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2,鸭绿江上的春天(03)

HIGHT2025 子夜故事 2020-07-17 553 次浏览 , , , , 没有评论

本文源自红歌会网站 作者:东海之韵

(三)“机”下弹闲庭信步  马行空独往独来

  我党我军对建立人民空军的重要性和紧迫感,是被国民党的飞机炸出来的,是被蒋介石的空中优势逼出来的。若没有蒋介石的狂轰滥炸,也许人民空军上马的速度就不会那么急,当面临紧随而来的朝鲜战争时,就会非常被动。

  1949年人民解放军百万雄师过大江,蒋介石撤退到了台湾。此时,国民党空军仍盘踞在舟山,扩建机场,调集大批飞机,妄图负隅顽抗。

  自1949年下半年至1950年5月国民党撤军为止,几乎每天早上都有飞机从定海机场起飞“造访”大陆。去时,机身下挂满炸弹,中午回来时则“两袖清风”。飞机起飞时飞得很低,几乎是擦着城里居民的房顶飞过去,连坐在玻璃机罩里的驾驶员都清晰可见,飞机撕裂空气的吼叫声震耳欲聋。

  1949年6月,国民党飞机在定海机场落脚不久,便开始执行封锁长江口的任务。4日那天,行驶在宁波和镇海之间的“江利”轮被国民党飞机发现,一阵疯狂扫射,船上20余名无辜百姓死于非命。

  1949年9月,国民党海军第一舰队所属的“长治”号军舰在长江口起义。起义官兵于9月19日将“长治”号驶过黄浦江,停靠在扬子江码头。 20日,从定海机场起飞的3架飞机,沿长江口低空搜索,一直搜索到扬子江码头,把“长治”号炸得一片狼藉。次日,“长治”号驶往马鞍山江面停泊,企图躲避国民党飞机空袭。谁知22日这天,国民党再次从定海机场派遣22架次飞机,一直追击到马鞍山江面,对“长治”号进行轮番轰炸,把“长治”号炸得面目全非。

  为了起义人员和兵舰的安全,9月24日那天,起义人员将军舰驶到南京燕子矶,打开海底门,“长治”号沉入江底。到1950年2月打捞出水,经修理后,成为华东军区东海舰队的旗舰“南昌”舰。

  1949年9月13日,国民党飞机首次对宁波进行毁灭性轰炸。从上午9时50分起,到下午2时30分止,B-25型和P-25型飞机每批一二架,轮番轰炸宁波市区,投炸弹11枚、燃烧弹4枚,宁波主要街道均直接中弹。一时间,硝烟弥漫,战火纷飞,哭声与呼叫声随处可闻,死伤无数,惨不忍睹。

  9月17日上午,定海机场一架B-25型飞机再次轰炸宁波。在灵桥西堍、新河头、战船街、厂堂街、和义路、永丰路等处,接连投弹16枚,城市被炸成了焦土。

  最惨烈的是9月20日这一天。从当日上午8时15分起,到下午4时,P-51型、B-25型飞机分四次轰炸宁波主要街区,投炸弹10余枚、燃烧弹9枚,每隔三五十户人家投弹1枚,可谓“地毯式”轰炸,面面俱到,宁波市被吞没在一片火海之中。上海《申报》报道说:“从早到晚,火势燎原,三十里外,可见浓烟和火光。”9月25日、28日又有两次轰炸。

  至1949年底,被国民党飞机炸死的宁波市民有152人、伤295人,炸毁房屋5800余间,受灾人数2万余人,好多街区或被烧光,或被炸得面目全非,昔日繁华的江厦街成了一片残垣断壁。

  1949年10月5日,金塘岛解放。1949年11月19日至21日,国民党飞机对刚解放的金塘岛接连三天轰炸,炸毁民房900余间,炸死军民六七十人。1949年10月19日,桃花岛解放。1950年5月3日,国民党飞机轰炸桃花岛,炸死居民20余人。

