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2,鸭绿江上的春天(05)

HIGHT2025 子夜故事 2020-07-17 544 次浏览 , , , , , , , 没有评论

本文源自红歌会网站 作者:东海之韵

(五)老大哥雪中送炭 蓝天上捷报频传

  随着各部队的陆续就位,紧张的备战整训开始了,其中我军各炮团的训练和指挥备受重视。在翻译的帮助下,斯皮里多诺夫上校的副手格尔曼上校和苏军第52高炮师的参谋们,为了对中国炮兵开展战前集训,付出了巨大努力。苏联军官与中国炮兵指挥员建立了良好关系,对中方作战装备进行了彻底调试,对炮兵进行了瞄准和火力拦截训练,并实现了与探照灯和歼击机的默契配合。

  防空网建立之前,国民党空军飞机每每从台湾或舟山机场起飞,肆无忌惮地侵犯我国东部领空,几乎没有遇到过对手。当时中国炮兵虽已建立,但没有像样的高射炮,炮手文化基础差,没有实战经验,射击水平很低,炮弹发出每每脱靶,爆炸的位置离目标很远,总是无法击中敌机。由此,敌机在我国领空上鸟瞰大地,漫择目标,信马由缰,闲庭信步,如入无人之境。入境实施轰炸更如天马行空,独往独来,横冲直撞,有恃无恐。

  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苏军指挥官们目睹这一切,密切地进行着跟踪观察,并研究敌机飞行方向和飞行特点。他们注意到,在通常情况下,蒋军在空袭时只派两三架飞机出战,多为单一机型。它们每个星期要来袭扰两到四次,主要时间集中在白天。指挥官们认真研究敌机的作战手法,一场防空反击战正在周密酝酿之中。

  高射炮组网是防空作战中的重要一环。高射炮团的指战员,大部分来自步兵,多数出身于工农家庭,文化程度不高,但他们为迅速掌握现代防空武器的技术,努力学习,刻苦钻研。上海“二六”轰炸时眼看炸弹一颗颗落下来,工厂冒起浓烟,战士们的心像被撕碎了一样。“二六”轰炸后,由于一时掌握不了复杂技术,在苏军指导下,他们一面作战,一面加紧训练,突击学习理论知识,及时总结实战经验,军事技能迅速提高。

  黎加斌是一名高炮连的测距手,过去他只能歪歪斜斜地写些简单的字,而掌握测距机,却需要有代数、三角等数学知识。他刻苦地学、刻苦地练,经常背着测距机到野外测量,寒风吹得睁不开眼,手脚冻得发麻,他还不停地练习。只要发现天空有飞机或大鸟,马上练习捕捉目标,开始时测量差距很大,但他细心琢磨,测过之后比了又比,量了又量,反复练习,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在测量准确程度上创造了华东防空部队的最高纪录。

  为改善上海机场的条件,以适应苏军喷气式飞机的起降,“二六”轰炸后,上海党、政、军、民总动员,突击修建和扩建江湾、大场、龙华、虹桥机场。陈毅号召,以移山填海的气魄,排除困难,争取时间,像打淮海战役那样,打赢上海防空这场新的战争。为支援上海防空,周恩来总理还亲自组织,从东北、华北、中南等地区调拨了大批粮食、物资运到上海。

  参加修建机场的人达到20多万,动用车辆1000多台,运送砂石的船队挤满了黄浦江。参加施工的军民夜以继日地突击劳动,苏军官兵也参加修建机库等设施的劳动。进入3月,南方雨季来临,苏军士兵劳动时满身泥水,但他们毫不在乎,见到中国同志时总是满面笑容,非常友好。

  值得一提的是,这支苏军部队不但军事技术好,而且纪律严明。当时解放军尚未实行军衔制,干部与战士只是上身的军衣有一点不同,很难区别。但是在机场站岗的苏军士兵,只要见到身穿干部服的解放军人员,都很郑重地敬礼。

  许多雷达和探照灯点站,分散设在上海郊区和周围各县的农村中,吃、住条件都比较差,苏军官兵克服困难,与解放军官兵密切合作,关系很融洽。淞沪警备司令部派出1万多人,担负各机场和苏军分驻各地点站的警戒任务,保证了苏军和防空设施的安全。经过一个月的努力,扩建机场和设立对空监视哨、雷达站、探照灯点的任务基本完成,苏军航空兵部队也进入战备状态。

