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海追魂十六小时–击落“反共义士”座机始末(上)

HIGHT2025 史海奇谭 2018-09-16 742 次浏览 , , , , 2条评论
   

蓄谋已久的吴文献等三人趁机开枪,杀死艇长甘久郎等七人,将登陆艇驶至马祖。

     

台海追魂十六小时

——击落“反共义士”座机始末

 

1

1966年1月9日,天刚蒙蒙亮,福州军区空军副参谋长,福空指挥所主任曾幼诚将军已经按惯例来到指挥所进行交接班工作。

曾幼诚,空军中将,湖北汉口人。1939年参加新四军,任七师作战参谋,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解放战争中任华东野战军团参谋长,建国后曾在抗美援朝中苏联合空军指挥部实习空中指挥业务,后任福州军区空军司令部作战部副部长、部长,空军副参谋长兼指挥所主任,曾指挥打下九架美制蒋机,堪称一员悍将。

 

为什么要在天还未亮的时候交接工作,而不是正点上班时候呢?这是因为当时台海两岸的对峙正是厉兵秣马,十万紧张之际,往往天一亮台湾国民党空军的飞机便会进来,如果那时进行交接班,便来不及应对敌情了。

提前交接班,通常可以比较平稳。然而,这一天的情况却不一样。曾幼诚刚刚坐下,便接到了军区打来的电话。电话那一端是福州军区副司令员皮定钧。皮定钧便是中原突围中著名的“皮旅”旅长,曾有诚对他的评价是“急脾气,性格倔强,作风干练”。皮司令与曾有诚两人均出自新四军,相互非常熟悉。

 

因此,电话打通后皮司令自报家门,而后没有任何客套,便直截了当地说道:

 

“我跟你讲个情况,昨天晚上,在黄岐半岛发生了一件事。黄岐半岛的凸出部离马祖很近。我们有一支水上部队在那里,有一艘登陆艇,上面有九个人,当中出了一个叛徒,与台湾敌特沟通了,昨天就引上来两个人,对艇长说这两个人是他的朋友,要搭船。艇长他们警惕性不高,就应允带他们到南边去,结果晚上开船后,其他人都睡着了,只有艇长一个人在驾驶登陆艇,这三个叛徒就用冲锋枪把其他八个人都打死了,然后劫持了这艘登陆艇开到对面的马祖岛上去了。情况就是这样。”

这个电话,让曾幼诚深感震惊。他预感到此事绝难善了。八一三炮战以来,金马方向打打停停,在国共之间军事手段之外不乏政治争取,但涉及到叛逃事件,尤其是这种杀害军中袍泽的恶性事件,任何一支军队都不会容忍。

应该说,曾幼诚将军的判断是十分准确的。在人民海军建立后,这还是第一次发生舰艇投蒋事件,对上下的冲击可想而知,人人都道此仇必报。解放军方面的反击异常凌厉,甚至成为了小说《亮剑》中一段精彩情节。

 

山雨欲来风满楼,皮司令的来电,标志着对叛逆者的追杀进入了倒计时。而此时,国民党方面也在得意中一面大肆报道,一面试图将叛逃人员送到台湾接受“表彰”,以鼓舞士气。双方就此展开了一场斗智斗勇的空海搏杀。

日前,笔者走访了曾幼诚将军的女儿曾宁女士,在她的协助下,得到了曾将军在个人回忆录中对于这次事件的详细记述。作为空战的实际指挥人员和事件的主要直接处理人,这些带有细节的回忆内容对确切了解这一事件的经过,特别是空军如何截击叛逃人员的过程,显然有着重要的价值。

 

同时,由于海峡对岸的档案和信息逐渐解密,我们现在也有机会从对方的角度看到对这一事件的描述。从双方的角度,依托亲历者提供的一手材料,1966年发生的这次叛艇事件和随后解放军空军进行的反击,应该说给我们揭示了那个时代真实历史中极为惊心动魄的一幕。

关于这次事件的肇端,我方是这样记述的——

 

“1966年1月8日夜间,大陆福建沿海中国人民解放军某守备师船运队一艘50吨的小型登陆艇(舷号:F131),艇上共有10人,从马尾装运物资前往霞浦(艇上物资:柴油54桶、军用海图44张、冲锋枪手枪信号枪多支、子弹手榴弹24箱),以10节左右的速度向东北方向行驶,艇上共有十人。驶至马祖海域时,该艇依预订航行计划实行灯火管制,摸黑航行。蓄谋已久的吴文献等三人趁机开枪,杀死艇长甘久郎等七人,将登陆艇驶至马祖。”