  自1949年10月起,定海机场飞机轰炸的重点转向上海。

  1949年10月13日下午2时,国民党飞机在上海十六铺投炸弹2枚,炸死市民38人,伤70余人。

  10月15日,再次轰炸上海。炸死24人、失踪2人、受伤123人,炸毁房屋150余间。

  1950年1月25日,国民党出动B-25中型轰炸机12架、P-51型战斗机1架、B-38型侦察机1架,轮番轰炸十六铺、高昌庙、杨树浦、浦东杨家渡等地,先后投弹约40多枚,三层楼高的大吉菜馆和著名的陆稿荐酱猪肉店几乎全被炸毁。共炸死居民28人、伤76人。

  1950年2月6日中午,国民党军出动B-24、B-25轰炸机和P-51、P-38战斗机共17架,分四批轮番轰炸了上海电力公司、沪南及闸北水电公司等地。那天,国民党军飞机在上海投了60多枚炸弹,毁坏房屋千余间,炸死、炸伤上海市民1352人。上海几个主要发电厂和自来水厂都遭到了严重破坏,上海市的发电量由15万千瓦一下降到4000千瓦。

  上海全市停电一周,有的高楼电梯悬在半空中,市民的马桶无法冲洗,绝大部分工厂被迫停产,上海的经济受到重大损失,上海市民的情绪和社会秩序受到很大影响。台湾当局和美国的报纸、电台以此大做文章,潜伏在上海的国民党特务乘机造谣破坏,一时间谣言满天,人心惶惶,战争的阴影再度笼罩在人们心头。上海是我国经济的重要命脉,敌机的频繁轰炸对我国经济造成了重大破坏,使积贫积弱的国民经济雪上加霜,

  当时解放军在上海只有两个组建不久的高射炮团,一个高射机枪排,一个还不能发挥作用的雷达队,设了几个对空监视哨,根本无法制止国民党军飞机的狂轰滥炸。望着国民党飞机在空中为所欲为,我军望洋兴叹,手无缚“机”之力!

  1950年3月28日国民党飞机窜至南京上空,自撤离南京后首次窜回故都上空偷窥鸟瞰。巍巍紫金山松涛阵阵,浩瀚扬子江浊浪滚滚,总统府门头上的青天白日旗早已无影无踪,虎踞龙盘天翻地覆业已换了人间。国民党机组人员从空中四下寻找自己曾经的故居,恨不得透过故居的高墙,再看一看久别的留在南京的亲人。一时间念旧之心,怀亲之情,失城之恨,五味杂陈。无线电波中清晰地传来机组人员之间的对话,只听一个说:“看,我家原来就住这儿,别炸这边,我小姨子,大舅子都住在这里,旁边也别炸,隔壁住着我家许多亲戚!”另一个说:“先别炸,让我再看几眼,这里是我家!”

  机组人员离开南京已将近一年,虽然去了台湾,但对那里的一切还很不适应。睡梦中常常重回金陵,老广东的包子,同庆楼的饺子,六华春的小炒,让他们在梦中久久回味,垂涎欲滴;中山陵的巍峨壮丽,玄武湖的清秀婉约,夫子庙的秦淮风光,让他们难回故里,梦断金陵。所有一切回忆都收藏在金陵春梦里,一旦梦醒,泪湿沾襟。

  此刻重返故乡上空,纵然是冷面杀手,一时间也是离情别绪,乡思未了。他们当然清楚今天来的主要任务是轰炸下关发电厂,下关码头和铁路设施,但是在选择轰炸民房方面还是有一定的机动性的,还是可以手下留情的。于是他们在空中徘徊,定夺,互相打招呼。最后国民党飞机在南京上空,丢下了24枚炸弹,扬长而去。

  由于我们的空军那时正处组建初期,既无飞机上天迎战,地面又无高射炮可以还击。虽然讲起来有两个高炮连,但只有3门日本人留下的高炮,也是缺胳膊少腿,无法参加作战,唯一只有几挺机关枪,打飞机哪是对手。和防空配套的雷达部队,探照灯部队,以及配套设施,当时都没有建起来。因此只能眼巴巴地看着他们在空中肆虐,而无回天之力。国民党空军居然能在南京上空悠哉游哉地选择炸点,既无风吹浪打,胜似闲庭信步,如入无人之境,讲起来竟如天方夜谭,可当时的情况确实就是这么糟糕。

  (未完待续)

分享&收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