  到1950年3月底,上海市的防空体系,在苏军的援助下组建完毕,各防空指挥所都已进入作战值班状态。中苏两国官兵们此刻个个摩拳擦掌,静待国民党飞机来犯,好在实战中一显身手,报仇雪恨。需要指出的是,蒋介石空军的人数并不算多,也谈不上训练有素。轰炸机虽是美国提供的先进飞机,但通过后来的空中交手得知,其飞行员的战斗素质实在糟糕。所以,对于久经两次世界大战的苏军指挥官来说,国民党空军的威胁并不算太大,保卫上海领空的任务也不算复杂。而对我们来说,有苏军支援,也就有了十足的底气。

  仍在梦想炸毁上海的国民党空军,没有发觉上海的防空体系已建立起来。3月14日,国民党空军的飞机仍有恃无恐地向上海飞来。11架B-24型轰炸机和2架P-51型战斗机,在突袭上海龙华机场和江南造船厂时,遭到驻守该地的高射炮第十一团猛烈射击,3架敌机被击伤,仓皇逃窜。国民党飞机在窜犯大陆时第一次受到如此猛烈精准的还击,我防空兵狠狠打击了他们的嚣张气焰。

  50年3月14日,1架国民党B-25型轰炸机窜至上海北面徐州一带,见1架我方飞机前来迎战,以为迎战者是原先起义的徐团长部下的飞行员,并不放在眼里。心想,你这个“党国叛逆”,也敢跟我过不去,看我不掐死你!正想着为党国报一箭之仇,我方飞机一个猛子俯冲下来,不给敌方任何机会就开了火,一举命中敌机。原来前来迎战的是一架苏军巴基斯基部队的飞机,兵贵神速,首战告捷!

  3月23日,一批企图侵犯上海的国民党飞机,突然遭到我方飞机迎击,1架敌机被击落。接着在4月,国民党2架P-51飞机,又在上海外围的金山卫上空被击落。4月28日,1架P-38型飞机又在横沙以东上空被击落。另1架飞机被击伤,在返回舟山群岛时坠落。

  4月的一个早晨,一架B-26双引擎轰炸机窜至徐州机场附近,当见到机场上空的米格-15飞机后,B-26急忙调转方向,以最大速度向台湾方向逃窜。但苏联飞行员一直追到黄海边,将其击落在连云港地区,四名国民党机组人员全部丧身。

  次日,大约在十二点钟左右,另一架B-26轰炸机又窜至徐州机场上空,骁勇善战的苏联飞行员一出手就将其击中,敌机燃烧着冲向停在机场边缘的米格-15机群。当国民党飞行员清醒过来后,他迅速调转动机头,在远离机场300-500米的土地上强行着陆。只见三名机组人员匆忙跳出着火的飞机,不顾一切地朝树林里逃命。两三分钟以后,轰炸机发生了爆炸。

  飞行员被抓住后,他们在审讯中交待,因为昨天的轰炸机没有返回基地,他们就被派来寻找下落,并对徐州机场实施侦察,以搞清部署于此处飞机的型号和数量。因机上射手兼报务员在空战中当场毙命,所以他们还没有来得及将侦察结果报告台湾。国民党飞行员们还说,基地内有美国顾问和教官,因时刻担心解放军进攻台湾,国民党官兵士气十分低落。他们飞大陆是被迫的,否则他们的家人必将受到牵连。

  接连损失两架轰炸机后,国民党飞机的空袭暂停了约一个月。在这段时间里,几座翻修的旧机场和新近修建的机场都投入了使用,上海地区集结的米格-15新式喷气战斗机已达45架。

  4月21日上午,从空情观通总站传来信息,有两架敌机正朝上海方向逼近,飞行高度为4500米。按照巴季茨基将军下达的命令,苏军两架米格-15紧急升空拦截,各负责跟踪一个目标。见我歼击机渐渐逼近,敌一架В-26轰炸机迅速调头,仓皇向台湾本机场方向逃去。但第二架В-26却继续径直向前飞,丝毫没有改变航向和高度。只见这架飞机轻轻晃动着机翼,以约定俗成的方式发出了如下含义的信号:“我找你来了。”

  在我们飞行员护送下,这架国民党轰炸机降落在上海的一座机场。后来得知,像这样的驾机投诚事件并非第一次。在向解放军投诚的时候,国民党飞行员最初是采用弃机跳降的方式,后来又有人用链子把自己绑在座椅上,如同负荆请罪一般。

