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2,鸭绿江上的春天(07)

HIGHT2025 子夜故事 630 次浏览 , , , , , , 没有评论

本文源自红歌会网站 作者:东海之韵

(七)周恩来纵横捭阖  斯大林热泪感慨

  早在我志愿军入朝作战前,美国空军倚仗其空中优势,肆无忌惮地对朝鲜军事、工业、行政目标进行大规模轰炸,从7月初起,美军B-29轰炸机出动4000多架次,投弹30000余吨。将朝鲜美丽的三千里江山,包括首都平壤,炸成了一片焦土。

  我国领导人考虑到中国当时的空军还处于筹建阶段,无论从装备和人员,尚不具备参战能力,不可能为入朝作战的地面部队提供空中支持,因此决定请求苏联派空军掩护和支援赴朝作战的中国地面部队。

  7月2日,周恩来约见苏联驻华大使罗申,向他表明了中国政府对美国和联合国声明的强硬态度。周恩来阐述了美国军事干涉朝鲜的可能性以及战争将进一步扩大的趋势,并表露了对战争前景的担心。考虑到种种可能,中国政府准备在中朝边境集中三个军共9个师约12万兵力,以防万一。若美国军队一旦越过三八线,中国人民解放军便准备以志愿军的形式入朝参战。周恩来第一次提出,如果中国军队入朝参战,希望苏联空军能够提供空中掩护和支援。罗申表示待请示苏共中央后才能确切答复。

  罗申立即请示了苏共中央,斯大林权衡利弊,思考再三,与苏共中央其他领导人商议,决定如果中国派志愿军赴朝作战,苏联空军可以为中国军队提供空中支援。7月5日,斯大林要罗申正式答复周恩来:中国志愿军入朝作战后,苏联将尽力为入朝作战的中国志愿军部队提供空中掩护。

  自朝鲜战争以来,斯大林和毛泽东一样,关注着朝鲜局势。鉴于朝鲜战争的严峻局面,他认为中国应该尽快派志愿军入朝作战,同时认为苏联也应该出动空军支援。为了进一步与中国领导人商讨此事,7月13日斯大林经罗申转给中国领导人一封电报,他在电报中说:“我们尚不知道您是否已经决定在中朝边界部署九个中国师。如果您已经做出这样的决定,那么我们准备给您派去一个配备一百二十四架飞机的喷气式歼击师,用于掩护这些部队。”“我们打算由我们的飞行员培训中国飞行员两到三个月,然后把全部装备转交给你们的飞行员。我们打算让在上海的航空师也这样做。”

  斯大林明确地提出了空军支援的具体数字,特别是苏方答应为中国提供空军装备,将已经在上海的空军师也交给中国,这对即将进行的抗美援朝战争,是有力的军事援助,对中国尽快组建起空军更是重要的支持。

  斯大林电报中提到的“在上海的飞行师”,是指1950年2月6日上海市区遭受国民党飞机轰炸后,苏联派到上海帮助中国的空军部队。当然,这是一支临时性的部队,待中国空军建立起来并能有效防空时就要撤回的。现在,斯大林要将这支部队移交给中国,这无疑是对中国的极大支持。另外,斯大林还决定,派苏联空军到中国东北地区担任防空任务,这对我们也是雪中送炭,因为当时东北地区,实际上已经是抗击美国侵略朝鲜的后方基地,美国飞机时不时侵犯和轰炸这一地区,如有苏联空军前来担任防空,将有效保卫该后方基地。

  经过中苏双方详细协商,敲定了苏联给中国移交飞机之事,以及在苏联专家、顾问的指导下,为我空军培训指挥员,飞行员,机械师以及各类技术人员。中国空军建立不久即有了两个航空兵师,而我空军,正是以这两个航空兵师为底子起家的。中国空军从无到有,从蹒跚学步的孩童到搏击长空的雄鹰,这确实该归功于斯大林对中国的实际支持。

  9月15日,美军在朝鲜仁川成功登陆,将朝鲜人民军切为两半,已经攻入朝鲜半岛南部的人民军主力遭受重大损失。随后,李承晚部队和“联合国军”先后越过三八线并继续北进。前方战事告急,中国派兵赴朝参战问题被迅速提上议事日程。10月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决定组建中国人民志愿军。在政治局开会讨论时,大家最为关注的焦点就是苏联是否派空军掩护中国入朝参战部队的问题。

  10月8日,毛泽东发布组建中国人民志愿军的命令,中共中央决定派兵入朝作战。毛泽东、周恩来认为,朝鲜战局兵临城下,危在旦夕。中国既已决定派志愿军入朝作战,在这样的情况下,直接向斯大林提出请苏联出动空军掩护志愿军的问题,已是刻不容缓。

