难度。

这伙人行踪诡秘,作案手段老练,留下的线索极少,始终不知道他们的真实身份。

更让专案组焦头烂额的是,歹徒们还在不断作案。

砀山县的兰兰遇害才1个月,这伙人又在安徽亳州市涡阳县实施绑架。

 

2001年10月24日下午6点,县城西粮站站长张云超的儿子张东哲,被3个人拖上1辆面包车。

之前邻县的多起绑架案,早就在涡阳县传的沸沸扬扬。

张云超知道连续有2家报警后,人质被杀害,决定不报警自己解决。

当晚,张云超接到电话,说14岁的儿子正在歹徒手中,要求30万赎金。

和强硬的吴老板不同,张云超比较聪明,没有敢于和歹徒硬抗,只是一味说好话。

经过讨价还价,张云超携带16万元赶赴到县城外。根据歹徒指示,张云超开车绕了几个小时,最终来到涡河边一处荒凉的河岸。张云超将16万元放在河里轮胎上1个盆里,然后离开现场。

几个小时后,歹徒告知他的儿子被丢在某村公路边。

张云超急忙开车赶去,将坐在路边的儿子接走。

随后,张云超才报警。专案组急忙赶到涡阳,得到的线索却不多。

根据张云超儿子回忆,歹徒有3人,都蒙着面。歹徒驾驶1辆昌河面包车和1辆太阳牌摩托车,每人都有枪,其中还有1支冲锋枪和手雷。

 

让专案组做梦也没想到是,短短2个月,吴兰兰遇害的砀山县,又发生了类似案件。

2001年12月27日,砀山县养殖大户刘华杰的12岁女儿刘远远,在城关镇许窑村口被绑架。

歹徒勒索30万元,不然就要杀人。

刘华杰知道同县吴兰兰的事情,他根本不敢报警,只是一味求饶。刘华杰解释自己只是农民,确实没什么钱。

讨价还价降到8万元,歹徒勉强同意放人,但不能报警。

有了吴兰兰的先例,谁还敢报警。

第二天晚上,刘华杰驾车赶赴山东省菏泽市单县,遇到了骑摩托车的2名歹徒。

也许是认为,刘华杰不可能因为区区8万元报警,歹徒们直接出面取钱

拿走赎金后,歹徒将女孩子刘远远丢在路边一个草垛上。

被父亲救走后,刘远远提供了一个重要线索。

12岁的刘远远胆子很大,被绑架后并不紧张,反而亲切的喊3个绑匪为叔叔。

也许见刘远远可爱,加上判断他的父亲不可能报警,歹徒警惕性较差。

被绑架12小时后,歹徒中的中年胖子觉得无聊,还和刘远远闲聊了一会。

期间,胖子头皮很痒,随手掀开蒙面的头套抓痒,被刘远远清清楚楚的看到了面貌。

同时,聪明的刘远远还认定胖子是河南郸城口音。刘远远有个姑父就是河南郸城人。小时候,刘远远长期住在姑父家,对河南郸城话很熟悉。

对小孩子毫无戒心,胖子闲聊时候说了几句非常标准的河南郸城方言。

这样一来,线索就有重大突破。

警方应该特招刘远远入少年警队。

根据刘远远的描述,画出了胖子的模拟画像。同时,警方开始在河南郸城排查这个人。

就在刘远远被绑架仅仅2周后,又是涡阳县,县工商局干部汪福安2个女儿被绑架。大女儿15岁,小女儿才8岁!

姐妹两人骑车上学路上,被5个人拖上面包车,歹徒勒索60万元。

汪福安同样没敢报警,讨价还价到15万元。

有意思的是,家属没有报警,涡阳警方仍然敏锐的发现了这件事,要求强力介入。涡阳警方和其他省市合作,先后调动了800多警力。他们甚至装备了公安厅崔厅长特批的防弹衣和防弹头盔,准备和歹徒硬碰硬。

没想到,女孩子的爸爸汪福安到底是干部出身,很有一套。他怕孩子出事,根本不敢让警方出面。表面上,汪福安答应警方要求。接到歹徒电话后,汪福安突然带着钱翻窗离开家,躲开了警方的监视。

