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灵帮助侦破奸杀案?18年后被诬陷的刑警队长抓住催花真凶

HIGHT2025 史海奇谭 637 次浏览 , , , 没有评论

这是一起离奇的案件,又是一件普通的案件。一个刑警大队长曾经被怀疑是奸杀案的凶手,受害人恰恰是他的好友。十多年后,也许在亡灵的提示下,他亲手捉住了案件的真凶。

2015年穿着警服的杨钢,缓缓地推开了包厢的大门,这是他们高中同学的一次聚会。

看到杨钢走进来,四五十个同学突然都安静下来。

他们已经毕业十多年,现在都是三十多岁的中年人了。

而每年的同学聚会,杨钢从来没有参加过,这竟然是第一次。

为什么呢?

很简单。

杨钢曾经是特大奸杀案的嫌疑人,而受害者就是他的高中同班女同学,校花夏梦婷。

我们回到十几年前。

18岁的杨钢和夏梦婷,在河南某县城上高中,不过家却在县城傍边的乡下村里。

县城能够多大?高中距离乡下村子,骑车也就半个多小时而已。

杨钢和夏梦婷的父亲,是同村的能人,两人先后参军离开村子。

夏梦婷的父亲是炮兵,因技术出众,成为资深士官,后又被提拔为基层军官,一直留在部队服役。

而杨钢的父亲就更了得。

他和儿子一样,是个一米八几的大块头,长相英武又聪明好学。杨刚父亲深受上级赏识,服役期间被送入军校深造,随后步步高升。目前,杨钢父亲已经是解放军驻云南某部的团级干部。

当时的制度是,团级干部家属可以随军。

可惜,杨钢父亲的部队远在云南国境线上的偏远山区,儿子随军的话根本无法上到像样的中学。

于是,杨钢就被父亲留在家里上学。

不要小瞧这个县城,在全省可是赫赫有名的,每年都有大量学生考入大学。

夏梦婷的父亲的想法也是一样。

两家并非很熟悉,他们的父亲也在不同的军队,然而村里面的人一半左右沾亲带故,两个孩子从小都在一起玩闹。

夏梦婷叫杨钢“钢子哥”,杨钢叫夏梦婷“婷婷妹”,其实两人是同龄人,只相差了3个月。

从上初中开始,身材高大的杨钢就得到一个任务:每天和夏梦婷一同骑车来往中学。

90年代初期,河南小县城的社会治安,并非很好。偷抢拐骗的事情层出不穷,一个女孩子单独骑车是有些危险的。

对于家长的要求,杨钢一度很好笑“哪个流氓会去调戏她啊?”

确实,初中的夏梦婷,皮肤黑黑的,也谈不上什么身材。瘦高个子,长得像豆芽菜一样,大体还是孩子的样子,还梳着两个可笑的马尾巴。

然而,进入高中后,真是女大十八变,夏梦婷突然就成为校花了。

她变成了一个雪白皮肤、大大的眼睛、红红的嘴唇、高高的鼻梁,身材高挑,胸部高高隆起的大姑娘。

更重要的是,她是一个颇有女人味的人。

夏梦婷的说话温柔,举止腼腆,年龄还小却也能让男人怦然心动。

而杨钢则也和父亲一样是个大块头,身高体壮,身体特别好。

在别人看来,他们似乎很般配。

更重要的是,两人一同上学放学长达6年之久,算得上朝夕相处。

奇怪的是,也许就是因为特别熟悉,两人并没有早恋。

在杨钢的眼中,夏梦婷并不是今天亭亭玉立的大美女,而是当年拖着鼻涕跟着他捉泥鳅的小妹。

然而,少女总是怀春的。

夏梦婷这个人很温柔,对别人很好,然而细心的女同学们都看出来:夏梦婷对杨钢特别温柔、特别好。

只是,当时却没有时间考虑男欢女爱的问题,还有几天就要高考了。

夏梦婷的成绩很好,是全校前3名,而杨钢的成绩相对就差了一些。

有一次,两人骑车回家的路上,夏梦婷问杨钢:钢子哥,你准备考哪所大学啊?

杨钢说:我准备考**警官大学。

夏梦婷:为什么啊?你为什么不考普通的大学?

杨钢说:你应该知道啊!我从小就很想做警察,这是我的理想。我爸爸也支持我考警校,他说军警不分家,他是军人我是警察,都是保家卫国的人。

夏梦婷:其实,我小时候也想做警察来着。

杨钢笑起来了:开什么玩笑,你那一点点胆量,还能做警察。前几天,是不是你在教室见到一只老鼠,尖叫了1分钟。而且你成绩多好啊,班主任刘老师说,你可以考上全国10强大学。你准备考哪所大学?

就在此时,夏梦婷突然打了个哆嗦,眼睛有些发直,没有回答。

杨钢顺着夏梦婷眼光看过去,这是路边一片小树林,什么也没看到。

杨钢问:怎么了?

夏梦婷有些慌乱的说: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月,我总觉得好像有人盯着我。

杨钢:是什么人?

夏梦婷:不知道。我好像看到过几次,有个人影在我家围墙附近晃,但看不清是什么人?

