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美少妇裸死村口:一把遮住阴部的秸秆抓住真凶

HIGHT2025 史海奇谭 998 次浏览 , , , 没有评论

本文是根据刑侦教材真实案例改编,人名和地点有偏差,情节绝对真实。扬州当地一个美女少妇遇害,尸体下身赤裸,阴部却遮盖着一把秸秆。刑警老杨就这根据这把麻杆,最终抓住了凶手。

1996年,一条消息突然在扬州市下属的双桥乡流传开。

乡里一枝花何小梅被人奸杀了!

一时间,全乡炸开了锅。很多群众纷纷赶往案发地双桥村看热闹。

双桥村是个富裕的小村。

从改革开放开始,这里的村民就逐步放弃务农,开始做玩具加工。

村内的玩具加工从单个家庭妇女开始做,逐步变为家庭作坊,又变为几个家庭联合作坊。

到了96年,一些人已经成立了中小型的工厂,开始直接从上海、广州甚至香港接加工订单。

村里有钱人不少,一些光脚穿皮鞋的中年男人都带着昂贵的大哥大,开着崭新的摩托车。村里很多小洋楼,都是二层或者三层。洋楼里面堆满了香港、日本的进口电器,还有一些很值钱的红木家具。村里的妇女大多穿金戴银,年轻妇女则从上海买时装,显得很时髦。

有钱了以后,村外的公路也被他们集资修过,方便运输玩具零件和成品的卡车进出。

乡花何小梅的尸体,就是在公路边的一片菜地里被发现的。

发现尸体的,是天不亮就来浇地的老大爷。

老大爷年纪不小,眼睛却很好。他一眼看到菜地尽头,躺着一个光着下身的女人。惊恐之下,老大爷扔掉挑着的粪桶,慌忙跑去报警。

警察还没到,看热闹的村民就赶到了。

扬州市刑警赶到的时候,现场被里三层外三层围得水泄不通。刑警老杨(不说真名了)是个老警察,已经做了30年,头发都有些斑白了。

扬州是个不大的地方,九十年代市区和附近郊县人口不过100多万。这里人性格相对较为温和,刑事案件不多。接到奸杀案报警后,上面紧急安排有经验的刑警老杨赶赴现场。

赶到现场以后,老杨先是用了30分钟才驱散了近千名围观群众。现场已经被破坏严重,连尸体身边几米都有无数脚印。老杨也无可奈何,中国老百姓就这样。

随后,老杨和法医开始查看尸体。

死者何小梅28岁,是双桥乡人,但不是双桥村人。何小梅是邻村人,结婚后才嫁过来的。同其他村民说的一样,何小梅长得非常漂亮,明星般的高高鼻梁,水汪汪的大眼睛,红红的嘴唇。

她的皮肤白皙,一头秀发,刚生过1个孩子让她的胸部很丰满,颇有成熟少妇风韵。

村长介绍,何小梅是本乡著名的美女。还没结婚的时候,在乡里逛街经常有小伙子甚至高中男生们跟着走,就为多看她几眼。

此时何小梅面如死灰,双目圆睁,嘴角扭曲,相当吓人。她的尸体已经出现尸斑,预计死亡时间已经超过12个小时,也就是前一天的晚上遇害。

何小梅上身衣服完好,但下身赤裸,没有穿外裤也没有穿内裤。这两条裤子,都扔在几米外。看起来,她似乎被人奸污了。

何小梅脖子上有明显的掐痕,似乎是歹徒将她奸淫后再杀人,或者是杀人以后再奸淫。

何小梅耳朵上的金耳环、脖子上的金项链、手上金戒指都丢失了,给人的感觉是:色魔杀了人以后顺手抢走了值钱的东西。

何小梅遇害的地方,距离村庄只有几百米,距离公路只有几十米。这里显然不适合作案!公路附近从早到晚频繁有人和卡车进出村庄,非常容易暴露。这太奇怪了。

富有多年侦查经验的老杨发现,何小梅尸体的下身赤裸,奇怪的是两腿间放着一把秸秆,正好遮挡住了阴部。看来,可能是村里哪位村民看到这么多群众围观尸体,觉得不雅,用麻杆将女人的关键部位遮住。

老杨简单走访了一些周边群众,有个大妈反应似乎听到何小梅在村口的哭声,几秒钟后就听不到了。因何小梅三天两头村里哭闹,这个大妈也没当回事。

其他就再也没有任何人看到或者何小梅有什么异常。

现场的线索就这么多了,可以说都对破案没有什么帮助。

无奈之下,老杨带着几个年轻民警,去村里走访了村长。

村长也姓何,还是何小梅的远房亲戚。

村长正在家里唉声叹气,她的老伴则抹着眼泪。

老杨:村长,听说何小梅是你老板做媒人,才嫁到村里的?