  10月8日,即毛泽东发出组建志愿军命令的当天,中共中央派周恩来和林彪飞赴莫斯科,专门就苏联派空军支援志愿军作战之事找斯大林商量。此时,中共中央的目的非常明确:不只请求苏联在中国内地提供空军掩护,而且要求苏联空军进入朝鲜,从空中对入朝参战的中国军队提供支援。周恩来和林彪此行的主要任务,就是要求苏联对是否派空军进入朝鲜作战作出明确答复。

  周恩来一行于10日抵达莫斯科,第二天在布尔加宁的陪同下,到了黑海海滨的克里米亚休养地。苏联方面已经知道周恩来、林彪此行之目的,正在那里休养的斯大林把苏联政治局的全部成员叫来,准备讨论苏联是否出动空军入朝作战的问题。

  中苏双方的会谈很快展开。一开始,周恩来和林彪并没有告诉斯大林中共中央已经作出出兵朝鲜的决定,而是开门见山地向斯大林提出:如果中国组成志愿军入朝参战,请求苏联派空军支援中国军队作战。会谈中,周恩来把苏联提供空军支援作为中国出兵朝鲜的前提,对斯大林说明,只要苏联同意出动空军掩护,中国就可以出兵援朝。

  斯大林表示,苏联方面肯定会向中国军队提供武器和装备,但不能直接出兵朝鲜。他说,苏联可以为中国志愿军提供空军支援,但不能进入朝鲜,以免飞机被击落而造成国际影响。苏联高层认为,苏联空军入朝的话,会引起苏美直接军事冲突,并引发第三次世界大战。

  周恩来向斯大林明确表示:苏联不能对志愿军提供空中掩护,中国就不能出兵朝鲜。他实事求是地向斯大林详细解释了中国出兵的困难。接着,林彪又从军事角度上分析论证,对周恩来的论点作了很有说服力的补充。最后,斯大林答应,苏联可以在两个月或者两个半月后出动空军支援中国的志愿军。

  为什么苏联空军转场要两个月到两个半月的时间?因为当时在丹东没有苏联战斗机起降的合适机场,重建机场需要时间。丹东原有一个日本人留下的跑道不足200米的简易机场,只能单架起降小型螺旋桨飞机。1950年9月朝鲜战争初期,六条可供米格15起降的700公尺加厚加宽跑道以及配套的地下机库和油库才刚刚开始施工,雷达,探照灯,航行灯,无线电指挥系统均没有配置,完成这些基本建设都需要时间。空军作战系统不同于可以打起被包就出发的陆军,没有系统配套的设施是无法展开空战的。另外,战争开始后,需要调入什么样的飞机,需要的数量有多少,都是要根据实战情况来决定的,而对战场情况的动态观察与分析,这也需要时间。

  从武器装备上来说,苏联1948年6月,米格-15刚刚通过全部鉴定,开始以每月4-8架的速度批量生产,最初部署在莫斯科周围,并迅速成为苏军的主力歼击机,主要用来对付敌军轰炸机。到1950年10月朝鲜战争爆发已经生产了160多架,其中担任莫斯科,列宁格勒,柏林,华沙(这些地区是苏联自身核心安全所在)空防的有60架,上海和浙江衢州部署了10架,镇守华东。能够用于朝鲜前线的不足100架,即使只和驻韩美军F80-F86机群1450架相比,和驻日美军的600架各类作战飞机相比,也是杯水车薪。当时苏军主力仍然是以拉11,图2为主的螺旋桨战斗机,一旦开打不是F86的对手,米格15加快生产和改装部队都需要时间。

  所以苏联领导人提出了需要两个半月左右的时间,并非没有道理,在空战方面,他们比我们考虑得更周到,更有实战经验。无论是修机场,建设施,还是造飞机改装部队,若放在当下,这些艰巨工程的工期恐怕不是两个半月就能拿下的,一年两年亦或三年都未尝不可能!现在有人说苏联对我们推诿,斯大林惧怕美国,那都是违背历史事实的,不是对历史无知就是罔顾事实,别有用心。

  周恩来将苏联方面的意见向毛泽东作了汇报,周恩来汇报的方式很特别:10月11日,他与斯大林联名致电毛泽东,其中说到,苏联可以完全满足中国需要的飞机、坦克、大炮等项装备,但是苏联空军尚未准备好,要在两个月或两个半月后才能派出。