杨钢:会不会是你眼花?

夏梦婷:不会的,我看到过几次了。

杨钢:你告诉你妈呢了吗?

夏梦婷有些生气:我妈?她整天就知道打麻将,经常通宵打牌不回家。家里就我一个人。

杨钢:要不你别回家了,留在学校宿舍吧,反正没几天就要高考了。

夏梦婷:不行啊。我妈在家里什么都不管,家里鸡啊猪啊都要我来喂。我走了怎么行!

杨钢就不说话了。

话虽如此,第二天放学,杨钢还是在村子里的麻将桌上,找到了夏梦婷的妈妈。

这是一个长相很漂亮,但胖乎乎、邋遢遢,还叼着香烟的中年女人。

杨钢:阿姨,婷婷说这个月好像看到过家门口有人乱转,她有些害怕。你要不晚上别打牌了,早一点回家去陪她。再有几天就高考了。

夏梦婷妈妈:小钢子,我就说了,你这孩子好,对咱家婷婷真好。等你们再大一些,阿姨就招你做了小女婿吧。我当年,怎么没遇到你这种人,嫁给一个榆木疙瘩,现在一年见不到几次。

杨钢听到她胡说八道,忍不住有些尴尬:阿姨,你别胡说啊。你这两天别打牌了吧。

夏梦婷妈妈:什么人影?我怎么没看到呢?我跟你说,这就是我家婷婷胆子小,自己乱想出来的。我不打牌,你让我干嘛呢?还不憋死我。

杨钢还要说什么,这时麻将桌上有个姓黄的男人喊“说什么呢?快来啊!三缺一呢”

夏梦婷妈妈立即转身走了,同时敷衍说:行了,小钢子,我以后晚上少打几圈,早点回去。你就别操心了。

这事,就这样了。

杨钢毕竟是个18岁的孩子,哪里能干涉成年人的家事。

几天后,他们都参加了高考,熬过了3天。

在高考终于结束了,当天两人都如释重负。

他们走出考场,分别找到同学,都在县城玩了起来。

直到夜深了,两人这才又结伴骑车回家。

这很正常,苦熬了这么多年,换谁也会发泄一下。

今天的夏梦婷,穿着一件漂亮的白色连衣裙(以前的女孩都擅长穿着裙子骑车),一头乌黑的短发,身材窈窕,非常迷人。

两人一路兴高采烈的聊着天,很快到了村口。

就在照例要分开的时候,夏梦婷的脸突然变得红红的:钢子哥,你猜我报考了哪所大学?

杨钢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我哪里知道啊?

夏梦婷羞涩的说:到时候你就知道了,明天再见,我们一起去县城玩。

于是,两人分开,各自回家。

他们所在的村子经过几次合并,现在是一个大村子,人口有上千人之多。

杨钢家在村西,夏梦婷家在村东,相距也有一公里多距离。

不过,村民基本都是务农为生。已经快要12点,辛苦劳作一天的村民早就睡熟了,村中街上一个人也看不到。

两个人分开后,杨钢想起了夏梦婷突然的脸红。

他有些奇怪的盯着美丽的背影看了一会:这丫头,小脑袋里面整天装着什么东西!说说高考志愿,也会脸红呢!

让杨钢做梦也没有想到的是,这竟然是最后一次看到夏梦婷。

第二天一大早,熬夜看球赛的杨钢还没有起床,家门就被人用力敲开了。

妈妈开了门,敲门的是两个警察。

1个老警察说:你儿子是杨钢吗?

杨钢妈妈:是啊?

老警察:他在家吗?

杨钢妈妈:在家。你们有什么事?

老警察:马上让他跟我们走。

杨钢妈妈:到底什么事?

老警察:你们不用管,他跟我们到了地方就知道了。

杨钢有些懵,警察找我干什么?

话虽如此,毕竟杨钢没有做过坏事,还是迅速穿好衣服跟警察走了。

随着警车开出村子,杨钢才发现,整个村子竟然被警察包围了,所有人不允许随便出入。

出大事了?

杨钢向警车中的警察们询问:叔叔,出什么事了?

警察们一言不发,只是意味深长的看着他。

由此那个老警察的眼神,直到今天杨钢也不能忘记。

这是一个非常锐利的眼神,就像老鹰的眼睛一样。

眼神中,有一种让人不寒而栗的杀气和愤怒。

然而,杨钢初生牛犊不怕虎,心胸坦荡,直视着老警察的眼睛,并不害怕。

被拉到了县城的公安局,杨钢立即遭到了长达1周的审讯。

他知道老警察姓牛,居然是县城的刑警大队长,已经干了20年。

牛大队长:杨钢,你要老实交代。

杨钢有点晕:叔叔,怎么回事,你让我交代什么?

牛大队长:你和夏梦婷是好朋友?

杨钢:我们是同学,关系挺好的。

牛大队长:你昨晚最后一次见到她,是什么时候?

杨钢:晚上快12点吧。我和几个男同学去打游戏,她和几个女同学去看电影。我和她约好了11点在电影院门口见面,然后一起骑车回来。到村口,我们就分开了。

牛大队长:有没有别人看到你们?