村长:是啊。

老杨:何小梅这么漂亮,嫁的是什么人?

村长:当然是村里有头有脸的人家了。这家姓黄,也不是本村人,是外来户。他们一家本人是远处那个回民村的,后来搬到我们村做生意。他家在村里开了一家最大的玩具厂,雇了二三十个女工呢,家里很有钱。他们老夫妻两人,老太在外跑市场,老头子带着儿子在家管理工厂。

老杨:怎么老太在外跑市场?一般不都是老头干这个吗?

村长:嘿嘿。这家老头子老黄没什么用。老黄长得倒是挺排场的,高高大大,可惜做事糊涂,喜欢吃喜欢玩,干不了这个,只能在家管理工厂。他们的儿子和老子一样,也没什么大出息,为人蔫蔫的。

老杨:那这家老太很厉害?

村长:也不是什么老太,也就四十七八岁。这老太姓马,是回民。我们这里回民女人都挺厉害。这老太里里外外一把手,一个人做了这些生意。他们家改革开放之前,穷的叮当响。现在在村里就有两栋小洋楼还有2辆摩托车,在扬州市和上海都有几处门面房,都是马老太搞起来的。这老太好厉害,一般男人都害怕她。80年代,她去广州卖货,路上遇到几个男青年拦路抢劫。全客车男人都怕了,纷纷掏钱。这马老太抢过一根铁棍,把一个男青年打的满脸血,晕死过去,其他的小子吓得全跑了。你说这种人,又有头脑,哪能不发财呢?

老杨:你们就把亲戚何小梅介绍给他儿子了?

村长:是啊。何小梅长得漂亮,性子又高傲,看不上一般人家,结果拖到25岁都没结婚。我们乡下人,女的二十二三岁不结婚就算晚了。当时何小梅自己让我们帮忙介绍,我就介绍了马老太家。何小梅对这家比较满意,毕竟人家有钱吗。不过何小梅看不上他家的儿子,觉得他性格懦弱,见了爸妈大气都不敢出。何小梅肚皮也挺争气,嫁过来1年就生了个儿子。马老太特别高兴,当场就给了儿媳妇8000块零花。民警同志,就是扬州市工人一个月才多少钱?也就二三百。何小梅这人很懒,不太愿意照顾孩子,孩子都是何小梅丈夫照顾。马老太也没说媳妇什么,花钱雇了保姆。

老杨:那就是说,婆媳关系还不错。

村长:是啊。马老太这人挺好的。她脾气是大,人很正直,有钱不吝啬,经常贴补村里一些贫困户和没有儿女的老人。去年,马老太门口一个邻居,五保户老头死了。他的远房亲戚都不管,还是马老太出钱给他办的后事。风风光光的,花了不少钱。刚说了马老太一家是外来户,在村里没有一户亲戚,根本不该她出头去管。马老太在我们村的口碑很不错的。

说到这里,村长老伴接过话:何小梅这孩子虽是我亲戚,又是我介绍来的,我还是要说实话。这孩子本性不太好,好吃懒做,就知道享福。嫁过来以后,她什么都不做,就整天吃喝玩乐。马老太让她去工厂帮忙做点事,她干了两天借口身体不好不去。这孩子还会花钱,马老太给她8000块钱,她跑到上海旅游,一次就花了一大半。你去她家看看,各种首饰时装鞋帽堆了几个屋子,有的衣服她根本没穿过。她老公老实,从来不敢说媳妇什么。

老杨:她这么能花钱?她丈夫负担得起?

村长老伴:当然负担不起了。他家的钱都是马老太在管,黄老头手上也有些钱,但也不多,主要是进货和给女工发工资的。他们儿子没钱,和何小梅一样按月拿点零花钱。

她就想方设法向公公婆婆要钱。马老太在外闯荡的,看得出媳妇是什么人,给了几次就不给了,让黄老头也别给。何小梅整天抱怨哭闹,说是嫁到一个有钱人家,自己却没钱用,经常和丈夫吵架。丈夫都忍气吞声,倒是她公公黄老头经常劝一劝,私下里给点钱哄哄媳妇,让她别闹。

老杨:那也就是普通家庭纠纷啊。你们说,何小梅这次出了事,谁有可能杀她?她有什么仇人?尤其是以前追求过她,或者一直骚扰她的那种?

