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海追魂十六小时–击落“反共义士”座机始末(中)

HIGHT2025 史海奇谭 796 次浏览 , , , , , 没有评论
   

上节回顾:由于马祖的机场不适宜民航机起飞,因此练振纲驾驶的也是一架“蓝天鹅”,台湾“中央社”等新闻单位的记者蜂拥登机前往。就在台湾方面一片忙乱之际,大陆方面的反击之剑已经出鞘了……

 
 

前篇:

台海追魂十六小时(上)    

台海追魂十六小时

——击落“反共义士”座机始末

 

3

   

大陆方面应该是在午夜时分觉察到了F-131艇的叛逃,但因该艇迅速深入马祖国民党军控制海域,情况又不明朗,故此没有在第一时间进行追击。

不过,皮定均司令员在天还未亮之时便与空军指挥所取得联系,而且基本掌握了叛逃者的人数和事件性质,说明解放军方面的反应和情报能力还是十分出色的。

 

此时,国民党方面的宣传机器尚未启动,也没有公开的信息可供参考,皮司令却清楚地知道了谁是叛逃者,看来国民党方面后来认为大陆其时已破译马祖守军通讯系统或在台军高层有“鼹鼠”,也可算空穴来风,其来有自。

▲ 福建漳浦的皮定均司令员塑像,针对登陆艇叛逃事件,皮司令应该是最早提出通过空中截击发起反击的创意者

皮司令和曾参谋长的通话只持续了不到5分钟,但情况交待得十分清晰,他并通报第二天(其实便是9日)台湾方面要把他们接到台湾去,但究竟怎样去就不晓得了。他问曾参谋长如果明天用飞机接,空军有没有办法将其击落。

曾幼诚参谋长立即表示已经清楚此事,并会马上向上面请示报告。皮司令放下电话,曾参谋长便迅速将这个紧急情况逐级上报。当时的空军司令员意识到军情重大,遂紧急请示周恩来总理。

这一事件的处理效率很高。曾幼诚回忆因为马祖离台湾很近,飞机起飞后很快便会到达,所以周恩来总理很清楚这个任务极不容易完成,所以指示十分客观:

 

“你们就根据情况办吧,如果能够拦截最好。”

接到这个指示,空军司令员随即下达作战命令,福空指挥所便成为截击作战的具体执行者,当即开始部署作战任务。尽管总理的要求很客观,但福州军区上下感到如果不能惩戒叛徒,难以面对被杀战友的英灵,对外的不良影响也极坏,因此实际决心是一定要设法完成。

应该说,这时福州军区下属的空军部队作战经验十分丰富,曾宁童年曾亲眼目击父亲指挥的伏击把国民党空军飞行少校吴智宝打下来,整个部队无论指挥员还是飞行员都很有斗志,也很有自信。

▲ 当时,解放军空军的主力歼击机仍然是歼-5,这是一种轻便灵活的战机,定型于1956年,由沈阳飞机厂生产,仿制苏联研制的米格-17Ф喷气式战斗机

尽管今天看起来其貌不扬,但歼-5易于操纵,人机结合度高,火力凶猛,实战中屡立功勋,很受飞行员欢迎,甚至到更换歼-7战机的时候,仍有很多飞行员不愿放弃这种用惯了的飞机。

▲台湾国民党空军当时装备的F-100A超级佩刀喷气式战斗机,是美军曾装备的第一种超音速喷气式战斗机,1959年,该机有一批被出售给国民党空军使用

歼-5是高亚音速战斗机,到1966年,与国民党空军装备的最新战机F-100型超音速战斗机相比,存在着技术上的代差。但解放军空军更加先进的歼-6式战斗机,也已经开始装备福州军区的部队。

▲ 歼-6式战斗机,是通过测绘仿制苏制米格-19型战斗机,由沈阳飞机厂制造的解放军空军第一代超音速战斗机,先后生产达26年之久,曾长期担任中国空军的主力战机

从性能上来说,歼-6的原型机米格-19喷气式战斗机在苏联只是一种过渡机种,并不太受重视,但在中国由于短时间内没有其他机型可用,故此只能对其进行最大限度的利用,这样一来反而使米格-19设计潜力较大的特点得到了体现。