  收到这份电报后,毛泽东陷入沉思中。苏联不立即出动空军,意味着志愿军入朝后,将在美国强大空军的轰炸下作战,志愿军将要付出比原来估计大得多的牺牲,甚至有可能出师不利而被打回来。更为担心的是,美国又可找到将战火烧到中国来的藉口,刚刚建立的人民政权将面临生死存亡的威胁。常言道,一着不慎,满盘皆输。事关重大,毛泽东不能不三思而行。

  毛泽东考虑再三,仍然希望苏联方面为志愿军提供空军支持。他在复周恩来电报时,请周恩来与斯大林继续商议。按此意见,周恩来面见斯大林,双方又进行了会谈。斯大林的意见是苏联空军担任东北地区的防空任务,但不进入朝鲜作战。周恩来则表示,中国志愿军在没有苏联空军支援的情况下无法进入朝鲜作战。讨论来讨论去,斯大林的最后意见是:中国不派志愿军进入朝鲜作战,只好放弃北朝鲜,让金日成及其政权和军队暂时退到中国的东北地区。对此,周恩来和林彪没有表态。

  13日,斯大林致电苏联驻朝大使史蒂科夫,要他告诉金日成:中国人已经决定不出兵,您最好把剩余的部队从朝鲜撤到中国和苏联。14日,史蒂科夫向金日成转达了斯大林的建议。金日成听后,内心十分痛苦,无可奈何。

  林彪对苏联方面的这个决定非常不满,在此后的一次宴会上,斯大林给周恩来敬酒后,又向林彪敬酒,林彪坚决拒绝喝这杯酒。斯大林知道,林彪虽然身体不太好,不能喝酒,但也不至于点酒不沾,特别是以自己这样的身份,在国家级宴会上向他敬酒。可是林彪脸色严峻,就是不动面前那个酒杯。

  酒席宴上斯大林还从未遇到过这种场景,颇为尴尬,他“激将”道:“酒里没有毒药,稍饮无妨。”但林彪仍然不举那个杯子,斯大林只好扫兴地说:“不知这位将军是如何在前线指挥打仗的!”

  对斯大林这句话,中苏双方的翻译都没有译给林彪听。林彪虽然不懂斯大林说了什么,却也看出了斯大林的一脸不高兴,但他仍然像泥塑木雕似地,端坐不动。苏联方面都明白,林彪这种态度,是对斯大林和苏共中央在出动空军问题上的态度表示不满。

  13日,彭德怀、高岗赶到北京,参加中央政治局紧急会议。毛泽东在会上表示:即使苏联不出动空军支援我们,美国军队如果越过三八线,我们仍然应该出兵援朝。大家同意毛泽东的这个意见。讨论中,大家都相信,苏联会在两个月后出动空军支援志愿军。至于支援的程度,中共中央领导人都期望,他们能进入朝鲜直接配合志愿军作战。

  当天,毛泽东把这个决定电告周恩来,内容如下:

  “与高岗、彭德怀二同志及其他政治局同志商量结果,一致认为我军还是出动到朝鲜为有利。在第一时期可以专打伪军,我军对付伪军是有把握的,可以在元山、平壤线以北大块山区打开朝鲜的根据地,可以振奋朝鲜人民重组人民军。两个月后,苏联志愿空军就可以到达。”

  “我们采取上述积极政策,对中国、对东方、对世界都极为有利;而我们不出兵让敌人压至鸭绿江边,国内国际反动气焰增高,则对各方都不利,首先是对东北更不利,整个东北边防军将被吸住,南满电力将被控制。”

  “总之,我们认为应当参战,必须参战。参战利益极大,不参战损害极大。”

  13日,苏联大使罗申在给斯大林的电报中通报了这个新的情况,说毛泽东已经决定让志愿军第一梯队去朝鲜,尽管装备很差,但仍能够与李承晚的军队展开一搏。为减少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作战后的损失,改善装备,毛泽东要求苏联给予志愿军以空军支援和以贷款方式提供武器装备。同一天,斯大林又收到了毛泽东给他的电报,说中共中央重新讨论了局势,决定尽管中国军队的武器装备不足,但还是要向朝鲜同志提供军事援助。14日,斯大林又得到了在莫斯科的周恩来关于国内这个决定的正式通报。中国方面所表现出的大无畏的国际主义精神让铁石心肠的斯大林为之心动,此时斯大林本人已经有了出动苏联空军掩护中国志愿军的打算。

  但是,苏共中央政治局中,仍然有许多人不赞成苏联直接出动空军支援中国志愿军,理由依旧是怕引发苏美两国直接交战,进而引发世界大战。对这个意见,斯大林也不能不考虑,他犹豫不决,进退维谷。对此,毛泽东仍坚持要周恩来、林彪在莫斯科再与苏联领导人进一步商量,争取苏联方面最终同意派空军直接进入朝鲜作战。

  周恩来通过莫洛托夫将中国方面的意见转达斯大林时,斯大林答复说:苏联方面的意见仍然是只派空军到中国境内驻防,两个月或两个半月后也不准备进入朝鲜境内作战。周恩来立即将此情况电告了毛泽东。

  得知这一最新情况后,毛泽东于17日再次紧急召彭德怀、高岗到北京商议。此刻毛泽东抗美援朝的决心已下,没有半点动摇:即使苏联不马上出动空军支援我们,我们也要派兵入朝作战。商谈的最后结果:派兵入朝!