村长:这。。还是你说吧。

村长老伴说:何小梅就是咋邻村的,名气挺大的。她之前有个男朋友,是他们村的复原军人,两人谈了好几年。期间何小梅不断让男的买这买那,花了男的很多钱。最后,何小梅嫌这个男的穷,要他在扬州市区买婚房,还要给一大笔彩礼才嫁。结果人家借钱买了婚房,又给了彩礼,欠了一屁股债。没想到,何小梅瞒着自己爸妈和我们,又四处相亲。看上马老太儿子以后,何小梅就把前男友甩了,还不肯退回彩礼。这男的当过兵的,性子也烈,去何家闹过几次,后来又要去法院打官司。

村长气呼呼的说:这小伙子还找我们闹过一次,我们根本不知道又这回事,被他骂的莫名其妙。后来我们也挺很何小梅的,这不是害我们吗!说起来,何小梅的爸妈还是讲道理要面子的人,尤其他爸爸一辈子最要面子。其实这笔彩礼,是何小梅私下收的的,她都买衣服买首饰用掉了。最后,何小梅爸爸做主,把家里一处房子卖了,才把前男友的彩礼钱还了回去。这男的虽拿回了钱,却也气的半死,后来放话说一定要剁了何小梅。听说,何小梅是被人奸杀的,会不会是这人干的?就为了报复。

老杨说:嗯,也有这个可能。

从村长家出来,老杨立即让其他刑警调查这个前男友,查出他现在在扬州一家国企治安科工作。

老杨他们当天下午就赶到这家国企,和这个男人见了面。

这个前男友长得很英武,个子一米八几,身强体壮。虽退伍多年,他说话做事还带着军人的样子。

听说何小梅死了,前男友先是吃了一惊,随后笑了:这贱货,缺德事做多了,迟早这个下场,死的好!

老杨:你说说看,你昨天晚上在哪里?

前男友:什么?你们怀疑我?

老杨:不是怀疑你。你和何小梅有矛盾,对吧。现在何小梅出了事,我们公安机关必须调查她的社会关系。你说说你昨晚在哪儿?

前男友:就在公司宿舍。

老杨:谁可以证明?

前男友:这。我平时住单身宿舍。昨晚我下班去食堂吃了饭,打了半小时篮球,然后回速射看电视、睡觉了。

老杨:也就说没人可以证明?

前男友:没人证明。但我又没疯,怎么可能去杀人。何小梅这骚娘们,别看她装得像个人样,背地里浪的很。和我谈朋友期间,经常和不相干的男人打情骂俏。说不定搭上了哪个野男人,又骗了人家,被人报复杀了也可能。

老杨:你有什么证据?

前男友:没有,我就是猜测。

老杨:那你有作案时间啊!你之前放话说要剁碎何小梅,是你说的吧。

前男友:这。。。

调查完前男友,老杨安排一组民警监视他,防止他外逃,同时还给他抽了血,看看和何小梅身上精液血型是不是他的。

老杨刚回到公安局,王法医已经等他很久了。

王法医向老杨说了尸检的几个奇怪情况。

第一,何小梅下身赤裸,阴道也确实检测出男人精液。当时国内刚有DNA鉴定技术,扬州还不能鉴定,只能送到南京去,这要几天时间。

第二,何小梅死因有疑问。脖子上有明显掐痕,但痕迹比较轻,似乎歹徒心存犹豫或者力气不足。正常来说,这种掐捏不会致死,死因不明。

第三,何小梅上衣完整,头发梳理整齐,都没有拉扯痕迹。何小梅尸体上也没有伤痕。正常来说,即便何小梅遭遇劫色歹徒放弃抵抗,身上没伤痕是可能的,但上衣和头发不会这么整齐。这让人匪夷所思。

听完法医的介绍,老杨感到很疑惑。

这案子如果是何小梅的前男友报复杀人,以他那么壮的身体,随便一下就能掐死人。况且作案地点又是非常靠近公路和村庄的地方,前男友应该要尽快将何小梅杀死,防止喊叫被路人听见。他怎么可能轻轻掐捏,力量甚至不致命呢?这不符合逻辑。

如果是前男友袭击何小梅,两人本来就有矛盾,前者多次说要杀了她。何小梅一旦看到长期不见得前男友,在夜晚突然出现,一定会高度戒备,大声呼喊甚至搏斗。尸体却整整齐齐,根本没有任何搏斗痕迹,也没有人听到过何小梅喊叫,只有人听到几声哭声,这岂不是怪事?有哭的时间,为什么不大声喊?