杨钢:没有啊,那么晚了,村中街上哪里还有人!

牛大队长:杨钢,你老实说,你昨晚干过什么?我们知道你才18岁,品学兼优,又没有前科。如果你肯主动承认,我们可以算你自首,法律上会宽大处理。

杨钢又晕了:什么自首?什么宽大处理?你是说我吗?

牛大队长:不是说你还是说谁?你老实交代,夏梦婷到哪里去了?

杨钢糊涂了,结结巴巴的说:她不是在家吗?什么到哪里去了?

牛大队长突然重重的拍了桌子,大声说:杨钢!我告诉你,我们警察不会污蔑好人,但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要是你干的,现在就老老实实交代。不然,如果我发现了线索,这事是你干的,先把你的手脚给打断。

杨钢完全不知道怎么回答,甚至顾不上害怕:叔叔,我求你告诉我,到底出了什么事。

也许牛大队长以20年的刑侦经验,觉得杨钢似乎不太像歹徒,于是说了下面一番话:夏梦婷昨晚失踪了。

杨钢就像头被用铁锤砸了一下,不觉失声惊呼:什么?失踪了?

牛大队长:对。不仅仅是失踪,我们认为她遇害了,尸体可能被背到哪里埋掉了。你是最后一个见过她的人,你们同学都说是你送她回家的。是不是你和她一起回家,然后对她下了毒手?

杨钢。。。

从这一秒开始,杨钢成为了杀人嫌疑犯。

几个月后他才知道,夏梦婷妈妈根本没有听他的劝告,一样天天熬夜打麻将。

当天,夏梦婷妈妈直到凌晨3点才回家。

刚刚推开院子们,她突然发现女儿屋里有一片火光,大吃一惊,急忙喊叫起来。

就在他妈喊了一嗓子后,突然有1个黑影从屋中跑出来,身手敏捷的爬上土围墙,然后跳了下去,无影无踪。

天太黑,她没有看清楚黑影的相貌。

夏梦婷妈妈急忙冲入房中,发现着火的是女儿夏梦婷的床铺,火势并不大。

她急忙用水将火扑灭,又发现屋内一片狼藉,似乎有人翻动过。

而女儿夏梦婷,不知去向。

夏梦婷妈妈立即跑去报警。

听说有纵火案,还有人失踪,牛大队长立即从县城赶来。

然而,现场让牛大队长震惊了,这绝非纵火和失踪这么简单。

现场非常凌乱,似乎曾经在这里发生过搏斗,随后又被人翻动过。

这个大村子,村民房屋都比较大,之间相距还很远。

当晚有个邻居隐约听到似乎有女人呼喊声,声音不大。村里经常有夫妻打架,他也没有在意,继续睡了。

着火点是夏梦婷的床,显然是被人点燃的,被子、枕头都被烧着。

好在火势不大,加上夏梦婷妈妈扑火比较及时,床还有一部分没有烧毁。法医顺利提取到血液和精液样本。

床上隐约可见血迹甚至精液的痕迹,由此推测夏梦婷可能遭遇了强奸。

歹徒为了毁灭证据,点火烧毁床铺。

现在夏梦婷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不知去向。

牛大队长迅速展开侦查,第一个就发现了最后和夏梦婷见面的杨钢,将他列为嫌疑人。

在警方看来,杨钢确实有一定的西嫌疑。

杨钢和夏梦婷关系密切,很像在谈恋爱。

而杨钢又是最后见到夏的人,随后夏就失踪甚至遇害了。

感情纠纷,是很容易出人命的。

有可能存在这种情况:杨钢向夏梦婷求欢,后者拒绝。杨钢一时冲动,霸王硬上弓,不慎将女孩杀死,然后放火毁灭证据的可能性。

而夏梦婷妈妈看到的那个黑影,个子比较高大,身手灵活,像是一个小伙子。

这也符合杨钢的身材。

牛大队长一方面对杨钢进行审讯,一方面将杨钢的血液样本,送到省会郑州的司法鉴定中心,同精液样本进行比对。

当时是90年代初期,河南省尚且没有DNA鉴定的能力,只能对比两者的血型。

说起来,牛大队长还是讲道理的。

90年代初期,对于杀人嫌疑犯哪里不动刑的?

但大队长总觉得杨钢不像是凶手,同时杨钢母亲和奶奶都证明:孩子回家以后一直看球赛到二点多,并没有出门。

所以,杨钢并没有挨打,仍然在公安局羁押了7天之久,一直等到郑州的鉴定结果。

如果鉴定结果是歹徒血型和杨钢一致,恐怕他就要倒大霉了。

万幸的是,杨钢的血型是A,而精液样本的血型是B,基本排除杨钢作案嫌疑。

于是,被羁押7天后,杨钢被释放(准确说这不是释放,而是解除羁押)。

凶手另有其人?