交了赎金以后,歹徒将姐妹两人丢在淮北市与河南省永城市交界处,一处麦秸垛上。

由此,警方的抓捕计划失败,2个孩子至少没事。

专案组对错失良机不满,却也能理解孩子父亲汪福安的心情,事后也没说什么。

姐妹两人回忆,歹徒驾驶的面包车为红色,还记住了其中几个车牌号。

只是,这条线索没用。

1月10日中午,专案组接到安徽省萧县公安局报告:有2名中年男子,在该县祖楼镇墓上村麦田里焚烧1辆昌河面包车后,骑一辆红色摩托车逃离现场。

根据确认,这辆面包车就是作案的工具,也是杀人后抢劫来的。

2001年9月26日江苏丰县某个体司机被杀害后(被捆绑后扔入井中活活淹死),这辆昌河牌面包车被抢走,一直被歹徒用于作案。

至此,短短时间内,四省交界处竟然发生了这么多恶性绑架案件。

经过串并联案件,专案组认为这两年共有14起武装绑架案和1起杀人劫车案,都是这个团伙所为。

他们作案地点,几乎都是苏、鲁、皖、豫四省交界处。

这系列案件,造成了这一地区严重的社会恐慌。尤其是涡阳和砀山县,都发生了2起案件。

涡阳和砀山都是小地方,偶尔2个妇女在街头吵架,群众都是人山人海的看热闹。小小的地方,哪里经受的了这种事。

一时间,家庭经济条件稍好的学生,纷纷转学到附近的宿州市、徐州市,这里治安比较好。

大部分学生无法转学,就由家长天天按时接送。因对方是武装歹徒,接送孩子的家长都带着家伙。即便七八十岁高龄的爷爷,都随身带着菜刀,随时准备和抢孩子的歹徒拼命。

显然,这是对于当地民警的极大嘲讽。

就是民警们无能,迫使老百姓自己保护自己。

这种现象,严重影响了当地正常的工作、生活秩序,更影响了党和政府的威信。

2001年全年,虽公安部一再催促,这系列案件仍然没有侦破。

也许是知道案件涉及多省,很容易扯皮,公安部改变了办案方式。

2002年1月18日,公安部派5局4处安晓辉处长赶赴合肥,负责协调四省公安部门。安晓辉处长要求成立联合专案组,限期侦破这个特大恶性案件。

说起来,安晓辉处长就是钦差大臣的角色。

他专门负责联络督促,侦破公安部督办的要案。

萨沙上一集说的董文语案件,也有安晓辉处长的影子。

由此,砀山县、亳州市、周口市、徐州市、菏泽市、萧县公安局分别汇报了自1999年以来发生在河南省郸城、太康、鄢陵、西平、两华、扶沟,安徽省砀山、涡阳,江苏省丰县的15起恶性绑架杀人案件,全部并案。

这几个地公安组成联合专案组,工作落实到每个局的具体负责人。

安晓辉处长传达公安部的军令状:哪个公安局失职,再让歹徒逃脱,就拿谁开刀、严肃处分。

张忠义大队长,目前已经光荣退休,曾经侦破200多起案件。  

与此同时,专案组终于有了突破。

拿着胖子歹徒的模拟画像走访期间,涡阳县那组人有重大突破。

县城南关三里庄一个小饭店老板,说他认识这个胖子。

此人自称姓吴,是安徽太和县人,来涡阳跑车做生意,在县城租房居住。

期间,胖子经常来小饭店吃饭。

专案组立即追踪,找到了胖子歹徒的出租屋。

据房东反映,这个胖子是2001年1月28日租的房,付了1年房租。2002年1月8日晚,胖子曾骑一辆红色摩托车带个青年男子回来同住,次日一早离去。1月12 日又返回租房处,收拾好衣物后离开,至今下落不明。