扬州是个小城市,法医水平有限,已经将尸体部分器官和DNA样本,送到南京的江苏省公安厅法医中心继续检测。

总之,看起来前男友有作案时间和动机,还有很多疑点没有弄清。

就在老杨狐疑的时候,这个前男友突然主动到公安局说要反应情况。

老杨接待了他,前男友说:有个情况,我本来不想说。现在你们怀疑我,还派人盯梢,我只能说了。我知道谁杀了何小梅!

老杨:你知道?谁干的?

前男友:她老公!

老杨:什么?你是不是开玩笑?

前男友:嘿嘿,戴了绿帽子,自然要杀老婆。

老杨:你说何小梅外面有情人?

前男友:当然,这骚娘们不是东西。我和何小梅是一个村子的,就是她老公家的邻村。她老公村子挺富裕,我们村子比较穷。很多我们村的女孩,都嫁到这个村了。我表姐也是。你们也知道,我和何小梅以前闹得一塌糊涂,期间还差点打官司。当时我为了要回彩礼,让我表姐盯着何小梅一举一动。结果,有了意外收获。

老杨:你表姐发现何小梅有情人?是谁?

前男友:是谁这就不知道了。大概半年前,她老公捉过一次奸。我听表姐说,她老公挺没用的,整天被何小梅骂的狗血喷头。平时何小梅也不让老公随便碰,碰了就要零花钱或者要东西。有一段时间,她老公2个月都没碰过何小梅,觉得事情不对。有一次,她老公从工厂回来,发现何小梅的床乱了,上面还有一些男人体液痕迹,知道老婆偷人。她老公蔫归蔫,还不是笨蛋。他以后经常偷偷的提前从工厂回来查看,然后再偷偷回工厂去,不让何小梅发现。他没什么用,怕捉奸不到还被奸夫打,每次都约二三个村里的好朋友。大概一个多星期以后,他又提前回来,让朋友在大门口等着。一旦发现奸夫他就喊人,朋友就进来帮忙抓人。

老杨:结果就抓住了?

前男友:没有。那几个朋友等在门口,突然听到里面吵起来。他们知道发现奸夫了。但何小梅老公没喊,他们就没进去。过了大概10分钟,何小梅老公一个人出来,气的脸都变形了。这几个朋友赶快问,怎么回事,抓住了没?怎么不喊我们!她老公一语不发,转头就走了。你说奇怪不?明明抓住了奸夫,却放走了。我说还是她老公没用,胆子小,见了奸夫都不敢动手。换成我,先把奸夫淫妇打个半死再说,还放奸夫走?

老杨:所以她丈夫就去杀老婆?

前男友:民警同志,你想啊,这种事哪个男人受得了?纸里包不住火,没几天整个村里都知道这件事。我们农村最看重名声,出了这种事,她老公还能上街不?她老公蔫是蔫,蔫人不代表不会杀人。民警同志,你见得比我多,这种蔫人一旦狠起来比普通人还厉害。我看肯定他老公受不了,找个机会把媳妇骗到村子外面掐死了,然后趴下裤子、拿走首饰,伪装是被奸杀的。

老杨:你反应的情况很重要,我们会调查的。我再问你一个事,你们不是闹翻了吗,最后他爸怎么把彩礼都还给你了,没去打官司。你们这种情况,无凭无据,打官司你也吃亏啊!

前男友:说起来,何小梅不是好东西,他爸妈都是老实人。尤其他爸,做了多年小学老师,教书育人,老实诚恳,人很不错的。这事根本和他爸妈没关系,是何小梅骗了我的彩礼钱,自己用掉了。我找何小梅闹了几次后,他爸爸主动找到我,说他女儿做的不对,让我别再闹了,他负责解决。他也要个面子。后来,他爸把自己一处老宅子租屋都卖了,把钱还给我。其实何小梅还骗了我不少首饰和零散财物,我看何小梅爸爸很讲道理,也就没有继续要了。

随后,老杨调查了一通,证明前男友没有说谎,真有这回事。

穷生盗,奸生杀!为这种事杀人,也不算稀奇。

那么,下一步自然是要调查何小梅的老公了。

当晚,何小梅的老公被请到公安局。

这确实是一个很蔫的男人,个子不高,人也瘦弱。

进了公安局,何小梅老公就似乎魂飞魄散了,双腿有些发软,说话有些语无伦次。

老杨让他不要紧张,给他1根香烟,随后开门见山说正题:这次请你来,是有人说你杀了你老婆。

何小梅老公顿时惊慌失措:没有!冤枉,冤枉!我怎么会杀她呢?