牛大队长在村里和邻村反复排查,发现了2个可疑人。

其中一个,是姓李的老汉,是夏梦婷的邻居之一。

这老家伙是个淫魔,年轻时期曾经有过奸淫猥亵多名幼女的行为,被重判无期徒刑。

前后坐牢20多年,50多岁李老头因患严重疾病,不能干活,这才监狱保外就医释放。

他回到村子,一人独居。

因名声太臭,村里人都对他避之不及,没人和他来往。

李老头主要靠唯一的儿子(在开封某政府单位上班)接济为生。儿子极其厌恶父亲的行为,毕竟亲爹不能不管,每月寄回去一些生活费。

没想到,李老头这家伙死性不改。

根据邻居妇女反应,曾发现他有偷窥女人洗澡和上厕所的情况。

本来村里要将他再次抓走,但李老头已经60多岁,身患多种疾病,监狱也不愿意收这样的人(不能干活)。

于是,乡公安只是对李老头多次训斥,让他不要再胡来。

有村民反应,因邻居女孩夏梦婷长得漂亮,曾发现李老头多次长时间盯着她看,眼光淫邪。

除了李老头以外,还有另外1个嫌疑人。

此人说来可笑,竟然是夏梦婷妈妈的奸夫。

夏梦婷失踪后,村民立即检举,说夏梦婷妈妈作风不正派,有个情人。

夏梦婷爸爸常年在军队,很少回家探亲,风骚的女人忍不住寂寞,和1个牌友勾搭成奸。

这个牌友是本村姓黄的光棍汉(正经人谁做这种事),懒惰油滑,家贫如洗,但身材较为高大,长相也不错,据说某方面能力也比较强,经常勾搭周边村子的妇女。

村民们认为:奸情出人命。说不定是小女孩撞破两人奸情,试图告诉父亲,奸夫就偷偷杀人灭口。

那么,不过是偷情穿帮而已,奸夫为什么要杀人?

很简单,因夏梦婷父亲是军人。奸夫的行为属于破坏军婚罪,要坐牢多年。

夏梦婷父亲性格强硬,一旦知道这事肯定要找他麻烦,打残他也说不定。

这个奸夫本来就是流氓无赖,可能一急之下铤而走险。

还有村民认为,黄姓奸夫是个色鬼,和多名妇女保持不正当关系。

说不定,他是想母女通吃,非礼夏梦婷未遂后,恼怒之下杀人。这种事情,从古至今并不罕见。

根据群众举报,牛大队长将2人先后抓获。

从李老头家,搜出了一些女性的内衣裤。

经过辨认,都是本村妇女失踪的。

李老头被捕以后,立即承认自己有偷窥妇女洗澡和上厕所的行为,还盗窃过内衣。

李老头:我知道自己不是人,一大把年龄还做这种事。但不知道怎么的,我就是忍不住,控制不住自己。我听人说,我这事一种病,恐怕要带到棺材里才能治好了。

牛大队长:夏梦婷是不是你害的?

李老头:这真跟我没关系。大队长,不瞒您说,我岁数大了,有这个色心但没色胆,只能做一些偷鸡摸狗的事情过过干瘾。你让我去强奸杀人,我这个身体不行。坐牢的时候,他们知道我是花案,整天挤兑我,让我干最苦的活,下河掏河泥这种。搞了20年,我现在是严重的关节炎,平时不拄着拐棍不能走路。别说夏梦婷是18岁大闺女,就是七八岁小女孩,她拔腿跑我也追不上。要是我们两人打架,我站都站不稳,她一把就能把我推倒。

那么,李老头说的是不是真的呢?

根据医院的鉴定,李老头确实患有严重的关节炎,根本没有奔跑甚至正常行走能力。

而夏梦婷妈妈看到一个人快速奔跑和翻围墙,李老头是绝对做不了的。

于是,李老头被排除了嫌疑,还是送去劳教2年,由国家来养了。

那么,会不会是黄姓奸夫干的?

当天警方就包围了村子,黄姓奸夫并不在家。

警方花了几天时间,在邻村他的姐姐家,将黄姓奸夫抓获。

面对警方审讯,黄姓奸夫大惊失色:天啦!这闺女怎么死了?真倒霉,我这事捂不住了,我要坐牢了。哪个王八蛋做了这种事,害死老子了。

牛大队长:人是不是你害的?

黄姓奸夫:天地良心,我哪有这种胆量杀人?我有这个胆量,也不会在村里被几个骚娘们当宠物一样养着了。

牛大队长:是不是你怕她闺女告状,你才下得手?

黄姓奸夫:说真的,我是怕的要命,怕她去告状,让她爸爸知道。但是,你让我杀人,我无论如何也不敢。我也没疯,破坏军婚就算坐牢也是二三年,杀人要偿命的。我犯法该坐牢就坐牢,但你们千万不能栽赃说我杀人。

经过调查,这孙子倒也没说假话。

警察花费了巨大的精力,才证明黄姓奸夫当晚的行踪。

夏梦婷失踪当晚,这家伙正在邻村某大款媳妇的床上(大款在县城养着小三,平时不住家),根本不在本村。

他没有作案时间。

这孙子后来被判刑3年,夏梦婷的父亲扇了老婆几个耳光后,断然和她离婚。

于是,3个嫌疑人都被排除了。

凶手是谁呢?不知道!