  当天,毛泽东将此决定电告在莫斯科的周恩来。周恩来立即要求紧急面见斯大林,告诉他中共中央的此项决定。一向有“钢铁”之称的斯大林听后,感动得流下了眼泪,连说:还是中国同志好,还是中国同志好,毛泽东同志不愧是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国际主义者。

  18日,毛泽东电告志愿军总部:“决按预定计划进入朝北作战。”为了避免在没有空军掩护下遭受美国空军轰炸的损失,毛泽东命令,先期进入朝鲜的志愿军,采取的行动原则是:白天隐蔽休息,夜间行军作战,并且要求各部队严格保守秘密。毛泽东在10月18日晚给改编成志愿军的原解放军第十三兵团司令员兼政委邓华发出的电令就提出了如下要求:为严格保守秘密,渡江部队每日黄昏开始行动至翌晨4时即停止,5时以前隐蔽完毕并须切实检查。

  苏联空军究竟参不参战?这个棘手的问题一直在斯大林心中掂量着,尽管他先前表了那样的态。而促使斯大林下决心参战,还有一起重大事件,如同催化剂一般,刺激了刚正不阿的斯大林。1950年10月8日,也就是美国军队越过三八线的第二天,麦克阿瑟派出两架F-80战斗机侵入苏联滨海地区领空做低空飞行,并对苏亚哈地区距边界100公里处的一个苏联军用机场进行轰炸,这无疑是美国先发制人警告苏联:你若参战我就对你不客气!

  美军轰炸苏联机场后,苏联当即提出强烈抗议,美国则生怕苏联不知道是谁炸的,立马以“误炸”为藉口,煞有介事地向苏联“赔礼道歉”。“误炸”之言一出,众皆哗然,纷纷在地图上查询方位。我父亲当时在上海混成四旅十一团,他询问南京解放时国民党空军起义的徐团长,那时已是徐师长,父亲问有无误炸的可能?徐师长在军用地图上比划给我父亲看,他说,苏联机场有明显的苏联标志和地理坐标,且被炸机场偏离朝鲜和中国机场三百公里以上,美军根本不存在这样的技术失误。其实所谓“误炸”是美国侵犯他国主权后的一贯谎言和托词,在后来1999年5月8日,美国用精确制导导弹袭击我驻南联盟大使馆,也是藉口“误炸”来推脱责任的。

  美国的本意是想给苏联一个下马威,吓唬苏联不要介入抗美援朝战争。但弄巧成拙,事与愿违,斯大林从来就不怕讹诈,他根本不吃美国这一套。本来,斯大林念在苏联和美国曾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盟军的份上,还有些却不开情面。就是这一炸,意味着当年的“盟军”已经义断情绝,走到了尽头;也正是这一炸,把仍怀“盟军之情”的斯大林逼上梁山,使得斯大林在后来痛下决心,加快了支援中国空军抗美援朝的速度。至此斯大林认为空军参加战斗不需要更多的理由,命令苏联空军按照野战方式,克服一切困难,争分夺秒,提前投入战斗。

  何为野战方式?就是指在没有正规机场跑道的情况下,就近利用公路,土制平地起降战机,这是要冒一定风险的。利用公路,土制平地当机场跑道,这意味着战争中每损毁的10架飞机中就有一架属非战斗损毁。在如今和平环境下,如果民航机在土制平地上起降,怕是没人敢乘这样的飞机!可在当时战争环境下,苏联飞行员却要冒着生命危险,按照野战方式因地制宜地起降飞机,这是多么可歌可泣的革命英雄主义和无产阶级国际主义啊!

  朝鲜战争爆发后,斯大林对中国顶着巨大压力出兵朝鲜并非无动于衷,苏联政府终于也顶着美国可能发动第三次世界大战的风险,派空军歼击航空兵师和防空军高炮部队参加了朝鲜战争。斯大林起初虽然没有答应派空军直接开赴朝鲜支援志愿军作战,但苏联最终决定以秘密方式派空军赴朝参战并为朝鲜战争的胜利作出了重要贡献。

  (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