老杨:村里说你去捉奸,不是假的吧?

何小梅老公:哎。。。有这回事。

老杨:你是不是日子过不下去,干脆杀人。

何小梅老公:绝对没有。民警同志,我要是有杀人的勇气,也不会落到今天这种地步了。

老杨:案发那天晚上,你在哪里?

何小梅老公:我在家。

老杨:谁可以证明?

何小梅老公:没人。我和媳妇闹翻以后,快半年时间住在另外一处房子,就我一个人。

老杨:你现在告诉我奸夫是谁?也有可能是这个奸夫杀了你老婆!

何小梅老公:我不知道是谁?

老杨:什么?你不是捉住他了吗?怎么会不知道?

何小梅老公:。。。

老杨:小伙子,你糊涂啊。我办的案子多了,就算你不是杀人犯,现在你包庇真凶,你自己的事情就说不清。

何小梅老公。。。

奇奇怪怪,何小梅老公为什么不肯说出奸夫(有可能的真凶)是谁呢?

老杨又去何小梅老公家调查。

此时马老太不在家,在案发当天她在上海跑生意,到现在还没回来,只有黄老头带着孙子在家。

相比蔫巴的儿子,黄老头倒是颇能言谈,能说会道,一看就是挺有主见的人。老杨发现这个黄老头也并不老。他实际年龄也就49岁,看起来很年轻,五官端正,一头黑发。黄老头年轻时候应该是个帅哥,老了也还算是个老帅哥。

黄老头比儿子还时髦多了,穿的是名牌衬衫,带着一块瑞士进口的是手表,手上戴了三四个戒指。

调查期间,黄老头不断抽烟,香烟都是高档的外国烟。

老杨也不奇怪。他早就听说,马老太在外跑生意,家里大钱归她管。但在扬州的门面房收入和每月工人工资都是黄老头发,他手头也宽裕。

黄老头说话还很随便,颇为浮夸。

邻居说,黄老头为人轻浮,夏天经常穿这个三角短裤在街上走。以前那种三角短裤很宽松,稍微一动生殖器就露出一截,老头子也不在乎。

老头还经常在夏天去村口小河游泳,都是光屁股,不穿衣服,搞得村里年轻媳妇都不敢随便来洗衣服。

据说老头年轻时候挺骚的,在本村同几个寡妇很好,搞得马老太大怒,这才搬出了村子。

奇怪的是,黄老头一口咬定儿子当晚和他在一起看电视,没有作案时间。何小梅老公明明说自己住在另一处房子,没有和爸妈媳妇住一起,显然黄老头在说谎。

同时,黄老头一再表示,媳妇经常在外面瞎混又喜欢打牌。这次肯定是招惹了什么野男人,上门来将她奸杀了,同他儿子完全没有关系。

黄老头非常会说话。如果没有何小梅老公先说的那番话,老杨几乎就要相信他说的就是事实。

有意思的是,老刑警老杨发现一些疑点。每当谈到媳妇奸夫和儿子捉奸的时候,黄老头明显的不在然,尽量回避,也许是家丑不可外扬吧。

此时已经是案发第3天,老杨回到公安局已经是夜里了,南京的初步DNA报道也出来了。

根据初步鉴定,何小梅尸体上DNA的男人血型为A型。

何小梅前男友血型为B,那么就排除前男友作案可能,嫌疑人少了一个。

相反,何小梅老公血型为A,成为重要嫌疑人。

老杨派人将何小梅老公逮捕,同时提取DNA样本,送到南京检测。

何小梅老公被抓捕后,老杨总觉得很奇怪。何小梅的老公,无论如何也不像杀人犯,他压根没有杀人犯的那种胆量。

老杨翻阅卷宗,发现一些忽略的事情。

何小梅老公已经被捕,始终不说出奸夫是谁。照常理来说,奸情出人命的例子很多,何小梅老公可能杀人,但奸夫也可能杀人。何小梅的老公被戴了绿帽,应该对奸夫恨之入骨,为什么反而保护奸夫?就算何小梅是她老公杀的,事情已经出了,说出奸夫名字闹一闹,也够奸夫喝一壶的。