▲ 中国优秀的飞机设计师陆孝彭甚至依托它开发出了一代名机——强-5喷气式强击机,至今仍在一些国家使用

反观当时国民党军使用的F-100A战斗机,美军从来没有把它视为一种真正有效的空优战斗机,反而因为它的事故频出而十分头痛。美国著名试飞员,第一个突破音障的飞行员耶格尔曾披露,这是因为它最初的试飞员为了迎合官方尽快定型意图而没有真实反映飞机的问题,这名试飞员后来也不幸遇难。

 

这种飞机在装备部队后很快被反映存在稳定性和控制方面的问题,当机翼挂有副油箱时问题尤为严重。结果就是最早的一批F-100被全部停飞,重新设计尾翼后才投入使用。而也正因为这种飞机毛病太多,它在美国空军中服役时间很短,在提供台湾第一批F-100战斗机的前一年,这种飞机便已经从美国空军中退役了。

如果说在五十年代,解放军的米格-15对国民党军的F-86战斗机双方可以打得平分秋色,那么到了六十年代前期,在国民党军装备两倍音速的F-104战斗机之前,福建前线解放军的歼-6和歼-5混合机群面对台湾的F-100战斗机群,无论在技术上还是在数量上都已经略占上风。

 

也正因为如此,曾幼诚等空军将领对于打这样一场截击战是毫无惧色的。

实际上,福空指挥所调动用来截杀国民党方面运送飞机的战机,便是空24师的一对歼-6双机(沈学礼/杨才兴)一对歼-5双机(李纯光/胡英法)

▲ 李纯光/胡英法机组——李纯光为空24师70团副大队长,技术精湛而且富有经验。两人后来成为这次战斗中的英雄

然而,有优势不见得一定能打得赢。至少,要确定国民党军方面是否会从空中运送吴文献等人前往台湾,如果送,用什么飞机送,否则难免无的放矢。而这种空中袭击是建立在对方对我方决心意识不足,忙于宣传而缺乏防范的基础上。如果一次打不掉,很可能对方便会改变计划,不再给我们机会了。

福建空中指挥所首先判断,由于乘坐舰艇过海的时间长,不符合国民党方面尽快召开记者招待会,进行大肆宣传的初衷,其用飞机接运三名叛徒基本是可以确定的。

这一点的判断十分准确,说明福建前线我军对于国民党军方面的情况了解得比较充分。国民党老兵回忆,当时台湾与马祖之间的交通十分艰难,主要依靠登陆艇来完成。如果风平浪静,大体航行时间在12至16个小时,可以从马祖到达基隆,如果运气不好,推迟二三十个小时也是常事。

而当时到马祖的航班,依托两架水上飞机,一架银白色的,一架深蓝色的。

4

   

马祖当年依靠水上飞机,是因为其所属各岛均地势崎岖,不适宜建造机场。马祖的民航机到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才开通。此前,当地交通一直十分艰难,百姓通常要乘交通船才能出岛,而交通船本身是载货的,运人只是附带。

不过,马祖上并不是没有机场。六十年代初期,国民党军在南竿牛角岭修建了使用有孔钢板铺设的简易机场。尽管设计上要求跑道长度达到1100米,可供C-47运输机起降,但因材料不足,宽度有限,这个过于简陋的机场实际不适于大型飞机使用。使用该机场的,主要是陆军的轻型观察机,用于前线的巡逻任务。

1983年由李大维驾驶飞回大陆的国民党陆军航空兵8018号观测机,早期马祖机场起降的,便是这类轻型飞机

这种飞机在马祖出动的时候,国民党军内部会用“小朋友”作为代号。此外,有时还会有代号“大朋友”的C-119运输机前来。不过,这种飞机是无法在马祖起降的,只是到这里来做空投练习。

至于载客,便只能依靠不用机场的水上飞机了。

马祖运送人员的PBY水上飞机(可以水陆两用),通常从南竿北竿之间的水域起飞,大体每日一班

五十年代,能够在马祖使用飞机往返台湾的,只有两类人:其一是驻当地的美军顾问团,其二是马祖的国民党军政要员。

 

两者各使用一架PBY水上飞机,区别是国民党方面使用的是复兴航空公司的包机(1959年王绪乘坐的那一架失踪后,也用过中华航空公司等企业的飞机),机身呈蓝色;而美军认为大陆考虑到国际影响,攻击美机会多少有些顾虑,故此使用一架银色飞机,和国民党方面相区别,以免被错打下来。

到了六十年代,随着美军顾问团的离去,银色飞机不见了。只剩了蓝色的PBY水上飞机形只影单,好在当时坐这种飞机的都是要员,是不需要买票的,而且处于八二三炮战后的微妙形势下,解放军方面也并没有过多干涉该机的飞行。

那几名叛逃者,会乘飞机离开马祖吗?