回到家后,杨钢发现别人始终对他指指点点。

一种说法是,杨钢和夏梦婷处对象,当晚想要和夏发生关系,女孩不同意,就被杨钢奸杀了。

杨钢爸爸是团长,官官相护才没事了。

自然,这种谣言只有很少一部分人相信,却给杨钢带来了很大的麻烦。

谁敢和一个可能的杀人犯,还是强奸杀人犯来往呢?

同学、朋友、邻居甚至亲戚,都对他敬而远之。

同时,高考成绩也出来了。

夏梦婷的成绩是全校第一名,去清华北大也没有问题。

而杨钢,也以高分考取了警官大学。

可是,因他曾经被审讯过,让警校方面非常犹豫,是否要招收他。

套用香港电影《无间道》的一句台词:做警察的人,最重要是身家清白。

后来还是杨钢的父亲出面,请当地警方开具了“杨只是协助调查并没有犯罪嫌疑”的证明,这才被顺利录取。

然而,杨钢的生活并没有好转。

他在警校的各方面表现很出色,同学们尤其是女同学,仍然和他保持距离。

很快警校也有了谣传,杨钢曾涉嫌奸杀他的女同学,靠开后门才入校的。

对此,一些男同学直爽地说:他妈的,现在什么人都能混进警察队伍。和这种人在一起读书,我真感到丢人。

杨钢在冷言冷语和孤立中,黯然度过了警校的几年。

根据杨钢的成绩,他本来可以留在北京至少是省会郑州,成为1名只需要坐办公室的警员。

但是,杨钢却坚持要求回到原籍小县城。

亲戚朋友都反对,认为小地方的警察很难有出头之日。

知子莫若母,杨钢的父母都同意了儿子的决定。

他们很清楚,儿子杨钢是想要亲手抓住残害夏梦婷的凶手。

于是,杨钢回到县城,从1名普通刑警做起。

只是,现实不是童话。

即便杨钢是警官大学的高材生,即便他怀着一腔热血要破案,然而现实给他上了一课。

他很快明白了案件久侦不破的原因:缺少足够的证据。

在现场,歹徒没有留下指纹、足印,而床铺被火烧又被水淋,只获取了一块沾有血迹和精液的床单,还有一些不属于女孩的毛发。

血迹证明是夏梦婷的,和歹徒有关的唯一证据就是精液和毛发了。

然而,即便夏梦婷所在村子就有上千人,周边几个村子加上县城不下数万人。

案件发生后几年内,牛大队长几乎将全县有前科的成年男人,都排查了一边,却毫无收获。

时光如梭,一晃十多年就过去了。杨钢已经从年轻的大学生,变成了30多岁的中年人。

是警官大学高材生,加上业务出色,没几年杨钢就就被重用,成为副大队长。

当牛大队长退休的时候,杨钢正式被任命为大队长。

这么多年来,杨钢的日子却不好过。

虽接到邀请,但他从没有参加过高中同学的聚会。

不仅仅是受不了同学们的眼神,更重要的是会想起夏梦婷的点点滴滴,这让他无法忍受。

10多年的时间,杨钢始终无法忘记这个女孩,也无数次在梦中想起夏梦婷说的最后的一句话:钢子哥,你猜我报考了哪所大学?

说起来,他的条件在县城已经非常不错了,很多人给他介绍了品貌双全的女孩。甚至公安局内,新来的几个漂亮女警也对大队长很崇拜。

只是,过了35岁的杨钢一直没有结婚,也不愿意谈女朋友,始终是独身。

这么多年来,杨钢抓了不少歹徒,一些还是强奸犯甚至杀人犯,却都和这个案件无关。

甚至,连夏梦婷到底是死是活,也搞不清楚。

直到,2014年的一天,一切才有所转机。

全省大搞村村通公路,县城也重新修建一些旧公路。

在清理一个废弃多年的公路边涵洞时,修路工人发现了一个麻袋和少量衣物鞋帽残骸。

把麻袋拨开一看,修路工人吓得屁滚尿流,里面全部是枯骨。

接到报警后,杨钢立即赶到现场。

只看了一眼,他认出了一个塑料发卡,这就是夏梦婷的。

杨钢忍不住双手颤抖,他终于找到夏梦婷了。

只是,一个发卡并不能说明枯骨就是夏梦婷,还必须有其他证据。

杨钢又想起来:夏梦婷小时候顽皮,曾经被石头砸伤过前额,住了半个多月的医院。

虽不是专家,杨钢也看到了枯骨前额有明显的陈旧骨折痕迹。

为了确认夏梦婷的身份,杨钢亲自带着颅骨去郑州鉴定。

杨钢做梦也没有想到,他竟然有一天会捧着夏梦婷的头颅去旅行。

在火车上,下属发现杨钢紧紧抱着这个颅骨,一刻也不松开。

他的脸上流露着一种爱怜和坚毅的表情。

根据郑州方面的鉴定,这确实是夏梦婷的遗骨。尸骨上没有明显的伤痕,但舌骨有骨折的迹象,推测她可能是在家的床上被活活掐死或者勒死的。

郑州方面还说,因死者年轻,颅骨的牙齿相当坚固。

不过,门牙却有几颗脱落,不知去向。这不是生前被殴打所致,而是颅骨已经完全骨化以后,有人搬动颅骨不慎落地,导致牙齿被撞掉。

现场经过反复寻找,没有发现这几颗门牙。

由此,可以确定夏梦婷是被人杀死的。

歹徒将她奸杀后,抛尸这个荒郊野外的涵洞,直到10多年后才被人发现。

不过,杨钢却发现一些奇怪的事。

这个发现尸骨的涵洞,并不是夏梦婷遇害之前废弃的,而是在遇害后1年。

在废弃之前,公路部门每个月都会派人清洗打扫涵洞。显然,如果这里有尸骨,早就会被人发现了。

这说明,这里还不是第一抛尸现场。

歹徒开始并没有把夏梦婷的尸体丢在这里。而是在案发后多年,歹徒才转了尸体。

为什么?