这与皮定钧司令员传达的情况虽略有出入,但总体是相符的。而台湾方面对吴文献等人叛逃的经过,则有一些不同角度的叙述。

投敌到达马祖的F-131号登陆艇,该艇属于美制LCM通用登陆艇,排水量约50吨,可载120名步兵或一辆坦克冲滩登陆,被劫持时正被用于物资运输。值得一提的是,1964年台湾国民党海军也有一艘同样级别的登陆艇投归大陆

根据台方记录,这艘F131号是在1月9日0点30分为国民党军金门防卫司令部设在马祖岛上的雷达所注意到。当时它的位置处于靠近马祖的半洋礁海区。国民党军发现这艘艇航向很不正常,正在以十节的速度向其防区驶来,目标直指两军的实际对峙线。雷达监视员当即向值班军官报告。

该艇单枪匹马而来,显然不是共军发动登陆作战了,那么,它是来干什么的?是迷航,试探,突击,还是作为诱饵引诱国民党军出击?由于从未遇到这样的事情,马祖方面一片忙乱。

 

不过当时两岸之间交火不断,国民党军方面对这种突发情况也不是全无应对预案。在不明白事情缘由的情况下,“金防部”紧急下达如下命令——

 

第一,海上侦察队派炮艇一艘;

 

第二,船舶连派出两艘同型号的LCM登陆艇;

 

第三,两栖侦察队和附属部队派出三艘胶舟,迅速进入有事海区,形成对不明登陆艇的包围状态。

以这个部署而言,确有可取之处——炮艇的火力、机动性远胜登陆艇,必要时可成为发起攻击的主力,但它的速度快,在夜暗中可能丢失低速目标,也可能因为吃水深,对驶到浅水区甚至实施登陆突击的登陆艇没有办法,此时,那三艘吨位小、火力猛的胶舟便可以发挥辅助作用,而两艘LCM随时可以也派出乘员登陆,与对方在滩头进行战斗。

不过,也存在夜暗中由于敌我识别失误攻击己方LCM登陆艇的可能。

这种可能性没有得到检验。大约深夜2点钟,F131号登陆艇进入马祖南竿岛马祖澳国民党军警戒线,南竿、北竿、高登各哨位的火炮和轻重机枪都对准了该艇,2点30分,海上各舰艇的合围完成,南竿岛上的探照灯齐明,同时照射向已经驶入港口的F-131艇。

 

这时,国民党军官兵惊讶地发现该艇没有按惯例保持灯火管制,打开了照明灯,而桅杆上则挂着一条白床单。

 

2

 

国民党海军两栖突击队使用的“海狼艇”,用于特务袭扰,以速度快,火力凶猛著称,拦截F131艇的所谓“胶舟”,便是与之类似的特务用小型快艇

桅杆上挂白床单,是投降的标志。看到该艇并无敌意,国民党海军人员随即接近并登上F-131艇,进入舱内搜查,他们首先看到的便是舱内黑板上写着“起义投诚,望君接应”的字样。

 

三名叛逃者吴文献、吴加珍和吴春富放下武器,空手走过来。根据《马祖日报》的报道:

 

当时登艇官兵印象最深刻的是舱内和甲板上到处染满鲜血。经过清点,艇上共有五具尸体。台方将这五具尸体就地掩埋于马祖。

与我方记录不同,台方声称:

 

发动叛逃的共有七人,他们在途中按照预谋袭击了艇长甘久郎少尉和另外两名干部。在激战中三名干部全部被杀,策划叛逃的七人中也有四人被击毙。

 

事后蒋经国还专门安排给这四名死亡的所谓“义士”每人颁发了六十两黄金的奖励(称将在“大陆光复”后颁发其家属)。

 

关于这件事,笔者专门采访了一位对当年事件知情的大校军官。根据他的叙述可以判断,所谓七人共同发动叛逃,是台湾情治部门抢功而对实际情况进行歪曲,以利于对事件进行最大化宣传的策略。

 

经过调查证实,这起叛乱的主谋,只有吴文献、吴加珍和吴春富三人,吴文献是领航员,另两人是轮机兵。他们可能是由于偷听敌台广播而起意叛逃的,并利用同乡关系串联起来。

 