  5月初的一天,预警部队在漆黑的夜里锁定了两个空中目标,其飞行线路为上海方向。而在更远一些的夜空中,又发现几个目标在向前移动。机场上顿时警报大作,8架米格-15夜间战斗机急速升空。地面同时还有几架战机做好了战斗准备,飞行员都坐在驾驶舱内随时待命。

  当目标进入光照区域后,防空总指挥部一声令下,四面八方的探照灯顿时将两架轰炸机照得浑身通亮,成了给米格-15端上的两盘下酒菜。

  大队长申卡连科驾机靠近敌机,并用37毫米机炮和机枪同时开火。由于米格速度太快,他的飞机眼看就要贴上敌机,但他并不慌张,从容而迅速地放下起落架和机翼,使两机拉开了一定距离。等他再次进行第二轮射击时,他的炮口几乎抵在轰炸机的屁股上,算得上是真正的抵近射击。结果敌轰炸机中弹爆炸,机身被炸得粉碎,碎片飘得满天都是,好似“天女散花”。另一架轰炸机也被另两架米格击落,其余敌机见状吓得乱作一团,一溜烟地朝台湾方向逃去。

  5月11日,国民党空军在白天连遭挫折后,改为夜间飞行。当夜幕降临,人们尚未入睡时,上海市内突然响起警报声,万家灯火骤然熄灭,接着有无数道强烈的探照灯光射向上海夜空。

  1架窜进市区上空的B-24型重型轰炸机,立即被交叉的探照灯光咬住。敌机慌乱地东扭西拐,但躲不开一支支雪亮的“利剑”。这时,苏军歼击机进入待战空域,随即向敌机开火。

  地面高射炮部队的战士们,看到敌机进入高射炮火力范围,也抓住战机,猛然射击,朵朵火花与探照灯光交织在一起。

  此刻,许多上海市民不再躲藏,纷纷跑到室外,仰首观看这五光十色的空中夜景,喜看夜空激战。

  敌机在强烈的灯光下摇摇晃晃,然后突然像流星似的向浦东坠去,随着一声巨响,火光映红了浦东塘桥镇夜空。接着,从上海市区的各个角落,传出人们祝贺解放军空战胜利的掌声和欢笑声。然而,因未接命令擅自开炮的高射炮兵指挥员,却受了严厉的批评和处分。因为敌机是被我空军击落的,地面高射炮不能随便开炮,幸好没有发生击中自己飞机的事故。

  这一胜利,极大地鼓舞了上海军民,在国内外也引起很大反响。国民党原企图把舟山当作对上海以至华东地区实行封锁,进行轰炸、袭扰的基地,但在解放军攻占舟山外围许多岛屿,正向舟山群岛中心的定海进逼,以及上海防空力量增强,对舟山群岛的国民党空军形成严重威胁的情况下,蒋介石不得不决定将国民党空军撤离舟山群岛。舟山群岛的解放,解除了国民党军近程飞机对上海地区的威胁,标志着“二六”轰炸后上海防空斗争的胜利。5月底,上海党、政、军、民负责人和各界代表欢聚一堂,陈毅主持召开了总结表彰大会。

  6月一天的夜晚,一架В-26轰炸机出现在距上海160-170公里的地方,苏军无线电预警设备紧紧锁定了这一目标,随后地面探照灯也对其进行了跟踪照射。接到敌情通报后,两个米格-15双机编队升空拦截。在地面探照灯的帮助下,其中一架米格咬住了被照亮的目标,并向其步步进逼。

  与此同时,地面高炮兵也发现并锁定了这个空中目标,并对其开炮射击。刹那间,一发发闪光的炮弹腾空而起,在敌轰炸机和我歼击机附近炸开了花。值得庆幸的是,只有敌轰炸机被击中,而我歼击机被放了过去。敌人的轰炸机被击中后,中国高炮兵怕它逃掉,对着已经下坠的飞机又是一通猛打。怀着炽烈的战斗激情,他们将这架В-26击落在上海北部一带。

  7月的一天,凭借浓密云层的掩护,一架敌机向上海偷偷摸来。发现目标后,高射炮群一起开火,竖起了一道强大的空中火网。这架敌轰炸机见势不妙,急忙调转机头,落荒而逃。

  8月初的一天下午,巴季茨基将军与几位副手一起去拜访华东军区司令员,而由斯皮里多诺夫上校和亚库申上校留在指挥所负责指挥。亚库申是一位性情温和、老成持重的空军指挥员,也是一位经验丰富的战斗机飞行员。他1937年曾参加过西班牙的空战,卫国战争爆发时任第6歼击机军副军长,参加过莫斯科保卫战。在来上海之前,他担任着莫斯科军区空军副司令。接到防空警报后,亚库申立即命令一对米格-15升空。在10到12分钟之内,两架米格顺利找到了目标,将来犯的一架敌机击落在上海外围135公里处,两名敌机飞行员跳伞逃生。