只有一种可能,就是歹徒本来的抛尸地点可能马上就会暴露,歹徒被迫转移尸体,以隐藏自己。

然而,这些枯骨、麻袋和荒草丛生的涵洞,均没有留下什么证据,对案件侦破没有太大帮助。

杨钢将夏梦婷的遗骨交给了他的父亲。

此时,夏梦婷的父母早已离婚,父亲将女儿精心安葬。

根据当地风俗,横死的孩子不允许埋入祖坟。夏梦婷的父亲在县城墓地,买了一个最贵的位置。

而陵墓的管理人员,几乎每个月都看到杨钢带着鲜花,来到夏梦婷的墓边,站立良久。

时间一晃又是1年过去了,案件仍然没有进展。

然而,天网恢恢疏而不漏,2015年,一切都不同了。

当天,杨钢刚刚走进办公室,下属就告知,邻省发来一份协查通告,对象两个兄弟。

这两个兄弟哥哥叫做张润兵,弟弟叫做张润军,30岁左右,都是本县的居民。

根据邻省的资料,这兄弟两人10多年前就去外地打工,没有回过原籍。

这兄弟两个家伙,被发现涉嫌一起强奸抢劫盗窃串案,前后累积作案20多起,时间跨越至少有四五年之久。

他们的作案对象,都是农村的留守妇女。

他们兄弟蒙面后手持凶器,翻墙跳入只有女人和孩子的家里,将财物洗劫一空,还将女人强奸。

他们手段较为恶劣,受害者中还包括年仅十一二岁的女童,目前弟弟已经被捕,哥哥在逃。

看到这个案件的信息以后,杨钢的脑中立即闪过了一丝灵光。

张润兵和张润军兄弟,曾经在他们村住过。

这两兄弟还小的时候,父母就离婚,又分别结再婚。平时,张家兄弟一直跟着母亲生活,住在邻村。

然而,他们有时也来杨钢他们村小住几天,主要是向父亲要钱。

这两兄弟从小就是一副无赖懒汉的嘴脸,据说手脚还不干净。

杨钢曾经看到过他们几次,但从没有说过话。

在夏梦婷失踪那年,这两兄弟还都很小,哥哥张润兵不过15岁,弟弟张润军才13岁,都早已辍学。

年龄太小,加上没有犯罪经历,加上又不会是本村常住人口,没有被列为夏梦婷案件的嫌疑对象。

牛大队长曾经询问过哥哥张润兵,后者说话滴水不漏,神情也正常,没有什么特别情况。

夏梦婷失踪后的当年,兄弟两人就去邻省打工,再也没有回过老家。

现在,这两兄弟在邻省为非作歹多年,又有同夏梦婷案件很相似的翻围墙、强奸妇女的案件。

他们会不会和夏梦婷失踪案有关呢?

杨钢立即亲自赶赴邻省看守所,审问被捕的弟弟张润军。

没想到,张润军却非常狡诈。

他刚看到多年未见的杨钢,立即明白什么事。

对于杨钢的询问,张润军一口咬定不知道,当晚根本不在他们村,没有作案时间。

甚至,张润军说他根本不认识夏梦婷。

杨钢做了这么多年警察,自然也不是菜鸟。

通过张润军的言谈和神态,杨钢发现他内心是高度紧张的,肯定有什么事。

杨钢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做DNA鉴定。

然而,让他万万么想到的是,由于当年的法医技术水平差,送交的精液样本因保存不慎已经失效,不能用于检测了。

杨钢真是狂怒无比,打电话去前法医那里大骂了一通。

前法医知道工作失误,也惭愧万分。

羞愧之下,前法医突然想到一件事:大队长,我想起来了。当时我们在现场的床上,发现了几十根短毛发。夏梦婷也是短发,好像没有这么短。我们当时怀疑是歹徒留下的,都放入档案库存档。当年这些毛发没什么用,今天应该可以做DNA鉴定了。

杨钢突然醒悟了,立即将这把毛发和张润军的样本,进行比对。

杨钢坐卧不宁的等了2天,他却失望了。

结果却是否定的,歹徒的DNA和张润军的不同。

也许,张润军说的都是实话,他确实和夏梦婷案子无关。

就在杨钢他们准备返回河南,放弃调查时,郑州方面的鉴定专家却突然打来电话:杨队长,我们要告诉你一个重要情况。根据鉴定结果,歹徒虽然不是张润军,但他的DNA和张润军高度相似。我们怀疑,歹徒可能是张润军的直系血亲,比如哥哥或者弟弟。

这句话石破惊天,让整个案情有着根本性的变化。

很显然,负案在逃的哥哥张润兵,就有重大作案嫌疑。

既然能够肯定是他们兄弟两人做的案,还能供着你吗?