双桥乡是小地方,群众很保守,奸夫估计很难在当地混下去了。

老杨下午立即有赶赴双桥村,向村长老伴了解情况。

这次谈话,终于了一些线索。村里很多老年妇女认为,何小梅同老公、婆婆关系一般,但和公公关系特别好。两人情同父女,经常一起带着孙子去乡里甚至市里逛街买东西,留下何小梅老公看着工厂。何小梅和公公都喜欢打麻将,两人经常和邻居打到深夜。

老杨又去邻居家了解,追问再三,一个邻居大妈说了一件从没对别人说过的事情。

大妈是这么说的:那天他们公媳在我们家打麻,一直打到凌晨2点多。散场后,何小梅和他公公一起走的。我上厕所时候,看到何小梅1个金戒指放在水台上。估计她之前洗手摘下,忘记戴上了。我赶忙追出去。我年纪大了,走不过他们,就绕了村里一条小路到前面等他们。村里没灯,一团漆黑,这个点都去睡觉了。我亲眼看到,何小梅和他公公两人搂着走过来,他公公的手还摸在她的胸上。我吓了一大跳,也没敢给他们戒指,急忙转身走了。后来我想起来,打牌的时候,有时候何小梅和他公公的腿在桌下碰啊碰的,我开始还以为是无意的,原来是这么回事。民警同志,这事你要保密,千万别说是我说的。我们这里很保守,乱伦这种事情可不得了。放10年前,有这种事还要被男女还要被押着敲锣游街的。

听到这里,老杨恍然大悟。

看来,奸夫竟然就是何小梅的公公。

何小梅的丈夫回去捉奸,捉住了自己的爸爸和老婆。虽然何小梅丈夫气急败坏,但这事绝对不能声张开,不然全家都没法做人了,不仅仅是何小梅1个人。

那么,何小梅的公公就很可疑。

首先,她公公做了这种乱伦的事情,为了消除影响,很可能杀儿媳妇灭口。

其次,何小梅脖子上有掐痕,但很轻微,似乎是力气不足的人干的。何小梅老公是个青年人,就算瘦弱也不可能掐不死一个女人。何小梅公公黄老头快50岁了,力气肯定不足,符合这个推断。

还有,何小梅死前和人发生过性关系,但衣服完整,不像是被强奸的,这是一个很大的疑点。

你要说杀人犯是何小梅老公,两人已经闹翻又分居半年,不可能发生性关系。她老公也不可能在杀人前,去强奸自己厌恶的老婆,这不符合逻辑。

看起来,可能是何小梅又和公公偷情,事后因为什么闹翻,公公愤而杀人。

这样一来,一切都说得通了。杀人犯的血型是A,公公的血型也是A,有很大作案嫌疑。

想到这里,老杨立即派刑警提取何小梅公公黄老头的血样,连夜送到南京去对比DNA。

第二天一早,检验报告还没出来,公安局就来了一个人,马老太。

老杨亲自接待马老太,她刚刚从上海赶回来。

马老太虽只有47岁,看起来比丈夫黄老头要老多了。她的身材偏胖,个子很矮,看起来只有一米五几,头发有些斑白了。马老太说话做事干练,一看就是在外闯荡的。

有意思的是,马老太还很保守。

扬州的回民不少,同西北回民有很大区别,和汉人没有太大不同。

这里回族妇女打扮和汉族妇女一样,外表根本看不出。

马老太却带头巾,遮住耳朵,大热天穿衣服还遮住手臂和小腿的黑衣。以她的岁数来说,这样穿没什么必要,只是说明他传统保守而已。老杨之前听邻居说,马老太很虔诚,经常做礼拜。

马老太也是开门见山的说,他儿子不是凶手,老杨他们抓错了人。

老杨:那凶手是谁?

马老太顿了顿:我那个挨千刀的男人!

老杨:什么?

马老太:到了这个地步,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了。我听说你们把我儿子抓了,又把那个老东西抽血去检验什么DNA,我看你们马上就知道真相了。我就提前告诉你们。你们也知道我儿子捉奸那回事吧,他放奸夫跑了。你们知道为什么?奸夫就是他爸爸。这个老东西早就和何小梅勾搭上了,我和我儿子一直被蒙在鼓里。我儿子性格懦弱,又没什么钱,不中何小梅的意。这个老东西有钱又会玩。他年轻的时候,就跟村里几个寡妇都搞上了床,搞得人家长辈打上门来。老了,他一样骚,经常背着我跑到扬州嫖娼。这两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三搞四搞就勾搭上了。

老杨:哦,我明白了。你的意思是,你老公怕丑事传扬开,就杀人灭口?