  从4月到10月,上海的防空火力击毁国民党轰炸机三架,击伤两架,还有两架自动飞过来投诚。就这样,上海的新防空体系显示了神威,让国民党飞机领教了厉害。蒋介石手下的飞行员从此变得格外小心,再也不敢像以前那样张狂地频繁出击,而是乖乖地龟缩在老巢不出来了。

  国民党飞机吃了不少苦头之后,对上海这个设防城市的空袭就完全停止了。在防空作战过程中,防空部队指挥体系得到了完善,各部队的作战水平有所提高。而在作战的间隙,部队几乎每天都要拿出3-4个小时,用于学习、训练和演习。从4月直到10月,各指挥所和防空部队90次进入一级战备,其中近一半是以训练为目的。与此同时,就上海防空的组织指挥和设备问题,苏空军指挥官们对中国指挥员展开了一对一的培训,还教他们如何操作技术装备。

  到了1950年9月,巴季茨基将军被召回莫斯科,就任苏联空军总参谋长,他在上海的职务则由副手斯柳萨列夫将军接任。斯柳萨列夫将军是一位老练的空军指挥员,性格平易近人,来中国前在后贝加尔军区担任第12空军集团军司令。在他上任不久,莫斯科在10月初发来指示,要求加紧培训中国同志,以便向中国空军和防空司令部移交作战装备和整个防空系统。

  不久,苏联向上海又新补充了一批轰炸机和强击机。这些新来的苏联战机一现身,就立即在蒋介石的部队中引起了巨大的恐慌。至此,这一地区的全部军事行动实际上都已结束,无论是陆上、海上还是空中。

  除对中国防空高炮部队进行培训外,苏联飞行员短时间内为中国同志培养了一批喷气式歼击机、轰炸机和强击机飞行员,帮助他们学到了空战技巧,以及在白天、夜晚及复杂气情况下的飞行技能。到1953年11月中旬,中国人员的培训工作顺利完成。武器移交开始后,按中国领导的要求,上海防空指挥所迁移到了他们指定的地点。为检验中国军队的作战能力,在收尾验收时举行了首长司令部演习,而且非常成功。

  中国同志全面接手防空阵地后,苏军指挥官们便收拾行装打道回府。临行前,中国同志极其真挚热烈地前来送行。在群众欢送集会上,苏军指挥官们被授予特制的“保卫上海”奖章。他们的援华任务已光荣圆满地完成,心满意足地启程了。当火车缓缓启动,站台上传来阵阵欢呼:“友谊万岁!友谊万岁!我们是兄弟!”

  半个多世纪后,当我们回首这段历史时,心情久久不能平静。在我人民空军起步初期,在我们尚未掌握制空权的情况下,在国民党飞机对我沿海地区,城市大肆狂轰滥炸的紧急关头,苏联老大哥雪中送炭,派来了优秀精锐的防空兵部队,运来了优质精良的作战武器和装备,并对我军指战员进行了一对一的帮教训练。他们的优秀飞行员亲自飞上天空,奋勇杀敌,用青春和热血谱写了一曲曲中苏友谊之歌。

  苏联老大哥的无私援助,首先是使空中战局发生了大逆转,彻底粉碎了蒋介石国民党军队的疯狂反扑,巩固了新生的人民政权。苏联老大哥一对一的帮教训练,对于我空军各部门人员尽快掌握实战技术,以及对后来的抗美援朝战争,都起了极其重要的作用。可以说,苏联老大哥将我们的空军扶上马,又送了一程,对于我空军的成长壮大,功不可没!

  扪心自问,现在的世界上,还有哪个国家能象当年的苏联老大哥那样对我们?许多东西只有失去了才倍感珍贵!中国人有句老话:吃水不忘掘井人。爸爸生前常对我们说:抗美援朝我空军能战胜美帝,人民空军能有今天,千万不要忘了当年的苏联老大哥。

  中苏两国人民的战斗友谊万岁!

  (未完待续)

分享&收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回顶部