显然,这同涡阳109汪家姐妹绑架案,发案时间十分吻合。

为不打草惊蛇,民警秘密对此房屋进行了搜查,发现了在涡阳汪家姐妹109案件和砀山刘远远1227案件中,被绑学生的衣包等大量物证。

由此判断,这个地方应该是绑匪在涡阳的临时秘密窝点。

此时,砀山县专案组仍然保持运作。张忠义大队长发誓,一定要亲手捉住杀害吴兰兰的凶手。

张忠义和和同事武晓冬抱着微冲,和涡阳县公安局民警一起在冬雨中守候了几天。但胖子歹徒并没有回来过。

看来,这小子是不会回来了。

张忠义不死心,继续走访群众。走访期间,有位小吃部的老食客,无意中回忆起一个细节。

一次吃饭时,胖子歹徒打电话和人激烈争吵。邻桌的老食客依稀听见,吵架的对方是太和县人,叫什么袁疤癞,和胖子在经济上有瓜葛。

张忠义大队长立即又赶到太和县。太和县是不大,却也有140万人口,到哪里找这个外号叫袁疤癞的家伙。

让张忠义大队长万万没想到是:他竟然不费吹灰之力就找到了袁疤癞。

袁疤癞大名叫袁子荣,是太和县有名的地痞流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目前,这家伙因盗窃和敲诈,正在看守所里蹲着。

警方立即对袁子荣突审,后者果然认识模拟画像上的胖子。

袁子荣交代,这个胖子不姓吴,真名叫做邓永良,40岁左右。他是混黑道的家伙,河南郸城人。

之前,他曾经收过邓永良给他的一些赃物,但换来的赃款被他赌博输掉了。邓永良大怒,几次打电话来逼债。

根据袁子荣介绍,邓永良河南省郸城县开了2家饭店,生意平平,却能大手大脚花钱,就是依靠犯罪的收入。

邓永良

邓永良具有重大嫌疑,狡猾的狐狸终于露出了踪迹。

太和县公安局紧急抽调了8名身强力壮会拳脚的棒小伙,协助专案组工作。一切难备妥当之后,1月27日一大早,太和县公安局副局长王宾青、砀山县张忠义大队长、武晓冬带队出发,来到河南郸城。

很快,他们找到了邓永良的住处,一栋2层小楼。邓永良可能有冲锋枪,也可能有同伙多人,硬闯进去是很弱智的。

于是,民警们不急不忙的进行布控和监视。

观察了1天,他们摸清了邓永良的行动规律。

邓永良每天都要几次骑摩托车,来往家、饭店和菜场,路线基本一致。

第三天,也就是29日,民警们决定下手抓捕。

当邓永良再次骑着摩托车出去的时候,突然被2辆警车一前一后夹住,车窗里面几支手枪对准他。

邓永良没有携带武器,只能举手投降。

抓到邓永良后,大块头张忠义大队长百感交集,差点流下泪来。

终于,对砀山县被绑架后惨死的吴兰兰,他终于能有个交代了。

根据邓永良的交代,从淮北市一处出租屋内,警方搜出了1个军火库:56式冲锋枪1支,美式手雷2枚,56式子弹136发,51式手枪子弹43发,自制手枪2支,枪弹240 发,匕首1把等,以及涡阳1024案件中受害学生的英语作业本和测试题。

邓永良自知死路一条,也没有顽抗。他不愿意吃眼前亏,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他坦然承认,这系列案件都是他们做的。团伙一共6个人,老大叫做周向阳,外号狼娃,非常凶恶;其余同伙叫做:吴宝玉、韩磊、张国强、陈峰。