马老太:真丢死人了。我天天在外幸苦拼命,这老东西在家里扒灰。我知道捉奸这件事后,几次让老东西赶快和那个贱货断掉再赶出去,把孙子留下。这对奸夫淫妇就是不断,多了半年。大概2周前,我从广州回来给他们最后通牒,如果再拖着就给他们好看。随后,我就去了上海,让老家伙在我回来前解决这件事。那贱货也是要面子的,我看她不会敢把事情闹开。结果,没几天,这贱货就死了。你们说,如果不是老东西杀的,还能是谁?两人肯定为分手闹翻脸了,打起架来,老东西一怒之下杀了人。

老杨:你有什么证据?

马老太:我跟你们说,这老东西和贱货一直保持性关系没断。你不是说贱货身上发现精液吗?你们检测检测,十有八九是老东西的,他的血型也是A型。这些你们都应该知道了。别的我不管,你们要快把我儿子放出来,他是无辜的。我儿子老实,被自己的爸爸老婆欺负成这样,还要蹲看守所,你说这是什么事?

老杨送走了马老太,派人去把黄老头请到公安局一个办公室坐着,其实就是等检测报告。

下午,加急DNA检测结果出来了。

果然,精液并不是何小梅丈夫的,就是黄老头的。显然,黄老头有重大作案嫌疑。

老杨立即抓捕了黄老头。

这次,黄老头情绪低落,很快承认了:我媳妇是我杀的。你们也知道了,我们有奸情。当晚我和他在村外偷情,完事后,我说我们以后不能在一起了,要分开,不然我老婆会杀了我们。我媳妇就跟我吵,说现在我儿子要跟她离婚,我又要断开,岂不是白玩她?她要跟我要一大笔钱,还说要跟我结婚,不然把事情都捅出去。我怕他真的这么做,就把她掐死了。掐死了以后,我怕警察怀疑我,就把他的裤子脱下又把她身上金银首饰拿走,装作是被别人强奸的。我承认了,你们把我儿子放了吧。

老杨:那些首饰呢?

黄老头:我把扔在村外公路上,估计早就给人捡走了。

证据确凿,黄老头锒铛入狱。

何小梅丈夫当天被释放出看守所,马老太将儿子接走。

案件就这么破了,似乎顺理成章。

公公儿媳搞乱伦,最终搞出人命,也没什么稀奇。这种人,本来就不该有好下场吗?

老杨却始终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2天后,南京最终的尸检报告终于来了。

实践证明,何小梅并不是死于掐颈的机械性窒息死亡,而是死于中毒。在他的胃内容中,发现了剧毒农药的痕迹。

这就太奇怪了!

认罪的黄老头说是掐死了何小梅,但她却是中毒死的。

既然黄老头已经认罪,为什么要胡乱说话,不说真正的杀人手段呢?这不符合逻辑。根据毒药分析,这是一种药味很强的农药,误服的可能性极小。

也就说,如果想用这种农药杀人,就必须强灌。

何小梅尸体头发服装整齐,并没有强行搏斗后灌药的痕迹。

更奇怪的是,当天下午,年轻民警送来了其他证人的一些口供。第一份就是发现尸体的老大爷的口供。

老大爷口供也没什么内容,他也就是看到了尸体而已。

最后一句,让老杨瞬间感兴趣了。

老大爷说,他看到尸体的时候,何小梅阴部就挡着那把秸秆。并不是后面有谁看到尸体觉得不雅,才放上去的。

老大爷一大早起来浇地,不可能有人更早看到尸体。也就是说,这把秸秆很可能是凶手放上去的。

看到这把秸秆和中毒死亡,老杨心里有谱了。

他立即命令调查马老太家的账目,果然发现有大笔金额流入何小梅娘家,有好几万之多。

通何小梅家联系,说是马老太亲自来慰问亲家,说会关亲家的下半辈子,给了一大笔钱。

此时,心中有谱的老杨再次调传唤了马老太。

在公安局的审讯室中,马老太仍然很沉着:你们是怎么发现的?

