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2,鸭绿江上的春天(02)

HIGHT2025 子夜故事 2020-07-17 552 次浏览 , , 没有评论

本文源自红歌会网站 作者:东海之韵

(二)卫长空雏鹰起飞  保国防空军初建

  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是同新中国一起诞生的。新中国成立前夕,解放军担负防空作战任务的部队只有1个飞行中队和8个野战高射炮团。

  1946年3月,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所航空学校——东北民主联军航空学校在吉林通化成立。我党早期培养的一批航空骨干、选调的陆军官兵以及日军起义人员,在这里开始了中国空军艰难的创业。他们收集了100多架破旧飞机,又拆东补西修复了40多架。缺少汽油,就用酒精代替;没有保险带,就用麻绳代替;缺少机轮、螺旋桨,几架飞机合着用;没有充气设备,就用自行车气筒给飞机轮胎充气;士兵们甚至用马拉着飞机走向跑道。

  从1949年12月至1950年2月,以从陆军调来的建制部队、优秀指挥员和原东北航校的人员为骨干,吸收了一批知识分子和原国民党航空技术人员参加,新办起了第一批共6所航校,加紧培训航空学员。航校在3年多的时间里培育出了560名航空人才,为人民空军的建立准备了骨干。

  1949年3月,为统一领导全国的航空工作,中共中央决定成立军委航空局,隶属于军委作战部。

  1949年7月,中共中央和毛泽东主席正式决定建立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7月6日,中央军委决定设立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司令部。10月25日中央军委正式任命刘亚楼为空军司令员,肖华为空军政治委员兼政治部主任,王秉璋为空军参谋长。

  空军领导机关组成后,随即从陆军调来整师整团的部队组成空军部队。1949年10月1日,筹建中的人民空军参加开国大典,首次飞越天安门,接受党和人民检阅。

  新中国成立40天后,1949年11月11日,中央军委致电各军区、各野战军:“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司令部现已宣布成立,原军委航空局着即取消。”这是在第四野战军十四兵团机关的基础上,合并军委航空局,正式成立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司令部。11月11日这一天,被确定为人民空军诞生日。从此,中华民族开始了真正掌握自己国家天空的历史。

  现在每年11月11日,媒体铺天盖地炒作的都是“光棍节”,热衷玩弄噱头来追逐商业利润。可是,又有谁记得这是人民空军的诞辰日?可能有人会说,空军节与我有什么关系?是啊,和平年代有多少人想到这份和平安宁是怎么来的?如果没有当年在抗美援朝战争中崛起的人民空军,能有这六十多年的和平环境吗?

  1950年4月11日,刘亚楼向中央军委递交了建议组建第一支航空兵部队的报告。5月9日,中央军委批复同意并命名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第4混成旅”。1950年6月19日,中国空军的第一支航空部队——空军第四混成旅在南京大校场成立,辖2个歼击团,1个轰炸团和1个强击团。飞行人员绝大部分是东北老航校毕业的飞行员,还有少量国军起义飞行人员。教官有日本教官、苏联教官,飞机有英制、美制、日制,机种有战斗机、轰炸机、运输机、教练机。

  1950年6月,以航校第一期速成班毕业学员为主,组建了由歼击、轰炸、强击、侦察、运输等航空兵师、团和新的航空院校,并以各大军区航空处为基础,成立了各军区空军领导机关。于是人民空军在短期内,就成为一支组织严密,富有战斗力的新军种。

  爸爸原先的老部队是六纵老虎团,1948年9月16日济南战役发起后,原国民党96军军长吴化文,在解放军强大的政治攻势和军事压力下,于9月19日率部起义,同年10月该部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十五军,爸爸作为参与改编的我方指战员调到了35军。

  饶有兴味的是,这支在解放战争初期,被蒋介石亲自检阅送上战场,去剿灭解放军的队伍,起义改编成解放军后调转枪口,于1949年4月24日凌晨,第三十五军第104师315团2营占领了南京总统府,亲手降下了挂在总统府门头上的青天白日旗。不同于以往历朝历代的“城头变幻大王旗”,这一次是人民当家做主人的年代开始了,从此“虎踞龙盘今胜昔,天翻地覆慨而慷”。

  1949年听说要筹建人民空军,爸爸高兴极了,立即写下血书,积极报名参加空军。爸爸说,哪怕是去当通信员,炊事员,也要参加空军。爸爸当时早已是团级干部,为什么一切都在所不计,也要当空军呢?我懂事后妈妈告诉我,过去战争时期被敌人飞机撵着跑,看着它狂轰滥炸却束手无策。现在要组建空军,将有自己的飞机飞上蓝天,再也不允许敌人在头顶上扬威耀武了,你爸爸当然要不顾一切参加空军!

  1949年,28岁的父亲早已从身经百战中,深深体会到战争中制空权是多么重要!他情愿舍弃一切,也要加入空军!他离开了35军,日夜兼程地奔赴南京大校场,加入了华东军区航空兵纵队第4团,这是当时唯一的航空兵部队。那还在开国大典之前,我也还未出生,爸爸成了最早组建的航空兵部队中的一员。1950年5月,组建混成第四旅,他又是首批加入,在第四旅十一团。

  爸爸从1951年参加抗美援朝,到1954年,刚从朝鲜风尘仆仆归来,就马不停蹄地奔赴浙江沿海,投入指挥解放一江山岛的空战,再到1958年炮击金门时的入闽作战,父亲的毕生精力从此和祖国的蓝天心心相印,息息相关,他的革命生涯又续下了崭新的篇章。

  人民空军,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弱到强,爸爸见证了这一振奋人心的全过程。他和我说起过许多感人肺腑的往事,其中有这样一个鲜为人知的故事。南京解放前夕,我地下党多次私下接触驻防在南京的国民党空军某飞行团长,企图说服他率团起义。徐团长表面十分冷淡,他对来人说:“你们不用来和我说什么,怎么做我自有主张,你们这样来找我,对我很不利。”

  其实,早在大革命时期,徐团长是周总理从长计议,精心安置,潜伏在国民党空军内的共产党员。后来被蒋介石送去美国航校学习飞行技术,学成归来,和周总理长期保持单线联系。在全国解放前夕,如果他和我地下党人员接触,极易暴露身份,这是违反秘密工作原则的,他只能耐心等待上级的单线联系,而他的上级只有一个人——周恩来。真可谓卧薪尝胆,几十年磨一剑,只等最后胜利时刻的到来!

  周恩来终于派来了秘密信使,由第三野战军的一位同志,带来了最高层的指示,明示时间已到,命令徐团长立即率团起义,尽最大可能保护好飞机,飞行员和技术人员。徐团长接令后马上命令全体空勤人员放下武器,向解放军投诚,就地等待解放军前来收编。就这样,没费一枪一炮,我军就收编了这个飞行团,包括飞机,机场设备,飞行员和地勤人员。

  (未完待续)

分享&收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