他们6人都是社会渣子,其中4人是两劳释放人员、惯犯。他们所有人,全部是河南鹿邑、郸城的老乡。

邓永良自己是,郸城县白马乡张珍村邓庄人。

最初,团伙只有3个人:邓永良、周向阳和韩磊。

邓永良因聚众赌博、故意伤害、贩卖枪支,3次入狱。贩卖枪支期间,邓永良认识了枪贩子周向阳。

凶悍的周向阳是他们的老大,曾多次因倒卖枪支被捕,被判刑多次。

至于同伙韩磊,就有些奇怪,之前竟然还是一名武警。

1992年,韩磊在北京人民武装警察部队特种警察学院服役。

转业后,韩磊被安排到周口市行署招待所(隶属于周口市政府)担任保安。这个工作很烂,收入微薄,没有地位,还很辛苦。

韩磊对这个安排极为不满,干了几年就不干了,同酒肉朋友周向阳一起卖枪和抢劫为生。

1996年,邓永良刑满释放后,一直在广州火车站附近以诈骗和敲诈为生。

前一年的1995年,周向阳和韩磊在安徽蚌埠持枪抢劫出租车,失了手,仓皇跑路到广州。

3人都是熟人,意外在火车站相遇。几次喝酒后,他们决定组成团伙,购买枪支,做大案。

开始,这3人只是单纯的武装抢劫。

比如,他们曾经闯入山东省单县中心医院院长曹培华家,抢劫了1000余元及诺基亚8850手机一部。

后发现人少难办事,他们又在98年拉进了吴宝玉、张国强、陈峰。

其中,吴宝玉是枪贩子,陈峰则是抢劫犯,都是有前科的渣子。

让人无语的是,张国强却没有前科。

他是韩磊服役时候的战友,曾经的武警干部。

退伍后,张国强被分配到鹿邑县电信局担任普通职工。他表现还凑合,但家庭经济压力大,生活拮据。

在韩磊所谓“马无夜草不肥”的游说下,张国强也加入他们团伙。

这样一来,团伙就有2名前武警,能够熟练使用武器。

此时,周向阳、韩磊、邓永良已经有了命案在身。

在他们要求下,98年他们开始作案多起,抢劫杀死多人。

这多起案件并不是单纯的抢劫,主要是让吴宝玉、张国强、陈峰都杀人纳投名状。

等到这3人也杀了人后,周向阳才彻底相信他们。

随后,他们又去云南的中越边境购买了1支冲锋枪、3支54式手枪、多枚手雷等武器,开始做大案。

 

这几个歹徒中,韩磊和张国强都曾做过武警,熟知各种武器的使用方法,有一定的实战能力。

根据邓永良交代,抢劫所得的一半资金被留下来,准备再去越南购买更多的长枪和炸药。

周向阳的计划是,6个歹徒人手一长一短两支枪,然后去抢江浙的大银行。

周向阳嚣张的说:到时候,看谁怕谁!别说警察,连解放军见到我们都得绕着走。

他们先后和警方3次枪战,打死2名警察,重伤多人,丢失了1支54式手枪。

 

根据邓永良的供述,警方立即进行抓捕。在河南鹿邑县,警方顺利抓住了韩磊。当时韩磊正在睡觉,来不及抵抗就被制服。从韩磊的床头柜里,警方搜出了1支装满子弹的54式手枪。

其余4人都在逃。

老大周向阳携带者1支54式手枪和1枚手雷,张国强身上也有1支手枪。

警方随即发动全国通缉,吴宝玉、张国强、陈峰三人先后在河南鹿邑县和新疆石河子等地落网。其中,吴宝玉、张国强刚刚在石河子某酒店住下,被20多名武警团团包围。几分钟后,武警突然破门而入。吴宝玉惊呆了,束手就擒。张国强是武警战士出生,反应很快,迅速掏枪还击。