曾幼诚将军在回忆中记述,当时搜集到的情报是,在马祖有一个简易机场,先有两架运输机在那里降落,后又去了一架水上飞机,落在海湾里。另外据侦察得知,台湾中央社的记者来抢新闻,情报部门更是来了不少人,总共约有三十余名。同时台湾那边在新竹做了开万人大会的准备,要热烈欢迎“反共义士”的到来。

据此,坚定了解放军方面对叛逃者会从空中去台湾,并可借机进行截击的作战计划。

这些情报大多是正确的。台湾一名军史学者曾哀叹,大张旗鼓地准备开万人大会,无法不泄密。而根据会议的预定时间和台北到新竹的飞行时间,便可以轻易判断出马祖一边水上飞机起飞的最晚时间了。这样张扬而缺乏防范,如何不败?

事后推测,国民党情报系统的急躁心理帮了倒忙。这本是一次“计划外叛逃”,而国民党方面情报系统却迅即宣称这是自己的一次成功策反。此时,为了避免发生其他部门的质疑和争功,他们迫切需要将吴文献等人送到台湾,造成控制这一话题的既成事实。这份私心使他们不得不选择空中接运。

不过,看看对岸的资料,会发现这份情报中还有一些需要修正的地方。

比如,两架抵达马祖简易机场的飞机型号,目的和到达时间是不一样的。F-131艇叛逃事件上报后,国民党方面“国防部”立即调用一架C-47运输机飞来马祖,准备用它接运三名叛逃者回台湾参加新闻发布活动。1月9日晨8点30分,这架飞机到达马祖接人,也是第一架赶到这里的运输机。

C-47运输机的原型是以安全可靠著称的DC-3型客机,在国民党军中多有使用

即便是这样性能优良的飞机,在马祖的简易机场降落也非易事,结果,缺乏在该地起降经验的飞行员操作失误,造成该机落地时起落架折断,翼尖擦地损伤。

正是因为发生了这一故障,台湾才派来了第二架飞机,试图对其进行修理。这架载运了修理人员和器材的是一架PBY水陆两用飞机在上午晚些时候到达马祖,便是曾幼诚将军提到的两架运输机中的第二架。

到达后,工作人员迅速核定,C-47运输机破损严重,需要修理,无法完成任务了。

此时,有人提议用这架PBY飞机将吴文献等人送往台湾,不过意见被否决了。理由是该机只能乘坐八人,装运叛逃者、国民党军方和情报部门的陪同人员力不从心,而各部门都不肯等待,以免把自己的部门与这起大功分割。

无奈之下,台湾方面随即派出一架大型水上飞机前往马祖,专司装运所有相关人员。

关于这架飞机的型号,有三个不同说法。广为流传的说法是它是一架PBY运输机,这肯定是与前面那架运送修理人员的飞机混淆了;曾幼诚将军回忆中说它是一架PB4Y巡逻机,这也应该是一个记忆错误。

PB4Y巡逻机是美军利用B-24重型轰炸机改装的,国民党空军并无装备记载

正确的答案是,这是一架HU-16信天翁式水上飞机,属于驻在嘉义的国民党空军救援中队。该机既可在陆上跑道起降,也可在水面滑行起降,能在浪高一米半以下,风速不超过24公里/小时的条件下,在海上降落进行救护作业。机上有两台活塞式发动机最大装载量22人。这种HU-16低空性能好,安全系数比较高,作为接运“叛徒”的专机,似乎可以万无一失。

国民党军装备的HU-16大型水上飞机侧面图

中午12点11分,HU-16信天翁专机降落在马祖。此时,大陆方面的工作,便是寻找叛逃者具体会坐哪架飞机,何时起飞和怎样对其发起攻击了。

这一段时间,解放军方面并不仅仅在等待。他们发现了两个对截击任务来说可能致命的问题。

第一个问题,是当时解放军空军还在使用苏式指挥系统,即通过地面指挥控制战斗机进行空战。这一仗也不例外,但因为需要最大限度地避免打草惊蛇,这次作战要保持无线电静默。既然如此,地面又怎样引导战斗机的攻击呢?

第二个问题,是水上飞机起飞的高度低,我方雷达很难发现。怎样及早地发现敌机起飞,以利作战呢?

 

* 部分图片来自互联网

 

待续


发表评论

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