自然就动刑了。

张润军这小子没什么用,吃不住打,很快就交代了作案经过。

根据张润军回忆,作案时他才13岁:我们父母都离婚了,对我们很差,连饭都吃不饱。我们经常回我爸的村子要钱,有时候还在村子里小偷小摸。我哥还同县城一群扒手混在一起。有一次,我和我哥回村去,正巧遇到了夏梦婷。她长得很漂亮,我哥对着她吹口哨。夏梦婷看了我们一眼,就快步走了。当时夏梦婷应该18岁,我哥才15岁,在她眼里也就是个孩子吧,也没太当回事。

杨钢:说你们怎么做的案!

张润军:我们回村以后,我哥说迷上夏梦婷了,她太漂亮了,搞得他晚上睡不好觉。后来,他隔三差五偷偷跑到我爸他们村,躲在各种角落和小树林里面偷偷窥视夏梦婷,前后差不多1个月。案发当天,我和我哥又去我爸他们村子去要钱。我爸不在家,他和我后母去县城了,家里没有人。我们也没进门,准备回去了。谁知道,我哥说他都来了,还想去偷窥偷窥夏梦婷。我们就走到他家土围墙外,当时已经12点了,街上一个人都没有。我哥翻上围墙,立即激动了,对我说“快来,她好像在屋里洗澡呢”。我当时对这种事半懂不懂,也跟着翻上围墙。

杨钢:接着说。

张润军:夏梦婷是在屋里洗澡,我们什么都看不见。我哥就跳下围墙,偷偷跑到屋外推窗子。我也跟在他后面。我们两人经常小偷小摸,这些都是家常便饭,没发出声音。我哥迟了一步,夏梦婷已经洗完澡了,什么也没看到。我哥哥特别失望,突然眼睛血红,跟我说“妈的,我们干脆进屋把她强奸了!”我说“这不成,她认识我们,会坐牢的”这时,夏梦婷听到我们说话,惊叫“谁在院子里面?”我哥已经欲火缠身,听到她这句话,就用力一脚踢开房门,这门本来就没锁。我见他冲进去了,也跟进去。夏梦婷见我们冲进来,立即吓得尖叫起来。我哥上去就要制服她,想要强奸她。但夏梦婷拼命和他搏斗,还大声呼叫。我哥一急,就用力掐住她的脖子。但夏梦婷还是用力踢打。毕竟他们比我们大了好几岁,我哥根本制服不了她。

杨钢:你们就这样把她杀了?

张润军:是啊。我哥急的喊我“快来帮忙”。我就冲过去,也抓住她的手,同我哥一起用力掐她的脖子。大概几分钟,她就不动了。我们当时以为她是晕了。我哥把她拖上床强奸了。

杨钢:你们真是禽兽不如啊!

张润军:我哥强奸了她以后,让我也去。我胆子小,先用手探了探夏梦婷的鼻子,发现已经没有呼吸了。她早就死了。我吓得半死,说“出人命了!快逃吧!”我哥也慌了,我们两人立即逃出来,翻围墙走了。逃回我父亲家空屋以后,我哥说“这样不行,要去把人搬走。我听说那群扒手说过,只要没有尸体,警察就立不了杀人案”我们两人又硬着头皮跑回去,翻墙进去,把夏梦婷的尸体从后门扛出村子,扔到几里外山上1个石头缝里面。你知道,我们这里山很多,石头缝有几百个,你们没法找。

杨钢:你们为什么还回去放火?

张润军:这一番折腾后,我哥哥又想起来,床上可能留有证据。他回去看动静,发现夏梦婷妈妈竟然还没回家。他又大着胆子翻入房间,在留下精液和血迹的床上点了一把火,又寻找有什么值钱东西。这时候,夏梦婷妈妈才回来了。我哥吓得赶快跑到围墙边,翻过去跑了。我们两人赶忙逃出村,回到我母亲家睡下。我们两人独自睡一间房,平时根本没人管我们。我母亲也不知道我们晚上出去过,以为我们晚上都在家。牛大队长调查的时候,虽然我们有不在场证明,年龄又小,他还是问过我们。我们感到心虚,当年就跑到外省打工去了。就这么多了。

杨钢:为什么1年后,你们又把夏梦婷的尸体搬到更远的那个涵洞去?

张润军:那是你们那个牛大队长,几次三番的组织人搜山找尸体。我哥说,夏梦婷尸体离村子不远。虽然山上有几百个石头缝,迟早也会找到。1年后,我们又从外省偷偷跑回来,准备把尸体转移到一个刚刚废弃的涵洞去。结果,夏梦婷的尸体,早就变成一堆白骨了。我哥让我去捡骨头,我不敢。他骂我窝囊废。我没办法,去捡他的头骨。谁知道拿起来走了几步,我就吓得浑身发软。头骨掉在地上,我赶忙又捡起来。我哥气的不得了,说其他的骨头自己去捡。最后,我把她的骨头和几件没有腐烂的东西,全部装到麻袋里,扔到涵洞去了。后来,我和我哥就在外省打工,期间恶习不改,就盗窃、强奸、抢劫之类的。

张润军供述很完整,会不会是屈打成招乱说呢?