老杨:这就要怪你画蛇添足了。你最后为什么要放1把秸秆挡住何小梅的阴部?凶手做这种事,只能说明他是何小梅的熟人更可能是长辈,还是一个很保守的人。这人不愿意让何小梅阴部,暴露在大家面前。其他杀人犯是不可能这么干的。现在有可能的其实就是黄老头和你,但黄老头自己整天光屁股在大群女人面前游泳,他不可能想到这个。那显然只有你了。你说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马老太:我媳妇是我逼死的,不是我家那个老东西,更不是我儿子。案发当天,我特地从上海赶回来,想看看老东西把事情处理完了没!结果,竟然又将这对奸夫淫妇堵在床上。老东西翻窗跑了,就留下何小梅1人。我特别生气。我堵住门,对何小梅说,今天就做个了断。家里所有的钱和门面房子加上住房,我都已经转移走了。现在我和老东西离婚,你们两人一分钱都拿不到。而且这事没完,到了这个地步我也不要脸了,我要把这事闹出来,让何小梅父母也知道,让乡里所有人都知道,让他们一家没钱也在家里呆不下去。至于儿子和孙子我都带走。

老杨:何小梅就慌了?

马老太:这贱货不太要面子,但他爸爸是小学老师,一辈子最要面子。上次他们闹彩礼的事情,他爸爸气的脑溢血发作,住院几次。这一旦乱伦这事传开,他爸妈和她也不用见人了。我和儿子孙子可以去广州,那里没人认识我们,没关系。他们2人没本事走,也没钱,只能留在本地。天天给人戳脊梁骨,没多久要完蛋。况且,何小梅这种人贪财好利,好逸恶劳,让她没钱没脸又找不到新男人可以依靠,等于杀了她。她求我饶了她。

老杨:你就让她自杀?

马老太:她本来就该死吗!我说要么你就喝农药死了,大家都不闹破。你爸妈我管,我明天就给他们几万块,能用一辈子。

老杨:她就喝了!

马老太:她当然不愿意了,我又吓了她几下,说你不死,这口气我出不了,将来也找人打残你。何小梅平时最怕我,知道我什么都做得出。我后来就从家里拿出一瓶农药,让喝了下去。她没办法,就喝下去。刚喝完,她又后悔了,哭着往邻村娘家跑。我跟着追出去,结果她跑到村口没多远就跌倒了,在地上滚。我也没救她,看着她断气。当时正好是晚上,没人看见。我见她死了,转身就要走。后来一想,她这样自杀了,人家肯定会传闲话,说不定把丑事揭出来。我就脱了她的裤子,然后又在尸体脖子上掐了几下,装作被人强奸的。我年纪大了,没什么力气,捏的几下不重。

老杨:那把秸秆怎么回事?

马老太:就像你说的,也怪我这人太保守。脱了她的裤子以后,我觉得她两腿叉开对着人太丑了。尸体很快会被人发现,很多人回来看。好歹也是自己儿媳妇,让别人看着算怎么回事。我就随便在路边扯了一把秸秆,盖在她的阴部。然后我立即去了上海,装作不在场。不过,我猜你们一旦发现她是喝农药死的,又发现秸秆,就猜出是我做的。我也没杀人,她是自杀的,我没罪。

老杨:她的首饰也是你拿走的?

马老太:对,我带到上海去了,就在我上海的房子里。

老杨:那你老头子为什么说是自己掐死的?

马老太:这老家伙是心疼儿子。加上这事也闹出来。他横竖活不下去,不如被枪毙算了。当天他跑了,后来发现儿媳妇死了,他猜到是我干的。他不知道何小梅是喝农药死的,只知道脖子上有掐痕,就说是掐死的。

老杨:你儿媳妇固然不好,就该死吗?你是不是太狠了?

马老太:这种人还不该死?在我们乡下,乱伦在以前都要活埋的。你想没想过,我儿子孙子一辈子都被他们毁了,整个家也完了。

刑警到马老太在上海的住房,找到了何小梅遇害当天佩戴的首饰和手表,证明马老太的话说的没错。

这个案件也就这么结束了。

马老太最后还是被判刑1年还是1年半。

服刑满了以后,马老太变卖了工厂和房屋,带着儿孙去了广州,再也没回老家。后来马老太的儿子又再婚了,他们对孙子从不提何小梅的事情,只是说他妈妈病死了。

黄老头很快被释放。马老太也还算讲情面,给他留了1处民居又留了1处门面房,让他收租为生。可惜,黄老头根本没法上街,到哪里都被路人骂的不成人形。这样,没有几年,黄老头的1头黑发变为白发,很快就病死了。

最倒霉的,是何小梅娘家。面对邻里的嘲笑,何小梅的父母也是基本不能出门。第二年,他的父亲就被气的脑溢血再次发作去世了。何小梅还有个小妹妹,因姐姐这件事,到30多岁才远嫁新疆。

男人也好,女人也好,能管得住肚脐眼下面那点东西吗!

 

发表评论

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