而艇上其他人员与他们并无这样的关系。叛乱发生时正值午夜,除驾驶台上的艇长以外,其他人都在睡觉。叛乱三人先合伙杀死艇长,而后进入舱内残忍地用冲锋枪扫射其余六名战友,才造成这一惨剧。

 

故此,在这一事件中遇难的七名我军人员,后均被授予“革命烈士”称号。他们的名字是甘久郎、陈振新、魏献美、杨保、张正庆、许忠义、施林岳。

两岸情报系统之间的这种“宣传战”一直在进行,所谓兵不厌诈,据台湾方面讲,大陆方面也不是没有过类似的行动。

1958年,便发生过这样一起事件。

1958年10月1日傍晚,一架属于台湾复兴航空公司的PBY水上飞机(人称蓝天鹅)从马祖飞往台湾,却在起飞35分钟后失去联络,机上4名机组人员、3名国民党军政人员和4名美军官兵失踪

由于失踪者中包括了美军顾问和马祖国民党军参谋长钮英,出事时间又十分敏感,在这件事发生后,美国第七舰队派出飞机和舰只,进行了长达72个小时的反复搜索,也没有发现该机的任何残骸。

对于此事,最初的分析是飞行员为了避开解放军方面的雷达,降低高度到50英尺以下飞行,导致飞机撞浪而坠毁,只是虽然反复搜寻,包括美军也参与其间,但始终没有找到相关证物。

不久之后,台湾方面便流言四起,声称这架飞机并没有坠毁而是被机上的马祖(连江)县长王绪挟持投共。解放军的某位“福建政委”接见过王绪,王还发表针对国民党军的宣传文字。

 

王绪,是蒋经国的爱将,曾担任国民党军第六军政治部主任,“马祖战地政务第一大队大队长”,1956年马祖实施“战地政务”,他便被任命为“连江长乐公署专员兼连江县县长”。此人反共成狂,只要有公开讲话的场合,便会对共产党进行严厉攻击。

 

现在突然传出这样的小道消息,说这个极端反共的王绪是“真正的匪谍”,大陆方面的“地下英雄”,国民党军政战人员内部产生了极大震动,而且官方越辟谣越显得此地无银三百两,一时士气很受打击。

▲ 2013年,马祖有渔民无意中打捞到一具残缺的螺旋桨,被认为正是属于失踪的“蓝天鹅”,从而证明该机确为坠海

那么,当初“王绪投共”的传言从何而来?这件事台军内部便传说是大陆情报部门的杰作,利用已被破获的国民党地下谍报人员向台湾传递假情报,来动摇军心。不过,传说只是传说,终究查无实据。而国民党方面在吴文献等投敌事件上大做文章,是有据可查的。

1966年1月10日,国民党控制下《马祖日报》对于这一事件的夸张报道

做出这样的虚假宣传,也体现了国民党方面情治部门的“争功”。从国民党军方面的反应可以看出,这次事件完全是一次“计划外叛逃”,最多是金门的高音喇叭起到了作用,其间并无国民党特务的直接参与。

 

但情报部门大肆宣扬自己的策反成果,是在试图提升本部门在高层中的地位,为了争功,他们立即派出情报军官赶往马祖,对这次事件进行大张旗鼓的宣传。

 

而这样的做法,可以说客观上对解放军发动反击提供了有利条件——国民党军内部在事后总结时认为大陆方面一直在通过“特殊渠道”获得国方接运三名叛逃者的相关信息,暗示在国民党军内部暗藏大陆方面的内线。

 

他们认为,情报部门不断传回大量详细而张扬的信息,无异等于给共产党方面提供情报,这在某种程度上对解放军空军的行动提供了帮助。

证实吴文献等人确属劫艇来投,国民党军方面欣喜若狂,迅速将三人安排在特务机构“大陆义胞接待所”,为其理发更衣,披挂锦缎条幅照相,并紧急联系台北的“国防部”,要求迅速派机前来,接吴文献等前往台湾。

 

台湾的新闻界闻讯,为了抢新闻,也立即与台湾“中华航空公司”联系,包机一架前往马祖采访。由于当地地处前线,“华航”派出了该公司的王牌飞行员,曾经开过轰炸机的练振纲驾机前往。

由于马祖的机场不适宜民航机起飞,因此练振纲驾驶的也是一架“蓝天鹅”,即PBY水上飞机,台湾“中央社”等新闻单位的记者蜂拥登机前往。

就在台湾方面一片忙乱之际,大陆方面的反击之剑已经出鞘了……

 

* 部分图片来自互联网

 

待续

分享&收藏

2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