只有一个方法检验,就是找证据。

根据张润军的供述,杨钢带着他找到了当年那个石头缝。

然而,这里根本因多年的雨水,里面积累了厚厚的淤泥,早已看不到任何痕迹。

张润军还说:我哥心是很细的,他把那个骨架子的所有骨头,一个不少的全部捡走了,就是为了不留下证据。

既然如此,又怎么证明张润军说的是实话呢?这里可能完全就不是抛尸现场。

至于DNA证据在哪里?不抓住哥哥张润兵,是无法进行DNA鉴定的。

而张润军目前只有口供,没有任何证据,显然也无法定罪。

证据,现在苦于没有证据。

杨钢为了证据焦头烂额之时,他突然做了一个梦。

梦中,她又看到了夏梦婷,还是十多年前那样。

但是,夏梦婷却不说话,只是温和看着他。

杨钢在梦中忍不住问:你要跟我说什么?

在梦中,夏梦婷用手指了指一座山的石头缝,随后杨钢就醒了。

醒了以后,杨钢回忆梦境,突然像被一枚钻石子弹击中额头,恍然大悟了。

不错,心细的张润兵,曾经一块块的捡走了所有的骨头。

但是,弟弟张润军捧着头骨走出来的时候,曾经将头骨摔在地上。

而颅骨上,少了几颗门牙,就很有可能是当时摔掉的。

即便张润兵再细心,他并不知道弟弟将颅骨摔掉了牙齿。

而张润军早已吓得魂飞魄散,哪里知道又掉了牙齿这回事。

那么,只要找到牙齿,就可以证明张润军兄弟确实涉嫌这起重大奸杀案,而并不是屈打成招。

天还没亮,杨钢就一人赶到了那个石头缝。在淤泥中一点点的摸了三个小时,他终于摸到了三颗门牙。

骨头送去鉴定,证明这就是夏梦婷的牙齿。

那么,可以确认张润军并没有胡说八道,他们兄弟两人确实有重大作案嫌疑。

由此,公安部发布了对张润兵的全国A级通缉令。

A级通缉令,就完全不同了。

半年后后,隐姓埋名的张润兵在云南被捕,押送回到河南。

杨钢立即对张润兵的DNA进行检测,果然证明床上的毛发就是他的,他就是奸杀夏梦婷的凶手。

由此,这起拖了长达18年的案件,终于抓住了真凶。

凶残的张家兄弟,终于恶贯满盈了了。

然而,让人无语的事情还在后面。

根据我国刑法规定,张润兵强奸杀人时,只有15周岁,应当负刑事责任。但是他属于未成年人,不会适用死刑和死缓。

也就是说,张润兵奸杀夏梦婷并不会被枪毙,最多也就是无期徒刑,关20多年就会释放了。

万幸的是,这家伙还有强奸、抢劫、盗窃等众多罪行。

数罪并罚,最终判处张润兵死刑。

1年后,张润兵被押送刑场枪决。

而弟弟张润军也参与了杀人,然而他作案时仅有13岁。根据我国法律,13周岁杀人不构成犯罪,不予刑事处罚的,只责令他的家长或者监护人加以管教。

张润军根本就屁事没有。

现在大家明白,他为什么愿意主动配合警方了吧 ?

他知道自己根本没事,不愿意吃眼前亏(被打)。

于是,张润军因后面的抢劫、盗窃、强奸被判处15年徒刑。

好在,老天有眼。

服刑仅仅几年后,只有30多岁的张润军在狱中突然中风瘫痪,被保外就医。然而,他的父母根本不愿意管他,只能送到村里敬老院。

不到1年,瘫痪的张润军就死了。

死的时候,他只有80多斤,床铺恶臭无比,都是积累多日的粪便。

于是,一切终究有个结果,含冤惨死的夏梦婷终于可以瞑目了。

回到文章开头,2015年,也就是案件侦破后,杨钢第一次参加了高中同学聚会。

所有同学终于相信他是无辜的,把他当做英雄。

聚会上,杨钢喝了很多酒,醉得厉害。已经60多岁班主任刘老师,亲自开车将他送回家去。

在车上,班主任突然对杨钢说:你知道,夏梦婷当年报考的是哪所大学?本来她的成绩是可以进入清华北大的。我做梦也没有想到她会报了那所大学。

电光火石间,杨钢的思维,一下子又跳回了两人最后一次分手前。

当时夏梦婷红着脸问:钢子哥,你猜我报考了哪所大学?

杨钢带着醉意喃喃地说:我当然不知道了。直到今天也不知道。

过了好久,班主任缓缓地说:夏梦婷报考的,就是你要去的那所警官大学!

杨钢愣了愣一会,缓缓地留下了眼泪。

声明:

本文参考

图片来自网络的百度图片,如有侵权请通知删除。


发表评论

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