他不知道是,这里可是新疆。新疆武警随时冒着生命危险的,也算是吃自己的,军事技术全国第一。

张国强还没有来得及打开手枪保险,就被一枪托砸倒,生擒。

但是,携带枪支和手雷的主犯周向阳,仍然不知去向。

根据邓永良的供述,专案组认为周向阳对中越边境很熟悉,很有可能准备逃到越南。

周向阳

邓永良被捕后,周向阳并不知情,曾打电话向邓询问情况。在专案组的安排下,邓永良套出了周向阳正在云南中越边境。

于是,专案组开始在边境部署,在周向阳可能的几个落脚点布控。

果然,1月30日,云南省河口瑶族自治县发现了周向阳的踪迹。

河口瑶族自治县同越南的老街市,仅仅相隔一条界河、南溪河。

专案组马不停蹄,立即乘坐飞机赶到。

在河口县警方帮助下,民警们在出境的各个要隘,设卡抓捕周向阳。

没想到,周向阳这家伙,极为狡诈(不然怎么做老大呢!)。他听见设卡的民警中,有人是河南口音,立即知道是来抓他的。

周向阳先发制人,对准前来盘问的民警连开数枪(都没有打中),接着抢下1辆摩托车,不顾一切向边境跑去。

几辆警车紧追其后,周向阳极为凶悍,不断开枪。专案组本来想抓活的,但眼见周向阳开枪拘捕,只能还击。

激烈枪战中,几辆警车都被打的弹痕累累,周向阳大腿也被子弹击中,从摩托车上跌落。

见状不好,周向阳迅速弃车逃走,一瘸一拐逃上路边的荒山。

边境是热带原始沟谷雨林,到处都是一人高的树木和杂草,有的地方连狗都钻不进去。民警们很快失去了周向阳的踪迹。

无奈之下,由云南省公安厅出面,组织当地民警、武警和群众进行大搜山。

搜山持续了2天,终于有1名群众发现了周向阳。

此时的周向阳,拄着自制的拐棍,正从1个山洞钻出。群众急忙跑去报警,却被狡诈的周向阳发现。

周向阳拔出54式手枪,对他的后背就是一枪。万幸的是,这里障碍物太多,子弹没有击中。但群众受惊过度,从山上滚下去,跌断了右臂。搜山的其他军警听到枪声,立即围捕过来。

周向阳知道性命难保,冒险冲下山,不顾一切向中越边境的界河“南溪河”逃窜。

民警也不顾一切追击,绝对不能让他逃到越南去。

不过,周向阳还是快了一步,他纵深跳入南溪河,爬上了河中的1个竹筏,河对面就是越南。

原则上,界河附近是绝对不允许射击的。如果你擅自对界河开枪,形同挑战越南的主权,很容易引起外交纠纷。事已至此,却不能让周向阳逃走。

于是,民警们顶着外交压力,果断连续射击。竹筏上的周向阳,也凶悍的开枪还击。

竹筏能有多大,很快被自动步枪的弹雨覆盖,周向阳瞬间身中6枪。到了这个地步,悍匪周向阳仍然不投降,挣扎着跳河逃生。伤势严重,周向阳最后淹死在河里。从他的身上搜出1支手枪、子弹30余发、手雷1枚和现金1万元。

越南边防军人迅速赶来,但周向阳的尸体已经被拖走,中国方面解释是抓捕逃犯。

越南边防军官也很滑,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态度,没有向上汇报。

要不是这样,这事恐怕还会有很大的麻烦。

 

由此,周向阳、邓永良团伙彻底被破获。

据不完全统计,这个团伙自1995年结伙以来,作案长达7年时间。先后四次到云南购买枪支弹药,流窜河南、安徽、山东、江苏、河北等地,持枪抢劫杀人,绑架人质,疯狂作案67起,先后4次与警方交火,共杀死22人(包括人质吴兰兰),杀伤10人,抢劫机动车18辆,抢劫勒索赃物、赃款折合人民币300余万元,其中现金200余万元。其中,邓永良一人就杀死15人。

 

根据邓永良的供述,张忠义大队长带着民警们,在砀山县曹庄镇东500米处一干沟内,挖出了吴兰兰的遗体。遗体呈裸体状态,高度腐败。

根据邓永良的交代,吴老板又是报警又是态度强硬,让他们恼羞成怒,用锤子将小女孩活活砸死。

 

最后,记录一段这群家伙公审处决的场面。

一个砀山的大学生回忆:会场在剧场门口,西边几辆卡车上蹲着一排普通罪犯,而靠东边的两辆卡车上各站着一个五花大绑的家伙,胸前挂的牌子上打着鲜红的叉。定睛一看,赫然写着陈峰、邓永良,竟然是他们!我马上挤到跟前看了起来。陈峰是一副罪犯的标准神气,低着头,耷拉着眼皮,垂头丧气。而邓永良则抬头正视前方,神态自若,毫不在乎。似乎生命就要结束的那个人,不是邓永良自己。果然悍匪!

他们被押赴刑场,这是故黄河的一个公路桥边。下了公路就是河道,在河道和公路之间是大约五六米宽的小树林,稀稀拉拉有些小杨树。

尖锐的枪声响起,我清楚地看见自动步枪子弹穿过头颅后,钻进前面的河水时溅起的水花。两犯同时向前一栽,伏尸在地。血从脑袋流出,并不太多。过了一会,几个警察走过去将尸体翻过来。两人的面部血肉模糊的看不清,似乎额头处都有一个大窟窿。

2个罪恶的生命下了地狱,愿被他们残害的人在天堂安息!

 

发表评论

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